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火焰世界里的水系魔法师 > 章233 还不是时候
 
  芭芭拉等人在暖火寺外,看到的半空中的虚影,还有那响彻流火圣盾的咆哮,正是这时候浮现的。

  只是一个眼神而已,安德鲁就感到自己无法呼吸了!

  卡佩拉给自己的压力倒是其次。

  真正让人感到恐惧的,是卡佩拉身后的那个虚影。

  从那虚影身上,安德鲁感受到的是目前为止最为强烈的灵魂威压,没有之一。

  其中包含巨大的位阶差距,所带来的“位阶威压”。

  以及魔法公会的地火职业者,所特有的“地火威压”!

  “问题是,那不过只是一道虚影而已,为什么给我带来的双重威压,比那女刺客曾经给我的压力,还要大?”安德鲁死死盯着卡佩拉身后的那虚影,“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水灵之术、突破到四阶后新解锁的水魔法、包括和其他四阶妖孽比起来储量巨大的水系魔力(这实际上是安德鲁和其他四阶妖孽比起来的一个巨大的潜在优势),都失灵了。

  眉心处的“水神印记”忽然震颤起来。

  隐约间,安德鲁似乎又听到了那久未浮现的悦耳女声。

  那女声轻轻叹了口气,随后说了一句什么。

  安德鲁全身一震,终于从“全身无法动弹”的恐怖感觉里,挣脱出来。

  抓住这机会,安德鲁毫不犹豫,立刻撤回了用于逆向追溯的水系魔力。

  这可不是强行逞能的时候。

  尤其安德鲁听到了那悦耳女声刚才说的话,她说的是:“后退,快点!现在还不是时候。”

  现在还不是时候。

  意思是卡佩拉身后的那虚影所代表的存在,不是现在的自己,所能正面面对的么?

  但那到底是什么?

  和卡佩拉、和魔法公会,是什么关系?

  卡佩拉作为焰武士,居然拥有八奇火之一的灭火之火,难道正是因为那虚影?

  隐藏在自己眉心处的水神印记里的悦耳女声,既然认识对方,那是否意味着当初水系魔法师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也和那虚影有关系?

  甚至这火焰世界呈现出如今这副病态的模样,也和那虚影有关么?

  安德鲁很想要问这些问题。

  可那女声只响了一下,说了一句话,帮助自己挣脱、后撤,然后那声音就再度沉寂了。

  随着安德鲁撤回了逆向追溯的水系魔力,眼前石塔、天台、卡佩拉、巨大虚影所共同构建的模糊景象,自然消失不见。

  视角恢复成病房中的场景。

  逆向追溯、进而反向标记的计划,没能成功。

  好在对方和病房里的这一缕灭火之火的联系,似乎也断掉了。

  证据就是:眼前的那一缕灭火之火,本来疯了一样在那儿挣动,不断试图标记病房内包括安德鲁在内的所有人,现在却是平静下去,和安德鲁此前见过的霍伯特魔法实验室里的灭火之火一样,只剩下火焰的属性和力量,不再有那么强的灵性了。

  安德鲁只觉全身上下都是冷汗。

  努力平静了一下情绪,趁着那逆溯而上“看”到的场景给自己带来的心灵上的巨大冲击还没变淡,安德鲁开始飞快地在心中整理情报:

  “卡佩拉作为魔法公会的圣女,是一名拥有灭火之火的焰武士。

  她用的是和女刺客一样的斧枪,但女刺客没表现出任何龙化的迹象,卡佩拉却是情报确认过的龙化战技的修行者,和芙蕾、和那山海,是一类。

  她的力量非常强,而且稳定,没有任何力量失控进而荒兽化的迹象。

  速度上,她没有那女刺客的惊艳,但能用‘锁定’的力量,让她的对手也快不起来。和那女刺客的路线虽然不太一样,但同样都是弥补了焰武士的速度缺陷的存在,这点毋庸置疑!

  她身后有一尊不知名的虚影。

  而这虚影,或许是她身上种种不可思议的强大之处的原因和源头!”

  到现在,安德鲁有种强烈的感觉:卡佩拉或许和奥尔良、和芭芭拉、和自己一样,都是年纪轻轻的四阶妖孽,彼此的差距,或许其实并没有那么大。

  她之所以能碾压奥尔良,甚至险些将奥尔良击杀在那“巨龙巢穴”的堡垒之上,或许不只是因为她自身的力量。

  还因为她身后那恐怖虚影的存在!

  “话说我本来只是想提前做点功课,没有太高的期待能有什么重大发现的,就只是想问一下奥尔良有什么对战卡佩拉的建议。”

  安德鲁心道,“没想到又是发现了灭火之火,又看到了卡佩拉身后的恐怖虚影!这,这这……”

  自己才刚决定不能一味在后方躲着了,结果这还没有真正上前线,就已经遇到了接连好几个大惊喜(惊吓)、大意外。

  那真正抵达王庭,直面魔法公会的家伙的时候,又会遇到什么?

