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火焰世界里的水系魔法师 > 章72 示威和苏醒
 
  “哪怕我将‘水灵感应’全开,也察觉不到周围任何异样。”

  安德鲁心想,“水灵感应,毕竟和真正的全知全能,还差得远。”

  但,水灵感应赋予自己的,可不止有五感提升和将感知触角化为全景图的能力。

  还赋予了自己那种如水般的第六感。

  直觉正不断发出警告。

  这让安德鲁不必察觉到任何异样,也依然心里明白:周围肯定有魔法工会的人,可能就躲在某个暗处观察自己。

  魔法工会的报复,或者也可能是继续追捕芭芭拉的力量,在荒兽沙潮之前,就已经来了!

  “现在想来,水塔树遭受袭击,可能就是对方的一次‘试探’。”

  安德鲁心中冷笑,“也好,那就来吧!看是你(们)能借着这次机会,摸出我的底细,还是我能反过来,逮到你们的尾巴!”

  一个个巴掌大小的无形的水魔傀儡,飞快地朝四面八方而去。

  安德鲁放任他们自行侦察。

  自己则将目光,再次投降伊凡和那野火镇长的战局。

  可以看到,伊凡已经稳稳占据上风,压着那镇长在打。

  伤愈之后,伊凡的实力恢复很快。

  手中的黑色短刀,简直神出鬼没,自身的运动速度也是奇快。

  “我的水魄体质的运动能力,也很强,但和伊凡比起来……”

  安德鲁认真观察伊凡的动作,“运动方式,我和伊凡其实有点像。但这速度,我确实是完全比不上。”

  身为水系魔法师,虽然身体比火系魔法师,尤其比魔法工会的地火魔法师好很多。

  但和真正的战职者比起来,还是比不过的。

  安德鲁只看了一会儿,就知道伊凡已经赢定了。

  若非要活捉对方稍微有些收敛着力量,那镇长早已被拿下了。

  再看那镇长。

  安德鲁目光变得有些奇异。

  “这家伙的实力,虽然比不上伊凡,但他这元素属性……”

  只见镇长全身上下,散发着森森的寒气。

  用的似乎是“冰”的力量。

  一层薄薄的寒气覆盖在他的身体表面。

  好几次伊凡的刀,其实已经要刺中他了,却在触碰到那寒气的时候,刀速陡然间被拖慢了许多。

  甚至还有一次,真的已经刺中了,刀尖却好像刺到了光滑的冰面上,跐溜一下,滑到了一边,被对方卸掉了刀上的力量。

  “来自‘王庭’的……

  ‘寒霜守卫’么。”

  安德鲁心道。

  如果说,魔法工会和暖火商会,是这火焰世界的两大势力。

  王庭作为世俗权力的代表,则是仅次于两大势力的第三大势力了。

  据说这么多年来,王庭夹在两大火系魔法师派系之间,态度始终有些暧昧,没有明显得倒向哪一边。

  或者说一会儿偏向于暖火商会,一会儿又偏向于魔法工会。以这样的方式,进行着自保。

  王庭的核心力量,则是“寒霜守卫”。

  一种以“冰”为核心力量的战职者。

  “冰么……”

  安德鲁若有所思。

  和伊凡建立起特殊的联系感之后,安德鲁隐隐有种感觉:猎荒者的元素属性,其实是“水”。

  猎荒者和自己这水系魔法师的关系,就好像猩红骑士之于暖火魔法师,焰武士之于地火魔法师。

  只是猎荒者体内的水系力量,似乎被封住了,又似乎是残破的。

  同时,不同的职业之间,还存在一定的彼此克制的关系。

  猎荒者最克制的,是地火魔法师。其次是暖火魔法师。

  猎荒者对上焰武士的话,往往谁也奈何不了对方,焰武士跟不上猎荒者的速度,猎荒者很难破焰武士的身体防御。

  而猎荒者,对上王庭的寒霜守卫的话,反而在职业上,是有点被克制的。

  寒霜守卫,擅长用寒气拖慢对手的速度。而猎荒者的强大的根本,就在于速度!一旦被拖慢了,威力立刻大减。

  “看来我若是不出手的话,这架还要再打上一阵子才能出结果。”

  安德鲁已经看明白了。

  倒也不多插手。

  只是抬手一弹。

  一只小小的“水磨傀儡”从指尖弹出的那道无形力量中,凭空生出。

  一下扑到了那野火镇长的身上。

  你不是能减慢伊凡的身法速度和出刀速度么?

  那好,我就减慢你的速度!

  “水魔傀儡”一巴掌拍在那野火镇长的身上。

  “大力”效果没发挥出来。

  “缓速”效果,却是陡然间迸发!

  那野火镇长只觉身体动作,忽然变得沉重滞涩,似乎一举一动都不得不拖着重物一般。

  又好像整个人忽然堕入水中,一切行动都要受到周围水的阻力!

  心中骇然:“什么鬼?除了我们寒霜守卫之外,还有人能大幅度拖慢战职者的运动速度么?!”

