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珍而惜之 > 第十六章 胡惠的坚持
 
  微信在震动,钱一洋放下霓娜让她继续看电视,拿出手机扫了一眼,发现又是胡惠。他很想把她拉黑,但又怕她做出更出格的事。胡惠说要和他谈谈,在她家等他,还说知道他家住的地方,如果他不来,她就亲自过来。钱一洋心里像长了草,恨不能找到一把镰刀,连自己的心一起割了。

  钱一洋觉得自己必须做个了断,便回了个信息,说两小时后上次的咖啡馆附近的茶馆见面。胡惠瞬间回信息说,去她家附近的公园。钱一洋真的不想去,但是现在他们的确需要一个僻静的地方好说话。钱一洋应了她,继续陪女儿,想等林苗带孩子睡了再去。

  八点半林苗出来关了电视,让钱一洋送孩子去睡觉。林苗很重视孩子的教育,霓娜睡觉前会有固定的讲故事的时间。钱一洋给霓娜洗漱过,读完故事,安顿她睡着已经是快九点半了。口袋里的手机不停震动,钱一洋心里突然就很烦躁。

  钱一洋去书房门口跟林苗说自己有事得出去一下。他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怎么说理由,他想如果林苗问他,他就告诉她实话。可是林苗嗯了一声,并没有再说话,大概她也意识到这个时间他会去干什么。

  钱一洋打车到公园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胡惠看他又没开车,脸色一滞。她快步走向他,就要扑到他怀里去。钱一洋侧了下身,避开了。胡惠立刻抓住他的胳膊哭了。钱一洋抽出胳膊说:“你要再这样我就走了。”

  胡惠说:“你的车呢?这几天怎么一直没见你开车?”这两天大家心里都很乱,胡惠怕钱一洋出事。

  “是林苗她爸买给她的,你觉得我现在还有脸开吗?”钱一洋不耐烦编理由。

  “林苗都知道了吗?”

  钱一洋没说话,心想这还用说吗?

  “你不承认她也没办法确定,她又没亲眼看见。”

  “你还真是精明,连这个都能想到,还等她亲眼看见?你不觉得残忍吗?”林苗根本就没有给他任何辩解的机会。和她那么聪明、那么真诚的人狡辩也不是钱一洋能做出来的。

  胡惠的话让钱一洋看见了她和林苗之间的云泥之别。

  “我家里的事和你没有关系。”

  “一洋,我并没有想要破坏你的家庭,我就是喜欢你。”

  “如果有一天你结了婚,你的老公像我对林苗一样对你,你也不会觉得是破坏你的家庭吗?”

  “可我就是喜欢你。我每时每刻都想你,一洋,我不想离开你。”

  “然后呢?你打算怎样?”

  “如果你们离婚,我愿意嫁给你。”

  钱一洋差点冷笑出声。这还不是破坏我的家庭?他越来越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喜欢这样俗气而又自私的人。不过自己和她还真是一丘之貉。现在真的厌了她了,不想和她再有一丝瓜葛。

  “胡惠,就像上次我说的,我们一刀两断。以前是我错了,我对不起林苗,也对不起你。但是我们两个不能在一起。你也明白我当时为什么和你一起。如果以后我们还要在一起,它会时时提醒我自己过去犯的错误,也会提醒我为什么失去了女儿和我喜欢的生活,我受不了。你很好,但不是我喜欢的人,我喜欢的人是林苗。”

  “我还年轻,我可以慢慢进步,我也会成为她那样的人。”

  “没有用,再说也不可能。”钱一洋的声音低下去,无法言说的失落和心痛。

  胡惠激动地走过来,说:“她如果那么好,那时候你也不可能每天都和我在一起。肯定她也有不好的地方。一洋,你不要欺骗自己了,那时候我们在一起多幸福啊,我们那么好,有那么多共同语言,我能感觉到,你就是觉得对不起她,其实你现在爱的是我。而且我比她更爱你,我会为你做任何事,她可以吗?”

  钱一洋看着胡惠,说不出话来。她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可以像林苗那样对待他和他的亲人了。她也一定不行。本来就知道林苗好,现在失去了更觉难能可贵。

  胡惠看他不说话,以为自己说到点上了,便顺着自己的思路说:“我给我爸妈说了我有男朋友了,他们很高兴,想见见你。这个周末可以吗?一洋,我们有追求爱情的自由,既然你已经不爱她了,就应该放弃,追求自己的幸福。我会永远爱你。我也不在乎你结过婚。”

  钱一洋再次发现胡惠脑回路不太正常。

  “胡惠,你回去吧,我也回家了。我再次告诉你,我不会离婚。你以后在单位不要再找我,不要发短信,也不要纠缠我,这样对你、对我都不好。算我求你了,到此为止吧。”

  钱一洋转身要离开,胡惠扑过来抱住他,他越想摆脱她,她越抱得紧。钱一洋无奈之下,只好任她抱着。胡惠忍不住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我不能失去你,一洋,我爱你,我爱你!反正你和她已经没感情了,再说她不是不要你了吗?你为什么一定要挽留她?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爱情,你已经不爱她了,你和她分手吧,我求求你!你这样,对我公平吗?这些日子我们在一起算什么?我不相信你对我没有感情。”胡慧语无伦次,哭声凄厉,钱一洋冷漠的态度使陷入恋爱中的她恐惧、绝望。

  钱一洋看着胡慧,这个和他耳鬓厮磨了一个多月的女孩,曾有过的甜蜜已经烟消云散,她的纠缠让他更加心烦意乱,只想赶快有个了断。胡慧慢慢放松了手,钱一洋等她平静下来,拉开她,说:“走到这一步,我们两个都有责任。我没有诱惑过你,也没有强迫过你,大家心知肚明。现在我的家庭已经这样了,我不怨你,你也不要再怨我,纠缠我。我不爱你,我和你绝没有可能。”说完转身便走。胡惠看着他决绝的背影,泪流满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