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真名媛穿成假千金 > 第10章 第10章
 
“我……”陈舒怡语塞,叶清宁的反应不在她预料之内,把她节奏打乱了。“我是担心姐姐一个人在外面不习惯,爸爸妈妈也很担心你。”

“哦,那你替我谢谢陈叔叔关心。”叶清宁说完之后思考了一下,这样显得有些冷漠,又该落人口实了。于是又补上一句:“陈叔叔身体还好吗?平时工作辛不辛苦?替我向叔叔问声好。”

陈舒怡:???

这话乍一听天衣无缝,长者贤幼者敬,一位有礼貌的晚辈关切问候很久不见的长辈……离谱就离谱在,两个月前陈敬还是叶清宁她爸啊!

饭桌的另一头传来微弱的咳嗽声,曹梦露又笑了,还笑呛住了。

“不好意思我笑点比较低,你们继续。”

“挺,挺好的。”陈舒怡彻底乱了,半天才想起下句:“只是常常挂念姐姐,我不止一次听到爸爸跟妈妈说起姐姐小时候的事情……”

叶清宁有点吃不下饭了。

这么多人看着,陈舒怡非得聊他们家这点破事吗。

“我记得我房间里还有几个相册,陈叔叔要是实在思念,没事可以翻翻相册。”

是个人都看得出她很抗拒陈家了。

但陈舒怡不死心,接着说道:“姐姐后天跟我回去吧,你毕竟时爸爸妈妈疼爱了二十年的女儿……父女哪有隔夜仇。”

叶清宁看着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姑娘脑子里装了多少头大龙虾。

逼陈清宁离开的是她,劝陈清宁回家的又是她,怎么她读书启蒙之作叫七擒孟获吗?

“舒怡,你才是陈敬的女儿。”

是啊,她才是陈敬的女儿。

可是,被挤出陈家,叶清宁真的没有丝毫不甘吗?陈舒怡不愿相信。

叶清宁与陈家断绝关系,她理应高兴。

但看着眼前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女人,陈舒怡霎时间感到了一丝危机感,一种摸不透敌人的危机感。

温苒说,陈清宁主动离开陈家这一招叫以退为进,她选择退让以换取陈敬的怜惜。她自贬身价参加选秀节目这招叫苦肉计,她要赚钱维持生活,大可以找个公司上班,以陈清宁的文凭学历,什么样的工作找不到?可她偏偏要去当爱豆,让全国人民都知道她一个千金小姐跑去娱乐圈奋斗。这每一步棋,都在算计怎么让陈敬把她重新请回陈家。

现在看来,温苒说的没错,叶清宁的心计远比她想象的要深。

“即便姐姐和爸爸妈妈没有血缘关系,你也是爸爸妈妈疼爱了二十年的养女埃”

叶清宁眼中流露出几分动容,然后诚恳地说:“按照我国婚姻家庭继承法规定,养子女与亲子女享有同等继承权,舒怡,你确定吗?”

陈舒怡的脸再次僵了。

对着镜头呢,她怎么敢问这种问题!

弹幕上观众们隐隐察觉出了有哪里不对劲。

【该说不说,我有点想笑】

【好家伙直播聊继承法和陈家遗产分割了,真不拿大家当外人】

【所以叶清宁真是主动放弃养女身份自己离开陈家的?】

【富陈集团市值七百亿,叶清宁到底咋想的,放着个合法继承不要去给富二代当金丝雀】

【陈敬还年轻吧,要走继承法那得先把他熬死,再说万一陈敬立个遗嘱一分钱都不给她呢?】

【同样是跪舔,富二代至少年轻】

【提问,陆少商长得帅吗】

【应该挺帅吧,要不然叶清宁那么多追求者,为啥偏偏从了他】

【从个屁,陆总律师函都发出来了!早上爆料开房的瓜是假的?

