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我摊牌了,我比以前更妖孽 > 第一百九十九章:无法推演
 
  断魔城中,林楠带着柳月儿走过数条街道之后,终于是来到了一处院门之前,院门之外,即便如今已是半步飞升境的林楠此刻心脏也是砰砰直跳,但为了在自己徒儿面前保持自己的形象,林楠还是强装平淡,开口说道:
“月儿,等下见了老祖,不必过分拘谨,也不必过分随意,适中便可!”
“是,师尊!”
柳月儿此刻也是有着些许局促之感,因为她们今日要见的,乃是青光宗的开山鼻祖,仙人境大能,周雄!
青光宗之所以能在南部州跻身为第三大宗,就是因为这位在五州大陆消失已久的开山老祖。
青光宗的太上长老,除了还在的周晓周户以外,其实还有一个,但那一个,早已是死在了断魔城外的战场之上,而这一切,即便是青光宗内,也只有寥寥数人知道,更无什么祭奠仪式。
在这断魔城中,就是如此,无论你先前身份如何,只要选择了来到这里,就要做好身死无名的结果。
院门之外,林楠与柳月儿调整了下心态,刚要准备敲门,便是听得枝丫一声,大门无风自开,一道苍老之声也是出现在了二人耳边:
“进来吧!”
踏进院门,一股淡淡的树叶腐败的味道随风飘到了二人鼻尖,院中,有着一棵树叶凋零殆尽,尽是些光秃枝丫的矮小树木。
柳月儿抬眼望去,心中微微有些奇怪,这断魔城虽是因为边缘之地的原因,草木植被极其稀少,但以如今时节,树木之类却不该是这副凋零模样。
未等柳月儿细想,她便是已经被林楠拉着进了厅中,大厅之内,一名身穿灰衣的垂朽老人端坐其中,在他那干枯至极的手中,握着一本早已陈旧泛黄的单薄书籍,老人此刻,似乎是在努力睁开他那那近乎已是眯城了一条直线的眼睛在看着手中书籍。
“青光宗已经很久没人来这座城了,这一来,还是两个女娃子,周户那个小子,还真是给我长脸啊!”
老人开口,声音温和,但言语之中似乎有着一丝责备之色。
“老祖!”
林楠看着眼前这名明明就是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的仙人境大能,但此刻却是一副将死模样自家老祖,眼中的泪水又是不自觉的打转。
林楠曾为青光宗宗主,自然是知道一些常人所不知道之事。
断魔城与五州大陆,其实并非两个完全隔绝之地,五州大陆中,所有一流以上的宗门或者修行势力,每隔五十年便是必须要派遣窥道境以上的修士前来断魔城待上五十年抵御魔族,而窥道境以下的年轻一辈,若是有所自愿,也可主动跟随前来。
五十年过后,若是还活着,可自愿选择留下或则回宗,而不论是选择何者,其所在宗门都是会得到一笔来自断魔城的丰厚报酬。
留下者,便要抛去从前身份,此后只为抵御魔族,离开者,带走报酬,但回到五州大陆之后,不得大肆宣扬断魔城之事,所有发现,以死论处,因此在五州大陆中,经常会有一些突然外出,而后几十年后才回归宗门,修为大涨的修士,但门内弟子问其原因,却是大多都只能不得其解。
至于青光宗,却是已经有两个轮次没有派遣宗内修士前往断魔城了,而这一切,都是这位仙人境的老祖与那已经死去的一位太上长老用命换来的特殊对待。
仙人境修士,可以自身为交换,换取宗门大兴,换取宗门安宁,但这世间,又有多少仙人愿意如此做呢?
能够修至仙人境的大能,大多都是惜命的,又怎么会为了一些他们眼中嗯蝼蚁将自己的性命压托在这断魔城呢?
在这断魔城,即便是号称与天同寿的仙人,也是会死啊!
就如同此刻在这小院之中的垂朽老人一般,仙人之躯,本该生机无限,充满力量,但在他身上,此刻散发的却只有丝丝暮气!
“唉,这种地方,不该是年轻人该来的地方!”
周雄眼皮轻抬,看着眼前那两名眼眶发红的宗门弟子,如今的自己,可以说与青光宗已经没了关系,但自己又如何能真的斩断那由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宗门呢?
曾几何时,自己与大哥意气风发,逆天夺命,步步行进,硬生生将青光宗从一个不知名的小宗门提升到了一流宗门,而后,他们收到了来自断魔城的邀请。
那一刻,兄弟二人胸中意气风发,雄心勃勃,带着三个子嗣来到了这断魔城中,随后便是征伐不断,名声大胜,青光宗也在断魔城的资源输送下变得越发强大,终于有一天,自己晋升了玄妙无比的仙人之境,青光宗也因此晋升到南部州第三大宗门!
