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我摊牌了,我比以前更妖孽 > 第一百二十三章:你,给我滚!
 
  王芸见状,微微一怔,这二皇子,怎么今日就下了最后通牒了?
王芸目光闪烁,却是没有听到自己最想听的那句话,什么王家如鱼得水,一日千里,那与她王芸有再有何关系?
单单是陈侗一事,便是让王芸认清了王家高层那已经是腐烂不堪的人心,如今的王家,除了自己的父亲母亲,已是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了。
因此,如今她所做一切皆是为了自己,只有自己足够强大,她才不会再任人摆布。
陈惊龙的话里,她想听到的不是王家如何,而是那一句日后我若为帝,你便为后,但陈惊龙自始至终,对此都是只字未提,哪怕只是一句口头承诺都是没有。
若是把自己给了陈惊龙到最后还只是为了一个妾室,那她王芸又何必在陈惊龙面前如此低下。
真境山的天骄子弟,身份并不比皇宫中的那些贵妃低,甚至还要高上许多。
只有那帝位后的后位,才是王芸真正想要的,后位能够拿到的资源,比她在真境山所得的资源会多少数十倍!
但如今看来,却是再无希望了,王芸虽是渴望修道长生,但她也不会如此低价便把自己卖了出去,若是以前那个废物皇子陈侗,王芸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手段将他玩弄在股掌之中,但面对这二皇子,王芸却是没有那个实力。
恍然之间,王芸又是想起了那道身影,若是没有他的出现,可能自己现在已经凭借陈侗那块跳板成功搭上其他有竞争力的皇子了吧,但就是那个男人的出现,改变了自己的生活。
恨吗?但她王芸又有何资格去恨处在一州年轻山巅的那么一个人?
不恨吗?那为何自己又迟迟忘不掉那道身影?
这一刻,便是王芸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心中所想。
王芸微愣片刻之后,终于是缓缓起身,看向那个心思已完全不在自己身上的二皇子,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表情后,王芸开口道:“既然如此,那小女子今日便是与二皇子就此别过,望二皇子日后万事顺利!”
王芸虽是很好奇陈惊龙为何今日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但她还是压下了心中疑惑,这些事,日后都与她无关了。
王芸决定从今日开始,她便会在真境山安心修行,再不想这些烦心事了。
这一刻,放下这一切的王芸竟是感觉有些异常的轻松,随后她便是眼睛一亮,心境放松之下,她感觉到自己的洞府境瓶颈居然有些松动了,她离反璞境更进一步了!
“好,王小姐,就此别过!”
陈惊龙听到王芸回答,却是丝毫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陈惊龙起身应了一声后便是连忙带着护卫下了楼去。
他现在已经是迫不及待想要再次见到均小宁了,虽然派了人盯着,但要是她已经走了怎么办?
王芸见状,心中好奇心更胜,反正现在我也无事了,何不跟上去看看?
王芸起了念头之后,便是跟了上去,她虽是嘴上说着不在乎此事,但身为一个对自己姿色有着几分自信的女子,王芸还是想看看到底是何种风情的女子才能让这二皇子变成这样!
其实从刚才陈惊龙的神情与他的性格当中,有些聪慧的王芸便是已经猜到了陈惊龙心中所想必定是个女子。
……
黄轩楼第七层中,顾不凡一脸无奈的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华服贵公子。
“自古红颜多祸水啊!”
顾不凡在心中悲叹一句,不过这次还好,至少这华服公子哥并没有如同王临那般一上来就要喊打喊杀。
他此刻虽是一副自来熟的模样,但始终还是表现的规规矩矩的,除了那双眼睛恨不得贴在均小宁身上以外,其余并无什么逾矩的行为。
“这位仙子,敢问是何家千金呀?我在这皇城住了也有三十余年了,虽不说能认得所有王公贵族府上的千金,但如同仙子这般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美貌,我定是见过一次便不会忘记的,但此前为何却是从未见过仙子?莫非仙子真是从那天宫中下凡而来?”
陈惊龙一挥玉扇,笑容满面地说道。
“咯咯!”
