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我摊牌了,我比以前更妖孽 > 第七十八章:灵消阁,林佻
 
  “这位小道友,可否移步?”
顾不凡与李晚秋身前,一儒生打扮的老者上了前来,露出一副和蔼的笑容说道。
“这位老前辈,可是有事?”
顾不凡自然是知道他的意图,但顾不凡却是不愿意与他多费口舌,因此也是拱手问了一句,虽是未明说,但其中的拒绝之意,想必这老者不会不知道。
“呵呵,小道友不必如此警惕,老夫乃是中州灵消阁长老林佻,若是小友愿意仔细解答我几个问题,老夫自会送上一点绵薄回礼,同时小友也可成为我灵消阁贵宾,日后购买消息,报老夫名号也可打个八折这对小友你来说,只赚不赔呀!”
林佻轻抚了几下自己的胡须,说到灵消阁三个字时,林佻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骄傲。
灵消阁乃是中州乃至五州第一的贩卖消息的第一宗门。
灵消阁乃是有着集尽天下秘闻的名号,这天底下,灵消阁不敢说掌握了每一处,但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灵消阁的身影。
在灵消阁,只有你买不起,没有你买不到的消息。
在这中州,灵消阁虽是算不得霸主级势力,但其绝对拥有着超过霸主级势力的实力。
因为中州之内,不少强大宗门都是欠着灵消阁不大不小的人情。
“灵消阁吗?”
顾不凡听得这老者自称是灵消阁的人,眼神也是闪烁了一下,能与灵消阁交个朋友,说不得也不错,说不定日后还能起上一些作用。
顾不凡稍微思量过后,便是改了主意,说道:
“既然如此,那林前辈便请吧!”
林佻见顾不凡答应了自己,脸上笑意更胜。
其实从一开始,林佻便是“盯”上了顾不凡与李晚秋了,毕竟他二人,那是第一个从那远古遗址之中出来的。
而他灵消阁此次在此进去的弟子,居然一个未回,这让林佻极其地痛心,同时也是带着一些郁闷。
若是他就这么一点消息不知地回了灵消阁,必定会被其他长老借机排挤,那他这个长老之位,就很可能会被其他人取代了。
在灵消阁,要混到长老的位置,那可是不容易,林佻又怎么会轻易放弃。
因此他刚才可是动用了自己不少人情才将那些同行叫走,因此顾不凡与李晚秋身边才会只有他一人过来询问。
云上城,一处酒楼之中,林佻早已订好了一个清雅的包间,本来是为灵消阁弟子准备的,但如今灵消阁却是只有他一人在此了。
林佻虽是心中悲戚,但脸上却是始终保持着和蔼的笑容,三人坐定之后,林佻开口道:
“还未请教两位小道友姓名!”
“在下江慎!这是舍妹江婉,她平时里有些害羞,林老前辈有何事,尽管问我便是!!”
顾不凡端起茶水喝了一口,开口回道。
顾不凡同时也在心中传音李晚秋,免的她不小心说了实话。
李晚秋虽是疑惑顾不凡为何要冒用江慎的名字,但接到顾不凡传音后她也是乖乖闭口不言。
林佻听得顾不凡回道,在脑海中略微搜索了一会儿以后,便是有些怀疑的开口道:
“小道友是江慎?可是那南部州最强龙门境江陵上人的弟子江慎?”
林佻随后又是看了看顾不凡的面貌与李晚秋,他林佻虽不能说是熟悉五州所有天骄的面容,但那江慎的画像他曾经也是见过几次,并不是顾不凡这般模样啊。
而且灵消阁的记载当中,江慎也并没有这样一个绝色的妹妹啊。
而且以这女子的姿色,灵消阁居然没有画像记载,这让林佻也很是奇怪。
毕竟能作为从那遗址中活着出来的少数人,林佻可不会被看似毫无修为的李晚秋给骗了。
“呵呵,林老前辈太看的起我了,我可比不上那等天骄,只是同名罢了,同名罢了!”
