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真名媛穿成假千金 > 第7章 第7章
 
所以,叶清宁真的还有钱。

看她云淡风轻眉毛都不眨一下,甚至可能还有很多钱,至少这二十八万在她眼里不值一提。

那问题就来了,她哪来这么多钱?

观众不解。

【???】

【她不是赔违约金把裤衩都赔出去了吗?哪来的钱?】

【这要说没傍上金主我不信】

【wb出瓜了,保熟,连开房照片都流出来了。】

【??这么nb,我去看看】

战场转向微博。

一条名为#叶清宁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的话题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热搜底端向上爬。

别看话题名称是个疑问句,点开来内容可太劲爆了。

陈家假千金与某富二代先后进入五星级酒店,有照片为证。

配图九宫格,一看就是藏在某个犄角旮旯偷拍的视角,夜色下半模糊但不影响人脸清晰的照片,叶清宁穿的就是今天来录节目这身衣服,而富二代西装革履手腕上手表一看就价值不菲。

两人这个前后脚那真是前后脚,几乎就是一起进去的。

看到这的网友已经断定叶清宁被富二代包养,之前还抚养费赔违约金,还有今天的消费,肯定都是富二代买单。

【我趣,小姑娘看着人模狗样没想到这么堕落,自己有手有脚不去赚钱竟然出卖□□傍大款】

【不是说叶清宁脾气臭说话也难听吗,这种人金主也看得上?】

【保不齐就有爱吃辣的,富二代就不能来自川渝地区吗】

【你们懂什么,说不定她白天一套夜里一套,人前小辣椒,在金主床上就成娇软蜜罐子了】

【太恶心了,我收回刚才夸她的话】

网上骂的越来越难听了,直播还在继续。

叶清宁买的新衣服已经装好了,导购小哥哥暂时替她提着购物袋,陈舒怡还没试完,她又慢慢悠悠逛到女鞋陈列区域前。

“叶小姐要看看新款凉鞋吗?”小哥哥再次捕捉到她的消费意向,互动献上殷勤。

叶清宁看了一眼脚下,白色短裸靴虽然好看也轻便,但不适合搭配她新买的裙子。

“看看吧。”

一进商场就冲动消费是大多数女人的天性,叶清宁是在花完钱以后才才想起自己本来没打算买任何东西。

现在,一手一个购物袋……啧。

那双鞋花了小几万,对名流豪门来说是小钱,对普通打工人来说已经是两三个月甚至半年的工资了。

前面微博传出爆料,现在观众再看叶清宁挥金如土已经不惊讶了,反而有些好奇,金主能纵容她花多少钱。

“叶小姐我帮您拿着吧,您再看看那边的配饰,咱们家遮阳帽和墨镜销量也挺高的……”导购小哥意犹未荆

观众猜测她还会继续买,刷的不是自己的钱,有什么好吝啬的。多套一点是一点,将来富二代玩腻就扔了,她把奢侈品卖了还能吃一阵子。

但是叶清宁的理智已经回来了,她抗住了导购的诱惑。

“不看了,给我倒杯茶。”

刚才那三十多万的销售额提成已经不少了,导购小哥听到这句话收起了继续推销的心思,转身倒了大半杯花茶递给叶清宁。

叶清宁回到收银台前的沙发区,看见那多了两个身影。严太奇导演和曹梦露影后夫妇刚才单独去了对面西装店,应该是看好了,来到品牌店跟大家汇合。

“老严下个月要去威尼斯电影节,准备定做一身国风元素的西装,刚才是过去量身登记尺寸了。”曹梦露笑着跟大家说。

严太奇玩笑说:“我现在就怕结果出来没拿奖,那这身西装不就白做了。”

沈松之说:“怎么会,以严导的才华,肯定能折服国际评委,到时候严导穿着这身衣服带着新片拿奖,那可是为国争光了。”

严太奇:“哈哈,借你吉言,但愿如此。”

【严导又拍了什么片啊,提名了?】

【《暗香》啊,主演就是梦露,下个月17号上映大家一定要去电影院看啊?

【严导这两年好高产啊,难怪刚才问答的时候说瓶颈期需要放松一下】

【电影节梦露会去吗】

【应该会吧,好期待露露红毯造型翱

弹幕暂时和谐,镜头里几人有说有笑。

郑盈盈眼尖,看到叶清宁过来,笑着拉她到自己身边:“清宁,买好了?”

“嗯,除了刚才的裙子,我又挑了双鞋。”叶清宁放下购物袋坐了下来。

沈松之坐在对面,看到叶清宁手上的购物袋,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若有所思。

他也想知道,叶清宁如今哪里来的经济来源?就算她聪明早早留了心眼存了小金库,至多也就几百万吧?违约金和抚养费就赔进去大半,现在她手里还能剩下多少?

剩的那点钱,真的能支撑她继续大手大脚地花钱吗?还是说真像网传的那样,在外面找了金主?

想到昨晚看到的传闻,沈松之看她的眼神变了。这个叶清宁以前性格孤僻不好相处,看似心气极高,如果真是离了陈家就学会傍男人,那他可得重新认识这个女人了。

沈松之隐晦地问:“叶小姐现在还是这么喜欢购物吗?”

叶清宁有些莫名,扫了他一眼,说:“也说不上喜欢,只是衣服不够换了,来买一身新的而已。小沈总,怎么了?”

