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我摊牌了,我比以前更妖孽 > 第一百五十章:生死未卜
 
  虚空之中,巨峰渡船被虚空之鲸毁灭的节点处,随着虚空之鲸与皇室老祖的先后离去后,除了那虚空通道之外不断肆虐的空间乱流与些许还漂浮在一旁的细小颗粒外,此地便是再无其他动静了,仿佛先前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
片刻之后,一条空间裂缝之中,一道略微有些佝偻的身影慌忙窜出。
“来晚了吗?”
周晓看着这空无一物的虚空,面色显得极其难看,自己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吗?
顾不凡已经随着渡船被那虚空之鲸灭杀了?
“传送玉符也无法感应了!”
周晓看着手中毫无动静的主符,心中又是一沉,他在外界时顾不凡自然无法在这隔绝了灵气的虚空之中使用传送玉符,但如今他已进入这虚空之中。
若是顾不凡仍然在这虚空之中,那么周晓身上的主符便是能感应到顾不凡身上传送玉符的位置,但如今,主符却是没有一丝动静!
一时之间,周晓心中百味陈杂,难道他青光宗的未来,就这样莫名陨落在了这虚空之中?
不,他乃南部州第一天骄,在那天劫之下都能活下来,如今又怎么会如此轻易就死了!
周晓沉默片刻,而后便是透过了虚空通道,来到了那片充满虚空乱流的空间之中,他不相信,不相信顾不凡如此轻易便会死了!
既然顾不凡再次动用了那恐怖的杀兵将柳月儿与江慎送了出去,那么他自己必然也有办法渡过这次绝境!
因此只要有一丝机会,周晓都不会放弃,他要这在充满了无限危机的空间之中寻找哪怕一丝有关于顾不凡还活着的线索!
……
而在顾不凡拔出戮仙剑救走了柳月儿与江慎之前的同一时刻,一座虽是残破不堪,但仍然散发着一种莫名的威严之感的大山山巅之上,身着紫衣的王之云手持着他那从未离过身的紫色小葫芦,不时往嘴中倒着清酒!
在其对面,有着一名相貌普通,脸上却是始终带着一丝和蔼笑意的白衣老人。
但若是仔细对比二人相貌,便会发现那长相普通的和蔼老人的脸上与中年面相的王之云好似有那么几分相似。
山巅之上,两人就这样相对而坐,但却是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蓦然之间,王之云眉头一皱,而后放下了手中的紫色葫芦,手中指决连掐不断,眉头越来越皱!
突然之间,大山山巅之上的那层层迷雾如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拨开一般,一只巨大的黄金竖眸自那天幕之处凭空而现。
那黄金竖眸出现之后,巨大的眸子瞬间锁定了王之云的身影,但奇怪的是,它却仿佛没有看到那白衣老人一般。
王之云蓦然抬头看向那突然出现的黄金竖眸,眼中突然出现了一丝怒气,愤而站起了身来。
“唉,莫要冲动!”
就在王之云要冲天而起的时候,坐在他对面的的白衣老者终于轻叹一声,缓缓开口!
而后便见那白衣老者一挥衣袖,大山之上那重重迷雾便是又重新汇聚而来,遮掩了那黄金竖眸的视线。
“他出事了!但天机如今已是越来越模糊,便是我也无法再随意推演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护他多久了!”
王之云见状,深深地看了一眼那白衣老者,而后皱着眉头重新坐下。
“无事,无事,天机蒙蔽也并非坏事,你无法推演,别人更是无法得知,这对于他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保护?”
白衣老者见王之云模样,也只能再次开口道。
王之云闻言,脸上却是再次浮现出了一丝怒容,开口吼道:“无事,无事!你永远都是只会这一句无事,若是真的无事,他又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这个世界又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
吼完以后,王之云略微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境,而后又好似无事一般坐了下来,这一次他并没有再强行推演顾不凡所在位置。
王之云虽是对眼前这名白衣老人有些怒气,但既然他说无事,那应该便是无事了。
面对王之云的质问,白衣老人却是沉默不语,一时之间,这座大山山巅,便又是恢复了一片寂静。
山脚之下,一阵微风吹过,扬起了山脚石碑上深深依附的灰尘,风过尘落,石碑之上,隐约可见三个烫金大字,无境山。
……
三日之后,域外之地,前往断魔城的渡船中转站所在小岛上。
一处客栈之内,柳月儿虽是眼眶通红,脸色苍白,但她的眼神之中,却是有着一股谁都无法改变的执着。
柳月儿身前,周晓一脸无奈与自责,若是自己想的再周全一些,亲自互送三人前往,而非只是拿出两块传送玉符,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而如今,顾不凡生死未知,柳月儿又是死不回宗。
房间之中,江慎也是神色极其难看地站在一旁,江慎的双手,此刻紧紧捏住,便是手上指甲已经将手掌划破,不断往着地板上滴着鲜血他也仿佛毫无感觉。
柳月儿与江慎都是没想到,便是已经半步仙人境的周晓也是没有在那虚空之中找到顾不凡或者那虚空之鲸的一点线索。
他们在这小岛之上整整等了三日,没想到就换来一个这样的结果,这让他们如何能接受?
蓦然之间,周晓声音低沉地开口,打破了房间中令人有些压抑的沉默。
“月儿,你真不与我回宗吗?不凡他……”
周晓望着柳月儿那越发苍白的脸庞,还是没有说出那最后一句话,如今出了外界,属于顾不凡那块传送玉符的光点却始终是灰暗的。
这说明顾不凡此刻并没有在外界之中,而那虚空之中,除了仙人境能够没有危险的长时间停留,便是半步仙人,也是无法一直留在里面,因此即便顾不凡在那大杀兵的加持下能够拥有飞升境的威能,也不可能一直待在虚空之中,因此此刻在周晓心中,也就只有一个猜想了!
面对周晓的询问,柳月儿那被她自己咬破的苍白嘴唇之上,丝丝鲜血流出,但柳月儿对此却是全然没有感觉。
这一刻,她很像大声质问周晓为何不多寻找几日,为何这么快就要放弃,但最终,她还是选择了沉默。
片刻之后,柳月儿缓缓抬起了她那充满了血丝的双眼,这一刻,她那本是一张绝美的脸上除了绝望与苍白,却是再无其它了!
“太上长老,我要去断魔城!”
柳月儿微启被她咬破的苍白嘴唇,开口说道,虽是仍然叫着太上长老,但柳月儿的声音之中,此刻却是好似没有一丝感情一般。
柳月儿话音刚落,便已见她回身出了门去。
“我会照顾好嫂子的!”
江慎见状,对着周晓行了一礼,也是转身出了门去。
“唉!”
周晓见状,面色复杂,心中想要强行将柳月儿带回青光宗,但却是始终挪不出那一步。
“天武王朝皇室!”
沉默半响,周晓双手紧握,据江慎所说,那突然变得疯魔而打破了护船大阵的龙门境修士身上散发的气息有些天武王朝养龙术龙气的气息。
只是如今,那人连同渡船死的渣都不剩,且在渡船出事的地方,周晓并未发现其他气息,因此此刻周晓无法确定那名龙门境的背后到底有无天武王朝皇室那两个老家伙的身影。
但此事,周晓自然是要去找天武王朝的麻烦的,只是想要凭借这样一个人便击垮整个天武王朝皇室,却是不可能的。
因为天武王朝的背后,乃是三大宗联合掌控,青光宗若是要对整个天武王朝皇室出手,那就必修得承受住真境山与御神宗的联合压力!
这对于如今的青光宗来说,是无法承受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