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家小娇娘 > 第138章 回家
 
  放下心中的执念,怎么放下!
  他也皇子,也是有资格继承皇位的。
  “你要么好好的当你的小王爷,要么就去继续闲云野鹤,就当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王义继续说着,看着眼前的儿子,这孩子长大了,他已经管不住了。
  他心中的那些话,又怎能跟这个孩子说出。
  “这是你说的。”没他这个儿子。
  拂袖,头也不回的就走,空留一个远去的身影。
  咦,这小子当真就走了!
  “走了就不要回来!”王义气的跳脚,这个孩子,当真是不听话。
  为什么他的爹是这样,这样的人!
  出了门,一时间看这繁华京城,只觉得有些飘渺。
  殊不知,有几个人正好盯着他。
  “头,下手吧!”身穿褐绿色布衣的人说着,看着这个小子,皇天不负有心人,抓了这小子,还不愁那老贼束手就擒。
  据他所知,眼前的这个人,是王义最喜欢的儿子。
  “嗯。”另一个手拿长剑的人轻声的回应着,挥一挥手,示意着开始行动。
  许府。
  他被一群小厮簇拥着,昂首阔步而来,一张瘦削的面孔上泛着光泽,神情倨傲,目光冷峻,他威严地扫视着前方,但看见那个熟悉的面孔时,轻轻一笑。
  面前的年轻男子轻步而来,他穿着一身青衫衣裳,惊喜的望着他自己,但见他的五官端正,眉清目秀,一双眼里透着难以掩饰的喜悦之色。
  他停住了脚步,拘谨地站立原地,两只手来回搓动着,周身透着一股子明显的书卷气。
  “许兄,好久不见。”
  声音低沉清冽,话刚说完,肩头猛地被一拍。
  “我说,在矿山呆的滋味如何?”
  许明涟打量着赵文深,数月未见,这小子黑了。
  矿山里面是在地下干活吗?这小子怎么黑了许多?
  不过黑了也没关系,反正这小子白。
  又对着身后的小厮们吩咐道:“我和赵兄有话说,你们先下去。”
  见众人走后,这才开口:“我抓了王义那狗贼的儿子。”
  这回,他就不信不能抓到王义的要害。
  “可是据我所知,那王义有很多儿子,抓了他一个,他还有很多。”
  对于那种人来说,儿子,那威胁不到他的利益。
  赵文深说着,清新的拿起一旁的茶杯,轻酌了一口,只嚼茶叶的清香在喉咙里绽放,滋润无比。
  这些日子,他虽然在那矿山,可这里的消息他还是知道的。
  好不容易假死离开了矿山,接下来就是干一番大事了。
  “也是,那那个小子,我岂不是白抓了?”许明涟说着,不免有些恼毁,真是白瞎了他一番功夫。
  也不知道这消息是谁说的,说这个李宇是王义最疼爱的儿子。
  这个李宇,是王义的发妻唯一的儿子,可生下这个儿子,女人就撒手人寰了。王义为了纪念他的发妻,这个孩子跟他娘一个姓。
  许明涟原以为这个孩子是他的软肋,可听了赵文深的一番话,原来这个孩子也不是王义的要害。
  可是,也不能便宜了那王义,威胁不成,敲诈一笔总还可以的。
  如今到处闹着旱灾,百姓苦不堪言。
  这个时候,那一批赈灾的粮怎么能够?
  “你放心,现在我们找到的金矿,要铲除那狗贼,指日可待。”
  过不了多久,他就能回到那里,和苏沁过着想过的生活。
  许明涟看着他的目光,只觉得他此刻有着天神一般威武霸气,令人敬佩不已。
  ?小镇上,少了原本的嬉闹,可还是没有失去热闹。
  面摊前,一个中年男子坐着,穿着一身洗得褪了颜色的衣裳,那衣服上,又带着几个补丁,处处透着寒酸。
  脸色白中泛青,眼窝深陷,两眼茫然地望人群,整个人显得颓废而无助。
  这个人,不是赵文峰是谁。
  自从那次被砍了手指后,就没有脸面在这呆下去。
  后来,他也尝试着做些小买卖,没想到今年蝗灾,那些小买卖血本无归,又欠下一屁股债。
  没办法,又回到了这。
  毕竟在这里,有他的娘,有他的妻儿。
  “哎,面来了。”
  面摊老板担着一碗面,白白的面上面洒着碎碎的青葱。
  又打量着眼前这个穿着褴褛的人,万一等会儿上了面,他不付钱咋办?
  “十文,你先付了钱再说。”
  十文!一碗白面就十文?赵文峰看着那碗面,肚子饿的直咕噜。
  又看了一眼面摊老板,这是一个矮瘦的中年男人。但见他长得尖嘴猴腮,两个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眼里泛着精明狡诈之色,他的唇上留着两撇小胡子,说话间,露出满嘴参差的白牙,声音尖细,显得分外刺耳。
  “十文就十文。”这点钱,他还是有的。
  说完,就从袖口里掏出十文钱,有数了一番,确定是十文,往桌子上一放。
  “好嘞,客官您慢用!”看见这十文钱,笑着把面放下。
  “这年头,粮食金贵着呢!今个我要你这十文,你也不亏。”
  刚要走,又停下脚步,扭头冲跟在身后的男人说道。
  赵文峰看着眼前的面条,咂咂嘴,拿起一旁的筷子,又瞅见桌上的蒜,忙剥了皮。
  这面条看着清汤寡水的,要是没点味道,吃着也不好。
  三下两下,一碗面就下了肚。又见碗里的面汤还有一些,也喝了个干净。
  拎起包袱,就往回赶。
  过了这小半年,也不知道家里是啥情况。这闹饥荒,家里没有赢钱,可咋办?
  那里毕竟有自己的儿子,他再怎么混蛋,心里也有个底。
  从忙着赶回家,约么着到了下午。
  看着熟悉的篱笆院,有股久别重逢的滋味在心头里奔涌着。
  回家真好,经过上次的事,他已经不堵了。现在,他也只想好好的过日子。
  推了门,进了屋,没瞅到一个人,倒是瞅到了桌上的一盘兔子肉。
  揉了揉眼,确定那是兔子肉。他没有看错,那是一盘子肉。
  看来他不在家的这些日子,他的妻儿没有受苦,起码有吃的。
  肚子又不合时宜的咕噜了起来,看着盘子里的兔子肉,也顾不上筷子,用手抓着吃。
  香,实在是香!
  “诶诶诶,哪来的臭叫花子?老娘家里的吃食也是你碰的?”
  许翠玉一进屋,就看见一个臭叫花子吃着自己的兔子肉。
  这些兔子肉,是做好的等大牛回来吃的。
  好好的肉,都被眼前这个叫花子糟蹋了。
  看着那些骨头渣,气就不打一处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