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火焰世界里的水系魔法师 > 章179 讨厌女儿的母亲
 
  十分钟后。

  暖火城内的一家露天下午茶店的门口,芭芭拉、莉亚、安德鲁三人坐下来。

  街对面的一家糕点店外,伊凡也坐下来。目光警惕。

  午后的阳光洒落下来,温暖但不刺眼。

  浅灰色转块铺就而成的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不时有淘气的小孩乘坐飞行器从头顶上空飞过,后边小孩的家长在追:“停下!停下听到没?这不是给你这么大的孩子乘坐的东西!”

  下午茶店的服务员热情地走上前来,问:“请问需要点什么?”

  ——这样的岁月静好的场景,之前安德鲁在这火焰世界的其他地方别说看到了,想都没想过!

  如果说流火圣盾、奇蓝城这样的大城,是在双火之战结束后依然存在的阴影下,“坚持正常的城市运转”的话,那这暖火城看起来,简直像是一个世外桃源,根本不知道双火之战为何物,完全不受战争影响!

  安德鲁却已经忍不住皱起眉头。意识到正如莉亚和芭芭拉所说,真的有问题。

  对面糕点店的伊凡也是,眼神警惕如一头人形的猛虎。

  虽说芭芭拉和莉亚还没具体说,到底出什么问题了,但安德鲁和伊凡都已经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了。

  城市的确热闹、和平、充满生气。

  但,没人和芭芭拉说话。

  安德鲁心说没人认识自己,这很正常。

  但没人理会芭芭拉,这就很不正常了。

  尤其是那下午茶店的服务员,分明看到了芭芭拉,却在看到芭芭拉的瞬间,脸色微变,接着在他说“需要点什么”的时候,全程只看着莉亚,点单也都是莉亚点的,那服务员给芭芭拉上了一杯饮料,但全程都没再和芭芭拉有任何眼神接触。

  “也就是说,这服务员认出了芭芭拉——正因为认出芭芭拉是谁,反而不敢和她说话?”

  安德鲁将这一幕看在眼里。

  忍不住心说: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芭芭拉作为暖火城的三小姐,怎么反而在回到主场、回家之后,遭受这样的待遇?

  心念不由微微一动,刚刚突破了十倍增幅的三阶水系魔力,悄然运转起来,催动“水灵感应”将无形的感知触角四下伸展的同时,安德鲁还在其中加入了两个感知类的水系魔法,作为补充。

  其中一个是一阶的“水之敏锐”,能在短时间内提升自身对外界信息的敏感程度,以及接受到信息后的解析能力。

  另一个,则是一个三阶魔法中的颇为冷门的“情绪渲染”,能以一种“魔力渲染”的方式,给人们身上散发出里的情绪,涂上色,让那情绪在安德鲁的视角之中,更加显眼。

  这两个魔法,都是以“附魔之指”,附加在“水灵感应”之中的。

  和那女刺客的一战之后,安德鲁的确在实战和魔法运用上,不声不响地提升了一个大台阶。以附魔之指,把不同位阶、甚至不同系列的魔法和魔法,搭配起来使用的这一手法,越发熟练,出手时也越发自信了。

  就这样,在三种不同的感知类水魔法的结合施展之下,安德鲁果然察觉到了看似平和的场景之中的更多容易被人忽略的细节——

  不止那服务员,街上的其他很多人,应该也都认识芭芭拉,却也都不敢和芭芭拉搭话。

  对此,芭芭拉本人似乎也知道,女孩表面上脸色如常,眼神深处却有着一丝落寞。

  “这真的有点不对劲啊。”伊凡传音过来。他其实也从伤势昏迷中醒来没多久,知道的并不比整整昏迷了三天的安德鲁更多。

  “别着急,先听芭芭拉和莉亚怎么说吧。”安德鲁传音回道。

  同时把手从桌子底下伸过去,握住了芭芭拉的手。

  若是换成芭芭拉的视角,过去三天里,安德鲁昏迷不醒,她自己也似乎遭受着某种来自于整个暖火城的所有人的冷暴力。

  安德鲁心说这暖火城里,有胆子、且有能力,对芭芭拉如此这般的,屈指可数——也就芭芭拉自己的亲生父母中的某一位,才有可能做到吧?此时看着芭芭拉微微惨白的俏脸,安德鲁简直有点心疼了都!

  只是水系魔法在让人冷静上很擅长,在温暖人心方面,却是比不过芭芭拉自身修行的暖火魔法。

  安德鲁不想弄巧成拙,索性只以握住芭芭拉的手的方式,以示安慰。

  “谢谢,我没事。”

  芭芭拉挤出一丝笑容,定了定神,缓缓开口道,“是这样的,当年我大姐因为意外出世之后,我父亲和我母亲的关系急剧降温,商会内部也从此隐隐分为两派——关于这点,想必安德鲁你在来的路上也知道、听说过一些了。”

  安德鲁沉住气,点头道:“听说过一些。”

