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家小娇娘 > 第58章 亲事
 
  “这赵娘子,你这图纸是何人所画?”
  曹木匠拿着那张图纸,看了又看。
  这个样式,说实话,他还从未见过。
  “我。”苏沁就知道,曹木匠看到这图肯定会感兴趣。
  果不其然,这曹木匠不仅对这图感兴趣,就连对画图的人,都感兴趣。
  只见曹木匠看看苏沁,又看看那图,笑笑。
  “赵娘子,这可不要瞎说。”
  他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设计的这么好的图,就连那图,他,都没有见过。
  图纸上,明明只是一个简单的床的图。
  但细看,却能发现这图的精巧之处。
  要说这图是眼前的人画的,他可不信。
  他干木匠这一行,可是干了大半辈子,对图纸什么的,也都在行。
  虽说这苏沁也读过几本书,可画的这些,显然不是出自于一个这么年轻姑娘的手。
  “曹木匠,实话跟你说,这图,是我找人画的。”苏沁摆摆手,走到曹木匠面前,轻轻施了一个礼。
  “刚才是晚辈的一个玩笑,还是让您老看见了。”
  “我就说嘛。你年纪轻轻,怎会画出这般精美的图!”
  曹木匠哈哈大笑,看着苏沁,就像是再看着一个调皮的孩子。
  “那就麻烦曹木匠了。”见曹木匠不再问下去,苏沁轻轻开口。
  这曹木匠,既然觉的这图出自于一个老道人手中,那苏沁无论怎么说,这曹木匠都会以为是苏沁自大,还不如说是别人画的。
  果然,苏沁这么一说,这曹木匠明显和蔼了许多。
  “不麻烦!”
  曹木匠又看看那图,黝黑的脸上满是笑意。
  他干木匠这么多年,还从未做过这样的床。
  这床,不是一个整体,而是由五部分组成。
  曹木匠也对接下来的活有了兴致,他也很好奇,这做成之后会是什么样。
  高家。
  这高明黎刚削好箭,便看见一个小小的脑袋。
  “来了?”高明黎笑笑,这孩子,还不好意思了?
  继续削着箭,只见一旁已有好几根削好的竹箭。
  那个小脑袋听见声音,轻轻往墙边歪了歪。
  过了一会,只听见削箭的声音。
  “黎叔。”
  声音有些轻,隐隐听出声音有些急。
  高明黎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来人。
  “小远,怎么了?”
  高明黎看看小远,这小家伙脸上写着不开心。
  小小的眉毛紧紧的皱着,看的他这个老爷们都觉得这孩子心里有事。
  果不其然,只见小远一把钻进高明黎怀里。
  “黎叔。”
  高明黎听着小远轻轻的抽泣,心里也跟着难受。
  小远这孩子,可是他打小看着长大的。
  平日里,这孩子有什么事,也都跟他说。
  今个这是怎么了?
  高明黎这个糙汉表示不明白。
  这赵文深前几日不是才回来吗?
  小远盼了这么久,这赵文深回来了,小远也该圆了一桩心事。
  “黎叔,我怕我爹这一走,就又不回来了。”
  “他说今天要出门,可是到现在,还没回来。”
  缓缓的,这小远开了口。
  原来是这样,高明黎松了一口气。
  看着小远,很认真的说:“小远,你爹他会回来的。”
  文深和他自幼一起长大。这赵文深是什么性子的人,他还是知道的。
  文深这人不会轻易许下什么诺言,更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
  现在回来了,自然不会再发生四年前的那种事。
  “真的?”
  黎叔从不说谎,这小远听了高明黎的话,心里才好受一些。
  爹爹只是说今个出去,那就一定会回来。
  终于把孩子哄好了,高明黎才松了一口气。
  拿起未削好的竹箭,又开始细细的削起来。
  只是削着削着,越来越觉得心里有些乱。
  “青玉姐姐,你来了。”小远刚出门,便看见熟悉的人。
  青玉看看小远,从篮子里拿出一个白面包子递给他。
  “刚蒸的,热乎着。”
  包子没有刚出锅时的烫,但还是热的。这包子一蒸好,她就拿了几个来。
  小远接过包子,拿在手中,又烫又香。
  “黎叔在里面。”小远说完这句话,笑着跑开了。
  “这孩子。”青玉笑笑,进了门。
  “高大哥!”青玉拿着篮子。
  “这是今个刚出锅的,你尝尝。”
  说着,就掀开篮子上的白纱布。
  这一掀开,一股浓浓的香味散开。
  高明黎的肚子恰到好处的咕噜了一声。
  高明黎笑笑,这肚子,还真是不争气。
  “青玉,你又来送吃的,真是麻烦你了。”
  说着,就找了一个凳子放在青玉身边。
  “坐着,站着累。”
  这青玉,给他送这么好吃的包子,他都觉得这几日自己胖了许多。
  “高大哥,我爹让我问你,伤可好些了?”
  青玉话里满满的关切,高明黎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
  “好了。我身强力壮,一点小伤什么的,不碍事。倒是你爹他一把年纪了,受了惊,可好了?”
  前些日子这青玉爹去山上砍柴,路上遇到了狼。
  幸好他那日也在山上,就救了这青玉爹。
  这青玉爹也是的,一把年纪了,还跑到深山里。
  他为了救青玉爹,手臂上被狼挠了一下子。
  自那以后,这青玉隔三差五的给他送吃的。
  前些天他说伤好了,不用这么客气了。可这青玉还是做了好吃的就送过来。
  “好了,我爹他早就好了,到是你,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说是小伤。”
  青玉说出来的话,带着埋怨的意味,可话里,又是对高明黎的关心。
  青玉想着那天他爹回来的情形。
  他爹的衣袖上,全是血。
  可爹说,那是高明黎的血。
  高明黎为了就她爹,先是引开了那狼,后是与狼搏斗。
  人是人,狼是狼。这畜牲凶狠,人怎么会不受伤?
  “高大哥,那件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她觉得,这般好的人,她不该错过。
  高明黎听着青玉的话,满脑子迷糊,“青玉,我听不懂。”
  这青玉,怎么说话也跟文深兄弟一样文邹邹的。
  他是个粗人,不懂这些文邹邹的话。
  只见青玉的脸变的通红,手不停的缴动着手中的帕子。
  “高大哥,前些日子给你……我说亲的事。”
  青玉声音越来越小……
  高明黎一愣。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他只当玩笑,对媒人说考虑几天,没想到,这是真的。
  可听青玉亲口说,高明黎还是觉得有些不相信。
  这青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