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我娘是个狠人 > 第64章 坏了规矩
 
  “不行不行!”她和莲花处的挺好的,莲花又很疼墩子和娟子。莲花出了这样的事她这个当大嫂的帮她是应该的。再说莲花还给了五百两银子,有那五百两银子,她儿子念书就不用愁了。“娘,我不会管家。”

  “不会娘教你。行了,你好好歇着。老大媳妇,走,找她们理论去。”

  赵氏赶紧拉住了她娘的袖子。“娘,我真不会管家。”

  “庄户人家就那点事,学两天就会了。”

  庄氏:“是啊。水家这次真是太过份了!不跟她们要个说法她们还以为咱们赵家好欺负。”

  赵氏她娘:“就是。你大侄女过两年就该说亲了。要是让人觉得咱家好欺负那你大侄女嫁过去还不得被婆婆磋磨死?”

  “……”也是。可这管家权她真不想要,也不能要。“娘,大嫂,要说法不用非要管家权。这样,我现在不是不好意思出门吗?你们让大喜他奶奶答应你们,这个孩子生下来之前不能让我下地干活。这样我既能躲羞,又能好好养胎。”

  赵氏她娘眼睛一亮。“我刚才咋没想到?”

  赵氏刚松了一口气她娘就接着说道:“我让水家把这条也加上。”

  庄氏:“对。慧娘受了这么大罪可得好好养养。”慧娘是赵氏的闺名。

  赵氏:“……”她是要用这个替换那个,不是要把这个加上。“娘,我现在怀着孩子没力气管家。”

  赵氏她娘:“管家动动嘴就行。”

  庄氏:“听娘的,娘不会害你。”

  害?!赵氏灵光一闪。“娘,大嫂,你们让我管家就是害我!”

  啪!

  赵氏她娘在赵氏脑袋上拍了一下。“你个死妮子,咋不知道好歹?我和你大嫂要害你就不管你了。”

  庄氏:“就是。我们要是不管你那水家就能想咋欺负你就咋欺负你了。”

  赵氏她娘朝赵氏的肚子看了过去。“你这次怀的这个孩子莫不是个傻子?”

  庄氏:“怎么会?大喜和慧娘都精,墩子和娟子也挺机灵的。慧娘就是脸皮薄。”

  赵氏她娘想到她刚才让赵氐把被子从脸上拿下来赵氏就是不肯。“你这孩子,该脸皮厚的时候就得脸皮厚。老大媳妇,走。”

  “娘,我不是脸皮薄。娘,我上面有婆婆,有奶奶,我要是现在就开始管家,那村里的媳妇们都会羡慕我。心眼好的羡慕羡慕就算了,心眼不好的就会到说我闲话,给我使绊子。”

  “还有,我要是现在就管家,村里的婆婆们和奶奶们也会看我不顺眼。”

  赵氏看着她娘和她大嫂说道:“娘,大嫂,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可要是我现在就开始管家,那我就把村里的老媳妇、小媳妇都得罪了。甚至……甚至村里的族老们也会站出来说我坏了规矩。”

  “还有,我有娘家,我婆婆也有娘家。我婆婆的性子就是再弱,大喜他舅舅们也不会让我越过我婆婆管家。”

  最后,赵氏又把刚才那句话说了一遍。“娘,大嫂,你们让我管家真是害我。”

  这次,赵氏她娘和她大嫂没有立刻反驳。

  过了会,庄氏看着赵氏她娘说道:“娘,慧娘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

  赵氏赶紧点头。“娘,我知道你和大嫂都是为我好。可我现在真不能管家。我现在该做的事是好好保住肚子里这个孩子。我现在才一个儿子。”

  庄氏:“是啊。娘,要是让慧娘管家,那这就不是咱们和水家两家的事了,许家、金家也得掺和进来。”

  赵氏她娘坐到了炕上:“娘被金老太太气糊涂了。”

  赵氏想说你是心疼我又怕把她娘的火勾起来。“娘,大嫂,我偷偷跟你们说,我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没事才顺着大喜他奶奶的。”

  赵氏为了安抚她娘就想让她娘觉得是金老太太上了她的当。

  庄氏:“你咋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没事?你又不是大夫?”

  赵氏笑了笑。“母子连心。孩子有没有事当娘的最清楚。再说我都生了两个孩子了。”

  庄氏:“这倒也是。”

  赵氏她娘瞪了赵氏一眼。“你知道个啥?你连怀没怀上都不知道。”

  “……”把这茬忘了!“我……我那不是生了娟子就一直没怀上过吗?”

  “还敢顶嘴。月事没来不就知道了?”

  这个咋回?“那个……那个……那个……”

  赵氏她娘瞪着赵氏问道:“那个啥?”

  庄氏也跟着说道:“对啊,月事没来你不就知道自己怀上了?”

  赵氏快愁死了!

  要是这个问题回答不好,那她假装怀孕的事说不定就露馅了!

  莲花也真是的,干嘛要瞒着家里?她要是不瞒着家里,那她就可以和她一起怀孕,她一生下来就抱回来说是她生的多省事?

  真不知道莲花是咋想的?

  莲花……莲花……有了!

  赵氏看着她娘和她大嫂说道:“娘,大嫂,你们也知道。我和墩子他小姑虽然不是亲姐妹,但处的和亲姐妹差不多。墩子他小姑被人劫走后我是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

  “天天想,墩子他小姑是不是已经被那帮土匪拆磨死了?是不是被那帮土匪卖到那种地方去了?要是有人在那种地方遇到墩子他小姑,那墩子和娟子咋办?尤其是娟子。要是有人和娟子说你小姑在那种地方,那娟子以后咋出门?”

  “想的多了,愁的多了月事就不来了。”

  “第一个月月事不来我以为怀上了。结果过了两个月还没反应。我偷偷去看了看大夫。大夫说我忧思过重。我问大夫‘忧思过重’是啥?大夫说就是愁的。”

  “大夫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我可不是愁吗?我都快愁死了。”

  赵氏她娘:“后来墩子他小姑不是回来了吗?”

  “那我也愁呀。人虽然回来了,可……可她在土匪窝里待了那么长时间……”

  赵氏她娘明白了。“所以你就以为是吃胖了?”

  “嗯。”

  (在古代,人们普遍认为大姨妈是污秽、肮脏的东西,是不吉利的像征。所以女人们一般不会把月经带等晒在外面。除非故意,要不然这些东西外人一般看不到。)

  赵氏这么一说,她娘和她大嫂都信了。

  庄氏:“那这事就这么算了?”

  赵氏她娘:“那哪行?不能要管家权就要点别的。来,咱们娘仨好好商量商量。对了,大喜去哪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