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真名媛穿成假千金 > 第15章 第15章
 
直播间观众有幸见证了陈舒怡表情瞬息三变的全过程。

从眼神轻蔑一脸不屑,到不可置信张嘴能吞下一个鸡蛋,再到羞愤脸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

刚才她在饭桌上挤兑嘲讽叶清宁的话,现在原封不动地还了回来。

【这是什么爽文剧情!叶清宁nb?

【贫穷限制了我的知识面,有没有人在线答疑这车多少钱?】

【还不知道是什么车型,便宜的五六百万贵的九百上千万?反正全球限量那种没个两三千万是拿不下来的。】

【比陈舒怡刚才看的贵就是了】

陈舒怡不死心,以叶清宁现在的经济条件能买到什么好车?或许就是豪车品牌里的便宜货罢,拿出来装装逼撑面子罢了。

她重新拾起信心,挂着单纯的笑容说:“姐姐如今自己生活,买辆车不容易的,我怎么好抢姐姐的车开。姐姐的车是什么型号啊?我自己也能买一辆。嗯……虽然不是很喜欢那种一两百万的廉价的跑车,总担心会有安全隐患,不过刚学车拿来练练手还是可以的。”

昨天刚开过‘廉价跑车’的郑盈盈忍不住白了她一眼。

以郑盈盈的教养,真的很少在公众场合做这种表情,实在是陈舒怡这话太让人作呕了。

叶清宁笑容灿烂:“嗐,就是今年新出的elohim。贵倒是不贵,四百来万吧。”

陈舒怡听到这,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四百万而已,陈敬还是买得起的。

“哎呀,我给记错了。”叶清宁一拍脑袋,改口说:“是四百来万欧元,换算成人民币的话……大概三千五百万?”

陈舒怡自信洋溢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叶清宁又开口了,继续用最谦虚的语气说着最凡的话:“这车啊主要是产量不太高,好像全球只有三辆。听说另外两辆已经被买走了,舒怡要是实在想要,或许可以让陈叔叔找找人脉?”

陈舒怡脸彻底垮了,笑不出来。

都别说什么人脉不人脉限量不限量,就三千五百万这个数,以陈敬的性格,死都不可能给她。

“姐姐现在的处境,买这么贵的车,就不考虑考虑将来吗?”

叶清宁心里感叹这姑娘死鸭子嘴硬,三千五百万的车摆在跟前儿,这处境还用她担心?

“贵吗?我觉得还好吧。”

陈舒怡气得咬牙,“要是花自己的钱,贵不贵倒是无所谓。就怕是花别人的钱,再大度的人也会不高兴吧?”

“说得对啊,所以舒怡还是要趁着年轻好好读书,将来毕业了早日实现财富自由。”叶清宁说着拍了拍她的肩膀:“回头也跟陈叔叔说说,买车的事不急,将来你自己赚钱自己买车,开起来才踏实。”

弹幕上笑疯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种打脸绿茶的剧情是现实里真实存在的吗,要不是陈舒怡脸绿的太真实我都怀疑有剧本了?

【太绝了,叶清宁太绝了】

也有人提出质疑。

【叶清宁怎么有脸说别人?她花的是自己的钱??】

【她敢这么说,那应该是吧】

【叶清宁才几岁啊,怎么可能靠自己赚这么多钱?她要是能赚这么多钱还选秀干什么?】

【节目组在吗什么时候能再来个采访,叶清宁可以正面回应一下经济来源问题吗?

短暂的跑题之后,陈舒怡重新回到话题中心。观看节目的观众还是一女性为主,女人对绿茶有天生的警觉和厌恶。

【我总感觉这个陈舒怡这两天越来越茶了,她是被打开了什么开关吗】

【虽然她被抱错吃了二十年苦很可怜,但撬别人墙角跟别人未婚夫牵扯不清还茶言茶语就是她的不对了】

【沈松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订婚了还跟别的女人暧昧】

弹幕上正说着,一个怒气冲冲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镜头内。

沈松之头发乱糟糟衣服也没换,一脸恼火从二楼下来了。

“郑盈盈1

一声怒吼将四位女士吓了一跳,从节目开始到现在,沈松之一直是以稳重随和的形象出现在镜头前,众人还是第一次见他发火的样子,陈舒怡退开了一步,而叶清宁握住的郑盈盈的手。

“一大清早你吼什么?”郑盈盈冷着脸道。

“你有脸问我?”沈松之气笑了,冲上来就要拽她衣领,叶清宁眼疾手快护着郑盈盈躲开了,沈松之扑了个空。

叶清宁沉声说:“小沈总,再敢动手动脚我可叫保安了。”

看着眼前剑拔弩张的气氛,曹梦露悄悄离开现场回房间去了。

沈松之扫了一眼她旁边的镜头,狠狠捏了拳头,稍稍压制暴躁的情绪,语气不善地说:“郑盈盈,y市开发区的项目,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郑盈盈轻笑了一声,冷眼看他:“小沈总想要什么解释?它现在是郑安集团的项目,跟你恒光太子爷有什么关系?”

