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火焰世界里的水系魔法师 > 章70 夏尔
 
  水塔树。

  如果用一句话,来介绍水塔树的话。

  很简单:内海沙漠本没有人,有了水塔树,才有了人。

  咳,这个……

  还是说人话吧:如果没有水塔树的存在,内海沙漠本该是一片根本住不了人的生命禁区的。

  每一个沙漠城镇,都建立、且只能建立在在一棵水塔树的旁边。

  它是每个城镇的“生命树”。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投资好文】,看书还可领现金!

  “没记错的话,内海沙漠的三大问题,都是因为这水塔树的存在,才被一定程度上缓解的。”

  安德鲁以最快的速度,赶往被砍断的野火镇的水塔树的同时。

  脑海中流淌过关于水塔树的基本信息:

  水塔树的第一项功能:取水和储水功能二合一。

  简单来说,每一棵水塔树,本质上就是一口井。

  能够从地底深处汲取大量水分,然后储存在树干内部的一个中空的空间里。

  它又不只是井,因为除了“取水”之外,水塔树还是天然的“储水器”,在阳光如此毒辣的内海沙漠,都能将树干内部的水,牢牢锁住,以供镇民使用。

  ——这针对的是内海沙漠的第一大问题,缺水干旱问题。

  水塔树的第二项功能,或者说是一种“奇异的特性”是:只要有水塔树的地方,荒兽就不敢过分靠近!

  虽说在荒兽沙潮中,还是会有一些失去理智的荒兽,强行冲入城镇。

  但有水塔树的存在,就好像黑夜里的火堆,对隐藏在夜色中的野兽有着天然的威慑作用。

  ——这针对的是内海沙漠的第二大问题,“荒兽沙潮”问题。

  水塔树的第三项功能:能够为肺部灼伤者提供一定的续命机会的那种“深海大仙人掌”,似乎只有在水塔树周围的一定范围里,才能生长。

  ——这针对的当然是肺部灼伤问题了,这是内海沙漠的第三大问题。

  在广袤的内海沙漠里,水塔树的密度很低。

  但正是这种树的存在,让本该是荒芜的无人区的内海沙漠,有了现在这散布于沙漠各地的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城镇。

  水塔树没有“解决”内海沙漠的三大问题。

  但毫无疑问是极大“缓解”了三大问题给人们带来的困扰!

  让沙漠从“无法居住”,变为了“勉强可以居住”。

  至于野火镇的这棵水塔树,和巴尔镇的那一棵,是不同的两棵。

  这种两树毗邻双生的情况,在整个内海沙漠都是独一份。

  要知道其他地方,是没有同一片地区有两棵树两个城镇这样的情况存在的。

  都是一大片区域内,就一棵水塔树,旁边建立一个城镇。

  城镇规模和人口,则直接根据附近的水塔树的储水量而定。

  “是我大意了。”

  安德鲁这时已经远远看到水塔树断折倒下的树干了。

  脸色有些阴沉。

  脚步则继续加快。

  “真的是我太大意了!

  既然和魔法工会为敌,就该派人镇守水塔树的!

  我该想到魔法工会的家伙,会针对水塔树下手的!”

  是的,在听说水塔树被砍断的第一时间,安德鲁就做出了判断。

  这事一定和魔法工会脱不了干系!

  水塔树的树干,是非常粗壮的。

  且极为坚韧!

  这种奇特的异界树,生长无比缓慢,但同时,几乎称得上是“不可损毁”!

  这世界上,只有一种工具,能能对水塔树造成毁灭性的破坏,轻易就能将树干锯断。

  那是一种特质的锯子。

  只有魔法工会能够出产!

  “所以这是魔法工会的报复,提前到来了?”

  安德鲁暗自咬了咬牙,“不是在荒兽沙潮之后,而是在沙潮之前?!”

  奔向水塔树的同时,“水灵感应”全力展开,延展到最大范围。

  虽然现在太阳已经高高升起。

  沙漠中又没什么植物,可说是在阳光之下一览无遗。

  然而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安德鲁反而有种“不知道周围的沙漠里什么时候就会有魔法工会的家伙跳出来的”可怖危机之感。

  直到一个愤怒的声音,从前方传过来:

  “你这混蛋,疯了么?为什么毁掉大家赖以生存的水塔树?”

  有一个人比安德鲁还要更早一步赶到。

  是伊凡。

  安德鲁收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就通过自己和伊凡之间的那种越发深刻的联系感,把消息传递给了他。

  而伊凡作为一名伤愈之后,正迅速恢复曾经的实力的强大猎荒者,速度终究还是比安德鲁的“水魄体质”要快的。他毕竟是战职者。安德鲁作为魔法师,如果比伊凡快,那反而有问题了。

  总之,伊凡收到消息后,立刻出发,反而比先出发一步的安德鲁,更早抵达现场。

  就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刚把水塔树的树干锯断,似乎还要变本加厉地继续做更彻底的破坏。

  那人形貌粗鄙,眼神却是精明强干。

  居然是……野火镇的那位镇长!

  伊凡一时间感到不可思议:作为镇长,却亲手锯断了镇子的生命树?这特么的是什么操作?!

