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我摊牌了,我比以前更妖孽 > 第二百二十二章:逃了
 
  顾不凡一剑了结囚鲸性命之后,趁着紫衫等人微微愣神之际,顾不凡却是身形再动,不退反进。
这一刻,顾不凡抓住了这转瞬即逝的微妙机会,灵台之中,神魂小人光华流转,那抹细小道韵缓缓韵动,仿佛在欢呼雀跃一般。
顾不凡手中长剑一挥,一道冷冽剑气瞬间激发而出,剑芒闪过,那名灵儡天魔有些不可置信地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那里,一个如被雷火灼烧若拳头般大小的空洞显得异常诡异。
“灵儡天魔,还真是麻烦啊!”
顾不凡一剑击中,脸上喜意却是不多,因为那灵儡天魔中剑之后,却是并未身死。
只见那灵儡天魔妖孽面色痛苦,身形蓦然出现再见的战场远处,这一刻,那灵儡天魔本就苍白无比的脸色之上,更是出现了一种惊恐至极的表情。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能够施展道韵之威,他不过是个入虚境修士而已啊!”
那灵儡天魔看向顾不凡的眼神就像是如同见了鬼一般,不,即便是见了鬼,他也不会有这样的表情。
下一秒,那灵儡天魔妖孽见得顾不凡对自己投来的眼神,竟是吓得全身打颤,而后,他竟然是选择了快速后退,直接抛下其余人选择了逃跑。
顾不凡见状,嘴角一撇,这灵儡天魔胆子居然如此之小?
不过也是,他已经死过一次了,自然是不想再被自己杀第二次,选择逃跑也在情理之中。
那灵儡天魔刚才在顾不凡的剑光到达他胸口的最后一刻,选择以自己的本命蛊虫挡了一击,而他虽是保下了一名,但没了本命蛊虫的他从此以后战力也将大不如前。
“道意,他的身上有道意流转!”
“怎么可能,他到底是谁?”
“这真的是一个入虚境的修士该有的战力与东西吗?”
那灵儡天魔选择逃跑之后,剩余之人也是瞬间反应了过来,当他们再看向顾不凡时,眼神之中,除了不可置信与震惊之色,此刻再无其他。
顾不凡今日在他们围杀之下的表现,完全就是违背了这个世间的所有修道常理,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存活在这个世界?
这一刻,他们真的想抬头破口大骂头顶那片天穹,天道规则之下,怎么就偏偏出了如此大的一个漏洞。
“逃!”
“不逃会死!”
“此次围杀,就是一个笑话,说不得他先前表现,只是为了让我等掉以轻心,然后再一次将我们击破!”
“……”
片刻之间,场上所剩的十名围杀之人此刻心态都是瞬间发生了极大变化。
这一刻,猎人与猎物的身份在他们心中来了一个完全的对转。
即便是对顾不凡恨意与杀意最大的紫衫在这一刻都是因为顾不凡那比变态还变态的战力吓的萌生了极大的退意。
紫衫是很想杀顾不凡没错,可现在,已经不是他能不能杀的问题了,而是怎么活的问题。
光是入虚境的顾不凡便是能在他们十二人的围攻之下瞬息一剑斩了一名擅长阵法的囚荒天魔,而后更是斩落了灵儡天魔的一条命。
如今使出了道意的他,若是出手……
紫衫想到此处,不禁浑身打了一个大大的寒颤,这一刻,他的后背瞬间湿透。
其实此次魔族大军的真正目的,并非以魔神法相消耗那九重天秘境仙人武夫的精肉之力,也非让是用普通魔族的性命去换取断魔城大军的消耗。
魔族高层,真正想要的,便是如同顾不凡萧天命,秦安等这样的一州之子或者顶尖的修道天才的性命!
因为这些人,在如今这个时代中,无一不是身负大气运之人,只要能够杀了他们,魔界之中,自会有人暗中收拢聚集这些气运,然后再以特殊手法污染炼制,以此炼成复活那位魔界真正的主人的材料。
而原本魔界是不需要如此繁杂行事,但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巫族大巫祭所做的一切。
巫族天魔大巫祭在那巫族禁地之中,汇聚了两个世界众多身负气运的天骄,以他们为饵,召唤出了魔神虚影。
而后以通天手法化一方小天地为棋盘,让众多魔神虚影在战斗之中不断夺取魔界气运!
