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珍而惜之 > 第九章 爸爸的意见
 
  钱一洋心如刀割,不愿意撒手,就像一个任性的孩子,这也要,那也要。林苗看着钱一洋的样子,知道他后悔了,也相信他会回归家庭,但是发生过的事情就像是一个警示符号,提醒着她这个男人的劣行,提醒她前行的危险。她现在要考虑的事情很多,大多数都没有确定下来,不知道做出的选择会产生的后果。但是她知道他们已经难回头了,虽然他所做的事情伤她至深,但是两个人的感情不是瞬间就能终止,她对他依然有依恋和怜惜。她相信他不是主动的那个,但是那又怎样?难道我们要对任何自己喜欢的人和事物都说yes吗?欲念之下,仁义道德都可以踩在脚下,你怎么信任他?怎么和他共度余生?

  想到这里,林苗站起身,走回了卧室。这一天是如此漫长难熬,林苗对未来产生了从没有过的恐惧和不自信。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希望天永远别亮。早晨林苗醒来的时候发现霓娜已经不在床上。她听到钱一洋在小声和她说话,小丫头也懂事地压低声音回话。一切原本是那么好,怎么就在一瞬间灰飞烟灭了呢?

  一会儿门一响,父女俩的声音消失了,钱一洋要送女儿去幼儿园。林苗起床,吃了点钱一洋做好的早点,然后打电话向教务主任请假。当老师六年,除了生孩子,林苗没有缺过一节课。但是今天,她觉得无论如何得给自己放假一天。突然发现自己以前那么努力,却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幸福,林苗一时间非常失落,很茫然。她觉得自己应该停一停,整理一下自己的生活。

  既然已经决定,她先从钱一洋的衣服收拾起。这些年因为父母帮助,他们并没有多少生活压力。她经常会给钱一洋和霓娜买衣服,相对同年龄的年轻人,他的衣服品质要好很多。钱一洋身材好,个子高,穿出来样样很好看。此时想来,为他人作嫁衣裳,林苗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样,不是说后悔,就是觉得有些滑稽、讽刺。

  林苗把钱一洋的衣服全部收拾好,放到他上学时的大行李箱里头,然后把把他的洗漱用品放到一个纸箱子里。他的鞋子也很多,她都整理出来放到塑料袋里,归置到小卧室。收拾完这一切已经中午了,林苗给父亲打了个电话,约了到他单位门口的面馆见面。

  林苗的父亲林天成接到女儿的电话有些奇怪,但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闺女约见,当爹的不敢怠慢,早早就去候着。点了女儿爱吃的几样小菜,两碗卤面,便看见林苗有气无力地过来了,林天成的脸色顿时凝重起来。

  自己女儿不到六岁就遭遇了家变。先是跟着母亲住在姥姥家,后来母亲再婚的时候她才上小学,死活不肯跟母亲一起住,便回去跟父亲和奶奶住。三年级时父亲又要结婚,她依然不想跟他们一起,就和奶奶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祖孙两个相依为命。后来父亲的工作越来越顺利,工资也涨了很多,他和林苗的母亲一人出了一半把那出租房买了下来。小的时候林苗性格不好,内向,不太说话。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后,她的性格变得开朗起来。这孩子好强,不怕吃苦。所以她上学时成绩一直很好,高考时压力太大,发挥不是很好,上了国内最好的师范大学,毕业后学校保研,接着读完了三年研究生。奶奶身体不好,林苗便回来在江北最好的中学-江北一中当了老师。两年后奶奶去世了,这时候林苗的性格变了很多,不再那么倔强,平时和父母家也走动的多些了。但是不论任何时候,她身上的精气神总是很足,当爸爸的很少见到女儿像今天这个样子。

  父女俩坐定,面也上来了。林苗看着面条不动筷子,林天成把筷子塞到女儿手里,她才象征性地吃了几口,放下碗,看了一眼父亲担心的眼神,说:

  “爸,我可能得离婚了。”

  老林吓了一跳,紧张地看着女儿,说不出话。

  “钱一洋在外面有了女人。我是不是很没用,爸爸?”

  林苗的眼里含满了泪水。

  “你确定了吗?一洋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啊?”

  “确定,他们在一起一个多月了,这段时间钱一洋经常晚上回家很晚,中午也很少回家,和那个女的在一起。昨天中午我在家附近的咖啡馆遇见了他们。”

  林天成了解自己的女儿,没有依据,捕风捉影的事她不会做。

  林天成气得声音都在发抖:“苗苗,是爸爸看走眼了。爸爸的眼光实在太差,是爸爸害了你。”

  林苗擦去眼泪,说:“是我做的不好。”

  “苗苗,不要任何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找原因。钱一洋这个混账,我,我饶不了他。”林天成气得语无伦次。

  “我没有想到会这样。”

  “不是你的错。你怎么打算?”

  “我想离婚,但是又不想让霓娜重走一遍我走过的路,所以不知道怎么办。”

  我林天成眼圈红红地看着女儿,长叹一声:“苗苗,爸爸妈妈对不起你。”

  林苗低头不说话。

  “钱一洋什么态度?”林天成说这个名字时不由咬紧了牙关。

  “他不想离,说要和那个女的断。”

  “你相信他吗?你愿意吗?”

  “不愿意,我肯定不能和他过下去。但是我又不能把家拆开,霓娜怎么办?”林苗的泪水流得更厉害。因为座位靠着角落,林苗便没有控制自己。“和钱一洋谈了吗?他怎么说?”林天成脸色铁青。

  “他不同意离婚。你还记得以前我说过如果谁离婚就净身出户,工资的百分之六十归女儿?”

  “记得,我当时以为你们在闹着玩。怎么?你要按那个协议办吗?他同意吗?”林天成气的声音越说越大。

  “他同意。”林苗看着爸爸说,眼神迷茫、无助。

  当爸爸的只觉得呼吸被人掐住似的,喘不匀气。“苗苗,你要相信自己,天无绝人之路。你还年轻,以后还会遇到你满意的人,不要担心。下一步怎么走,你要考虑清楚,毕竟也得考虑霓娜。”

  “我知道了。妈妈那里您之后再告诉他们好吗?”

  “行。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要着急,不要生气。我,爸爸真是无用,没办法帮到你。”

  “爸爸,你不要这样,我会好好的我会处理好这件事,你们不要太担心,有事我会问你们的。”

  林苗的泪水又流了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