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家小娇娘 > 第89章 林大人
 
  来到镇上,跟着那个小厮一起去了捡到小远书的地方,找了几次,都没有什么线索。
  正想着,来了一个人,她看着竟有几分面熟。
  “小沁?”
  那人看她,脸上带着惊喜。
  苏沁见他就要过来,忙后退了一步,行了个礼。
  “见过大人。”
  苏沁看他,只见男人穿着官服,腰间系了根玉带。
  这穿着,应该不是小官吏。
  “拜见县令大人。”
  一旁的小厮规规矩矩的行了一个礼。
  县令?
  这是县令?
  不是说当朝官吏腐败,不管百姓的事吗?
  正想着,那人说了句“不必多礼”,便又对着身后的两个小吏说了些话。
  苏沁听的清楚,只见他说:“传令下去,严查水路,各大关卡也严查。”
  苏沁的心里蓦然放松了些,这样的话,那找到小远就容易了。
  “多谢大人!”
  苏沁再一次行了一礼,看着那人,也多了些好感。
  幸好,不是一个腐官,还是在为百姓做事的。
  林铭瑄笑笑,看着苏沁,竟有一种恍惚。
  上次见她,她还在卖果脯,再见,就是半年后。
  第一次见她,她还是苏家小姐,他不过一介书生,听说她喜欢诗,他就拼命写诗,读书,背诗。
  仿佛通过这,能离她近些。
  不管怎么努力,那目光,永远不会落在自己身上。
  苏家家大业大,他不过一个小小书生。
  他上京城,努力求学,终有所成。
  可她,早为人妇,为人母。
  他以为,她会嫁得个如意郎君,没想到,却是一个比他当初还要落魄的人。
  他时常想,如果他当初勇敢一点,向她表明心意,那么今天,她会不会是他的妻?
  “不必客气。”
  他笑笑,她不知道自己的姓名?
  “在下姓林,名铭瑄。”
  第一次,他向她说着自己的名字。
  “多谢林大人!”
  苏沁又谢,这林大人,当真是没有什么架子。
  “放心,我会帮你找到小远。”
  苏沁听他说话,微微一愣,这林铭瑄怎么知道小远的名字?
  忍住惊讶,她便先告辞了。
  林铭瑄看她要走,也不在多说什么。
  苏沁一个人走着,眼看着天色隐隐泛黑,她来的时候急,也没给赵文深留个信。
  吃了中午饭,这赵文深便骑着马出门了。
  苏沁知道他有着自己的事要办,他不说是什么,她也不过问。
  来的时候是坐夫子的马车一起来的,这会回去,她也找不到马车。
  若是走回去,天都黑透了。
  想着,便只能去百味楼找音禾。
  来了百味楼,一路走着,看见一个小厮,说是来找音禾。
  那小厮是认识她的,刚说完,就领着她去了后院。
  来到后院,看着音禾和一个男子在一起喝酒,她犹豫着要不要过去。
  “掌柜,苏姑娘来了。”
  小厮说话的声音很大声,音禾轻咳了一声,明显的是呛到了。
  一旁的人忙轻轻抚着音禾的后背,为她顺气。
  这动作显得格外亲昵,苏沁看见音禾的脸涨的通红。
  这是第一次苏沁看到音禾女儿家的娇羞。
  “音禾,我来,是想住上一晚。”
  她直接说明自己的来意。
  “好,我这就差人收拾出一间上好的房间。”
  许是看见了苏沁脸色的难看,忙开口问着发生了什么事。
  说完话后,音禾拉着她,坐在一旁的凳子上。
  “放心,小远会找到的。”
  音禾看着苏沁,此刻苏沁的脸上带着疲累。
  她知道,苏沁把孩子看的比什么都重。
  她虽然说这这儿无权无势,但胜在和众多生意人有往来,一会她就差人帮着留意船道,路道,看看有没有小远的踪迹。
  现在南方有水患,百姓流离失所,这来了不少的流民。
  这人一多,就容易生事端。
  这有的人饿狠了,就开始偷盗。
  更有甚者,专门偷小孩。
  这偷来的女娃娃,模样好的,就卖到窑子里,模样周正的,卖给那些没老婆的当娘子,模样再差点的,就卖去当丫鬟。
  这男子,大多是拐去当儿子的,这有的人,没有儿子,就专门买小点的男孩当儿子。
  这小远看着虽小,可却已经五岁了。
  她把苏沁安顿好,看着苏沁疲累的睡着了,这才想起顾深羽还在。
  想着他一个人也待不了多久,这会儿也该回去了。
  来到后院,看着那身影,心里莫名踏实。
  “还不走?莫不是噌吃噌喝惯了,非要把我这坛子里的酒喝干净才罢休?”
  音禾拿着酒杯,给自己倒上一杯。
  “那姑娘是你朋友?”
  顾深羽轻问,难得看音禾还能对一个人那么好。
  他以为,她是一个冰冷的人。
  “怎么?看上了?”
  音禾轻轻一笑,好看的红唇轻轻上挑。
  “她可嫁人了!”
  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满是戏谑。
  “我看上你了!”
  话一点点飘进音禾的耳朵,她不知道眼前的人说的话是不是醉话。
  可看他,脸上的表情很是自然,双颊上没有喝醉的红晕。
  “想来喝酒就直说,用不着来讨好我!”
  音禾收敛神情,轻轻开口。
  像他那样好的人,她是不配的。
  男人穿着一身白色衣衫,腰间扎条同色金丝带,黑发束起,用镶着碧鎏金冠固定着。
  修长的手中拿着一杯酒,整个人丰神俊朗中又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让人觉得高不可攀。
  她是罪臣之女,眼前的人说他是商人,可商人哪有他这样的?
  “我是认真的。”
  声音酥酥入耳,总觉得心的某处隐隐一暖。
  “你醉了。”
  理智告诉她,不能把那样一个人和她捆绑在一起。
  她是不干净的,从那天起,她就不干净了……
  “哟,这是新送来的?”
  男人的手仿佛一条毒蛇,抚摸着她的肌肤。
  她拼命大喊,可没有人会管一个罪臣之女的死活。
  从那以后,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来,因为,她是官,妓。
  身上的那个印记怎么也去不掉,似乎在告诉她,她是不干净的。
  后来,那群人把她卖给了别人,再后来,她又被转手而卖。
  直到她遇见了苏沁,她才从那被卖来卖去的命运中摆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