【???】

八卦更新了,谁还关心陈舒怡确不确定,都去微博看律师函了。

半个小时后,扒叶清宁幕后金主的无奖竞猜帖再次顶上热门广场,刚刚发完律师函的陆少商开着大号就参与了讨论。

那都是后话了。

陈舒怡根本不敢接叶清宁的问题,尴尬地笑了两声:“姐姐真是的,这个时候开玩笑吓唬我……什么继承权不继承权的,爸爸妈妈自然会安排好。”

郑盈盈见气氛越来越僵,适时地插句话转移了话题。

“别光吃啊,江堇年不是给我们送了两瓶红酒吗,咱们开一瓶尝尝别辜负江律的心意。”

正好服务员端来了烹饪好的鹅颈藤壶,沈松之叫住她,说:“拿醒酒器来,开一瓶红酒。”

严太奇犹豫地按住他的手说:“小沈总,待会还开车呢。”

沈松之一愣,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拍了下脑门,“我给忘了,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可惜了江堇年这两瓶好酒,我刚看了一眼,90年的罗曼尼康帝,不便宜啊1

曹梦露说:“留着晚上开吧,泡完温泉在别墅露台上喝两杯,多有情调。”

“也成。”沈松之挪了挪桌上餐盘的位置,把刚上来的鹅颈藤壶放到靠外面的位置,说:“大家先试试这个吧,这一盘子得有八千上万了。”

说着他也不推让,自己先夹了两个。

转盘转了一圈,才停在叶清宁面前。叶清宁夹了一个放在碗里,眉头皱成一团。

“刚才小沈总说这东西长得丑我还没当回事,现在看着,真有点下不去嘴。”

郑盈盈笑说:“那你闭着眼睛试试,口感一定不让你失望。”

叶清宁深吸两口气,硬着头皮尝了一只。这东西个头挺长,实际上能吃的部分就花生米的大小,一口下去鲜美弹牙,确实对得起它的身价。

吃完一口就会有第二口,第三口。

叶清宁真香了。

有了刚才的僵局,陈舒怡总算识趣了,不再提陈家那点事。导演也怕冷场,这种节奏慢的纪实综艺最怕没有话题。

于是他暗中授意,给严太奇和曹梦露一个宣传新片的机会。

这一顿饭吃了快三个小时,出来的时候桌上还剩了将近一半的菜没有吃完。导演当着镜头前百万观众的面,把剩下的菜给工作人员分了。

离开恒光大酒店回到商场一层,曹梦露问道:“咱们接下来是直接去盈盈家的温泉酒店吗?”

郑盈盈点点头,“嗯,大家都是开车来的吧?我来拉个群,把定位发里面,咱们就直接酒店见了。”

叶清宁举手:“我没车。”

郑盈盈拍拍她的肩膀笑着说:“我还能把你丢下不成,你坐我车。”

“早上那辆?”

“不然我还一天换两辆车啊?”

“那你等我一会儿,我买个耳塞。”

陈舒怡看她俩亲昵地开玩笑,心里不是滋味。她已经很努力了,然而后来者总是融不进去。

沈松之留意到陈舒怡神色有些失落,从身后绕到她左侧,语气温和地问:“舒怡,我记得你早上是家里人送过来的,不是自己开车吧?”

“嗯。”陈舒怡点点头,羞怯地看了他一眼说:“我没考驾照,不会开车。”

沈松之看了一眼前面姐妹俩,随后说道:“那你坐我车吧。”

陈舒怡欣喜:“那就谢谢松之哥啦。”

六个人三辆车,一车两人,刚刚好。

郑盈盈回过头得知沈松之的安排,沉默了两秒,很快恢复如常。

“那我们现在出发吧。”

一行人准备动身去地下停车场,陈舒怡突然顿住了脚步,低头数了数手里的东西。

叶清宁余光扫到她,她看起来渐渐有些焦虑。

“掉东西了?”

陈舒怡抬头看见是她,迟疑了一下才说:“我早上提的那个袋子,好像落在什么地方了。”

沈松之跟着停下了脚步,三秒后拍了一下脑门,懊恼地说:“怪我怪我,早上导演安排我们去那个小黑屋,我提着进去忘记拿出来了1

叶清宁说:“那还好,节目组总不能把东西丢了。”

沈松之当即联系导演回到小黑屋找遗落的袋子,郑盈盈好奇地问陈舒怡:“早上看你提着过来我就想问了,你带的什么东西?咱们的行李不是都直接送到酒店了吗?”

陈舒怡抿了抿唇,没有接话,而是小心翼翼看了叶清宁一眼。

叶清宁一阵莫名,又有她的事?

沈松之一去一回花了不到三分钟,提着袋子回来了,也忍不住问她:“舒怡,你这袋子里装的是什么?”