  安德鲁毕竟不久前才魔力耗尽。

  这一击其实没出多少力。

  于是很快,那野火镇长就从身体变重、变慢的难受感觉中,挣脱出来。

  身子却是一僵。

  伊凡的刀,终于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妈的,这王庭的寒霜守卫,确实对我们猎荒者而言,有些难缠。”

  伊凡也是微微喘息。

  虽然实力在恢复了,但毕竟肺部受伤很久了,元气损伤还是极大的,完全恢复需要时间。

  加上这野火镇长的实力,确实很不错。

  伊凡又看了安德鲁一眼:“刚才是他出手干扰了对方一下吧?我都没感觉到任何法术的气息……”

  那野火镇长满脸的不甘心,看着伊凡,咬牙问道:“你的实力怎么比之前强了这么多?我记得你没这么强的!”他真的很愤怒,本以为可以按照计划,顺利地锯断谁树干后,全身而退的。

  伊凡不答。

  安德鲁走上前来。

  抬手示意愤怒的公墓住客们忍住别上前暴打这野火镇长。

  随后安德鲁俯身,从地上捡起一柄造型奇诡、让人看着就不太舒服的暗红色的锯子。

  之前那镇长就是用这锯子,锯断了水塔树的树干。

  “这东西,是谁给你的?”

  安德鲁看向野火镇长。

  同时在“水神印记”中蕴含的诸多魔法系列中,快速搜索了一遍——

  没找到类似“心火之眸”的魔法。

  心说:“水系魔法克制火系不假,但火系魔法也依然有其不可替代性啊。”

  自己的“水灵之术”倒是具备灵魂、精神的属性。

  但“水灵之术”以守护为主,进攻能力几乎没有,更别说或像“心火之眸”这样的“一眼看至心底”了。

  野火镇长的身形容貌,看起来十分粗鄙,眼神却是闪烁着精明的神色。

  “说了能换条命么?”

  他问。

  “那要看你能提供多少有用的信息了。”

  安德鲁平静道。

  没说可以,也没说不可以。

  水魄体质的演技能力发挥出来。

  一旁的伊凡、公墓住客、甚至那大狗小哈,都有点被安德鲁骗过了。

  忍不住说:“怎么能放了他?他可是对我们野火镇的守护神下手了!死十次都不嫌多!”

  那野火镇长却是在眼中重燃起活命的希望。

  生怕安德鲁反悔似的,赶紧说道:“我说,我什么都说。给我这把锯子的人是个——”

  噗的一声。

  他的脑袋忽然炸掉了。

  像是有人提前在他的头颅中,种下了一枚小小的火球术。

  虽然只是最基本的火球术,却布置得无比巧妙,而且隐蔽。

  一旦这野火镇长想要透露什么重要信息,这枚火球术就会被触发,然后引爆。

  “这……”

  伊凡呆了一下,哪怕是见惯了风浪的他,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得有些发愣。

  进而心底有一股凉气涌上来。



  旁边的几名公墓住客也是目瞪口呆,其中一人忽然弯腰,大口呕吐起来。

  匍匐在水塔树身旁的小哈,则是发出了一声不安的低咆。

  扑通一声。

  野火镇长的无头身子,摇晃了两下,向前扑倒。

  倒在安德鲁的脚边。

  鲜血喷涌出来,和之前水塔树被砍倒的时候流出来的还未蒸发的水,混合到了一起。

  安德鲁低头看着野火镇长的无头尸体,默然不语。

  放出去的一只“水魔傀儡”,这时已经接近了那只不寻常的沙漠灰蜥蜴,正小心靠近着。

  然而那灰蜥蜴似乎无比敏锐,虽然看不到无形的水魔傀儡,但还是忽然察觉到了什么似的——

  灰蜥蜴眼中的人性化的光芒,悄然退去。

  又变成了一只普普通通的沙漠灰蜥蜴。

  “草……”

  安德鲁暗自咬了一下牙齿,“不只是试探,还是‘示威’么?”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什么样,几个人。

  但对方这一手,意思分明就是当着面,对自己、对伊凡、对整个野火镇,做了一个“洗干净脖子等着我来”的动作!

  传达的就是这样一个意思!

  “野火镇那边,没事吧。”

  伊凡轻声问。

  他的心思很缜密,开始有些担心这是不是某种调虎离山之计。

  “镇子那边没问题。”

  一个声音响起,回答了伊凡的问题。

  但不是安德鲁。

  安德鲁一怔,转头看去。

  就看到野火镇的方向上,走过来一道靓丽的倩影,步履很稳,嗓音也很稳,似乎在无形之中安抚着因为野火镇长的脑袋被爆掉而感到强烈不安的公墓住客、伊凡、包括安德鲁的内心。

  来人走到近前,浅红色的漂亮眸子一转,目光飞快地扫了一圈。

  看到水塔树断折又重新接合上的伤口时,眼皮微微一跳。

  再看树旁边趴着的体型如荒兽一般、却对水塔树一点不怕的小哈,眼神略有些奇异。

  最后,则看向那野火镇长的无头尸体,还有安德鲁手中的“暗火锯”。

  来人开口说道:“问我吧,我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安德鲁对么?我想你一定有很多问题要问我吧,正好,我也有些问题要问你。”

  公墓住客们眼睛都要看直了,心说竟然有比安雅还要好看的女人?

  伊凡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惊艳。

  安德鲁则看着对方,忍不住重新露出笑容,说:“你醒啦,芭芭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