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火焰世界里的水系魔法师 > 章60 启迪之雨
 
  对此……众人倒是不排斥啦。

  人毕竟是崇拜强者的,虽然安德鲁很年轻,但既然能杀死霍伯特,毫无疑问是个厉害的强者了。

  现在大家也很自然地以他马首是瞻。

  “但,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啊,这份干掉霍伯特之后,立刻安排诸般事项,稳住局势的做派!”

  不少人心里都想到。

  同时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真的要接管野火镇?安德鲁么?他还是个孩子啊!”

  面对德林的问题,以及众人的目光,安德鲁也不否认。

  点了点头,认真说道:“是,接下来我会接管野火镇。”

  没什么好隐瞒的,这的确是接下来的打算。

  收拾残局,接管野火镇。

  不是从明天开始接管,不是等一会儿再接管,而是现在就开始!

  无关权力什么的……安德鲁心中根本没这概念。

  而是一份义务和责任。

  如果干掉了霍伯特,就拍拍屁股走人的话,是不会带来任何安定,反而会让野火镇陷入混乱的。

  灭火升级,可不能只有灭火,而没有升级。

  不能只有破坏,而没有重建啊!

  水神之泪——现在是水神印记了——既然赋予了自己在这火焰世界里独一无二的“水系魔法师”的身份,那就要好好把这份能力用起来。

  至少先从野火镇开始,把这里打造成这火焰世界里第一个不再有魔法火灾,不再有肺部灼伤,不再有对魔法火焰的恐惧的地方吧!

  而自己,也将在这个过程中,获得大量灭火值,变得更强,更有信心去面对这火焰世界的更多挑战。

  “事实上,不只是我自己……”

  安德鲁心想,“等解锁了‘启迪’之后,或许真能带大家一起灭火,一起变强,一起把野火镇建设好,然后或许真的有可能……建立起一支剑指魔法工会的军队?”不过这是比较长远的事情了,眼下先不着急。

  安雅看着安德鲁,欲言又止。

  “怎么?安雅姐你说。”安德鲁知道自己的优势是对火系魔法师的克制,但管理领地什么的,其实啥经验也没有,还需要大家的帮忙。

  所以听取意见是很重要的。

  安雅轻声道:“我们是没什么问题啦,肯定是支持你的。只是,其他人可未必啊。”

  其实安雅带人来找安德鲁的初衷,只是想要问清楚,是不是安德鲁治好了旅馆的大家。

  而如果是的话,安雅还想要拜托安德鲁,能不能让自己去附近的巴尔镇、以及这内海沙漠的其他城镇,把所有受到肺部灼伤的折磨的病患,尽快带来野火镇,接受安德鲁的治疗。

  这是安雅的想法。

  她可没有因为活人公墓的病患们好了,就觉得这事情结束了,可以关闭活人公墓了。

  相反,安德鲁让她看到了某种巨大的可能。

  “如果安德鲁真要接管野火镇,我肯定是举双手赞成的。”

  安雅心想,“只是,真能顺利接管么?”

  “嗯?”

  安德鲁回头看去,就看到霍伯特死后,原本将这片战场围起来的“火墙术”,也自然而然地随之消失了。

  于是大批的镇民们,陆陆续续地赶到现场。

  “天呐。”

  镇民们没看到战斗过程,就看到霍伯特死了。

  这一刻,绝大多数镇民们的反应,不是欢呼雀跃,不是举杯庆祝。

  而是恐惧。

  “恐惧么?”安德鲁心道,“嗯,这也是人之常情!之前临时营地的大家,一开始也是恐惧的。直到德林老爷子振臂一呼,大家才站出来帮我的。”

  对于镇民们的恐惧,安德鲁完全可以理解。

  问题在于:怎么处理?

  如果能处理好,那接管野火镇就完全是顺理成章了。但如果处理不好……接管什么的,就只是无意义的空想罢了。

  如果从高空看下来,人群隐隐分成了两批。

  一批是陆续来到现场的野火镇镇民,另一批则是安德鲁这边的众人。

  人性可不是你说跟我干,就会跟你干的啊。

  没有和安德鲁一起并肩作战的镇民们,他们很自然地不会信任安德鲁。

  恐惧的情绪,迅速发酵!

  于是很快,便出现了这样的一幕——

  镇民们盯着安德鲁等人,发出质问:“你们……你们干了些什么啊?”

  “疯了么?”

  “那可是霍伯特大法师啊!”

  “完了,你们把霍伯特大法师杀了,他背后的魔法工会肯定要报复!”

  “你们想要害死我们大家么?!”

  镇民们开始指责安德鲁等人了!

  阿尔法看到这一幕,忍不住骂道:“你们搞什么啊?我们可是帮你们,把一直欺负大家的霍伯特和他的学徒们都干掉了啊!你们这是在说什么?知道什么叫感恩么?不知道也别骂人啊!”

  一名中年大婶厉声回骂道:“我呸!谁要你们帮这忙了?你们这是帮忙么?

  本来只用忍一忍霍伯特大法师的魔法实验,偶尔再被雷蒙打一两顿,加上一年几次的荒兽沙潮……完全可以接受、可以承受的啊。

  至少能活下去啊。

  现在可真的完了,霍伯特大法师被杀,魔法工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都要被你们拉着一起陪葬!”

  说到最后,直接大哭起来。

  索菲亚大婶看着对方,咬了咬牙。对方的心情,其实就是之前索菲亚拒绝安德鲁的时候的心情。索菲亚大婶认识那中年大婶,知道对方也是有孩子要养,而且是两个。

  所以对方错了么?索菲亚大婶不这么认为。

  那自己这边的众人错了么?以结果论,霍伯特和他的学徒们的确被干掉了啊。而己方甚至没有人员死亡!

  眼见霍伯特活着的时候都没有彼此吵起来的野火镇镇民们,似乎反倒要在霍伯特死后,分成两派,彼此对骂、埋怨、甚至打起来。

  滴答。

  一名因为过分恐惧而有些歇斯底里的镇民,只觉脸上一凉。

  他下意识地抬手一摸,然后有些呆住了:“这是……水?”

  抬起脸,仰头看天。

  就看到夜空高远,星辰璀璨。

  一朵薄云飘过上空,随后渐渐有水滴落下来——

  下雨了。

  那雨滴淅淅沥沥的,略有些稀疏。

  却柔和地抚平了众人内心的恐惧。

  但怎么会突然下雨?

  内海沙漠干燥无比,全年都没有几场雨。

  按照往年的规律,这时候根本不可能下雨的。

  可偏偏,下雨了!

  众人只觉这雨水不止抚平了恐惧,还似乎带来了某些其他的东西。

  虽然好像什么都没有变化,但心底似乎有什么东西,开始生根、发芽。

  他们有这样的感觉很正常。

  因为这场雨,并不是自然之雨,而是一场魔法之雨。

  那每一滴落下的雨点,都内蕴一式水系魔法:

  启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