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家小娇娘 > 第100章 休妻
 
  原来小桃这孩子是怕他饿着了。
  想着,这许明涟的一句玩笑,这小桃倒是当真了。
  可也不能拂了小丫头的好意,只的把碗中的菜吃下。
  小桃看他吃,心里才稍稍好些。
  又想着许明涟家里没有包子,她就觉得这许明涟是一个可怜的人家。
  她以前也挨过饿,知道挨饿是什么滋味。
  以前饿的很了,就跑到灶房,从水缸里舀水喝。
  这把肚子喝的饱饱的,这睡觉才不至于被饿醒。
  “你也吃。”
  小桃夹起一块儿野鸡肉放在许明涟的碗中。
  他刚看着小丫头关心赵文深那画面,心里就想着自己怎么没个闺女。
  这会,这小丫头就给自己夹菜了。
  吃着小丫头加的菜,这心情自热是极好的。
  四个人说说笑笑,到是很快把那饭菜吃的干净。
  吃过饭菜,这许明涟又呆了会儿,便走了。
  说是有些事要办,赵文深也没多留。
  倒是临走时小桃又跑去跟许明涟说了句悄悄话。
  这吃过饭,就见荷香跑到自己家中,一进来,就开始哭着。
  小丫头哭的伤心,苏沁安慰了好一会儿,又问问是什么事儿,就听她说:“我爹要休了我娘。”
  这一说,到是吧苏沁吓着了。
  她也没多想,就让小桃在家里呆着,自己去荷香家看看。
  这小桃见苏沁要走,也跟着去了。
  小桃拉住荷香的手,也轻轻安慰着:“你放心,二伯是断断不会这么做的。”
  小小的人,安慰着一个比她大点的人,到是不显得维和。
  这荷香看着稳重些,可到底也是一个小孩子。
  这一想到这么大的事儿,心里也害怕。
  她从小挨了不少打骂,她以为这些事就是大事了。
  可像今个这样的事儿,她才觉得是大事。
  爹爹说着要休了娘亲,可休了娘亲,娘亲可怎么活?
  她记得前些年村里的一个婶婶被休后,第二天便投河自尽了。
  那时她小,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
  当问了娘,才知道这女子被休,是一件大辱。
  女子被休,会被人耻,一直活在世俗的指点中。
  女子以夫为天,毫无自己,甚至连最基本的爱恨喜乐都要受到限制,否则被休。
  休之后,要么以死明志,要么老死家中闭门不出,再嫁是妄谈。
  世人的指点和刻薄往往会逼死被休人。
  那时,她才知道,一个女人被休了之后只有死才是最好的。
  可如今,爹竟然说着要休了娘!
  娘是那么一个要面子的人,怎么会有脸活着。
  这样想着,就希望小婶婶快快去她家,好好劝劝她爹。
  苏沁走的快,这两个小人儿走的更是快。
  这还未走到荷香家的院子里,就见荷香院外围了一群人。
  荷香看见这些人,心里想着可不能让他们传闲话。
  跑过去,想让那群人散了。
  可她这时说的话,又有几个人想听?
  没办法,荷香跑过来。
  “小婶婶,我们从人缝里挤进去。”
  说着,就听见院里传来一阵阵哭声。
  荷香听着那声音,就知道她娘哭了,忙挤着进了屋。
  苏沁也跟着进去了,小桃看着那人群,想着挤挤进去。
  可小身板怎么也挤不进去,无奈,她只能先站在院外。
  荷香一进院,就看见她娘坐在地上,嘴角有丝丝血迹,脸上红肿着。
  脸上的手指印看的她心一惊。
  以前她做错了事,娘也总爱举起手吓唬着要打她,可却没有打过她脸。
  脸上的皮肤薄弱,人的手劲大,也掌握不好分寸,这打脸,可是最疼的。
  许翠玉看见荷香过来,忙问:“你怎么又回来了?”
  这赵文峰是不喜欢这个丫头的,当初生了二牛,是个傻的,这赵文峰就一直期待着这第三个是个健康的男婴。
  可生下来健康是健康,到是个女娃娃。
  这打小,荷香就分外懂事,可赵文峰怎么看这孩子,怎么不顺眼。
  “娘。”
  荷香忙给许翠玉擦擦嘴角的血,见娘问自己,一时间也顾不上说。
  “你给我一边站,看着就心烦。”
  赵文峰撸起袖子,不耐烦的说着,这丫头片子,跟她娘一个德行,成日里哭哭啼啼的,看见就心烦。
  被赵文峰这么一说,荷香看了眼赵文峰,眼中带着恨意。
  从小,不管她做什么,都有错。
  爹爹不喜欢她,她是知道的。
  有时候,她就挺羡慕小桃,这小桃的爹爹虽然不在家,可也开开心心的,从没有被人指着鼻尖大骂。
  许是这眼神激怒到了赵文峰,只见赵文峰上前,拽住荷香的手腕。
  “你在瞪一个试试!”
  那话,比锥子扎人更深。
  荷香只感慨着自己的命不好,怎么遇上了这样的爹爹。
  旁人的爹爹都是好好的,温温润润的。
  可她的爹爹,却是……
  心里一阵的苦涩。
  “你摆着一副哭楚样子给谁看,信不信老子明个把你给卖了!”
  赵文峰说着,一巴掌就打在了荷香脸上。
  这荷香也是没个防备,这一打,就直接趴在了地上。
  只觉得脑袋嗡嗡的,什么声音也听不清了。
  过了会,就见小婶婶过来,扶着她。
  娘也过来了,不过说的什么话,她都只听得嗡嗡声。
  “我苦命的孩子!”
  许翠玉哭着,看着脸上红肿到鼓起的荷香,忙站了起来。
  “你怎么下的了手?荷香这么小,你怎么忍心?”
  许翠玉哭着,声音里有一种悲凉。
  到是赵文峰不为所触,看见许翠玉哭,这脸上更显着不耐烦。
  “你今个若是不给我银子,我就休了你。”
  说着,就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看着面前哭着的人,完全不在意。
  他今个回来,就是要银子来的。
  这银子,本来就是他赚的,这再要回来,也是应该的。
  许翠玉听了这话,擦擦眼泪,“你那些银子,早就没了。”
  赵文峰是赚了银钱,不过,最近这几个月,这赵文峰沾了赌,这银钱,也败光了。
  赵文峰听了,显然不信。
  “你今个若是不把我的银钱拿出来,今个老子就休了你。”
  说完,又看看许翠玉手腕上的金镯子,忙要去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