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赵家小娇娘 > 第29章 舌战
 
  “刘氏,是你吗?”苏沁看着一位身穿粉红衣裙的女人,一脸的严肃。
  随即,便看见看那女人愣了愣,双脸由通红变得煞白,双肩也在发抖。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看向她,像一根根利刺扎着她全身的皮肤。
  “玉兰,你小小年纪,干什么不好,偏要做贼,真不知羞。”
  “就是,就是,一个大姑娘的,都还没嫁人。这要是传出去了,谁还敢要她!”
  “看着这孩子平时老实巴交的,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你懂什么,像她这样的大姑娘,不管做了还是没做,都有一定可能的。”
  ......
  一会儿的功夫,就成了这样的局面,真的是让人悲凉啊!
  “赵小娘子,你说的这些可要有依据。”她一个未出嫁的姑娘,最在意的就是这些名声,可这样的话却在她耳边说,真的让她难过。
  “嗯,依据吗?当然有。”苏沁看看她,她说的这些是有依据的。
  “今天你特地换了身衣服,穿了件干净的粉红衣裙,兴许你早就发现昨天的衣服被划伤了,留下了个布料。”
  她把手里的布料拿出来,对着众人晃了晃,微微一笑,“看,这残留的布料和你的衣服颜色相似,也是浅粉色。”
  刘玉兰微微一愣,慌忙的为自己辩解,“凭什么你就这么认定?单凭一块布料怎么能判定呢?”
  她做的那么隐秘,还特地的清理了一下,除了后来发现遗留了一块布料,其余的没有一丝纰漏,真的不会看出有什么破绽。
  “你看,你的手背上有一道抓伤的痕迹,而这痕迹,明显的不是人为。”苏沁又轻轻开口,双眸中满是淡定,嘴角却流露出一丝丝笑。
  虽然刘玉兰手背上的伤口很小很小,看起来也特别淡,许是涂了脂粉的原故,这些痕迹看起来也不明显。
  她就知道刘玉兰不可能会承认这些,还好她有后招。
  所谓在明处的往往让人忽略,刘玉兰看起来也特别谨慎,可这些,还是忽略了。
  刘玉兰的脸上时霎时变得青白,脸上的血色全无。
  那些刚刚还替刘玉兰喊冤的的人瞬间便了脸,开始纷纷指责刘玉兰。
  “不会吧!真的是她吗?”
  “应该不会的。玉兰不是这样的人,况且玉兰家里并不缺那点银子。”一个身穿绿色衣裙的女孩看着苏沁,眼神满是疑惑。
  玉兰和她自小一起长大,虽说玉兰从小没了娘,可玉兰的爹还是一个很好的人。
  玉兰的爹对她管教严格,玉兰她家里就只有她一个孩子,吃穿上也不愁。
  况且玉兰的爹在打的一手好猎,每次上山都收获颇多。
  “也许有人就是有这点臭毛病,这人吗,究竟是什么秉性,谁会知道呢?”周婶实在看不下去了,出来说了句公道话。
  什么吗,偷鸡就偷鸡,现在被抓到把柄了,还在喊什么怨?
  “我知道现在大家对这件事有不同的看法,相信大家也和我一样,实在不相信这是玉兰所为。”村长一抬头,额前满是纹,这些都在时光中一点点变深。
  说实话,她也不相信这是玉兰所为,玉兰这孩子,可是他看着长大的,小小的年纪,都没有了娘亲,以前小小瘦瘦的一个,看着真招人心疼。
  现在,那个小女孩长大了,个子也高了,再过个一两年,都该说亲了。
  “赵小娘子,我……”刘玉兰一下子眼眶红红的,眼眶里含着泪水。
  她不知道怎么办,看着众人的异样眼神,她的心里莫名的难受。
  “前些日子,我爹他在山上猎到了一只野白狐,本以为可以卖个好价钱,可不光银子没有赚到,还被生生骗去了十两银子。”
  她的家里看起来是比旁人富裕很多,可并非就有这十两银子。
  那些钱,都还是东湊西湊借来的。
  听了这些话,苏沁的眼中还是有些茫然,“不是去卖白狐吗?怎么还倒贴十两银子?”
  十两银子,对于一个这儿的人来说,也就是这些银子够普通家庭五年的花销。
  听到这,站在这儿的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十两银子!玉兰她爹单单凭打猎就赚了这么多的银子!
  “玉兰啊!你爹她这下子被骗了这么多钱究竟是因为什么?”这么多,傻子都知道不该白白交出去。
  玉兰轻轻试了一下眼眶,微微平复了心情,脸上逐渐恢复了血色。
  “前些日子猎的那白狐,我爹准备去百皮阁卖个好价钱。刚到店里,掌柜就说我爹这白狐可以卖一百两银子。一百两银子,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我爹他本以为发财了,可掌柜说这银子需要等这狐皮卖出去才给,并要我爹先放十两银子在那做保正金,以免我爹反悔。我爹他一想,这店反正都在这儿,也安全,就没有多想。”
  “可我爹见这么多日都没有什么动静,就去白皮阁问了问,可掌柜的非但不认,还把我爹哄了出去。”
  她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百皮阁竟然会这般不认账。
  “那你爹现在如何?”周婶走到苏沁面前,前些日子的不愉快通通忘记了。
  大家都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也明白玉兰这孩子不是这样的一个人。
  “周婶,多谢你。”刘玉兰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这些东西,我也会还给大家的。”
  “玉兰小妹,你报官了吗?”这些银子,一味的去要,是不可能会有结果的。
  小小老百姓,和这个大掌柜去斗,是怎么也斗不过的。
  如果报官,兴许还有一丝丝希望。
  周婶听了苏沁的话,突然抹了一把泪。
  她动动唇,语气中满是对官府的不屑。
  “什么官府,向我们这样的人,怎么敢劳烦大老爷。他们不给我们安个什么罪名就很好了。”
  她知道不知道这些官府有什么用,官官相护,根本没有什么时间来管她们这鸡毛蒜皮的事情。
  “就是,就是。”另一个人也开始愤愤不平,她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闪着怒气。
  “什么青天大老爷,根本没有什么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