但喜悦并未持续多久,在之后的一场战争之中,魔族阴冷出兵,那一次,魔界与断魔城双方进行了一场持续足足十年之久的厮杀,那一战,可谓是血雨漫天,整个世界都是仿佛被染成了红色。
也正是在那一战中,自己的大哥与他唯一的儿子在自己眼前身死,而自己唯一能做的,便是想要以命换命,屠宰了那名魔族仙人,但最终,自己却是活了下来!
战争过后,望着那堆积成数十座大山的尸体,看着自己眼前的已无生机的大哥与侄子,周雄便知道,这个地方,不应该如此,至少不应该让那些年轻人来此。
因此在日后的日子里,周雄逢战必出,战战以命相搏,只为了身边之人能少死些,只为了给青光宗后来者足够的生存机会。
在如此大局面之下,周雄的选择也许自私,但也不自私,在这断魔城中,即便见惯了生死,可又有谁,能真正看淡生死呢?
“也许只有那位身在百层中的存在吧!”
周雄脑中,出现了那道身着紫衣的身影,对于他,这断魔城中的大多人都是又爱又恨吧!
林楠见自家老祖好似又在神游,连忙出声说道:
“老祖,弟子此次前来除了看望您外,其实还有一事相求,就是关于弟子这徒儿之事!”
上次林楠前来之时,与周雄说了不到两句,周雄便是心绪偏远,不久便睡了过去,林楠便只得无奈离去。
“哦?何事?”
周雄闻言,也是收起了心中思绪,他如今虽是与青光宗已算没有关系,但对于林楠的请求,他自然也不会拒绝。
柳月儿简见状,也是立马向周雄行了一个大礼,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
“老祖乃是仙人境界,拥有无上威能,弟子想让老祖推演一人生死!”
仙人境界,已是能够感悟天道,任何一个仙人,即便不善推演,也可大致推算世间之事,而柳月儿之所以跟着林楠前来,也正是为了这一刻。
周雄闻言,也是看了柳月儿一眼,直到现在,他才仔细感知了一番这名青光宗弟子。
微微感知一番之后,周雄心中也是泛起了一丝惊疑,以柳月儿的年纪,能够达到如此境界,虽是顶尖天骄,但这还不足以让身为仙人境的周雄感到惊讶,毕竟他所看到的天才实在是太多了。
什么五州各部第一人,在周雄这一生中,见到的不说有上百,但也有数十了,但最后呢,能活到现在的又有几人?
除了几年前见到的那个萧姓小子有些意思外,还真没出现什么让他眼前一亮的年轻人。
但现在,周雄却是再次有些坐不住了,因为柳月儿的体内,有着一团连他也无法窥探的奇怪气息,那是一股,极其圣洁之气。
片刻之后,周雄压下心中惊疑,开口道:
“说吧,那人是谁?你身上可有他以前使用之物?”
柳月儿闻言,一手前伸,一块断裂地玉佩出现在了手中,那是在无尽虚空之中,顾不凡在最后一刻交给自己的召唤玉符。
“什么?我青光宗竟有如此妖孽?”
片刻以后,从林楠口中得知了顾不凡信息的周雄也是蓦然起身,他的双眼,也是睁了开来,有些激动地从柳月儿手中揭过了两截玉符。
而后便见周雄一手握玉符,一手掐指决,双目紧闭,口中微念。
一旁,柳月儿与林楠也是面色紧张的看着周雄,顾不凡的生死消息,如今就只有靠周雄了,若是连仙人境都无法推算,那柳月儿真不知该如何做了!
“噗!怎么可能!”
片刻以后,周雄蓦然一口鲜血喷出,竟是有些身形不稳,脸上尽是不可置信之色。
“老祖,你怎么了?”
林楠见状,连忙上前想要扶住周雄,却被周雄摇头制止。
周雄压下心中惊骇,神色严肃地开口说道:
“无法推演,一点信息都无法窥到!”
“怎么会!”
柳月儿闻言,脸色瞬间一片苍白,不凡哥哥,难道真的已经死了吗?
林楠也是微咬嘴唇,青光宗之光,南部州第一妖孽,就这样陨落了?
周雄见二人表情,却是微微一笑,开口说道:
“我说的是无法推演,可并未说他死了,他的命格虽然被一股强大力量遮蔽,导致老夫无法窥看,但还是能感知到一点气息,老夫可以肯定,他必然没死。”
柳月儿闻言,已是黯淡无比的眼睛蓦然一亮,不凡哥哥没死,太好了,太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