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火焰世界里的水系魔法师 > 章100 千年之泪
 
  暗红色的小天地摇晃起来。

  越来越多的鳞片碎片,从女人身上,脱落下来,掉在地上。

  安德鲁刚才那一刀流水般的斩击,针对的是女人体内充斥着的一道道细密而又混乱的“熔岩地火”。

  是的,焰武士之所以会龙化、失控、再荒兽化,似乎本质上是用“八奇火”之首的“熔岩地火”,刺激身体机能,所遭遇到的最终反噬。

  既然仍是恶火的问题,那么处理手法千变万化,处理原则却是一贯的:无它,灭之。

  看似简单的一刀,实际上难度极大:同时蕴含着用来破灭熔岩地火的无数“微型水刃”,以及用来保护女人体内还完好的身体组织的“流水精灵”。

  一个杀伤类的水魔法,一个治疗类的水魔法,被安德鲁揉捏成一体,施展出来。

  这才呈现出“流水之刃”的形态。

  至于将两种魔法,彼此叠加、结合施展的,自然是“叠魔法之戒”。

  之前安德鲁就曾用这一“指尖系列”的二阶魔法,叠加“深蓝星辉”和“流水精灵”,为小白做治疗。

  按理来说,“叠魔法之戒”只能叠加同一系列的水魔法。

  安德鲁却是仗着“去无形”之后更强大的状态、以及“倍态”状态下的魔力,硬是将“微型水刃”和“流水精灵”这两个不同系列的水魔法(前者指尖系列而后者是水祭祀系列),相互叠加。

  这就不是单纯地继承“水神印记”里的遗产和馈赠了,而是安德鲁在此基础上的新的创造和研发。

  叠魔法之戒,借此契机,隐隐开始有种想着更高阶的魔法发展的趋势……

  这时候,最后一片鳞片碎片,从女人的身上脱落下来。

  女人之前凶残狂暴之极,现在却是脸上神情变化。

  丢失已久的人性,似乎真的开始缓缓回归了。

  证据就是这片原本成呈现出暗红色的小天地、时空间,竟然在一阵阵波动中,变了颜色。

  虽然还是红色,但没有之前那么令人不安、那么压抑了。

  “嗯?”安德鲁脸色微微一动。

  通过刚刚这一记流水斩击,安德鲁感觉自己竟然触碰到了——那些尘封在女人心底已久的、此时随着她人性的回归而重新涌起的记忆。

  同样是这火焰世界,但不是现在,也不是近代,而是久远过去的某个年代的记忆——

  “熔岩地火,纳入身体,可以强化战斗力?这……这可能么?”

  这是女人第一次听到“龙化战技”的研发成功时,生出的反应。有惊讶,也有将信将疑的观望态度。

  “哈哈,龙化,我学会龙化了!终于能在速度上和深蓝守卫、还有猩红骑士一比了!太好了!”

  这是她作为第一批战技修行者、第一次成功龙化时的激动的记忆。

  “责无旁贷!”

  这是奉命追杀水系魔法师的残部的任务时的记忆。

  安德鲁看到这段记忆的时候,心中低呼:这世界,果然曾经有水系魔法师的存在!而且真的是被魔法工会的家伙们迫害、驱逐的!

  “任务完成!今后,至少在我们的主世界里,不会再有水系魔法师的存在了!‘域外战场’的环境无比恶劣,她们今后就算在那里苟延残喘下来,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了。”

  这是从她所谓的“域外战场”归来,荣耀达到极致的时刻的记忆。

  然而关于这“域外战场”的更具体的记忆,安德鲁却没有看到。漫长的岁月,让女人脑海中留存的记忆,已经不剩多少了。

  荣耀归来之后没多久,便是龙化、失控时的记忆了:“怎么……怎么会这样?!该死的,你们知道这战技有副作用,竟然还让我们放心大胆地修行!?啊,等一下,不要!”

  那之后的记忆,就只剩下狂暴的混乱和极致的无序。

  混乱和无序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直到一点水蓝色的光,出现在女人的意识之中,如灯塔一般,驱散了她心中的迷雾,把她拉了出去。

  女人眼前忽然一亮,恢复了神智。

  就看到自己在一片暗红色的小天地里,眼前是一个全身上下泛着水蓝色的少年。

  安德鲁斩出刚才那一刀之后,就解除了“去无形”,魔力再次归于无形。所以女人恢复神智的时候,只看到了安德鲁身上最后的一抹蓝色。

  她怔怔看着安德鲁,转头看看水球包裹中的伊凡,看看这片小天地,最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一脸茫然。

  一梦千年,而且是个无比可怕的噩梦。

  醒来之后,物是人非。

  女人逐渐回过神来,然后她眼睛里开始无声流淌出眼泪。

  她不再像之前那样狂暴的战斗,变得很安静。

  可那浓浓的悲伤,一时间充斥了整个时空间。

  不久前刚把伊凡暴打了一顿,又把安德鲁逼得不得不“去无形”才能和她对决的这个古代女人,一时间哭得好像一个绝望的孩子。

  “这……”

  安德鲁倒是没想到对方会哭。

  毕竟从对方残存的记忆中的片段来看,这女人曾经是个绝顶高手!或许比受伤前的霍伯特更强,属于焰武士中的战力天花板的存在。

  况且归根结底,这女人是个焰武士啊,曾经奉命追杀水系魔法师。

  安德鲁知道对于自己而言,她依然是个敌人!

  但或许是因为对方此时哭得太悲惨、太伤心了。

  又或许,是因为对方褪去鳞片、退出龙化状态之后,竟然没有退回到“焰武士”的状态,而是退回成了一个彻底的“普通人”,即职业觉醒之前的最初的样子,半点职业气息都不再透出来——

  安德鲁想了想,默默撤掉了对方身上的魔法胸甲,还有巨型水魔傀儡。

  “喏。”

  伸手递了一张纸巾过去。

  内海沙漠自然不会有穿越前的现代社会的高级纸巾。

  这依然是一个魔法。

  一个小小的水系魔法。

  “谢……谢。”

  女人说话有点不利索,毕竟那么长的时间里,都只是头荒兽,孤独地在内海沙漠中徘徊。

  不过,恢复人形之后,她真的是个极美的女人。

  脱去龙化失控的丑陋姿态,她身上只剩下那套已经破烂不堪的款式年代久远的武士服,露出大片大片的洁白的肌肤。

  安德鲁于是又凝聚出一件魔力构成的袍子,递过去。

  这次坦然了很多。

  毕竟,无论对方犯过什么错误,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而现在,她恢复了清醒,也恢复了人性。

  但她就快要死了。

  安德鲁又不是真能起死回生。

  唤醒对方,让她清醒地死去,而不是在浑噩之中稀里糊涂地就被自己斩杀,这已经是安德鲁所能想到的,最大的仁慈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