陈舒怡这才低着头闷声说道:“这是爸爸请linna老师给我定做的礼服。”

此言一出,大家都沉默了。

叶清宁收获了众人的瞩目。

她努力在记忆库里搜寻linna老师是哪位,终于在某个犄角旮旯儿想起了前因后果。

陈敬为陈舒怡回归陈家办了个晚会,请知名设计师linna给她量身定制一条小礼裙。

然后这条小礼裙,因为泼咖啡事件,报废了。

六位嘉宾谁也不说话,气氛冷到了极点。

陈舒怡仿佛刚意识到自己提到了不该提的事情,忽然拉起叶清宁的左手,柔声安慰道:“姐姐,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听说linna老师的工作室就在恒光广场,所以顺便把裙子带出来想让linna老师看看能不能洗干净,或者改一改。”

显然,她还不知道早上叶清宁在小黑屋里把泼咖啡事件的底给揭了。

叶清宁看着她,总觉得有一股茶香扑面而来。

“怪我,都怪我。”

她又不按常理出牌了。

【???】

【早上她不是自己说的是为了救陈舒怡不小心泼的吗?这又是在干什么?】

【救命陈家的破事有完没完,这瓜我都吃吐了,要不你们回家慢慢打还《名流100天》一个清静吧】

【那倒也是不是,没了他俩扯头花咱还来看什么,看一对夫妻一对准夫妻秀恩爱吗】

紧接着他们就听到叶清宁叹了口气,语气逐渐变得懊恼悔恨。

“陈叔叔为了请linna老师给你做这条裙子,花了三百万。而我竟然为了拉住你,把它弄脏了。如果当时我没有拉你,按那个楼梯的高度来算,你很可能只是骨折,做手术最多也就十万……是我的错,竟然让陈叔叔多损失了二百九十万。”

死一般的沉寂。

三秒后,曹梦露再次忍不住笑出了声。严太奇捂住她的嘴把她捞到一边,干笑两声说:“你们先聊,我开车比较慢,先带梦露出发了。”

郑盈盈后悔了,她很不应该答应陈敬照顾陈舒怡。

陈家这都是什么烂七八糟的破事。

陈舒怡脸色难看极了,仿佛随时要哭出来。沈松之不动声色戳了戳郑盈盈的手心,用眼神问她怎么办。

郑盈盈:我也想知道。

叶清宁本来没打算跟陈舒怡当众撕破脸,刚才这一下实在是没忍住,正当防卫了。

眼下气氛坠入冰点,能破冰的人只有她。

她已经看到远处导演不断对她打手势了。

“开个玩笑,滚下楼梯多危险,一不小心就没命了。三百万是小钱,舒怡平安健康最重要。”叶清宁笑着说:“linna老师工作室在几楼?我跟你一起去,请她重新给你做一件吧,钱我出了。”

【!?

【三百万,她又出了???】

【我没想到我真的没想到,这个节目开播第一天烧钱烧最狠的人竟然是叶清宁】

【我靠就冲刚才这段我站了一秒叶清宁,她好飒好敢翱

【虽然真千金值得同情,但她刚才表现真的好茶,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起了我前男友找的三】

【对呀对呀,我还觉得很奇怪,泼咖啡不是将近两个月前的事情了吗,这裙子放这么久她为什么早不拿来晚不哪来,偏偏节目上拿过来】

【她说是顺路,但确实很奇怪诶,陈家能请设计师定制裙子,就不能请人上门跑腿送个件吗】

【突然想站叶清宁】

【姐妹醒醒,叶清宁现在有多硬气,晚上给金主做狗就有多见,别被她蛊了】

【一天刷出去三百三十万,她明早还能来得了吗】

【yqn刷金主的卡给别的女人买裙子一刷就是三百万?她是第一天认干爹不懂规矩吗??】

【虽然但是,包养的消息真的可靠吗,啥金主啊能为她花这么多钱?我咋不信呢?】

【如果不是金主给钱,那她钱哪来的,大风刮来的??】

【上个月穷到去选秀,这个月闭眼三百万,她这还是一夜暴富】

【富婆教教我怎么一夜暴富吧我馋死了】

【富婆教教我怎么一夜暴富吧我馋死了+1】

【+2】【+3】

【我有一夜暴富教科书。】

【?】

【刑法。看吧】

弹幕跑题没过一分钟,有人带着刚搜集的消息回来了。

【我听说叶清宁是学金融的,她会不会是炒股赚的】

【信我,炒股只会破产,不会暴富】

【我赌一包辣条,买彩票中的】

弹幕越聊越偏,猜测层出不穷,不知道是谁提了一嘴。

【既然暴富的办法都写在刑法里,这姐又是学金融的,她该不会……】

【我还有个瓜,这节目最后一个嘉宾,那个学法的江堇年,是叶清宁的老姘头】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