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家小娇娘 > 第49章 刘老头
 
  “孙氏,这次你有什么话可以说?”李大婶子看着孙氏,一脸怒气。
  这个人,平时里没有少说瞎话。
  这次村里的人也真是的,差点就相信了这孙氏的话。
  孙氏此刻瘫坐在地上,她完全不敢想象一会儿的场面。
  “李大婶子,我……”她今天不能出丑。
  可这句话还没说完,孙氏便看见李大婶子往后退了几步,看都没看她一眼。
  “赵小娘子,看着我孤儿寡母的面子上,这个事就不追究了吧!”
  这李大婶子不给她情面,那这苏沁多少也该给她点面子。
  苏沁听她这么说,心里也不是滋味。
  这人刚刚是怎么对小远的?这会儿又要厚着脸皮让她给情面,她不是圣母,更不是一个多么善的人。
  “孙氏,就凭你这句话,我就不能原谅你。”
  “你口口声声说你们孤儿寡母,我又何尝不是?”
  虽然她到这里还不足一个月,可也经历了一些事情。
  她难以想象,这苏沁在这里生活的四年间,究竟还遭遇到了什么事。
  “你,你哪里是孤儿寡母?”孙氏听到这句话,忙起身,摸了把眼泪。
  她早年丧夫,一个人拉扯着几个孩子,好不容易这大儿子有了点出息了,她家的日子也好过了些,眼看着这大狗都快说亲了,这万一让别人听到了什么话,可不利于她儿子娶到好姑娘。
  “出去说,让大家伙都看看你是个什么嘴脸!”李大婶子实在不想听孙氏说这些话。
  她家日子不好过?那真是邪门了?
  孙氏家住的,可是青砖大院,屋里摆的也是好的,柜子,桌子,哪样都有。
  吃的,是白面猪肉。
  李大婶子看了眼孙氏,这孙氏的衣服料子也是极好的。
  不像她,村长的娘子还穿着布衣,这孙氏可是穿着软料子。
  什么孤儿寡母,这孙氏还有脸说。
  当年这孙氏丧夫之后,三天两头的换男人,这名声也不好。
  后来又改嫁,嫁的还是个店铺伙计,这日子也过好了,可那男人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孙氏克夫,连着嫁了几次,都是这样。
  可这孙氏,也是个有福的,这大儿子开了家店,做了点小买卖,孙氏也跟着风光。
  “你这话说的什么意思?”孙氏向前一步,看着低她一头的李大婶子,恨的牙痒痒。
  这人,今个怎么偏要和她对着干?
  “你心知肚明。”李大婶子也不多说,直接出了灶房。
  孙氏看她要走,一把拽住李衣大婶子衣袖。
  “今个把话说明白了再走!”这李大婶子,平日里就喜欢多管闲事,不就是嫁了个村长吗?有啥好神气的?
  “怎么,还说不得?”李大婶子挑眉,轻蔑的看了眼孙氏。
  “你自己做的那些事,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寡母?就你那身子,也不知道给多少汉子睡过。”
  李大婶子索性不给这孙氏留办分情面。
  说完,看看旁边的一个姑娘,开口带着歉意。
  “青玉,婶今个说的话,真是污了你这个小姑娘的耳朵。”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完全忘了身边还有个未出嫁姑娘。
  青玉看看李大婶子,轻轻摇摇头,“婶子,我……不介意。”
  说这句话的时候,苏沁瞧见这姑娘的脸涨的通红。
  这时,门外传来骚动。
  “刘哥,那孙氏在屋里呢!”
  苏沁站在灶房里,听的不是太清楚,但隐约听到刘老头三个字。
  孙氏也听见了,这会本来就烦,又有人来找事,不就是撞在了枪口上吗?
  孙氏推门,“哪个不长眼的,喊我干啥?”
  看见刘老头的那刻,她的心明显的咯噔一下。
  但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你还敢出来?”刘老头一看见孙氏,就拿起手中的棍子往这孙氏的身上打。
  村里的人还没反应过来,便听见一声嚎叫。
  “哎呦,哎哟。”
  孙氏没想到这刘老头还动起真格了。
  平日里,这刘老头比谁都老实,就是家里的菜被偷了,也不敢出来找人。
  谁也没想到,这刘老头手中还拿了个棍子。
  这下,那孙氏可真就吃了点苦头。
  有人上前,把这刘老头拉过来,这孙氏才避免了继续挨打。
  “这又是闹哪出?”许翠玉站在一旁,看着这孙氏不停的嚎叫,也解了恨。
  这孙氏,刚才还在骂赵家人是贼,这会,就招了报应。
  这人啊,真是不能睁眼说瞎话。
  “孙氏,我问你,赵家究竟偷没偷你的白面?”刘老头打了孙氏,也出了气。
  但又想起了那没的孙子,心里就开始难受。
  孙氏听刘老头这么一问,以为这刘老头是在关心这件事。
  “这与你何干?”难不成,这刘老头今个也是来看她笑话的?
  孙氏不说,这刘老头就问李大婶子。
  “我刚刚看了,赵小娘子家的确有一缸白面。今个的事,就是这孙氏在瞎说。小远那孩子,压根没有偷她家的白面。”
  “李大婶子说的句句属实。”一旁的青玉开口,今个,她也觉得这孙氏太过分。
  也不知道存了什么心思,硬是要说这小远偷了她家的白面。
  “是真的?”刘老头看着孙氏,再次问她。
  这孙氏不吭声了,双脸煞白。
  “那我那傻儿媳妇也是被你冤枉的?”刘老头又问,说话的同时,把棍子牢牢握住。
  “那傻子……”孙氏刚想说点什么,但一想到自己做的那些事,瞬间停住了。
  她开始在脑海里回忆那件事。
  说时话,那傻子也真够倒霉的,她那天本来是想和那傻子玩玩,于是就对人说这傻子偷了她锅里的鸡肉。
  可没成想,这傻子的衣袖里还真有鸡骨头。
  后来,她又听说这件事让刘家知道了,那刘老头先是罚那傻子三天不许吃饭。
  可后来不知怎的,又让他那跛脚的儿子休了那傻媳妇。
  原本这件事到此也该结束了,可没想到,这傻子在被休后的第二天跳河了。
  这傻子也真够傻的,活的好好的,偏偏要去跳河。
  后来,这傻子的娘给傻子下葬的时候,又发现这傻子肚里有娃娃了,这件事不知怎的,就让刘家知道了,这刘老头恼又悔。
  难不成,这刘老头今个是找她偿命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