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我摊牌了,我比以前更妖孽 > 第一百二十九章:各执一词
 
  面对元景帝与均小宁两人的话语,顾不凡却仍是冷冷地说了一句:
“是与不是,搜魂便知!”
听到顾不凡的声音,便是连均小宁都是愣了一愣,顾不凡遇刺之后,与往日便是变得有些不同了。
往日之间,顾不凡虽是难掩心中桀骜,但他表面却总是会隐藏几分,有些时候很是懂得退让一分,做事也会多想几分。
但如今,他却是如同一个无谋匹夫一般认定了就是这位帝皇派人杀他。
“难道是因为那些凡人的死?”
均小宁脑袋之中蓦然一道灵光闪过,终于明白问题出现在了哪里。
但她却是有些想不明白,以顾不凡这样的天资与战力,死 在他手上的人应该不少,在那远古遗址之中,他更是毫不犹豫地斩杀了宫无柳那样一个女子,但如今,他却是会为了一些凡人的生死心境不稳?
而听到顾不凡之语的元景帝却是怒极反笑,失声吼道:
“哈哈哈,顾不凡,你可知你在说些什么?我可是天武王朝的帝皇,你居然想要搜我的魂?便是林楠来了,也不能对我搜魂,你真当天武王朝是你青光宗一宗附属?”
面对元景帝的歇斯底里,顾不凡呵笑一声,冷声开口道:
“你演的太过了!”
“什么?”
元景帝蓦然一愣,均小宁也是看向顾不凡。
顾不凡继续说道:“从我一进门开始,你便是异常大怒,作为一个帝王,我先是打伤了你的儿子,如今又是夜闯皇宫,你有这样的反应完全无可厚非,甚至你直接对我出手,也是在情理之中。
刚才我问到杀手之事时,你那微微一愣的表情与连声的质问也是显得很真实,从开始到现在,你虽然一直表现自己处在极端暴怒之中,但你的眼神之中,却是始终有着一丝冷静之色。
这绝非是一个暴怒之中的人该有的眼神,即便你忌惮我身边的人,忌惮青光宗而不敢对我动手,也绝不会有着那一丝冷静,除非你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除非你早就在脑海中对此场景预演了无数遍!”
均小宁闻言,有些诧异地转过头看了一眼元景帝的眼睛,不过她还是没有看出什么异常啊!
“哼,无稽之谈,顾不凡,你今日若是想拿你身边这位飞升境大梦压我,想拿青光宗压我便直说,又何必绕这些弯弯角角,今早之事虽是我儿做的不对,但他人已经被你打成重伤,没想到堂堂南部州第一天骄,居然如此没有容人之量,这南部州,想要你死的人不少,可你却偏偏咬定是我所做,你这不是携私报复是什么?今日你若是再如此咄咄逼人,那我便是拼了这条命,也要叫你知道什么叫士可杀不可辱!”
元景帝又是冷哼一声,竟是顶着均小宁这名飞升境的压力爆发气息,就要与顾不凡做一个鱼死网破。
不管是谁,若是见到此等场景,都会认为顾不凡是有些得寸进尺了,单凭顾不凡所说便要搜一个王朝帝王的魂,确实有些过分了。
均小宁面对如此状态的元景帝,也是眼神一冷,且不管顾不凡所说是不是真的,但只要元景帝敢有所动作,她必定第一时间将他诛杀在这大厅之内。
对于元景帝的作为,顾不凡却是走到了均小宁的身前,就那样子直直地看着他,仿佛在说,我人就在这,有本事你就对我动手。
顾不凡冷呵一声,道:
“呵,怎么,被我说中了,开始以死相逼了?天武王朝是三大宗共同扶植的人间王朝,你身为王朝帝王,生死应由三大宗共同定夺,所以你料定我会因为其他两宗而不敢让她杀你?这也是你敢派人刺杀我的原因?
你口口声声说不是你所做,可在这天武皇城,我所待时间到现在也不过两日,便是有人要杀我,又怎么能做到如此迅速?且两名龙门境大修在这天武皇城之中,能瞒得过你这个帝王的眼线?你会安心让两名不知来历的龙门境死士待在皇城?除了你,这皇城之中又有谁能如此迅速地调动两名龙门境?”
面对顾不凡的质问,元景帝眼神一眯,而后冷声回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说刺杀你的是两名龙门境,那你也知道龙门境修士拥有何等的实力,更何况是擅长隐匿身形的此刻,在皇城之中,除了老祖之外,有谁能轻易地发现那二人,而老祖又是早就闭关不出,今日混进来两名龙门境刺客很奇怪吗?说不得是你自己在回南部州之时走漏了风声,所以才会有此次刺杀,更何况,田庭已经是被你们搜过魂了吧,那今日我的行踪你应该也是知道,可有见我派人去刺杀你?”
元景帝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田庭,这个他花了无数资源一手培养的龙门境大修,就这样被那女子给废了!
均小宁闻言,也是觉得元景帝所说之语不无道理,从田庭的搜魂来看,今日元景帝在御书房内大发雷霆,随后将田庭叫了进去,只是叫他带着灵丹前去看望陈惊龙,言语之间,也并无什么不妥之处,并无暗语之类的东西。
“呵,说到这一点,我也不得不说声你这老贼的智慧过人,竟是连田庭会被搜魂这一步都能想得出来,你知道,若是刺杀失败,我定然会找上面门来,而我无法直接向你动手,定然会找最贴近你身边之人先做调查,而这田庭,便是最好的人选,一个陪伴了你百余年的龙门境大修,居然被你随意用来当做证明自己清白的工具,不得不说,你这个帝王还真是当的心狠手辣啊!”
顾不凡看向地上的田庭,脸上却是泛起了一丝冷笑。
均小宁闻言,也是猛然看向了元景帝,顾不凡话语中的意思,她也是听懂了几分,若真是如此,那这元景帝的谋略,还真是有些可怕了。
“这不过是你一人之言,全都是你的妄想罢了,就凭你的妄想你就想动我?就算你是南部州第一天骄,你也没这个资格!”
元景帝眼中,闪过一丝别人未能察觉的狰狞之色,对着顾不凡大吼道。
顾不凡却是不想再与他争论,转头看向均小宁,他的眼神之中,有着不可动摇的决心,即便今日是他想错了,这魂他也必须得搜。
“多说无益,动手吧!”
“唉!”
均小宁一声叹息,既然顾不凡坚持,她也只能动手了。
均小宁一手抬起,于空中虚握一下,那元景帝便是瞬间感觉自己动弹不得。
这一刻,元景帝的脸上才终于是浮现出了一丝惧意,他却是没想到,顾不凡居然是真的敢对自己动手,即便会因为这个越轨行为让青光宗对上真境山与御神宗,他也要对自己动手。
“老祖救我,老祖……”
元景帝蓦然大叫出声,只是刚喊出一声,便是被均小宁封住了嘴巴。
“唉,顾小友,到此为止吧,刺客之事,我们自会查明,而后给你一个交代的!”
大厅之中,蓦然出现了一个有些沧桑的声音,随后便见元景帝身旁出现了一袭金黄长袍,长袍之内,乃是一个身材有些瘦弱的老者。
“老祖!”
老者一出现,元景帝身上的的束缚便是瞬间被他解开,元景帝神色有些激动地看向自家老祖,只要老祖肯出马,那今日自己便是无事了。
“终于出来了一个!”
顾不凡看着那人,心中一凛,从进入皇宫开始,均小宁便是告诉他有两道气息暗中盯着自己二人。
只是顾不凡没想到,这人忍到现在才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