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家小娇娘 > 第86章 表明心意
 
  待赵文深走后,苏沁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她捂着自己的脸,任凭泪水从她手指间滑落。
  良久,她穿好衣衫,看着院中无人,忙从这小院跑开。
  “你去哪儿?”
  蓦然撞在一个坚硬的身体上,她的步伐停滞。
  抬头,看着那一张熟悉的脸,莫名的害怕。
  种种画面在她的脑海里重复着,一点点让她认清现实。
  “你不是一直希望我走吗?”
  她开口,声音淡漠。
  她记得,赵文深是最讨厌她的。
  从赵文深回来后,就对她不再冷漠,但内心深处的理智告诉她,那是假象。
  前世,她是没有等到赵文深的,更没有接下来的种种。
  “我们不是很好吗?”
  赵文深看着她,眼前的人眼中格外空洞,一双眼睛没有半分神采。
  他承认,如果不是意外,他现在也不会回来,可有的事仿佛命中注定,回来看见苏沁的那一刻,他的心里是欣喜的,他没想过,苏沁还在,还在那个家。
  “可是我不好。”
  苏沁眼圈泛红,幸福的日子过久了,她便忘记了以前,忘记了那些曾经的一厢情愿。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你娶我,不过是因为责任罢了。”
  没有那一晚,也许她和赵文深不会成亲。
  赵文深狠狠的把她搂在怀里,开口,声音带着低哑:“我喜欢你,以前就喜欢,现在更喜欢。”
  身体被束缚在一个有力的怀抱,低沉又深情的声音传人苏沁的耳朵,微微一愣,回味着赵文深的话。
  猛然,温润的唇附了上来,属于赵文深的气息在鼻夹萦绕。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他们的身体贴合在一起,脸靠的很近,她甚至可以看到他脸上细致的绒毛,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气,呼吸变得灼热,语言已是多余的东西,唇瓣紧紧贴合在一起,她情不自禁地颤了一下。
  “我……”
  话刚说,便淹没在这吻中。
  不知过了多久,赵文深才停下,又紧紧把她搂在怀里。
  仿佛他不抓紧,下一刻,苏沁就会消失一般。
  看到苏沁的眼里雾蒙蒙水润润的,脸上泛着红,赵文深轻轻开口。
  “那年灯会,我就喜欢上你了。”
  那年,他受邀去参加诗会,没想到,没想到,在去的路上,看见了苏沁。
  看她猜着灯谜,他便也去猜。
  没成想,这姑娘还是极为聪慧的。后来,他打听到,那姑娘是苏家小姐。
  也是,一看那姑娘的穿着打扮,就非寻常百姓家的。
  那样好的人,却被他一时醉酒玷污了。
  姑娘说要嫁给他,他心里清楚,如果不是那晚,她根本不会嫁给他。
  女儿家的清白,比什么都重要,他是知道的,更何况,她还有了身孕。
  后来,她嫁给了他,他的心里多少是欢喜的。
  可每每那欢喜感上来,他都觉得自己是一个罪人,面对着她,那股子罪恶感更深。
  赵家的日子不比苏家,不是不比,是没法可比。
  他娘生他时,差点没命,对于他,是极其不喜的。
  本说他们赵家和苏家结了亲家,是极其欢喜的事情。
  可苏家不认苏沁这个女儿,他们赵家,也算得罪了苏家。
  大哥二哥的生意,也因此受到了牵连。
  苏沁在这赵家,是众人不喜的对象。
  农人家,娶妻讲究贤,讲究有力气,能下地干活……
  可每一样,苏沁都是不沾边的。
  那天,他回家,看见苏沁被他娘训斥着,他进了灶放,看见满屋的狼藉,看见苏沁手上的水泡。
  那一刻,他知道,他还是对不起她的。
  他变得更是冷淡,他希望,苏沁能够回苏家。
  可她没有……
  边疆战事吃紧,她娘拿着征兵的帖子,左右为难。
  他那是想着,去了边疆,走的远远的,这苏沁在赵家待不下去了,该回去吧。
  苏老爷是疼爱这个女儿的,知道苏沁的处境,也该把她接走吧。
  临走的前夜,他知道了那晚的真相。
  女人哭着,说不让他走,不让他离开,可已经晚了。
  他若不去,那就是大罪。
  既然错了,那就错下去好了,只要苏沁能回去,也是好的。
  那晚,他说着羞辱女人的话,他看见,女人脸色一点点惨白。
  别停,他在心里想着。
  只有让她伤心,让她主动离开这儿,离开赵家,也是好的。
  在边关的日子,每天都有人死去,可他不想死。
  他要活着,好好活着,直到回去。
  回去的那天,他看见女人挎着篮子,左手牵着一个小男孩,眼中带着温柔。
  看见他的那刻,眼里带着惊讶,随即是满脸的笑。
  原来,她也一直在等他。
  赵家那么苦的日子,她都熬过来了。
  赵文深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他定好好守着她。
  “阿沁,我心一直悦你。”
  赵文深的声音好似一汪清泉,轻轻浇灌着苏沁的心。
  她抬头,看着他的脸,看着他的眸子。
  在看见男人眸中满是自己的身影,她的心里猛然一润。
  温暖紧紧把那颗跳动的心脏包裹着,她伸手,搂住赵文深。
  “真的?”
  还是觉得有些恍惚,眼前美好让她觉得有些飘渺。
  赵文深伸手,轻轻拉着她。
  苏沁任凭他拉着她的手,他的手很大,手中还有茧子,拉着苏沁的时候,那种感觉特别真实。
  赵文深解开栓在院中的马,轻轻一跃,再看,他已到了马背上。
  赵文深一手拉着马的缰绳,一手伸过来。
  苏沁把手递给他,借着力,她上了马。
  坐在赵文深的身前,只听得一声“驾”,马儿便开始快跑着。
  她坐在前面,感受着春风吹动着她的发,拂过她的面颊。
  “坐好了。”
  赵文深的声音依旧低沉,说话间,紧紧搂住苏沁的腰。
  马儿不停的跑着,苏沁也不知道这赵文深要带她去哪儿,但不管去哪儿,只要他在她的身边,就够了。
  马儿一路跑着,到了一处,猛然停下。
  赵文深抱着她,跃下马背。
  “你有什么烦心事,就在这里喊出来。”
  苏沁打量着这儿的环境,不远处有一条浅浅的小溪,她站着的地方,开满了不知名的野花。
  地方很空旷,除了她和赵文深,没有别的人。
  “文深,如果我说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你会相信吗?”
  苏沁很想把自己的秘密说出,但话在口边,她却不敢开口。
  “谢谢你,文深。”
  她开口,声音带着笑。
  赵文深回头,脸上带着温柔。
  从苏沁的这个角度望去,一缕阳光,正好照在赵文深的身上,给他镀了一个好看的光圈。
  ------题外话------
  周一快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