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珍而惜之 > 第二十二章 朋友情意
 
  胡惠的父母跟钱一洋不依不饶的另一个原因自然是胡惠被调到枫县了。其实原本老总就有让钱一洋去下一级的保险公司独当一面、锻炼一下的打算。说来钱一洋是很有工作运的人。他刚一毕业就遇上了保险公司招对公、对企业的业务员,第一次参加面试就得到了工作。后来通过工作认识了林苗。巧的是,公司老总的孩子陈岩岩当时就在林苗的班。他们结婚的时候陈岩岩刚好毕业,但是林苗和学生关系好,又受学生拥戴,毕业后两人一直有联系,所以当老总发现钱一洋的结婚对象竟然是孩子原来的班主任时,便对钱一洋有了培养提携的心,他把一切做得不动声色,钱一洋一点没觉得身后有人在推他,只以为是自己努力得到了领导的赏识。当钱一洋和胡惠的事闹得沸沸扬扬时,老总很不痛快,因为不知道林苗是什么态度,他能做的就是先把这两个祸害分开,虽然不是原来打算给他的位置,但是也算是提升。不曾想钱一洋这几年自己也努力,他的主管经理不放他,老总便随他们去了。胡惠的调动其实是部门领导张经理的手段了。钱一洋不知道他的职业生涯成败与否和林苗有着如此大的关系,更不知道自己的贪欲可能让他万劫不复。

  林苗的心情却慢慢地越来越轻松起来。自从看清钱一洋这个人的本质,自从把置于这个人身上的爱情的光环去掉,她便从心里把这个人放下了。现在觉得学校的老师听说了也没关系,她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如果在孩子面前能保持现在的状况,自然是求之不得了,如果不能,她相信自己有足够的勇气和智慧应对一切变化,她会竭尽所能把这件事对女儿的伤害减少到最小。

  现在的状况是钱一洋想得到原来幸福的生活,胡惠想得到钱一洋的人和感情,林苗想要保持原来的完整家庭,但是事情似乎都没有朝着人们预期的方向发展。

  胡惠还是去了枫县,但是不算正式调动,算借调,两年后回来。钱一洋和林苗保持原状,共同抚养霓娜。钱一洋经过了这么多,对自己以前的行为越加惭愧,越加认识到林苗的好。他除了和客户的必要的应酬,平时很少出去,把尽可能多的时间用来陪霓娜。每天晚饭依然三个一起吃,以前几乎都是林苗做,不知道现在是正好有空,还是他收回了心,晚上很少出去。林苗明白他的想法,但自己的心变了。有一天她和钱一洋说,如果遇见自己喜欢的人,她一定会前行。虽然现在的婚姻失败了,但是她本人对爱情并没有绝望。钱一洋听了心里一阵发凉。林苗以为自己只不过想让钱一洋断了念头,却不想一语成谶!她没有想到自己还真有推不开的桃花运。

  罗新列最近一直很忙,公司刚开了一个楼盘,前景乐观,但是方方面面的关系户开始要求特价房。为求以后的发展,罗新列必须忍气吞声。他心里不爽倒不是为了想省几个钱,是因为他内心深深反感国内的官场作风。做企业很难,主要就难在很多事情没有规则,或者很多时候规则就在当权者的口中。他们可以控制你项目的进度,甚至利润的比例。罗新列每每面对这些官员便心里堵得慌。

  因为最近学校里老师同学中都有传言林苗的家事,罗平川便瞅了个机会去探老师的话:

  “老师,你真离了?”

  罗平川每次看见叔叔和林老师在一起就觉得开心。他很佩服叔叔,很喜欢林老师,喜欢看见他们在一起。以前叔叔到处相亲,而林老师家庭幸福美满,他自然没有往这里想过。自从亲眼看见林苗的老公外遇,他替老师不平之余也常常看着老师替她发愁,可咋弄呢!看那天钱一洋和那个女人的样子,他都觉得憋气的很,要是他,肯定是不会再接受那个人了。所以听到这些传言,心里才舒服些,心想他们要是离了自家叔叔说不定就可以有想法了。

  “你管的事还多啊。”老师没给他面子。

  “也不多,就问问。你看我都没把这事告诉我叔叔。”

