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火焰世界里的水系魔法师 > 章44 劝降
 
  “所以啊,安德鲁,你真的和暖火商会的三小姐在一起?”

  塞莉似乎是个身材健美但止不住好奇心的女生,饶有兴趣地看过来,“那她现在人呢?你和她又是怎么避开我们的搜捕,回到这营地来的?话说你真的是安德鲁么?怎么和我记忆中的那个你,完全不是一个样啊。呃,虽然我之前基本对你没啥印象。”

  她一旦开口就好似机关枪一样停不下来。

  安德鲁严重怀疑她这嘴巴是不是加持过什么特殊的魔法效果!

  “好了,小塞莉,不用问这些。”

  最后还是霍伯特打断了塞莉的连珠炮般的问题,微笑道,“芭芭拉小姐的气息,我已经感觉到了,不用着急。倒是你,安德鲁——”

  老魔法师再次看向安德鲁,不无感叹地说:“你是我第一次看走眼的学生。所以你已经杀了雷蒙吗?我没看到他在现场,但他不可能错过这种讨我欢心的机会的。”

  安德鲁面对突然间和颜悦色的霍伯特,一时间有些摸不透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对于自己杀死雷蒙的事情……当然不可能承认的!

  只是耸了耸肩,不置可否。同时继续瞄准。

  霍伯特倒也不深究,左右看了看:“皮特呢?那孩子,很能隐忍,但我其实都看在眼里啊中。他虽然低调,但也是不会错过这样的场合的性子。所以他是被安德鲁你杀了,还是被你背后的帐篷里的芭芭拉小姐所杀?”

  安德鲁心中凛然,特么的这老家伙,是真的厉害!

  嘴上则笑了笑,回了一句穿越那晚说过一次的话:“抱歉,我没回答老师您的义务。”

  说话的同时,水灵感应逐渐从一个以自己为圆心的球形,浓缩成一个只用来侦测、锁定霍伯特的身形位置的柱形。

  这下,安德鲁终于生出一丝瞄准命中的把握。

  开始感觉到:“不是无法瞄准和命中,而是必须再靠近。对方应该是有什么保命用的魔法或魔法道具,想要杀死他,必须靠到足够近的距离上才可以!最好是在零距离上,使用超距水刺的大杀招!”

  外人自然不可能知道安德鲁暗中的瞄准和准备。

  事实上,眼下虽然双方暂时没有冲突,但在场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那种貌似风平浪静之下的暗流汹涌。

  再听到安德鲁这句“我没回答的义务”,几乎所有人都似乎回到了之前的那个晚上。

  那个夜晚,安德鲁也是如此顶撞了霍伯特。

  和那天不同的,是霍伯特的反应——

  “这样啊。”

  霍伯特笑了,似乎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认真看着安德鲁,眼中露出欣赏,甚至还有一丝慈祥,“小安德鲁,我给你一个机会,重回我的实验室,如何?雷蒙也好,皮特也好,我知道他们肯定已经死在你手上了,现在的你,身上多出了之前没有的‘杀气’,你自己大概都不知道吧。但我依然可以对雷蒙和皮特的死,既往不咎。只要你重新回我的实验室,我愿意重新接纳你做我的学生,甚至……传你衣钵。你意下如何?”

  他说得很慢,不时停下来,似乎要喘口气才能继续把话说完。

  而当他真的说完之后,现场所有人,都惊得呆了。

  那些手持火把的魔法学徒们就不用说了。

  就连老魔法师身旁的库克和塞莉,都不由吃惊地看了过去:“老师,您……”

  当然最吃惊的,还是安德鲁。

  盯着老魔法师苍老的似乎真的写满了真诚的脸,安德鲁一时间越发吃不准对方究竟是真情还是假意。

  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问道:“所以芭芭拉她……”

  霍伯特无奈摇摇头,说:“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可她是工会点名要的人,我也不过是奉命行事。别说你了,暖火商会的会长亲自前来,也保不住他这女儿。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她不会死,工会只不过是想要请她去学者堡垒常住,没有别的意思。”

  安德鲁点点头:“这样啊。”似乎真有些心动了,又问,“那营地的居民们——”

  霍伯特露出一丝疑惑:“怎么?”

  安德鲁问:“如果我愿意重回您的实验室,做您的学生。他们呢?他们会如何?”指了指身后的营地居民们。

  面对安德鲁的问题,霍伯特却更加疑惑了:“这……和你有关系么?是你需要在乎的么?”

  老魔法师摇摇头,缓缓说道:“你也就罢了,如果我看看错,你拥有‘隐火附魔’,对么?所以你的魔法是隐形的。但说到底,你掌握了火焰魔法的力量,是我们的一员,这是不假的。

  至于他们,他们可没有得到火焰的祝福和认可!窝藏罪、包庇罪、拘捕罪……数罪并罚,惩罚是逃不掉的!杀就算了,但逐出小镇,全体流放到沙漠里,这是必须的。至于能不能逃过荒兽的猎杀,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还有,那顶帐篷的主人,必须死。”说着扫了一眼芭芭拉所在的帐篷,也就是索菲亚大婶和小苏菲的帐篷。

  和之前的丽萨不同,霍伯特此刻的口吻,带着一种理所当然的轻描淡写。

  甚至还带着一丝循循善诱:“安德鲁,你这孩子还是和之前一样,‘贱民思维’有点太浓了。这次就算了,以后可别再说这么幼稚天真的话了!对贱民的怜悯,就是对我等尊贵的火系魔法师的羞辱!你牢牢记住这——”

  他没有说完。

  众多魔法学徒们,则是怒喝起来:“你干什么?”“安德鲁你什么意思?!”“敬酒不吃吃罚酒么?你那是什么手势!?”

  就看到安德鲁默默竖起了一根指头。

  但不是指尖系列的任何一式魔法。

  而是一根……中指。

  “您不用说下去了。不管您是真情还是假意,我都听够这种屁话了。”

  安德鲁的脸上,这时候已经完全没有笑容了,看着霍伯特,“我以为这个世界病了,但没想到比我想象中病得还严重。这话我只说一次,麻烦老师和学长学姐们听好了——”

  顿了顿,安德鲁一字一顿道:“——我身后的这些人,你们一个也别想碰!!”

  哒啦。

  一个身影,来到了安德鲁的身边。

  安德鲁一怔,转头看去,愕然发现是临时营地里最年长的那位德林老爷爷,比霍伯特更老,正在夜风中摇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