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火焰世界里的水系魔法师 > 章54 别浪啊
 
  对于自身的实力,老魔法师霍伯特,还是非常有自信的。

  这里只不过是内海沙漠的野火镇而已啊。

  又不是“学者堡垒”那样的世界中心、藏龙卧虎之地、地火魔法师的圣地。

  也不是“暖火城”、“王庭”这种仅次于学者堡垒的超级大城。

  甚至连内海沙漠北缘的“猎荒城”那样的沟通内海沙漠和外界的不大但对于内海沙漠很重要的程度,野火镇也是远远不能与之相比的。

  所以哪怕自己受了重伤,境界跌落到了高级魔法学徒和正式魔法师之间的水准,简直和麾下学徒库克的境界差不多。

  但在手段上、地火魔法的造诣上,霍伯特很清楚:自己依然是大魔法师的水准,甚至有那么一丝魔导术士的味道(虽然突破成为魔导术士的尝试是真的失败了的)!

  “我最擅长的,是‘傀火系列’,不过不太适合正面战斗,太偏防御和保命了。”

  霍伯特心道,“仅次于‘傀火系列’的,我最擅长的魔法系列,便是‘陷阱系列’了啊。”

  那巨大的“火蛇”形态的魔法生命,实际上是“陷阱系列”里的一式地火魔法,名为“火蛇陷阱”。

  之前霍伯特在自己的实验室,用来杀死芭芭拉麾下的那支实际上实力极为强悍的猩红骑士团,所用的正是这“火蛇陷阱”。

  区别在于:

  实验室是自己的主场,实验室的“火蛇陷阱”,并非纯粹的魔法,而已经是经过千锤百炼、注入了各种魔法材料的“魔法阵”了,威力几乎有自己巅峰实力的一小半!

  此时身边只有一条“火蛇陷阱”,威力自然不如法阵。

  但用来对付三只臭虫一样的家伙,绰绰有余啊!

  “话说打到现在,我反而感觉这只大狗模样的荒兽,不太像是荒兽啊。”

  霍伯特微微皱眉,“气息上,和真正的荒兽比起来,这狗其实是有些不同的。

  倒是这伊凡的实力,真的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之前伊凡击败塞莉的时候,“似右实左”的身法变换,霍伯特是看在眼里的。

  “应该是‘镜像暗杀术’吧。没想到,伊凡居然会这种已经算是比较高阶的猎荒者的‘传承战技’呢。”

  霍伯特微微笑着,完全行有余力,甚至没把猎荒者对于火系魔法师的一定程度上的克制效果放在心上。

  这是因为,伊凡根本就没有突破猎荒者的“那道界限”啊。

  霍伯特心中默默想着。

  作为曾经有望冲击魔导术士的一名顶级大魔法师,霍伯特的学识自然是极为渊博的。

  他很清楚:

  “猎荒者,的确一定程度上,克制火系魔法师。对我们地火魔法师的克制,比对暖火魔法师的克制,还要更强一点。

  但这有个前提:火焰魔法师的境界,在大魔法师之下。

  一旦一名火系魔法师,达到了大魔法师的水准,其实就不怕猎荒者的暗杀了。”

  霍伯特心中叹息,“因为‘那道界限’的存在,猎荒者群体,是不存在对应大魔法师级别的猎荒者的存在的。

  而所谓克制,终究要建立在同一境界和等级的条件下。

  猎荒者达不到堪比‘大魔法师’的级别,就永远别想对大魔法师及以上的火系魔法师,造成真正致命的威胁。

  而我,就是一位曾经的大魔法师,知道怎么防范、乃至反制猎荒者的刺杀之术啊。”

  历史上,倒也不是没有过例外。

  似乎在很久之前,真的曾经出现过一位“突破了那道界限”的猎荒者。

  那个疯子、狂人,突破界限之后,近乎残暴地刺杀一名又一名魔法工会的地火魔法师,连暖火商会的暖火魔法师,都被误伤了不少。

  那人几乎是把地火魔法师,当作了荒兽在狩猎!

  可在那人前往“域外战场”继而音讯全无之后,这么多年来,还有第二名猎荒者突破界限么?

  不仅没有,整个猎荒者群体反而变得越来越弱、越来越边缘化了吧!

  感觉再过几年,即便是大魔法师之下的普通火系魔法师,也不需要通过假意聘请的方式,刻意和猎荒者搞好关系了呢。

  因为不会再有那个必要了吧,很快。

  “滚开啊,虫子一样的家伙。”

  霍伯特有些厌烦伊凡接二连三的“镜像暗杀术”了。

  动用起一丝最最擅长的“傀火系列”的奥义。

  随后任凭伊凡的刀,切在了自己的脖颈之后。

  熊的一声!

  一团暗红色的火焰,自霍伯特的脑后凭空涌现,直接把那把短刀熔化了!

  若非伊凡的反应真的很快,而且极为果断——第一时间就松开握刀的手,那伊凡握刀的那条胳膊,可能就别想要了。

  “哎,其实为了我的身体考虑,不该这么连续施展魔法的。”

  霍伯特心里也清楚,“但真的好久……好久都没有体会过了啊,这种肆意挥洒、掌控战局的感觉!在学者堡垒的时候还好,可以在虚拟的火神界里,重温战斗的快乐。但这野火镇压根就没有进入火神界的虚拟入口啊。”霍伯特有些忧桑。

  好在,很快就能把肺治好了。

  顺利的话,大概很快就能离开这鸟不拉屎的野火镇,回归学者堡垒,上演一波“战神归来”的戏码了!

  轰的一声!

  霍伯特再次击退了荒兽和伊凡,然后终于,看向已经来到自己面前的安德鲁。

——————

  话说,你这小鬼以为我没注意到么——你的左手食指上,有强大的气息。

  但我最擅长的,可是“傀火系列”啊,你以为你真能打中我?

  即便真让你打中了,你能伤到我么?

  我老人家哪怕站在原地让你打,你也连我的一根毛都伤不到!

  唉唉,这种时候,就更加怀念那虚拟的火神界了呢,可以亮一手狗牌嘲讽,然后静静欣赏对手打在自己身上,却完全没效果的那种懵逼的表情,极度愉快,简直让人上瘾啊。

  “你别逼我杀你啊,小鬼。”

  霍伯特开口了,“我现在的控制力,不如受伤之前了。一个不小心,弄死你倒是可能性不大,但很可能把你弄成残废哦。”

  安德鲁缓缓抬头,脸上有些疲惫。

  但嘴角是微微翘起的,看着霍伯特:“麻烦您装逼之前,先看看自己的身体状况,好么?”

  安德鲁自然不知道霍伯特的心理活动,有点不理解对方为啥这么浪:“虽然您真的很强,但……这也浪得太过头了吧?”

  “嗯?”

  霍伯特一怔,低头看去。

  就看到安德鲁的手指,仍保持在一个虚点在自己胸前的动作上。

  即便是之前的岩浆浇头杀,都没有让安德鲁改变动作。

  至于被点中的霍伯特自己的胸膛,此时已经……不存在了。

  霍伯特低头看去的时候,看到的,是自己躯干上的一个巨大的空洞。

  没有残留的血肉,没有剩下的内脏碎片,没有破碎的肋骨……

  什么都没有!

  躯干中心像是被一记无形重炮轰成了虚无,只剩下一个空空如也的大窟窿!

  反倒是躯干的最边缘,链接四肢还有头颈的地方,还残留下了一些身体组织。

  正是这些似断似连的断骨和碎肉,将老魔法师的身子勉强连在一体。

  维系着一种随时都会崩坏的脆弱的平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