  其实最早在野火领的时候,出发的前夜,就听芭芭拉提过了:当初她大姐夫妻二人遭遇意外,留下出生没多久的哈维尔,而当年那场意外似乎和当时年纪还小的芭芭拉,有些关系。

  那场意外之后,芭芭拉的母亲内心一直在责怪芭芭拉,而芭芭拉的父亲认为错的不是孩子,不该让芭芭拉背负大女儿的死的罪责,夫妻二人正是因为这件事,而大吵了不知道多少次,最后转为冷战,商会内部就此分为会长和夫人这两派势力。

  “所以眼下芭芭拉所受的冷暴力待遇,是因为她的母亲……?”安德鲁心道。

  果然,只听芭芭拉低声道:“眼下,城里的各项事务,基本由我母亲做主。不过母亲大人她……有些不太好说话。”

  大概是不愿意说自己母亲的不是,芭芭拉的说法很委婉,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不太好说话”。

  安德鲁却是心中雪亮:这所谓的“不好说话”,估计真的是很不好说、很不好说、很不好说的那种程度吧!

  证据就是在芭芭拉说“母亲她不太好说话”的时候,莉亚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脖子,眼中居然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丝恐惧的情绪!

  只听芭芭拉接着说:“过去三天,其实我也还没机会见到母亲。她……她不见我。而安德鲁你救过我,你跟我一起来暖火城,在我们商会高层那里,就算是我引荐的你。我母亲这些年一直对我有些埋怨,连带着你这个由我引荐的野火领主,也……”

  她没有说下去。

  安德鲁却是基本听明白了。

  “所以我至今感受到的,来自暖火商会内部的对我不友好的那批势力——哈维尔也好,那流火圣盾的已逝的城守吉米派来监视我的女人也好——实际上都是芭芭拉的母亲这一派的人?”

  安德鲁心说自己之前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啊。

  本以为这一派势力对自己的不友好,更多是出于对自己所率领的野火领,更多持一种“要接手、要收编”的态度,因此才刻意拿出一种强势的姿态。

  现在看来,暖火商会毕竟是一个家族形态的势力,内部的“人情”成分,比自己预想中要多得多。

  商会会长夫人,也就是芭芭拉的母亲的那一派,看不惯自己的原因,竟然不只是因为关于野火领的“公事”,还其实是夹杂了“私货”的!

  “问题是,芭芭拉毕竟是她女儿啊,女儿在外遭受了生命危险,好不容易回家了,自己不见也就算了,还让全城的人都给芭芭拉脸色看,冷暴力芭芭拉,这……这算什么?有这个必要嘛?!”

  安德鲁强忍着没把这番心思表露出来。

  问道:“那你父亲呢?”

  心说母亲不爱,总有父亲疼吧。

  既然母亲不好说话,我跟父亲谈总可以吧!

  却听芭芭拉说:“父亲他本来在双火之战中,就受了不轻的伤,不得不闭关修养。

  三天前那女刺客突然袭击流火圣盾,父亲他提前从休眠中苏醒,和那女刺客碰了一击。虽然重创了那名女刺客,可父亲他自己也不得不再次陷入休眠,可能要花更久的时间才能处理好伤势。”

  安德鲁听了不由有些无奈,同时也稍微安心了点。

  父亲看来还是站在女儿这边的,这就还好。

  眼下芭芭拉的母亲如此绝情,恐怕也有芭芭拉的父亲暂时不能出关来主持大局的原因在内。

  “那……那位矛骑士彼得呢?”

  安德鲁在来的路上,也不止一次听说过暖火商会的第一骑士、同时也是第二高手的彼得的大名,“你们暖火商会,最擅防守的骑士,是吉米生前,速度最快的骑士,是你二姐,最强攻击、同时也是你父亲的左膀右臂的骑士,就是那位彼得了吧?我和他谈也可以啊。”

  这次摇头的是莉亚:“彼得叔叔在前线,根本分不出身啊。尤其是,三天前吉米叔叔被刺杀身亡了,后方动摇,前线那边的局势,据说是更严峻了。彼得叔叔现在的压力非常大。”

  安德鲁想了想,不肯放弃:“法尔克爷爷呢?”

  莉亚还是摇头:“和会长大人一样,也在闭关养伤呢。另外,法尔克爷爷其实不太公开参与会长和夫人之间的矛盾,虽然他暗地里是站在会长那一边的……”

  “那……芭芭拉的二姐呢?”安德鲁忽然想到,“那位又是哪一边的?”

  “二姐她是和事佬。”芭芭拉说到二姐的时候,难得露出一丝笑容,“事实上,我父母亲这些年能勉强维持一个不吵翻的表面和平,全靠二姐在两人之间帮忙周旋说好话。如果她在的话,当然能帮上忙。

  但二姐她现在是王庭的后,而王庭的王……不是个很能干的人。

  二姐今天早上还发信息给我,说她快要忙死了,让我最近别找她。之前双火战争期间,她实际上负责了大量的王庭事务,暗中替我们商会这边,承担了魔法公会那边很大的压力。

  现在战争结束了,二姐又在忙着组织我们商会和魔法公会之间,进行一次战后的谈判,希望两边能坐下来好好谈一下,地点就在王庭。”

  听到这,安德鲁的嘴角已经忍不住在微微抽搐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