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火焰世界里的水系魔法师 > 章263 安德鲁和约克夏
 
  一朵紊乱的火元素云团,沿着东西分割线,自南而北,径直朝着王庭而来。

  这朵元素云狂暴异常!

  然而在进入王庭周围的“禁空魔法阵”的范围内的瞬间,就被无声撕扯成了粉碎。

  王庭上空一派平静。

  王庭北方的大片雪山山脉的上方的天空,更是清澈高远。

  就像是一片净土,和同样处于东西分割线上的南方的那片归隐之地,遥相呼应。

  安德鲁不知道归隐之地到底是什么样的。

  只知道眼前的这份平静,不过是暂时的假象罢了。

  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用不了多久,等到这王庭的王结束闭关,暴风雨便会来临。

  所以才要未雨绸缪。

  “就是这里了。”负责带路的那名寒霜守卫,这时停下脚步。

  眼前是一堵高墙。

  冰做的墙。

  半透明的冰面上、以及冰面内部,遍布一道道玄奥的阵纹。

  这是源自远古泰坦一族的“阵纹传承”,和火焰魔法师的“魔法阵”不太一样,这种阵纹不止力量更强,比如同样是“禁空”类的阵法,王庭的阵法力量就比暖火城的,要强大许多。

  更特别的是,王庭的“阵纹传承”,是可以用于人体身上的。寒霜守卫们脸上、身上的油彩,包括王族才能修行的“永霜冰纹”,本质上都是“铭刻在人体上的阵纹”。

  眼前,大量细致入微的阵纹汇聚成一个整体,便构成了眼前的这道冰墙。

  这就是王庭特有的一种监狱:冰狱。

  约克夏的身子,此刻就被冻结在那墙面内。

  “谢谢。”安德鲁客客气气地对那寒霜守卫道,“麻烦把他放出来吧,我有些话要对他说。”

  那寒霜守卫对于释放约克夏,明显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上前两步,抬手按在冰墙上。

  这一刻,守卫脸上、手上的几道深蓝色的油彩,和冰墙上的阵纹,明显产生了某种共鸣。

  嗡地一声,高墙形态的冰狱震颤起来。

  随后那墙面一阵奇异的“蠕动”,居然把内部的约克夏的身子,给“挤”了出来。

  扑通一声,约克夏的身子落在地面上,一动不动。

  似乎之前和安德鲁的对决,让他伤得极为沉重,又被冻在冰狱中这么久,现在只剩下半条命了似的。

  “别装了。”安德鲁淡淡道,“想要让我放松警惕,吸引我靠近之后,再突然对我出手么?没用的,我不会上当的。”

  话音落下,就看到约克夏的身子下方,一滩鲜血无声蔓延开来。

  “他好像真的快不行了……”那寒霜守卫说,脸色古怪。快步走上前去,俯身查看,“喂,醒醒,你要是真的死在这儿的话,对我而言可是个不小的麻烦……”

  手掌触碰到约克夏的瞬间,这名寒霜守卫全身剧烈一抖,只觉一股强劲的“波动”,顺着手臂直达心脏!

  痛苦的闷哼声中,寒霜守卫软软倒了下去。

  原本一动不动好像死了的约克夏反而弹身而起,一下扑到那守卫身上,然后把嘴凑到了对方手背上的油彩上,居然一点点把那油彩“吸”到嘴里,咽了下去!

  约克夏苍白病态的脸色,立刻好看了不少。

  随手把那晕死过去的寒霜守卫丢到一边,目光如狼,盯住了安德鲁。

  “看不出你居然还有这种奇怪的能力。”安德鲁平静和约克夏对视着。说话的同时,运转起“水祭祀系列”,将数个不同的治疗魔法,悄然甩在那寒霜守卫身上。

  通过治疗,安德鲁发现那寒霜守卫的心脏所受伤势,其实并不严重。

  晕死过去的原因,更像是因为大病了一场。

  似乎在被约克夏吸走了手上的油彩——也就是阵纹——之后,整个人的“生命力”,都被吸走了许多。

  反观约克夏,他身上那些不久前和自己的战斗中,被自己的手指戳出来的血洞、伤口,都在迅速修复。而这修复能力,完全不是地火职业者该有的正常水准。

  “呵呵,没什么,不过是‘地火脉动’的一些逆向运用罢了。你不知道么,地火魔法修炼到最后,或多或少都会带一点吞噬的属性。”

  约克夏咧嘴一笑,“倒是这‘冰纹油彩’,味道果然不错啊。早就听说,王庭王族的‘永霜冰纹’,蕴含远古泰坦的强悍生命力量,这‘冰纹油彩’只是弱化过的版本,效果居然就已经这么好了。”

  安德鲁听了若有所思。

  听到约克夏说地火魔法自带吞噬属性的时候,安德鲁忽然想到了魔法飞艇上,查理院长提过的:说这世界的水元素,不是消失了,而是被集中到了某处。贝鲁会长正因察觉到了这一点,才做出这世界只剩下三年的时间的判断,进而很着急地让自己使用那“龙醒药剂”进行特训第一步。

  而听到“永霜冰纹”蕴含泰坦之力,而“冰纹油彩”不过是其弱化版本的时候,则是心中微沉:“这么看来,对于王的伤势的恢复速度预期,得做些调整啊。

  王庭虽然没有好的医生,但自带‘永霜冰纹’的王的自愈能力,恐怕比我以为的更强许多,不需要治疗魔法的帮助,也能迅速修复伤势吧。”

  王若是真能迅速伤愈,那么己方中止谈判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这倒是更加坚定了安德鲁要继续贯彻自己的计划的决心。

  眼下这局面,后退只会更危险,前进才能搏取到一线的胜机!

  而计划最重要的一步,就是眼下了——

  只见对面的约克夏站起身来,恢复血色的脸庞俊秀无比,眼中的神色却是越发残忍。

  这是个极端自负的家伙。

  分明不久前才完败给了自己,现在看过来的眼神,居然仍是一副充满自信、满眼杀意的样子。

  “迎击术,对吧?”

  约克夏看着安德鲁,舔了舔嘴唇,“我被冻在冰墙里的时候,倒是好好冷静了一番,仔细反思了一遍之前我为什么会输给你。我承认,我小看你了。更没想到你居然学了迎击术。是迎击术,没错吧?”

  安德鲁点点头。

  “这就对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那是迎击术!”约克夏一拍手,就像是猜中了谜题的孩子,兴高采烈的,“很不错,你能赢我一次,真的很不错。不过,我是不会输给同一个人第二次的,所以你马上就要死了,你知道么?”

  “这我倒是不觉得。”安德鲁叹了口气。

  有些时候,对手的话太多,自己反而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索性不多说,只抬手指了一下对方的背后,简单说了一句:“麻烦你,装逼之前先看看清楚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处境,好么?”

  约克夏皱眉,旋即冷笑:“也好,你大可以趁我回头的时候进攻,我难道会怕了你?”

  回头看去。

  就看到身后的冰墙里,冻着一道身影。

  约克夏看着那身影,愣了愣,然后不由自主地瞪圆了眼睛。

  因为他发现那身影,正是他自己!

  一个约克夏,被冻结在那冰墙里!

  “所以我……其实没有被放出来?我其实还被冻在冰狱之中么?”约克夏脑海中闪过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那现在站在冰狱外的这个我,又是怎么回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