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我摊牌了,我比以前更妖孽 > 第七十三章:镇压!
 
  顾不凡等人重新出现在遗址之中时,其余人都是眼神一亮。
莫非缥缈仙主恶念被他们消灭了?
可当凌肃等人看到那虽是变得有些虚幻但仍然存在的身影时,他们心中又是一沉。
顾不凡等人的状态,此刻只能用极差来形容,在他们消失的这段时间里,不知与那缥缈仙主恶念进行了怎样惨烈的战斗。
“不凡哥哥,你没事吧!”
柳月儿看见已然重伤的顾不凡,瞬间有些眼泪朦胧,连忙上前扶住了他。
“柳仙子,你怎么不问问我有没有事呢?”
顾不凡尚未来得及答话,一旁同样气息萎靡的江慎龇了龇嘴说道。
“好好养你的伤吧,都现在了,话还这么多!”
顾不凡一翻白眼,呛声回道。
顾不凡这才发现,李晚秋居然没有跟着柳月儿一同上前来。
视线环视一圈后,顾不凡仍是没有发现李晚秋的踪影,他的心中,突然出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忙向柳月儿问道:
“晚秋呢?她去哪了?”
“晚秋妹妹她……”
柳月儿顿了顿,眼神往一个方向看去。
顾不凡也是顺着柳月儿视线看去,这才看到了那道凌空漂浮身影。
只见那十二通天白玉柱之中,李晚秋此时仿佛昏睡过去了一般,静静地躺在了那虚空之上。
而那十二根通天白玉柱之中,不断有着白色光芒散出,一丝一丝慢慢融进了李晚秋的身体之中。
“难道召唤晚秋的不是这缥缈仙主的恶念,而是那十二根柱子?”
顾不凡此时却是有些想通了,怪不得缥缈仙主恶念对李晚秋只停留在好奇的阶段。
若李晚秋心中的那股召唤之感来自于缥缈仙主的恶念,那恶念应该不会一直如此平静。
“该死!”
缥缈仙主恶念此刻也是眼神微变的看着这一幕,施展了幻天境之后,虽是重伤了顾不凡等人,但他自己也消耗不少,身躯都是虚幻大半。
“我倒是忘了这十二根防品镇天柱了!”
缥缈仙主恶念一袖挥出,一道能量光柱瞬间向李晚秋方向激射而去。
顾不凡看见这一幕,瞬间心神紧绷,刚要动作,却是又牵动身体伤势,又是一口鲜血吐出。
“不凡哥哥,没事的!”
柳月儿见状,连忙为顾不凡灌输一些灵气,帮助他平抚伤势。
“先前我便试过将晚秋妹妹救下来,但却是被那些柱子压制不得动弹,它们,好像在保护晚秋妹妹!”
柳月儿连忙向顾不凡解释到,生怕他再要强行动作。
果然,如同柳月儿所说那般,缥缈仙主恶念的攻击在距离李晚秋尚有丈余时,便是被一股波动震的粉碎,化作点点星光重归于天地之间。
“该死!该死!该死!”
缥缈仙主恶念似乎是不信邪一般,一边大骂一边攻击着靠近李晚秋所在之处。
但毫无悬念,缥缈仙主恶念所发攻击尽皆被那股波动震碎消解,他也只是前进不过十余丈便被阻隔在外,再难进一步。
“缥缈,你故意留给我幻天境的记忆,就是想要我短暂消失,好让这些防制镇天柱与她产生共鸣吗?你竟然能算到这一步?不,不可能,便是天帝也无法相隔数万年精确算计到此!”
“那小女娃子,又是谁的手笔?是镇绝仙主还是通天仙主?”
缥缈仙主恶念眼见自己无力阻止,一时间如同精神错乱一般不断喃喃自语。
“顾兄,好机会!”
地面之上,江慎等人自然也是观察到了缥缈仙主恶念的不对劲,他们彼此对视一眼,皆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意图。
他们虽是身受重伤,但身为五州顶尖天骄,又怎么就此丧失战力,此刻趁那缥缈仙主恶念神智不清,正好做那最后一搏。
若是再让缥缈仙主拉了他们进幻天境,他们便真的只能引颈受戮了。
“上!”
