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家小娇娘 > 第92章 三十两
 
  “放了?怎么放?绳子都不解开就放了?”
  女人看着男人,想着昨晚他明明答应了自己,这会,就开始骗自己了。
  想着她本来还想借着这事给小岚积福,这会,什么都没有了。
  “你又犯疯病了?”
  男人看着女人此刻的狂躁,忙把女人按住。
  “放了,放了我们喝什么,吃什么?”
  男子无奈笑笑,他也想干干净净的做人。
  可干了一桩,就没有回头路了。
  “小岚哪需要积什么福?他早就死了,死了。”
  男子怒吼,这年头,若是自己能好好活着,就不错了。
  孩子没了,还可以再生。
  这次那些孩子卖不掉,他的钱可就打水漂了。
  想着这些,心里就不是滋味。
  “死了,死了……”
  女人笑笑,又哭哭……
  她的小岚没有了,都是她的错啊!
  砰的一声,让人清醒。
  男人看着女人,血,流了满头。
  只见女人顺着墙缓缓跌落,头上满是血。
  “孩儿她娘!”
  男人大喊着,冲过去,把女人紧紧搂住。
  “我……我去找……找小……”
  话还没说完,就咽了气。
  她有心求死,刚刚那一撞,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男人紧紧搂住女人,见女人没了气,七尺男儿竟也落了泪。
  百味楼,苏沁刚醒,便看见赵文深站在一边。
  “你来了。”她开口,声音有些沙哑。
  “小远的事,我都知道了。”
  昨天他一回去,就听说书院的先生来了,这苏沁跟着上了马车。
  想着莫不是这小远出了什么差子,这苏沁竟急的去找他。
  这等了半宿,也没见苏沁回来,他就骑着马去了书院。
  这书院先生跟他说了小远的事,这照着苏沁的性子,这不找到小远是不回来的。
  一路找着,在这儿才找到苏沁。
  “我怎么睡了这么久。”
  苏忙起身,想着小远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她还能睡的下去,这心里一阵的懊恼。
  “你找了一宿,有该累了。小远,有我。”
  赵文深的声音仿佛带着某些力量,说话的时候,让苏沁格外安心。
  两人又出去找了找,还是没有什么线索。
  想着,这真的是遇上了人伢子。
  苏沁带着赵文深,又去了昨天小远失踪的那个巷子。
  “小远就是在这失踪的。”
  苏沁又细细的看着这小巷子。
  这里人来人往的少,小远走这个巷子,估计也是想少走点路。
  听书院的先生说,这小远是在吃过午饭后去还书的,这一还,就没回来。
  这大中午的,这人烟就更少了,她问了附近的几处人家,都说没有听见什么动静。
  “万一是人伢子拐走了,那就遭了。”
  她的声音带着焦急,赵文深劝她吃点东西,她也没吃。
  这会又找了这么久,看她,就看见她的脸色格外苍白。
  “若是人伢子,那就好找了。”
  赵文深开口,细细的为苏沁说着。
  “这人伢子拐走小远,说不定就是想卖了,换些钱花花。”
  “这若是想卖给别人,小远这般聪明,也该能自己回来。”
  “不过,这人伢子也该想到这点。想来,也会卖的远一些,那我们可要留意着水路,路道。”
  “我昨天报了官,这官府的人说会留意着水路。”
  苏沁想着那个什么林大人也是一个好官,也放心了些。
  这两人刚要折回去,便看见书院的人拿着一封信跑了过来。
  “赵娘子,这有封信,说是给你的。”
  人还未过来,声音先过来了。
  接过信后,这苏沁细细的看着。
  “这信上说,只要给三十两,就放了小远。”
  看着信中的内容,苏沁才松了一口气。
  这小远,还有消息。
  “三十两?”
  书院小厮讪讪开口,这三十两可是一个普通人家五年的收入。
  “你可记得送信的?”
  苏沁忙问,兴许这也是个线索。
  “这送信的,不过是街头乞讨的人,我细细的问他这信是谁给的,他说那人蒙着面。”
  蒙着面,那就不好找了。不过,这人既然只是想要银钱,那就好办了。
  可想着,自己来的匆忙,身上也没有带这么多的银钱。
  再想着,回头一看,这赵文深也不知道去哪了。
  她在附近找了好久,也没看见这赵文深。
  想着,这银钱就只有问音禾要些了。
  正想着,肩头猛然一重,这赵文深就出现在了身后。
  苏沁心里一喜,“你去哪儿了?”
  这赵文深,怎么神出鬼没的。
  赵文深没说话,伸手把一个荷包放在苏沁手中。
  荷包沉甸甸的,苏沁打开一看,里面是白花花的银子。
  “这钱哪来的?”
  苏沁心里一惊,莫不是这赵文深去铺子里抢了银钱?
  赵文深虽然不喜多说话,可苏沁知道,他也是担心着小远的。
  看苏沁的表情,赵文深轻轻开口:“借的。”
  听赵文深这么一说,苏沁悬着的心猛然放松。
  又见他笑着问:“你看我像一个打家劫舍的吗?”
  苏沁仔细打量他,许是赵文深来的匆忙,身上的衣衫还未来的及换。
  衣衫上还有着血渍,这血渍,兴许是打猎的时候留下来的,这会颜色变得暗红。
  在边疆的这些年,赵文深早就退去了一身的年轻稚气,这身上,也多了些男儿的硬气。
  苏沁知道,赵文深原本是教书先生,可若别人不说,也没人看出这赵文深像一个教书先生。
  那棱角分明的脸带着刚毅,不笑的时候,看着很是严肃,仿佛提醒着别人勿扰。
  这会,难道看见他笑。
  “像,很像。”
  苏沁认真回答。
  想着那信中说要把银钱放在舒水庵的佛像旁,倒时候见了银钱自会把小远放了。
  这舒水庵离小镇倒是有些距离,位置也偏僻。
  两人想着,就回百味楼牵马。
  “你说,那人万一是诓我们的,拿了银钱又不放人了,怎么办?”
  想着这些,苏沁默默有些不安。
  她也不知道这绑匪讲不讲信用,可眼下,这也是一个希望。
  “放心,有我。”
  赵文深看了苏沁一眼,想着那信说不能报官,可他们一开始就报了官,眼下,这还要赶紧去送银钱。
  若是那绑匪察觉了,可就麻烦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