“没什么……”沈松之欲言又止,停顿两秒之后又笑着说:“叶小姐别嫌我说话不好听,我这也是担心你。”

“你说。”叶清宁耐着性子看他。

“我听说你和陈总闹得很僵。”沈松之说:“叶小姐,这就有些不成熟了。虽然陈家接回了舒怡,但陈总与你也有二十年的父女情分在,你凡事忍让些,陈总也不可能真绝情到把你赶出家门,你说是不是?”

叶清宁表情冷了几分,心里啐了声晦气。

这人吹捧严太奇的时候口才不错,怎么到了她这儿就不会说话了。

“好端端的,提这个干什么。

沈松之接着劝说:“你别生气,我也就是这么一说。刚才见你又是买衣服又是买鞋子,想来陈叔叔这些年对你不保当然,叶小姐要是真铁了心要脱离陈家,我也不能拦着你,只是叶小姐要想清楚,往后未必能有这样优渥的生活,凡事还得节俭些……”

“毕竟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小沈总说完了?”

沈松之苦口婆心说完劝解的话,抬头却见叶清宁表情敷衍,心里顿时有些恼火。

“言尽于此,叶小姐好自为之。”

叶清宁笑了,是被他莫名其妙的自信逗笑的。

三言两语把她打成忘恩负义任性妄为不成熟的女人,说的跟陈家矛盾发生时他在现场一样。

先不说她手头宽的很,就算她真没钱了,沈松之是她哪位亲戚朋友吗?他这是以什么身份说教她?非亲非故,为她好?

这年头富二代都这么善心泛滥?

“小沈总,以后知道别人不爱听的话就不必说出来了。”

沈松之脸黑了。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

【她怎么敢这么跟小沈总说话翱

【好没礼貌】

【小沈总都生气了】

【可是沈松之那个语气也很离谱啊,浓浓的爹味差点把我隔夜饭呕出来】

【女的没礼貌,男的太油腻,半斤八两】

【所以叶清宁金主到底谁啊,比沈松之还牛吗?】

【我也想知道,wb爆料那个照片给富二代打了码,根本认不出来】

【再蹲蹲,有大佬去扒富二代衣着配饰了】

郑盈盈在旁边听着几次想出声调解,听到这不敢再坐视不理了,就怕两人吵起来。

这么多观众看着,丢的是恒光和富陈两大公司的脸。

“好了好了,出来逛街别说这些不开心的。松之你也是,清宁以前根本不喜欢购物,这回难得看上两件衣服你就扫兴了,待会我要是想买个包包手表什么的,你是不是还得说我败家啊?”

沈松之语塞,“盈盈你怎么会这么想,你当然不一样,你想买什么我给你付钱。”

郑盈盈:“你给舒怡买去吧,我还没到花你钱的时候。

这时,陈舒怡试好衣服出来了。

“松之哥,盈盈姐,你们在聊什么呢?”她身上穿着价值八万的连衣裙,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紧张,走路都不知道手往哪摆。

叶清宁看了她一眼,这八万块钱的衣服穿在她身上至少打了骨折,根本衬不出气质。

郑盈盈也看出来了,但她不解,陈舒怡的身材不差,颜值也是中上水准,据说做过平面模特……做过平面模特怎么会撑不起一条裙子呢!

曹梦露比较不地道,她笑出声了。

平时和女明星打交道习惯了,哪个不是气质颜值俱佳,走上红毯腿长两米八?第一次见小姑娘撑不起裙子,看起来就像小朋友偷穿了姐姐的衣服,她实在没忍祝

笑出声的一瞬间她意识到了这不合适,于是又向陈舒怡道歉:“对不起陈小姐,我没有笑话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这条裙子看起来不太符合你的年龄。”

陈舒怡小脸白了,怎么会呢,这个款式这个印花,明明就是二十出头该穿的裙子,怎么会不符合年龄?

她刚才在里面对着镜子看了半天,裙子明明很好看,她对自己的身材也很满意,为什么别人看了眼神都这么奇怪……

她的脸色很快由白转红,“我也觉得不太合适,我换下来咱们去其他店看看吧。”

不远处柜姐脸色不太好看。

像她们这种门店,来的都是有钱人,很少有进来了试了半小时还空着手出去的。

人家叶小姐还消费了三十几万呢,这个陈家真千金是打算分文不花?

她看旁边那位男导购,就差没把喜悦写在脸上了,生怕被别人不知道他这一单赚了不少提成。

越看越气,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去服务陈小姐,要是她没听郑小姐的话继续接待叶小姐,这提成应该算在她头上了啊!

“其实你穿这个挺好看的,只是发型不太合适。”郑盈盈担心陈舒怡受到打击心生自卑,忙拉住她安慰两句。

“真,真的吗?”陈舒怡看看她,又看看穿衣镜,准备回试衣间换回衣服的动作停顿了。

郑盈盈真诚的说:“真的,你现在是黑长直齐刘海,显得太乖太幼龄,所以才和这个裙子的气质不合。你要是做一个跟清宁一样的卷发造型,肯定会好看的。”

陈舒怡被说动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愈发犹豫到底要不要买下来。

叶清宁不知道什么时候去配饰区转了一圈,还拿了个墨镜回来。

陈舒怡看见镜子里身旁多了个身影,于是下意识扭头,墨镜递到她眼前,她愣了一下。

叶清宁面无表情:“戴上这个试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