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青溪辞 > 第120章 西都兰县告急
 
  虽说天枢星代表着权力财富,但直接送一辆黄金汽车到她面前,还是令人万分震惊。

  她坐在地上愣愣地望着眼前这个庞然大物出神,等到小汽车完全从地底冒出来后,山洞停止了震动。

  夏青溪这时才看清大树下那根最长的根原来末端是跟这辆车连在一起的,她上前去抚摸着车的前擎盖,黄金的手感莫名地令人兴奋,古有刘彻金屋藏娇,今有……

  想到这里她打量了一下旁闭目调息的夜川。

  “你……还好吧?”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夜川睁开眼睛,长长吁出一口气,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无碍。”

  夏青溪兴奋地绕到车门处,啪嗒一声将车门打开了,啧啧,这做工!“来,你坐这!”她指着驾驶座的位置。

  他从容地坐上去后,她将车门一关,两支胳膊肘支在车窗的位置用手托着脸不住地摇头感叹:“秒啊!”

  金车配美男!

  夏青溪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夜川看着她一脸享受的样子疑惑道:“可是寻到什么逃脱之法?”

  “没有。”夏青溪回答的斩钉截铁。

  揉碎了九月朝阳的眸子风情潋滟,“只是单纯地欣赏一下金车美男而已。”

  夜川怔了一下,顺着她说:“好看吗?”

  “好看!”

  口水与鼻血齐飞,美男金车添一色……狼。

  夏青溪看他要起身,一把伸手将其按住:“且慢!”

  她歪着头仔细分析道:“咱们费了好大劲才将这玩意儿从土里弄出来,天枢偈肯定藏在这上面!”她转到车门另一边,开门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这车内也雕刻的极为精妙,打开前方的置物盒,内侧刻了一个三乘三的九宫格,每个大格里面又被分成了九宫小格,小格子内有的填着阿拉伯数字,有的空着。

  这……

  “数独?!”夏青溪惊呼。

  “何为数独?”

  “数独就是一种逻辑游戏,你看这个盘面是横九、竖九,八十一格,你要根据这上面的已知数字,推理出所有剩余空格的数字,并且满足每一行、每一列、每一个粗线格也就是大格内的数字都含有一到九不重复。”夏青溪一边比划着一边将阿拉伯数字教给他:“你看,这个数字是一,这个是二,这个呢是三……”

  教完后夏青溪捏着下巴四处打量着车外,哪里能搞到纸笔呢?数独是个烧脑游戏,若没有纸笔单凭脑力,能做出来的那绝对不是正常人。

  眼前这个不正常的人侧了侧身,指着刚才的格子,“这里是9,这里2,这里3,这里5……”

  夏青溪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嘴里嘟囔着:“果然不是正常人干的事。”

  “嗯?”他欣赏着她脸上的表情,唇角一弯,好像笑了一下。

  “没什么,没什么,你继续,这里是几?”

  夏青溪用发簪把答案刻上,完成后关上置物盒的盖子,一阵机阔运转的细微之声响起,她朝着他看了一眼,见他点点头,心里默数:“三、二、一!”又将置物盒的盖子打开了。

  原本空空如也的置物盒里出现了一块方形的金牌子,夏青溪伸手掏出来。

  是殄文!

  在金牌子离开置物盒的同时,山洞又开始震动了,这次震动比刚才的要迅猛急促,金车也迅速往地底陷去。

  二人赶紧出来,夜川伸手一揽,搂住她的腰又上了大树宽广的枝丫。

  震动和摇晃越来越厉害,树干分叉处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正方向的凹槽。

  难道是要把这金牌子放进去?

  “不会吧?”她将牌子递给夜川。

  金树、金车都带不走,好不容易有个金牌,还要奉献出来当钥匙。

  夜川手掌一用力将其拍进了凹槽内。

  树干突然间开出一条缝隙,二人跌了进去。

  这是条光滑的甬道,坡度极大,从上往下滑动时夏青溪伸开手臂努力想抓住什么来停止滑行。

  一路上空空如也,她什么也没抓到,只得将身子蜷缩起来护住头部,又往下滑了约么一丈的距离,胳膊碰到了墙一样的东西,一撞便撞开了,刺眼的光亮令她眯起了眼睛。

  夏青溪揉着被狠狠摔在地上的屁股,仔细打量着。

  前面是山洞的出口,好像这山洞处在半山腰,洞口将眼前的春景框成了一副水墨画。再看洞内,这场景,似曾相识。

  难道……?!