且偏偏作为那罪魁祸首的巫族天魔的大巫祭连同整个巫族天魔一族都是在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让魔界四王暴跳如雷,杀意滔天,但偏偏便是身为四大至高存在的他们在被崔圣一剑斩灭那最后一丝能寻找到大巫祭的希望之后,也是无法再寻得巫族天魔与大巫祭的踪影。
于是他们才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来为复活魔主重新聚拢气运。
因此在顾不凡等人冲出断魔城大军之后,便是已经入了魔族的圈套之中。
且为了做的更加隐蔽,魔族大军也只是派遣出了各大天魔种族中的魔族妖孽进行围杀,使得表面之上看起来就如同一场势均力敌的对抗而已。
毕竟断魔城大军中的高境大能也并非傻子,若是魔族一边直接出动高境修士对付顾不凡等人,且不说能不能在此状况下瞬间得手,事后必然会让断魔城大军有所怀疑。
而到了那时,一道五州大陆中身怀气运的顶尖天骄退缩不出,或是时刻被高境大修保护着,魔族大军这边想要再次得手,便是极难了。
战场之中,因为顾不凡突然的发威,这本是针对他来的激烈围杀之局此刻在周围的震天厮杀声中竟是显得有些诡异的安静。
顾不凡面带一抹略显诡异的笑容,不停地环视着剩余十人,此刻,顾不凡也并未急着动手。
顾不凡如何能够看不出那十人此刻已经是渐渐地失去了战意,他们已经萌生了不可抹去的惧意与退意。
而顾不凡此刻的动作,无疑是在他们那已经有了裂缝的心上插上了一把刀子,顾不凡要的,便是这些人的意志崩溃。
只有那样,顾不凡才能花最少得力气杀最多的人。
虽然顾不凡现在动手最终也可能能将这十人全部斩灭,但这些天魔妖孽,也并非简单之辈,想要杀他们,也不是那么容易。
即便是强行全灭了他们,顾不凡的消耗也将是巨大的,即便顾不凡灵气再深厚,剑意再磅礴,也经不起如此消耗,而最为重要的是,顾不凡神魂小人身边缠绕的那丝道意极其细小,不足以支撑到战斗结束。
而在这样的战场上,若是灵气消耗一空,对于顾不凡等人来说,那将是致命的危险。
“谁先跑?先跑的我不杀哦?刚刚那灵儡天魔不就跑掉了吗?”
就在十大天魔妖孽举棋不定,不知该战还是该退之时,顾不凡却是带着一抹好似充满诚意的笑容开口了。
只是这一刻,顾不凡以自己那沾染着些许鲜血的脸庞与手中提着的染血长剑说这话的形象在紫衫等人看来却是如同见到了抵御中的极恶恶鬼一般。
这一刻,他们甚至都是搞不清楚,自己等人与顾不凡,到底谁是嗜战嗜杀的天魔,谁才是人类了。
“别听他的,他就是想消磨我们的战意,然后好将我们逐个击破,我们一起上,我就不信他还能使出拥有道韵的攻击!”
片刻之后,紫衫环视众人,看见他们脸上那浓浓的退意之时,终于是忍不住开口怒吼了。
紫衫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将顾不凡放走了!
其余天魔妖孽闻言,眼中好似又出现了一抹光亮,对,刚刚那肯定是他压箱底的底牌,就是想以此震退我们,不然他在那之后为何迟迟不出手?
但是当他们一眼望去,见到仍是满脸笑意的顾不凡之时,他们的心中却是瞬间咯噔一下。
果然,下一秒,顾不凡满脸粲然地开口:
“既然你不信,那你就再来试一试吧,紫衫!”
顾不凡话音刚落,手中长剑便是一抬而起,一抹剑光自那剑尖之上放光流转,在其上,一抹道韵若隐所以现,骇人至极。
但下一刻,顾不凡长剑刚要落下之时,便是连他也是微微一愣,因为那处,紫衫身影已然消失不见,紫衫,居然悄无声息地跑了!
其余天魔妖孽见状,眼睛更是有些发直,随后便是个个破口大骂,瞬间四散而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