顾不凡听得林佻一问,一口茶水差点没把自己噎住。
他倒是忘了这灵消阁不止在中州名声大,在其余四州,也是有着不少的消息探子。
自己用江慎的名字,倒是疏忽了江陵上人的名声与江慎自身的天骄之名了。
顾不凡见林佻好似陷入了沉思,尬笑一声后说道:
“哈哈,林老前辈不用在意这些细节,只要我给的消息是准确的,完整的,不就行了吗?”
林佻被顾不凡一笑震醒之后,再次看了顾不凡的面容一眼,却还是无法在脑海之中搜索到这幅脸庞,但他越看顾不凡,却越是觉得有些熟悉。
而李晚秋就更不用说了,林佻更是找不出半点关于这幅脸庞的记忆。
但当下,还是尽快的到消息赶回灵消阁才行,便是顾不凡用的是假名,也与他无甚关系,因此林佻也是开口道:
“江小道友说的是,倒是我较真了!那接下来就请江小道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从日中,到日暮,整整近半日时间以后,顾不凡才带着李晚秋从那酒楼之中走了出来。
这一下午,那林佻拉着顾不凡将遗址之中的事从头到尾问了不下五遍,直到顾不凡再三保证自己所言再无纰漏之后,林佻才在慢慢的消化之中放走了顾不凡。
“灵消阁,有意思!”
顾不凡看了看手中的灵消阁贵宾令牌,有了这东西,日后在灵消阁买消息能省不少灵石。
“走吧,晚秋,先找个地方住下,李老也没出现,更没人来接我们,你又不知道回李家村的方法,只能先待两日看看了!”
顾不凡一脸无奈,李老也不知是老年痴呆还是什么,今日居然没有出现,更是一个人都没有派来。
而李晚秋又是第一次出李家村,根本不知道九重天秘境的入口在何处,这就导致了他们现在无处可去的处境。
“对了,晚秋啊,这次我们是睡几个房间呀?”
突然之间,顾不凡脸上露出了一丝坏笑,低头看向李晚秋,同时握着李晚秋的那只手也是稍稍用了用力,用着有些贱贱的语气说道。
“顾大哥,你这个坏人,我一定要告诉月儿姐姐!”
李晚秋听到顾不凡的调侃,脸色瞬间一路红道耳根子,挣脱顾不凡的魔爪后,李晚秋一路小跑着向前去了。
“这妮子,怎么反而还越来越害羞了?嗯?我怎么好像越来越色了?哼,定然是心井作祟,我定要早日拔除那心魔!”
顾不凡将锅一甩,快速追了上去。
某心井中的心魔:“我***”
而在顾不凡与李晚秋离去不久后,酒楼中的林佻也是回过神来,脑海之中,一道有些稚嫩的面庞逐渐与顾不凡的容貌重叠起来,林佻蓦然激动道:
“他就是顾不凡,他身边那女子便是李晚秋!那个南部州第一妖孽顾不凡,又回来了!”
远古遗址之中发生的事,顾不凡确实没有保留,顾不凡用着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对这林佻和盘托出了,毕竟就算顾不凡藏着掖着,以灵消阁的手段,最后还是能知道的。
那倒不如自己现在就卖个人情给林佻,日后也好办事。
“顾不凡,萧天命,这两人,日后还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林佻回复心情之后,向着灯火通明的窗外看去,曾经萧天命以洞府境修为偷逃出去,竟是以一人之力跨境到了南部州。
因此才会有那场三人之战,那场战斗虽是发生隐秘,但以灵消阁的实力,还是在萧天命被萧家抓回后得到了一些东西。
但这些消息,在灵消阁内,也只有长老级别以上的人才能查阅,可见萧家在暗中也对灵消阁有过示意,并不想让那一战让更多人知道。
但其实那一战,除了申狂是败者以外,顾不凡与萧天命之间的结果,除了他们两人以外,却是连萧家家主都不知。
那申狂虽是也不错,但在两州第一的对比下,还是差了不少,申狂脸上的那道剑痕,就是最好的解释。
“顾不凡虽是变态,但如今与萧天命的差距,可是不小啊,另外还有其余三州的三个妖孽,顾不凡如今,已是最弱的一个了吧!”
林佻眼睛微眯,此次远古遗址之事,必将震动五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