众人再次对视一眼之后,皆是选择了做最后一搏。
除了在幻天境中被缥缈仙主恶念重伤的六人之外,再加上场中凌肃陆仙仙等人,此刻一共二十人,一同向着那仙主恶念使出了自己最强一招。
“尔等蝼蚁既然如此着急送死,那吾便成全你们!”
缥缈仙主恶念感受到顾不凡等人的动作,也瞬间恢复了清明。
缥缈仙主恶念怒喝一声后,便是浑身泛起一股猩红之气。
一股邪恶之气从他身上猛然散发,竟是扰的顾不凡等人一阵心神不宁,出手几道都是因此减低了两分。
先前的仙风道骨此刻在他身上再无一丝痕迹,此刻,缥缈仙主恶念才展现出了他真实的模样。
“轰!”
只见场中,以缥缈仙主恶念为中心,一股强横波动震起阵阵音爆之声,直向四周散发而出。
一时之间,剑光,戟影,刀芒瞬间消失无踪,顾不凡等人也在一片血红之中倒飞而出。
这其中,受到冲击最大的自然是已然近了缥缈仙主恶念之身的杜笙。
只见杜笙身上那件半仙兵品秩的法袍蓦然散发出一阵刺眼光芒,为他挡住了大半冲击之力,只是瞬间,那半仙兵法袍便是显得黯淡无光,甚至出现了一丝破碎。
饶是只承受了小半冲击的杜笙,却也是被那血色冲击掀翻数十丈之远,而后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之上。
其余人虽然不如杜笙靠的近,但他们承受的冲击力也不必杜笙弱上多少。
除了顾不凡以外,其余人身上都是亮起颜色不一的各式光芒,显然都是有宗内长辈赐下的防御重宝。
“就是现在!”
顾不凡吐血倒飞之际,努力提起自身最后一丝力气,一道剑光从他额间蓦然飞出,正是崔圣赐予他的最后一道剑气。
灵台之中,均小宁此刻却是躲在一处角落瑟瑟发抖,然而并非是缥缈仙主恶念的攻击影响到了她。
而是那把插在剑台之中的黑色长剑此刻正在微微颤鸣,不断发出股股浓厚的煞气。
没有防御重宝的顾不凡之所以还能作出这最后一击,便是因为戮仙剑的颤动。
缥缈仙主恶念的血色波爆之中蕴含的邪恶之气与煞气,被戮仙剑尽数吸收而进。
也正因如此,顾不凡承受的只是那一股纯粹的灵气波爆而已,没有防御重宝的顾不凡,反而是此刻受伤最轻之人。
但这个最轻,也只是相对于其他人而言!
在缥缈仙主恶念的那一击之下,现在还保有一丝意志的,不过几人而已,柳月儿因为先前挡在了顾不凡身前,此刻已是昏死过去。
“傻妮子!”
顾不凡挣扎着爬到柳月儿身边,伸手吸收了残存在她身上的那股煞气,这才终于完全瘫倒在地,再起不能。
这一刻,还保有意识的几人都是看向了那处虚空,顾不凡的最后一击若是成功消灭缥缈仙主,那么他们便是活了下来,若是没有,那进入这远古遗址的五州几千天骄,怕是一个都无法活着出去了。
待的一切光芒散去之后,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却是一道近乎透明的光影。
“我申狂,难道今日就要死在这遗址之中了吗?不,我不甘心啊!”
便是一向孤高狂妄的申狂见到那虚影之时,心中也是涌起了一阵绝望。
“顾兄,看来这次咱两真要完了!”
江慎无奈一笑,此刻他便是连根手指都无法移动了。
“你们,全都成为我的养料吧!”
缥缈仙主恶念此刻虽是近乎透明,但他还存在,这场战斗,便是他赢了。
“嗡嗡嗡!”
就在缥缈仙主恶念要动手吸收顾不凡等人血气之时,却听得身后传来一阵震动之声。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完成了共鸣?”
缥缈仙主恶念艰难转过身去,看向了那不断震动的十二根仿制镇天柱,此刻,他是真的有些慌乱了。
其实顾不凡等人无论如何努力,都是无法消灭他的,因为只要缥缈仙主未死,身为恶念的他便不会被消灭。
经过无数岁月的变化,他早已不只是缥缈仙主的恶念那么简单了,只要不是缥缈仙主亲自出手,他便永远不会被消灭。
至于他如今为何如此弱小,除了这数万年来时间对他的侵蚀,还有缥缈仙主故意为之的原因在内。
不然光凭岁月的力量,根本无法将他压迫到这个地步,毕竟达到仙人之境后,理论上便是与天地同寿了。
但这十二根镇天柱,虽然只是仿造镇绝仙主的仙兵而制,但用来镇压他这一道恶念,却是绰绰有余了。
“缥缈,好久不见!”