  “那就继续保密吧。”

  老师打了个太极。罗平川不知道林苗的意思,不敢造次,灰溜溜地回了。

  林苗看着他的背影,觉得他好像长大了,知道体贴人了,知道有的话不能说。

  快中午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却是罗新列,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罗新列说:“我知道你中午没事,不用接孩子,我们一起吃饭吧。”

  上次分手后两人一直没见面,林苗都忘了把比赛结果告诉他。今天他打电话来才想起还欠他一顿饭,便答应了下来。

  两人一见面,罗新列盯着她的脸看了几眼。林苗摸摸自己的脸问:“咋了?我脸上有花?”

  “嗯,黄色的。”

  “当老师的黄脸不是很正常吗?”林苗笑着说,“你最近怎么每次见面都嫌弃我。”

  罗新列又看她一眼,没说话。两个人去了学校附近最近新开的一家装潢精美的茶屋。因为新近开业打折酬宾,办公室的小伙伴们最近常说起来,林苗便想带罗总去蹭个新鲜。林苗一落座便豪爽地说:“罗老板想吃啥尽管点,我请客。”

  罗新列好笑地看着她,说:“怎么?是发奖金了?”

  “没,就是想吃点好的谢谢你。”林苗有点不好意思。

  “第一名?”罗新列一边把外套挂起来一边说。

  “嗯,军功章有你的一半。”

  “噢?这话我爱听。”罗新列抬了抬眉毛,促狭的笑了。

  “哎哎我不是那个意思。”林苗才发觉自己说错话了。

  “没事没事,就是有我一半啊。否则你连签都抽不到。”

  “嗯,就是,出租车都歇业了。”林苗白他一眼。

  罗新列看她那样子,乐了。林苗拿过菜单准备点菜,翻来翻去却不知道点啥。平时她并不常出来吃饭,偶尔一家人出去吃饭,点菜都是钱一洋的事,一方面她本身对于吃并没多大热情,另一方面觉得钱一洋和宝宝吃好了,她也就满意了。

  罗新列看她纠结的样子,接过菜单点了几个适合女性养生养颜的汤品:一份燕窝,一份虫草炖羊肉。再点了一份鲈鱼,一份糖醋排骨,两个素炒绿菜。看见林苗惊讶的表情,罗新列心里有一丝难过。林苗常常让他感觉矛盾。她豁达的个性和自律的态度结合在一起,常让他觉得有谁虐待了他的老同学。他把菜单交给服务员,对林苗说:“今天我请客,祝贺你获奖。你那顿先记着。”

  林苗明白他的心意,也不矫情,说:“行,反正我蹭吃蹭喝也习惯了。等我哪天发了财好好请你吃一顿。”

  “好,我等着。”

  “没问题。”林苗笑。

  “昨天我看见张成雨和林曼了,说林曼是你高中的同班同学?”

  “真的?那个胖子张成雨?他和林曼吗?那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在北京啊,张成雨也在北京?他俩一对儿?”

  罗新列看她激动的样子,说:“你慢点问,我一个一个答。张成雨在江北,他和林曼是小学到高中的同学,也是邻居。昨天他去机场接林曼,正好我去接一个客户,碰到了张成雨。我告诉他找到你了,完了一起聚聚,结果旁边的林曼和你一样激动得扑过来问了我一通问题。还有,张成雨现在不胖。看看还有没有要问的?”

  “有,有啊,你还没说他俩啥关系?林曼回江北干啥来了?”

  “这个我咋知道,反正出机场两人手拉着手。”

  林苗扑哧笑了:“罗总讲八卦还挺可爱哦。”

  “哎我这是为了满足谁的好奇心?”罗新列一脸郁闷。

  “好了好了,不说了,是我八卦好吧?林曼那里我有电话,这家伙突然回来也不说打个招呼。”

  “看他们那样子好像有事,完了我联系张陈雨,到时候一起吃个饭。不说他们了,其实我想八卦一下你。”

  林苗警觉地看他一眼,心虚地问:“我有啥可八卦的?”

  “你这次讲课是一等奖还是第一名?”

  林苗明显松了口气,故作欢快地说:“都是。”

  罗新列看着她的反应,心里难受,看来传言是真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