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家小娇娘 > 第57章 故人
 
  “主家,门外有一个人,说是来找你的。”
  一个下人低着头,向坐着的人回话。
  只见那人捏紧茶杯,看向低头的下人,眸光里闪着探究的意味。
  “哦?找我的?”说着,就似笑非笑的开口。
  “让那人进来。”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来他这儿,会是谁?
  门外。
  “主家说请你进去,这边请。”
  那下人说着,就带着门外的人带进了院子。
  小人虽说也是对来的人好奇,一路上打量着来人。
  他在这的几个月,还从未有什么人前来。
  不过在这,也太无趣,什么人都没有,主家还要找人看着门,也真是奇怪。
  不过,这些事也不是他该多想的。
  毕竟,有银子赚就成。
  只见院子里格外荒凉,地上积满了树叶。
  “这就你一个人?”
  听不出有什么别的情绪,那下人见来人一直看着院子里的落叶,忙开口。
  “嗯,就我一人。”
  “你可别说我偷懒啊!这主家也是奇怪,不让我扫这地上的落叶,说什么落叶护花。”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来,他可不想给别人留下个什么坏映象。
  “这边请。”
  院子很大,走了约莫一刻钟,那下人才在一间屋门口停下。
  “大人就在这屋里。”
  说着,那人就走了,走的步子很匆忙。
  似乎,不敢在这儿多呆。
  男子推门而入,只见一抹寒光直直的刺过来。
  接着,便听见一声大笑。
  “好身手!”
  只见墙上直直插了一把飞镖,要是进来的人反应在迟缓些,估计就毙命了。
  看清来人后,只见屋里的那人放下手里飞镖。
  “赵将军别来无恙!”说着,只见那人给来人到了一杯茶。
  赵文深接过茶,一饮而尽。
  “这茶是好茶,不过,还是少了点东西。”赵文深坐下,自顾自的开口。
  那男子一听,也来了兴致,“这还不好?”
  他轻轻喝了口茶,只觉浑身轻松。茶香更是浓厚,没有办分不好。
  “缺什么?”男子噙着笑,双手端着茶,轻轻的嗅着。
  赵文深笑笑,起身,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枯树。
  “缺心。”
  “明涟,你缺了你曾经的那颗心。”
  “呵!你也这么说?”许明涟笑笑。
  “彭”
  只听的一声轻响,接着,杯子碎裂。
  赵文深看向地上那碎裂的杯子,看向许明涟。
  “你还是这么容易怒!”
  声音很轻,但一字一句的全进入许明涟的耳朵。
  赵文深蹲下身子,捡起地上的碎片。
  杯子四五裂,精美的杯子就这么破碎,而那人却一点都没感到可惜。
  “哈哈哈哈哈!”
  一声声大笑,笑的癫狂,笑的狰狞。
  “你不配和我说这样的话!”
  衣袖一甩,桌子上了茶杯全然掉地。
  赵文深起身,抓起许明涟的领口,“你怎么会这样!”
  曾经那个骄傲一世的人怎么会这样。
  这般堕落。
  一路走来,就看见不少枯树,枯花,这许明涟可是爱花的人。
  “我怎么会这样?你说我怎么会这样?”
  许明涟看着眼前的人,大笑。
  “你是将军,自然不会在意我这个小小的军师的死活。看到没,这就是我的住所,你说,像不像一个四四方方的笼子?”
  他在这儿,不知道生活了多少天。
  久到他自己都忘了。
  赵文深松开手,背对着许明涟。
  “我早就不是什么将军了。”
  “今日我来,是有事求你。边疆战事吃紧,黑鹰一个人,心有余而气不足。”
  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明显的有些卑微。
  再听见赵文深说这“我不是将军”的时候,许明涟明显一愣。
  又听后面的话,脸上闪过不好的感觉。
  许明涟回忆着那天的情行。
  不是只有他一人被罢官吗?赵文深怎么也会……
  “你,为什么?”许明涟的脸上仍是震惊。
  赵文深打了那么多场胜仗,怎么会这样。
  这么朝中之人会……
  这个世道,难道真的是奸臣的世道?
  “当日你走后,朝中之人就以我与乱党有情为由,将我罢官。”
  “回乡的途中,我又遭到追杀,幸亏我躲过一劫。”
  短短的几个字,不知道含着多少惊心动魄。
  可赵文深说的时候,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那帮人还是不肯放过我们?”
  许明涟双手紧握,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中含着怒气。
  “要不,我把王义那狗贼杀了!”
  要不是那个人,今天他和赵文深也不会无故被罢官。
  边疆也不会惨死那么多百姓和士兵。
  就因为这王义是皇亲国戚,就该如此胆大妄为?
  那么这个世道,也该变变了。
  “你说,要我怎么帮?”
  虽说他许明涟如今只不过是闲人一个,但肚子里的才华还在。
  “去边关,找黑鹰。”赵文深开口,轻轻从衣袖拿出一把刀,放在许明涟手中。
  “这把刀你拿着,已被不时之需。”
  说着,就走出了门。
  许明涟站在门外,看着满院的枯叶。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把刀紧紧的拿住。
  这把刀,他再熟悉不过了,这刀上,杀死了无数个奸臣,这刀,也陪着他许明涟度过了那些日子。
  现在,又回到了他手上。
  “赵将军,一路走好!”说着,就关了门。
  也许世界再也没有了什么赵将军,但多了一个赵文深。
  苏沁来到一家小屋旁,看着一个老人正在锯着木棍。
  这人,就是曹木匠无疑了。
  听这的人说这曹木匠可是方圆百里出名的木匠。
  苏沁上前,掏出一张图纸。
  “曹木匠,你还做大件的东西吗?”
  这曹木匠老后,就以做些小件为主。
  大件的活,都由大儿子来做。
  “不做了。”曹木匠起身,拍拍身上的木屑,看都没那图纸。
  只见他拿出一个小小方方的盒子。
  “做这样大的东西,还行。我老了,做不动大的物件了。”
  说完,又开始锯木头。
  苏沁看他锯木头的那股劲,就觉得这曹木匠在推迟。
  也是,为了他那儿子有生意,这曹木匠也推了不少活。
  “那,这个呢?”苏沁把图纸放在曹木匠眼前,好让他看个清。
  “好好,这个好。我做。”说着,曹木匠就拿起那图纸开始研究。
  苏沁早就打听好了,这曹木匠就有一个特点,喜欢自己画一起奇奇怪怪的图纸。
  苏沁想着既然要做一张床,那也不能太普通了不是?
  索性就画了一张和古代不一样的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