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火焰世界里的水系魔法师 > 章264 训诫和释放
 
  ——水狱训诫。

  约克夏之所以会回头看到另一个自己仍在那冰墙里被冻着,是因为安德鲁不动声色地对他施展了一式名为“水狱训诫”的水魔法。

  一句话概括的话,这是一种让人暂时“灵肉分离”的魔法。

  而且和一体两面的“超距水刺/零距水炮”一样,这“水狱训诫”也有两种模式——

  第一种,将敌人的一部分灵魂意志拉出身体,灵体在前,肉身在后。

  第二种,让敌人的一部分灵魂意志留在原地,而肉身在前。而这正是此刻约克夏的情况。

  约克夏实际上,还是被释放出了冰狱的,只是他的一部分灵体——也就是他回头看到的那个“约克夏”——在安德鲁不动声色的魔法效力之下,留在了冰狱里!

  毫无疑问,在“水神印记”中的众多四阶水魔法里,“水狱训诫”属于难度最高的那一小批。

  魔法的用途,则正如魔法的名字:这是一个用来审讯犯人的魔法!

  正适合用来对付被俘的约克夏。

  “我其实还被冻结在冰狱里?不,不对!”

  约克夏不愧是圣子,心念急转,很快意识到,“若我没被放出来,我刚才不可能对那寒霜守卫出手!所以我应该还是被放出来了,但同时,有一部分的我,留在了那冰墙里!?”

  想到这,约克夏内心满是不可思议,因为印象中好像没有哪个他所知道的魔法,能有如此奇特的魔法效力。

  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魔法?

  “呼……”约克夏深深呼吸,努力让自己的心神稳住。

  他不知道安德鲁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但基于深厚的魔法知识和积累,有一点还是可以肯定的:这种情况下,一般只要击败安德鲁这个施术者,那么安德鲁施加在他身上的魔法,便会不攻自破!

  唰!约克夏立刻原地蹲下。从看到身后冰墙里的另一个自己,到做出反应,实际上只在一个呼吸的时间里。约克夏作为魔法公会的圣子,展现出了超凡的冷静和判断。

  手掌自上而下,狠狠拍向地面。

  他要发动“地火脉动”,将波动的力量通过地面,传导到对面的安德鲁的体内!

  这正是发动反击最快的方式!

  安德鲁看到了约克夏的动作,眼中不由闪过一抹赞叹,即便是敌对关系,安德鲁也不得不承认:这反应、这判断,是真的快、真的厉害!无愧圣子的头衔。

  “但……还是已经晚了啊。”安德鲁抬手,对准约克夏背后的冰墙里的那个约克夏的“灵体”,隔空做了“抓握”的动作,“灵肉分离的瞬间,你其实已经没有还手的能力了。”

  随着安德鲁的动作,那“灵体约克夏”立刻僵住。

  像是被扼住了喉咙!

  与此同时,冰墙外的约克夏的动作,也猛地顿住。他的手掌距离地面,就只剩下一寸不到的距离,几乎已经拍击在地面上了,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真正触碰到地面,无法把那道倾尽全力的地火脉动传入地面了!

  这正是“水狱训诫”的魔法效果:当安德鲁隔空扼住那灵体的咽喉的时候,约克夏本人,也感受到了一模一样的窒息的感觉!

  “这是……什么?这……到底是……什么魔法?!”约克夏保持在一个半跪在地的动作上,动弹不得,脸色逐渐涨红,明显开始充血的眼睛里,再不复之前的自负和愤怒。

  只有骇异!

  之前他全盘总结了输给安德鲁的原因,并做了针对性的调整,非常自信再次交手的话,一定能破解安德鲁的迎击术。

  结果呢?

  安德鲁这一次对他用的,根本就不是什么迎击术。

  而是约克夏从来没见过的某种魔法!

  “等、等一下……”约克夏死死看着安德鲁,眼中终于浮现出了恐惧的情绪。这位嚣张自负不可一世的第三圣子,在真正感受到死亡气息的时候,也还是会恐惧的,和所有人一样。

  安德鲁却是面无表情,手上用力,侧向一拧。

  于是冰墙内外的两个约克夏同时被扭得脖子一歪!然后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直到失去意识,约克夏依然感到难以相信:他和安德鲁的第二次对决,居然会是这种单方面的碾压!

  “不会输给同一个人第二次么?”安德鲁看着倒下的约克夏,喃喃,“前提是你面对的,还是那‘同一个人’啊。”

  其实真要说相比起前一次交手的时候,现在的安德鲁有什么位阶、整力、魔法、迎击术上的质的飞跃,倒也没有。

  但和那时比,现在的安德鲁,多了两样东西。

  一是对约克夏的了解。

  总结复盘后做了针对性调整的人,又不止约克夏一个,安德鲁也做了。

  这才有了这一式针对性的“水狱训诫”。

  约克夏的特别之处,在于他的“地”属性占比非常高,超越了“火”属性的占比。

  本质上,约克夏已经不是火系魔法师,而是一名地系魔法师了。而从前一次交手情况来看,地系魔法师似乎在肉身防御上相当不俗,超越寻常的地火魔法师。

  但在灵魂防御上,约克夏反而不如寻常的地火魔法师!

  安德鲁这才解锁了目前自己所能解锁的最强的一式灵魂类的水魔法。

  也就是刚刚施展的“水狱训诫”。

  所以真要说的话,这依然是“迎击术”的逻辑。

  而第二点安德鲁和之前的不同,是自信。

  “之前我虽然学习了迎击术,但对于自身实力是否真的足以应付王庭谈判,内心还是没底的啊。”安德鲁心道。

  总觉得圣子啊、圣女啊这样的头衔,很唬人。

  直到正面击败了约克夏,安德鲁才完全确定了:现在的自己,和魔法公会的圣子、圣女,至少是一个级别的了。

  这份信心,其实才是最关键的。

  正因获得了这份信心,安德鲁才会坚持要继续进行谈判。

  才会想出那个被苏珊称为“赌博”的计划!

  “我大概是疯了,才会想出这种冒险的计划吧……”安德鲁古怪地笑了笑,走上前去。

  此时现场静悄悄的。

  那寒霜守卫躺在地上。

  约克夏趴在地上。

  安德鲁走到约克夏面前,低头看去。

  地上的第三圣子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但没有死。

  安德鲁并没有杀死对方,虽说现在动手的话,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干掉这魔法公会的第三圣子。而不杀的话,将之作为谈判的筹码,也是正常思路下的明智选择。

  不过安德鲁的计划,并不是杀掉,也不是挟持,而是……释放。

  安德鲁打算放了约克夏。

  放掉这个自己好不容易亲手击败并且俘虏的魔法公会的第三圣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