  这就是他们几日前坠崖误入的那个山洞?!

  原来他们当时进入的是天枢洞的出口。

  夏青溪抻了抻腰,转身向后面的夜川道:“可曾看牌子上的殄文?”

  “没看。”夜川心不在焉。

  “什么?”夏青溪龇牙咧嘴,想冲上去揍他。

  “没看……是不可能的。”他清俊的脸上满是促狭,凤眼一挑,一副逗猫儿弄狗的样子。

  “你说话不大喘气会死吗?”夏青溪咬着牙扬了扬拳头。

  夜川将她紧握的粉拳握在手心里一带,整个身子都卷到了怀里,她刚要发作,只听头顶传来他充满磁性的低音,“魁星现。”

  “魁星?谁啊,你吗?”夏青溪打趣道,话一出口,她突然就意识到,或许,这并不是打趣。

  —————

  次仁赞普对于刚才汇报的战况显得异常冷静。玥国军队佯装中计实则暗地里调遣兵力去攻打守卫薄弱的后方。

  他将几名将领召集起来,重新部署任务。即然这招这么好用,不妨学一学。

  西雍军兵分四路,向着玥军相对薄弱的西都兰县进发。

  玥军调集重兵去攻打后方了,那么西都兰县定是顾及不遐,此时不仅是收回城池的最好时机,还能在战线上掣肘玥军。

  西都兰县守城的玥军提前从探子口中得知情报,由于城外的应援军不足,城内的士兵还要分成两拨分别去两处城门把守,如此一来,我方更显劣势。

  西雍军不久便兵临城下。

  云梯,投石车,冲车,一时间齐齐发动,玥国将士渐渐不敌。

  由于西雍军兵力充足,又调集了军中最优良的攻城战车,加之誓要夺城的士气,使得将士们锐不可挡。

  以这个态势发展下去,也就一炷香的时间城可破。

  胜利就在眼前,西雍军已杀红了眼。

  就在城门将破之时,城楼上忽然几杆大旗挥舞,夜川一身戎装威风凛凛立于城头之上,旁边的士兵朝着城下大喊:“我们将军想跟你们将军谈谈!”

  次仁赞普下令停止攻城,驾马上前抬头仰望着城楼上那人。

  空气中弥漫着战火和尘土,微风翻扬着盔帽上的红缨,二人的目光在交接的一瞬间,次仁赞普嘴角一挑,不屑道:“何事?想求饶也可以,速速打开城门,绕你们不死!”

  “将军莫急,”夜川一挥手命士兵将原来镇守西都兰县的将领押了过来,“现在城内有俘虏将士三万人,他们都是西雍的铮铮男儿,父母妻子等着他们归家,不知将军可否带他们回去?”

  次仁赞普听后大怒:“卑鄙小儿,竟然用俘虏来威胁,为军人所不齿!”

  “本将绝无威胁之意,只是想把将士们交给将军而已。”

  “如何交?”

  “城外十五里,昆仑山南麓,还望将军务必接将士们回家!”

  说是无条件交出被俘的将士,其实是想用这些人换取西都兰县的撤兵,去城外的十五里处交接俘虏,就算西雍接到俘虏后反悔了再回来更城,也怕来不及了。

  次仁赞普毕竟是老将,他深知夜川的为人,定然不会在城头斩杀俘虏,只要一鼓作气打进去,一样可旧被俘将士。

  如此想着,次仁赞普举起右手,正准备再次下达攻城的命令。

  突然他手一抖,僵在了那里。

  方才城楼角上一个单薄的身影走过,不经意往这边看了一眼,墨蓝与暗金色的流光一转,投来了惊鸿一瞥。

  虽然只是一瞬间的动作,但却被城楼下的次仁赞普完全捕捉到了,他沉思片刻自言自语道:“难道……她还活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