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家小娇娘 > 第151章 你要好好的
 
  “你这样的人,怎么会懂。”王义叹口气,自嘲的笑笑。
  突的,只见他眼光凌厉,恶狠狠的看着小皇帝。那目光,尤如一条吐信子的蛇,让人心里发毛。
  “三天,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你若不交出玉玺,我就杀光你所爱之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意贵人是你最喜欢的人吧?”
  他就不信,这样还不能得到玉玺!
  只听得悠悠的声音,“皇叔,你不是一直在杀人么?”
  意贵人?那个意贵人不过是一个奸细罢了,他早就知道了。
  不过,他一直宠着意贵人,给她权力,给她尊贵,只为迷惑众人,让人以为他喜欢的,是意贵人。
  “你说你要杀我所爱之人,早在十年前,你不就已经杀了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父皇,就是死在了你的手里。”
  原本他以为,坐上那个位置,便可以高枕无忧。没想到,权力的巅峰,意味着危险重重。
  当年王义为了谋权,收买了太监总管,一点点在他父皇杯中下毒。
  所有人都说父皇是死于劳累过度,为政务操碎了心。
  可后来他查过,原因是中毒,那毒一点点的进入五脏肺腑,一点点的消磨着人的精神。
  包括当年的太医,都被收买了。
  明明是中毒,却硬生生的被掩埋。
  “你父皇,该死!”王义恢复那平静的眼眸,清清淡淡的说。
  皇帝起身,直逼王义,“该死?你杀了手足,怎能这样的无愧?”
  皇宫之人淡泊,这点他是知道的,可从未想过,竟会淡泊至此。
  难道皇位就是皇子们毕生的追求么?
  身为皇子,难道只有登上皇位,才能彰显自己的才华,才能快乐么?
  人生有那么多条路,难道就必须为了皇位而奋斗?而活着么?
  他不明白。
  他生母不过一个小小的才人,相比于其他的皇子,他没有什么地位。
  父皇下昭那天,他完全不相信,可父皇说德是一个皇帝最该有的东西。
  他知道,当上皇帝,从此就尊贵了,可责任相比旁人,也更重。
  正因为如此,他比旁人更加的谦逊,难道这样,在别人的眼中,就变成了懦弱么?
  他缴奸臣,杀宦官,只为有朝一日创造出一个太平盛世。
  他知道自己做的还不够,可他以后会做的,会做的比今天更好。
  王义看着小皇帝,只刻看到了那股只属于皇帝该有的气息,俨然失了神。
  片刻间,回想着曾经的种种,一种复杂的情绪在心中升起。
  随后,那情绪又悄然淡去,变成了一种嫉妒,对,是嫉妒。
  他嫉妒面前人的自信,那种骨子里的东西是不能改变的。
  而他缺少的,便是自信。
  因为少了自信,他变得自傲,学会了欺骗自己,假装目空一切,其实他比谁都在意。
  兄弟之情,他有么?
  以前他也是幻想过的,可是,作为不同女人生的孩子,众皇子之间,从来就只有相互的比较。
  他不能差,他只有去比较,因而,他排斥别的皇子,哪怕他们有相同的血缘。
  “我要让你们看看,我是那个最该为皇的。你父皇,早就该让位了。”
  王义凄然大笑,拂袖离去。
  在他走后,只听得一声悠悠的叹息。
  大西村,这一下雨,就下了半个月。
  此刻,冷雨纷纷而下,落在雨水横流的泥土道路之上,显得一片泥泞,地上变得肮脏不堪。
  “不好了,翠玉姐,你家赵文峰从山上滚下来了。”
  一声恶喊,犹如一声恶雷,猛然的敲击着许翠玉的心。
  许翠玉慌忙跟着喊话的女人一起去了刘大夫家。
  这一路上,都是跑着去的。
  许翠玉顾不上其它,也顾不得打伞,任凭雨水倾洒在她的身上,也忘了冰凉。
  在她奔跑的那条路上,甩过一层泥泞,留下一串脚印。
  “快过来,再说几句话吧。”刘大夫轻轻看了许翠玉一眼,那眼中充满了同情。
  许翠玉一愣,随即明白了什么,擦干眼泪,一步步走向赵文峰。
  赵文峰虚弱的睁着眼,看见许翠玉,勉强的开口。
  “你来了,我以为……以为你不来……了。”
  许翠玉顿时眼睛又红又肿,不时涌出串串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上未擦的泪痕滚落下来,显得伤心欲绝,令人心生怜悯。
  “我来了,你好好的,好不好。你的赌债,我还,我以后不逼你了。”
  这个人,是三个孩子的爹,曾经也是她的天。
  如今,就………
  赵文峰伸手,一把握住许翠玉的手,“我知道,我……知道。我没打……打到东西。”
  他真的没用,一直都很没用。
  “我知道,掌姑娘跟我说了,你说你怎么这么傻?怎么非要下雨天去打猎物?”
  他怎么这么不惜命,明知道下雨天路滑,这山上的路,更是滑。
  怎么就好端端的要去山上打猎,她现在有银钱了,可以吃上肉,不用去山上打猎。
  许翠玉的眼圈更加红了,晶莹的泪水无声地流了下来,顺着脸颊滚落。
  “别哭,我……你要好好的,我……我不”
  赵文峰呆呆地望着许翠玉,一双明亮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顺着脸颊无声地滑落而下。
  那双手,也没了力,一点点滑落。
  “赵文峰,赵文峰,赵文峰。”许翠玉大喊着,她还有好多话没说。
  她看着手中的金镯子,这个镯子,是她后来自己买的,每当看到这个镯子,以前的事都历历在目。
  可回忆最多的,不是赵文峰逼着她拿掉镯子,而是赵文峰有了钱给她买镯子的画面。
  她真的已经原谅赵文峰了,早就原谅了。
  为什么?为什么就又要抛下她一人。
  记得她第一眼见赵文峰的时候,赵文峰是个害羞的小子,躲在他娘身后偷看她。
  只一眼,这门亲,就成了。
  她和赵文峰也过过一段快乐的日子,真的很快乐。
  “赵文峰,你放心,我会好好的。”
  许翠玉抹了一把眼泪,一边抽噎,一边断断续续地说起来。
  她会好好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