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火焰世界里的水系魔法师 > 章230 黑火
 
  指尖却是忽然出血了。

  “嗯?”安德鲁脸色微变。

  和那斧枪枪尖对上的左手食指的骨骼,在那斧枪的重压之下,居然发出了一阵不堪重负似的咔咔欲碎的声音!

  以力量而论,卡佩拉的力量,绝对是安德鲁目前遇到过最强的一个,没有之一!

  那女刺客的绝对力量虽说比卡佩拉强,但那是仗着位阶上的优势。

  和眼前的斧枪真正对上的一刻,安德鲁毫不怀疑:“那女刺客还是四阶的时候,力量绝对没有这么强!又或者,卡佩拉和那女刺客一样也是九阶中的战神式人物的话,力量绝对能超过那女刺客一大截!”

  至于雷蒙、塞莉、芙蕾这些自己之前交过手的焰武士,就更不用说了。安德鲁甚至怀疑这些人和卡佩拉真的都是同样的职业、都是焰武士?因为力量上,差得实在太多了!

  这力道是如此沉重,安德鲁为了避免手指骨折,不得不稍微缩了一下手指。

  向后让了一点,以图化解力量。

  那斧枪却是立刻得寸进尺,继续压进过来!

  它的力量极强,温度却不似其他火系职业者那么高。

  取而代之的,是蕴藏于那“锁定”的怪异力道的最深处的,一股“标记”的力量。

  这力量顺着斧枪,传递到安德鲁的手指上,再顺着安德鲁的手指、手臂、肩膀……趁着安德鲁后退的这一刹那的间隙,长驱直入,最终在安德鲁的体内深处,砰的一声,狠狠炸开!

  这一刻安德鲁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神却很坚定,甚至有些决然和疯狂。

  这是他和奥尔良的不同之处:奥尔良当初拼命避免了被那“标记”的力量打中,安德鲁却是故意露出一丝破绽,顺势示弱了一下,让那“标记”的力量冲过来,以便自己切身去体会、去感受!

  真正感受过之后,安德鲁才明白——

  这特么哪里是什么“标记”的力量啊?

  这分明就是八奇火之一的……“灭火之火”吧!!

  纯黑的色泽,并不算炽热的温度。

  好似黑洞一般似乎能吞噬周围的一切,包括火焰。

  那标记的力量的本质,居然是一丝量不算大、但异常精纯的灭火之火!

  安德鲁知道自己不会认错,因为当初击败霍伯特,接手了霍伯特的魔法实验室之后,安德鲁在芭芭拉的帮助下,见到了储存于实验室深处的一缕灭火之火。

  作为魔法公会主导的这火焰世界里,除了隔离带之后,唯一“合法”的灭火手段,灭火之火在每个大魔法师拥有的魔法实验室,都有一定的储备,用于意外失火时的灭火工作。

  安德鲁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这“标记”的力量,居然是“灭火之火”!

  一时间安德鲁满眼都是不可思议,水灵之术都压制不下来。

  此前和芭芭拉讨论那女刺客时,两人的一番对话,再次浮现在脑海之中:

  “那女刺客,有没有可能拥有八奇火之一呢?我很讨厌她,生理上的讨厌。我好像对魔法公会的四种奇火,都有种本能的厌恶。”

  “你还有这种体质?这……好像也不是不可能啊!那女刺客分明没有明显的龙化迹象,却能同时拥有那般变态的速度和力量,也许真的是……融合了某种八奇火的焰武士?”

  没记错的话,当时芭芭拉向自己介绍了魔法公会内部,有一个试图让焰武士获得八奇火的秘密项目,因为太过血腥残忍,且失败率太高,得不偿失,最终那项目被放弃了。

  当时自己和芭芭拉一致认为,那女刺客或许根本不是龙化战技的修行者,而是因为成功完成了那个机密项目,融合了某种八奇火,才会强到那么变态的程度。

  “那……一个人有可能拥有两种八奇火么?我厌恶她的同时,还有一丝隐隐的亲近感。”安德鲁当时还这么问过。

  芭芭拉的回答是绝无可能。

  一个人无法同时拥有两种八奇火,这是公认的铁律。

  安德鲁便不再多问了。

  直到现在,安德鲁内心最深处,依然存有一份怀疑,怀疑那女刺客是否同时拥有一个魔法公会的八奇火和一个暖火商会的八奇火,这才会给自己一种又讨厌又隐隐亲近的感觉。

  当然这只是一份小小的存疑,安德鲁自己也不太在意,只是放在心底的一角。

  眼下,确认的是:魔法公会的那个把焰武士和八奇火结合起来的机密项目,是真的。

  否则无法解释,卡佩拉的力量最深处,为什么会有一丝灭火之火的力量!

  “这就是卡佩拉能够打赢同为妖孽的奥尔良的原因么……”

  安德鲁心中有些失神地喃喃,“因为她不只是普通的四阶妖孽。她其实是一个,拥有灭火之火的焰武士!”

  一时间,安德鲁脑海中闪过了许多念头——

  那女刺客并没有明显的龙化迹象,或许根本就没有修炼龙化战技,强到变态只是因为可能融合了八奇火。

  可这圣女卡佩拉,根据已有的情报,是绝对修行了龙化战技的。

  龙化战技,再加上灭火之火,岂不是说这卡佩拉的潜力和上限,甚至比那女刺客更高?

  而如果卡佩拉拥有灭火之火,真的和那“焰武士和八奇火结合”的秘密项目有关的话,那个之前被魔法公会放弃的项目,难道有了某些突破性的进展,又被魔法公会重新捡起来了么?

  再想深一层,焰武士群体之前的集体哗变,被魔法公会以某种方式压制、安抚下去,难道也和这什么联系?

  安德鲁一瞬间就想到了很多。

  最重要的一点则是:灭火之火的属性,为什么会是“标记”?

  此前安德鲁和“阴影蚀火”的拥有者皮特交过手。

  在探索那地下空间的“海洋之湖”的时候,伊凡触发了猎荒者体内的“地火诅咒”,安德鲁又在帮助伊凡解除诅咒的过程中,见识了“熔岩地火”。

  算上眼下的“灭火之火”,安德鲁已经见过了魔法公会的四种奇火中的三种。

  但和阴影蚀火、熔岩地火比起来,眼下这灭火之火,似乎有某种本质上的不同。

  它……甚至给人一种根本就不是火的感觉!

  “所谓‘标记’,往往是为了某些后续的行为做铺垫,就好像当初我用‘泪痕’标记那荒语者罗斯,就是为了在战斗中杀他,不给他再猥琐躲在沙漠之中的机会。”

  安德鲁心念急转,心底隐约有种惊悚的感觉,“这‘灭火之火’的‘标记之力’,又是为了什么后续的行动目标服务的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