均小宁闻言,更是咯咯直笑,一颦一笑之间,浑身曲线更是随着轻微抖动而更添诱惑,大堂之中,不光是陈惊龙,便是其余食客也是有些痴痴地看向了这边。
“这女子,我一定要得到她!”
陈惊龙心中,一个声音不断吼道,此刻的他,已是感觉小腹之中有一团邪火正在滋滋燃烧。
而此刻,王芸也是正好走到了此处楼层,当她看向均小宁时,即便她是一个女子,也是有那么瞬间的恍神。
“输给这样的女子,不亏!”
王芸回过神后,心中轻叹一句,即便她对自己的姿色有些自信,但面对均小宁时,她瞬间便是认输了。
既然已经知道陈惊龙今日态度如此冷淡的原因,王芸也是准备就此离开。
只是当王芸目光透过陈惊龙身后护卫间的缝隙瞥到那个虽是有些面色苍白的身影时,她却是蓦然心中一颤,脚下仿佛生出了一股强大粘力一般将她定在了原地。
“他怎么会在此处?”
王芸失声喃喃,怔怔地望着那个沉默的青年。
正巧此时,先前陈惊龙派出去打听消息的护卫也是从外折回,当他看到站在楼梯口怔怔发呆的王芸之时,也是有些诧异。
只是当他目光跟着王芸而去看见坐在那处的陈惊龙时,心中却是瞬间了然。
这一刻,这个护卫对王芸竟是生起了一丝同情之心,任谁看到打败自己的女子如此貌美之时,都会生出一股无力的挫败感吧。
护卫莫名叹息一声,而后便是跑到了陈惊龙的耳边低声述说着些什么。
得到了消息的陈惊龙眼睛瞬间一亮,微微瞥了一眼顾不凡,而后便是心中大定。
一个从别州而来,气息虚浮,受了伤的无名修士而已,又怎么能抢的过他这个天武王朝的二皇子?
既然已经得知顾不凡并无什么背景,陈惊龙也是不在顾忌,直接开口道:
“这位仙子,何不到我府上去瞧瞧,我府上厨子做的菜,可是比这黄轩楼的好吃数十倍,好玩儿之处也是甚多,仙子可有兴趣?”
均小宁闻言,轻笑着看了顾不凡一眼,却见他神色自若,甚至还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均小宁顿时有些气结,别人都挖墙角挖到你面前来了,你还无动于衷?
顾不凡此刻想的却是,跟我无关,不关我事,爱咋咋地,我和均小宁又不是什么不正当关系!
见顾不凡久久没有动作,均小宁突然眼睛一亮,心中一动,脸上表情蓦然一变,挂着些许楚楚可怜的模样对着陈惊龙说道:
“奴家也想去公子府上瞧瞧啊,可是奴家这位夫君别的本事没有,平日里就是对奴家凶的紧,若是奴家跟着公子去了,怕是事后免不得要被夫君一顿毒打了,嘤嘤嘤!”
这一刻,整个厅堂内,阵阵沉重的喘息声传出,除了顾不凡以外的雄性生物,此刻他们都是能听到自己那砰砰狂跳的心脏声。
短暂的平静之后,所有视线都是移到了顾不凡身上,此刻这些已是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雄性生物脑海中都只剩下一句话:“此子不当人子,如此女子,也下的去手?”
顾不凡见状,眉头一皱,这均小宁,居然是用上了魅惑之术,在那远古遗址当中,顾不凡可是受过这招的,自然是知道这招的威力,若非当时戮仙剑及时出手,怕是此刻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
面对顾不凡的眼神,均小宁却是宛如一个小女孩一般做了一个鬼脸,但她也是极有分寸,对这些人使用的魅惑之术,只是最简单的而已。
只是因为她如今实力恢复了一部分,这些连龙门境都未有的人才会如此容易中招。
“你,马上给我滚!”
陈惊龙蓦然转向顾不凡,一声喝道,此刻在他心中,均小宁已经是自己的人了,而顾不凡,已经是个死人了。
但陈惊龙却是不想在均小宁面前杀顾不凡。
“哦?你要是聊这个,那我可就来劲了!”
顾不凡眉头一挑,好像曾经也是在一家叫做黄轩楼的酒楼里,有个皇子就是因为这样丢了性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