沈松之翻出一条视频,画面中赫然是两人订婚宴的现场记录,颇有几分居高临下的意味盯着她说:“上个月说的清清楚楚这个项目给我们,一夜之间你们自己独吞了,这是你郑盈盈的意思,还是郑总毫无诚信出尔反尔?”

郑盈盈的气势也提了起来,摸摸口袋掏出昨天还戴在手上的钻戒,连盒子戴戒指一起狠狠砸在他脸上。

“小沈总似乎忘了,项目让给你们的前提条件是两家联姻你我订婚。现在婚约解除,盟约作废。”

沈松之像是被这一下砸傻了,半天回不过神。

“郑盈盈,我劝你慎重,这事可不能儿戏1

“正因为不能儿戏,所以我才慎重地考量了一下小沈总的人品。”郑盈盈冷声说。“你,实非良人。”

说完她走上前两步,或许是她的神情太坚决,沈松之竟然被唬住了,后退了一步。

郑盈盈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小沈总别忘了,这段联姻关系里,你才是高攀。”

说完,她从旁边的衣帽架上取下手包,扭头朝叶清宁笑了笑说:“清宁,新车到手不出去溜一圈?”

叶清宁配合地点点头:“好,我换双鞋。”

两人离开别墅以后,陈舒怡才走近去捡起地上的戒指盒,递给沈松之,“松之哥,你没事吧?”

沈松之连做三个深呼吸,才把气捋顺了。刚才在气头上,根本没注意攥拳用了多大力气,现在掌心里多出四个深深的月牙血印,才后知后觉感到疼痛。

“没事。刚才没吓到你吧?”

陈舒怡摇摇头,满脸忧色关切地说:“松之哥哥别着急,我想盈盈姐她只是因为昨晚的事情误会了,我找机会跟盈盈姐说清楚,盈盈姐这么温柔的人不会真的跟松之哥分手的。”

沈松之垂下眼帘,掩去一闪而逝的阴鸷,再抬头时面色平静:“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陈清宁那种女人待久了,她学会乱甩脸色了。”

“都怪我,是我失了分寸才让盈盈姐误会,盈盈姐刚才的脾气是冲着我来的,和松之哥无关。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你们千万不要为此伤了感情埃”陈舒怡懊悔道:“等盈盈姐回来,我就去找她道歉。”

沈松之冷笑。“不,你没错道什么歉,错的是她。”



从别墅走去停车场,郑盈盈的心情渐渐变得低落。她和沈松之也算青梅竹马了,十几年相处出来的感情,却因为一个外人四分五裂。

她不想挽留一个注定变心的男人,但她也会不甘心。

沈松之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叶清宁见她不说话,大概能猜到她的想法。

“你留学出国这几年,跟他也没见过几面吧?”

“是啊,也就放假回来那一个多月能见上吧,平时一个星期一次视频,偶尔寄点礼物……”

话音未落,便戛然而止。

郑盈盈是很聪明的女孩子,仔细品品叶清宁刚才的问题,沉默了一会儿,随后自己就想明白了。

她选择出国学音乐,就该猜到有这样一天。知人知面不知心,朝夕相处的情侣尚且有出轨外遇的可能,何况他们一年只见几面。

再说了,她对沈松之的大多数印象还停留在中学时代,那时候他成绩优异,会打篮球,钢琴八级,在富二代里算很优秀了。可那时候,他还只是男生,不是男人。

男孩成长为男人,开始有情爱这种东西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他身边了。或许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沈松之本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男人。

“不想他了。”

郑盈盈叹了口气,环住叶清宁的胳膊从她手里拿过车钥匙,仔细看了两眼,“我还没问你,你这是从哪儿发的横财,搬出陈家才几天都开上elohim了。”

叶清宁不动声色扫了一眼不远处的摄影大哥,然后看回郑盈盈,笑着说:“谁让我运气好呢。”

郑盈盈被她勾起了好奇心,抬头追问她:“怎么说?”

叶清宁:“也就是心情不好买了几张彩票,然后一不小心中了大奖,而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