  直到看到镇长手中的那柄泛着暗红色的让人不安的色泽的奇形锯子,伊凡明白了。

  那正是魔法工会出产的那种针对水塔树的“暗火锯”!

  冷哼一声,伊凡直接出手,和镇长战到一起。

  安德鲁这时也赶到了:“拦住这家伙,别让他跑了!捉活的!”

  一时间不明白野火镇的镇长,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或者说不明白:野火镇的镇长分明是“王庭”下属,属于这火焰世界的世俗权力这一体系的,到底是什么时候被魔法工会的人收买了?

  索性先不理会,让伊凡把人抓住的同时。

  安德鲁自己则第一时间冲到了水塔树的旁边。

  “捏灭火值点数、不轻易消耗的决定,现在看来是对的啊。”

  安德鲁心道。

  作为一名水系魔法师,安德鲁可没打算轻易就让水塔树这么彻底完蛋!

  于是在站定脚步后。

  安德鲁面对断成两截的树干和树桩,深吸一口气。

  双手抬起,十指轮弹。

  仿佛在弹奏一架无形的钢琴。

  每一下弹指,都会从指尖激射出一道“超距水刺”!

  这是在用精准无比的水刺,把树断折的切面上,残留的那丝丝缕缕的“暗火锯”的力量,先去除干净!

  “能救回来的,一定能救回来的!”

  安德鲁内心焦急。

  行动却是越发有条不紊。

  眉心一点“水灵之种”和那“水神印记”彼此重合,让安德鲁哪怕在最危机的情况下也能保持冷静和专注。

  “啊啊……”

  速度最快的几名活人公墓的住客,这时也气喘吁吁地赶到了。

  看到断折的树和洒了一地的水的时候,他们直接就崩溃了!

  “水塔树!我们的水塔树!?”

  “夏尔!”

  这是非常正常的反应。

  水塔树,对于每一个沙漠中的城镇而言,都不只是生命源泉那么简单。

  它甚至已经成为了某种精神的寄托。

  成为了一种图腾般的存在。

  比如野火镇的这棵水塔树,镇民们实际上是给他起了名字的:夏尔。

  这棵树叫“夏尔”。

  从久远的过去,一直默默守护着野火镇到现在。

  在镇民们的心目中,夏尔就是他们的神。

  野火镇的守护神!

  “妈的,是你么?是你砍倒了‘夏尔’?!”

  一名公墓住客双眼赤红,盯住了正在伊凡刀下竭力想要逃跑的镇长。

  就要上去和镇长拼命。

  另一人却一把拉住了他:“等、等一下!你看!”

  这两人、包括那边激战中的伊凡和镇长的余光之中,就看到——

  原本断折倒下的“夏尔”,忽然在某种无形的力量支撑下,重新从地面上,挣扎着起身!

  “水元素系列之:水魔傀儡。”

  安德鲁心中默道。

  这时已经用“超距水刺”,把树干和树桩的切面上的残留的火锯的力量,去除干净了。

  随后,大量之前有意识地捏着没用掉的灭火值,在这一刻被安德鲁消耗掉。

  从“水元素系列魔法”中,解锁出了一个名为“水魔傀儡”的魔法。

  这正是安德鲁判断,最适合眼下这种情况的一式水系魔法。

  “虽然一直捏着灭火值,没有立刻去花费购物,解锁新魔法。”

  安德鲁心说,“但我也是提前做了功课的——有哪些水魔法系列,各个系列里都有些魔法技能,每个魔法技能的功能如何,强度如何,是否和其他魔法有联立组合的效果——我可都是提前研究过的!”

  水元素系列,简单来说,就是一个用来“召唤各种水系魔法生命”的魔法系列。

  和暖火商会的“火元素系列”有些类似,一水一火,隐隐彼此对应。

  至于这“水魔傀儡”,是“水元素系列”里,消耗灭火值比较多的一式魔法了。可不是水球术这种初级魔法。比“深蓝星辉”的级别还要高一些,和“超距水刺”差不多。

  它拥有的能力有二:“大力”和“缓速”。

  大力很好理解,就是召唤出来的“水魔傀儡”的力气很大的意思。

  缓速的意思,则是让一切被“水魔傀儡”所触及之人、之事、之物的“变化速度减慢”。

  “死亡速度,也算是一种变化速度吧。”

  安德鲁心中怒吼,“那就让夏尔的死亡速度减慢、减慢、再减慢吧!”

  由于有“无形附魔”的存在,旁人看不到的是:

  现场其实已经多出一尊通体水蓝色的魔法生命。

  高有七八米的样子,有头有身子有手脚,但没有脸。

  正是这尊无形的“水魔傀儡”,如一尊可靠的水巨人,弯腰扶起了“夏尔”。

  于是旁人实际看到的是:

  夏尔的树干和树桩,似乎在某只无形大手的驱使之下,有些艰难、但无比顽强地重新……对接到了一起!

  唰!

  安德鲁早已准备好的一大片“水祭祀系列”之“深蓝星辉”,立刻洒在那再次接合的切面伤口之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