  “看来我真的在安全舒适的暖火城,呆得有点太久了。”

  安德鲁最终长长吐了口气,“这种危险的感觉,才是我穿越而来之后,必须时刻面对的火焰世界啊。这就是……要开始和魔法公会,做真正意义上的正面、深入的接触,所要面对的压力么。”

  病房里一时间十分安静。

  安德鲁看似沉默地站在原地没动弹,实际上内心思绪如潮。

  “安德鲁,你那边什么情况?”伊凡的声音,透过灵魂密语通道,传递过来。

  由于此行前往王庭,是要和芭芭拉一起配合出战的,安德鲁出发前大胆地做了个决定,那就是不带伊凡随行保护自己。

  虽说有伊凡在身边的话,自己的安全会得到更大的保障,但伊凡和自己毕竟是职业搭档的关系,安德鲁还是觉得,想要和芭芭拉真正练好配合,就得暂时忘记自己还有伊凡这样一个搭档。

  对此伊凡当然是强烈反对的。

  不过安德鲁还是好说歹说,最终勉强说服伊凡,呆在暖火城帮自己监督各条魔法生产线的运转。

  所以现在伊凡的声音,实际上是从暖火城那边过来的。

  听到伊凡的声音,有那么一瞬间,安德鲁其实想回答说:“我特么后悔了,改主意了!伊凡你马上从暖火城出发来流火圣盾,陪我一起去王庭!魔法公会真的太恐怖了!”

  但实际上安德鲁回复伊凡的话,是:“没什么,提前和卡佩拉摸了摸手,一切顺利,不必担心。”

  这番话,不止是说给伊凡听的,也是安德鲁说给自己听的。

  原来,战斗从离开暖火城的那一刻起,已经开始了。

  并不是真要等到去了王庭才开始。

  虽说对方真的很可怕,给自己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但反过来说,对方肯定也没想到吧,自己的力量,居然能反向追溯过去!

  灭火之火也好,那不知名的恐怖虚影也罢,虽然都代表着非常强大而可怕的力量,但至少,现在自己已经初步知悉了,而不再是一头雾水的不知情的状况了。

  相比起现在心理上的压力感,完全感受不到压力的不知情的状态,才是真正可怕的。

  “所以真的已经是个很好的开始了!”安德鲁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喂,安德鲁,说话啊,别吓我!”身旁的芭芭拉见安德鲁一直不吭声,不由着急起来,又问了一遍,“到底怎么了?!”

  安德鲁吐了口气,回过神来。

  嘴角微翘,重新露出笑容。

  “没事,不用这么担心。都是好消息。”

  安德鲁先是轻轻抱了一下脸色紧张担忧的芭芭拉。

  这动作安德鲁已经做得很熟练习惯了,暖火城的人也都不是第一次见到。

  但此时落在琳达等流火圣盾的医护人员和伤员们的眼中,还是看得他们眼神一直。

  随后安德鲁看向脸色严肃的查理院长和苏珊,说道:“等上飞艇再说吧。”

  前往王庭之前,先来流火圣盾逗留一下的最初目的,已经达成了。

  治好了奥尔良的伤。

  也初步摸了一下那圣女卡佩拉的底。这部分可说是超额完成了既定目标。

  此时奥尔良已经失去了意识,被琳达队长重新抱到了床上躺下。

  虽说奥尔良胸口崩裂的伤口,还有伤口裂开后流了一地的血,看着颇为触目惊心,但安德鲁知道,奥尔良实际上已经没大碍了。

  刚才流的血,大多是淤血。

  重点是奥尔良身上已经没有卡佩拉的力量残留。

  至于陷入昏睡的状态,这实际上和奥尔良接受自己的治疗之前,已经服用过的士力架有关。

  “士力架的核心本质,是我将我的‘水魄体质’,化为药力,分享给他人,如此让他人也享受到我的水魄体质所带来的体能和耐力。”

  安德鲁心里很清楚,“奥尔良现在昏睡过去,实际上和当初我被那女刺客打伤,昏迷不醒,醒来后才发现已经人在暖火城中了,是一个道理。都是因为激活了水魄体质自带的一种‘休眠疗伤’的机制,是好事儿。等奥尔良再次醒过来,那时候他的伤势基本能完全愈合吧。”

  奥尔良之前问过:“你治好了我,然后我重新作为谈判比试的代表,和三小姐搭档一起去王庭,如何?”

  此时安德鲁一笑心说:“治好你的承诺,我是兑现了。不过接下来,还是请你继续在这暖火寺,休养一段时间吧。”

  “……上飞艇再说么?”

  查理院长和苏珊对望一眼,见苏珊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当下点头说道,“也好。”

  一翻手,查理院长取出一个布满火焰纹路的小小的匣子。

  安德鲁立刻抬手一推,平平将那一缕失去了灵性的灭火之火,稳稳推了过去。

  随后那火焰被查理院长打开盒盖,收到了那特制的魔法匣子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