缥缈仙主恶念心神慌乱之间,却见那十二根镇天柱迅速缩小无数倍,化作十二根细小柱子环绕在李晚秋手腕之上。
宛若一串流光手珠,不断在李晚秋手腕之上流转。
“你是!通天?不对,通天又怎么能与镇绝的镇天柱产生共鸣?”
缥缈仙主听得李晚秋那不含任何感情的一句好久不见,心神大为震撼。
李晚秋能够使用远古战意,说明她与通天仙主有关系,但她同时又能与镇天柱产生共鸣,肯定也与镇绝仙主有关联。
“晚秋!”
顾不凡怔怔地望着虚空之中的那道身影,此刻的李晚秋,给人的感觉就如同一个毫无感情之人,她的身上此刻只有无尽的冷意,便是刚才她扫过顾不凡的那一眼,也是让顾不凡心中一震。
顾不凡如今根本无法确定,李晚秋是否还是李晚秋。
同时顾不凡心中对于李老和王之云的安排也是第一次出现了疑问。
李老是否知道李晚秋进入这远古遗址之后会变成这样?
若是知道,为何还会让她进来?
他对李晚秋的那份喜爱,难道是假的?
师尊又为何会让自己进入这远古遗址?
这一切,难道都只是大能者之间的互相博弈?
先前与缥缈仙主恶念战斗之时,他们都是一边紧守心神防止被那恶念侵入心神控制自己一边施展术法。
因此先前那场战斗,无论对于他们的身体还是心神,损耗都是极其恐怖的。
此刻,顾不凡的内心已是因为李晚秋的异样出现了一丝不稳。
“公子,快稳住灵台清明,护住道心!”
灵台之中,均小宁也是被顾不凡这突然的变化惊住了。
只见顾不凡灵台之中,顾不凡的神魂小人此刻居然也是有些不稳,似乎正在缓慢消散。
而这灵台世界,随着顾不凡神魂小人的不稳定,此刻也是在微微颤抖着。
顾不凡对于王之云的信任,不可谓不强烈,从“天罚”之后,本是注定活不过三日的顾不凡却在王之云的帮助下将戮仙剑封印在了心脏之中。
可以说,是王之云凭借一己之力赋予了顾不凡新生,而后的几年相处时间里,王之云更是让顾不凡在这个世界有了家的感觉。
因此,即便是顾不凡为救柳月儿强行扯出戮仙剑之时,他心中也是坚定王之云能够感知得到,一定会出现在自己身边。
而后,当顾不凡醒来之时,虽是没有见到王之云,但也却是如他所想一般。
但此刻,因为李晚秋的变化,顾不凡第一次对王之云产生了一丝猜疑。
而正是这丝猜疑,让顾不凡道心之上的裂缝一步步扩大。
“唉!”
关键时刻,顾不凡灵台之中,似有一声叹息响起。
只见那锁住戮仙剑的剑台之上,王之云用符隶布置的金色锁链显现而出,一道金光闪起。
竟是凝成了一道虚影,而那虚影样貌,正是王之云模样。
“天……天尊!”
均小宁见到王之云虚影之时,竟是忍不住激动下跪,若非她只是一道灵气,此刻怕早已是泪如泉涌。
虽然她在被镇压的岁月之中层无数次咒骂过天尊无情,但此刻终于再次见到这张面容时,她的心中,仍然只要无尽的尊崇与敬意。
“这数千年来,可曾好好反省?”
王之云也是望向下跪的均小宁,轻声问道。
“哼!”
均小宁一听得王之云的问题,居然冷哼一声,如同一个怄气的小女孩儿一般转过头去,但不过瞬间却又是忍不住回过头来看向王之云。
“你们啊,一个个都是如此倔!”
王之云无奈摇了摇头,这才转向顾不凡的神魂小人。
从王之云虚影出现的那一刻起,顾不凡的神魂小人便是如同呆愣一般定在了原地,不关神魂小人如此,便是顾不凡本体,也是如同失去了意识一般。
“你个小子,无论过去多少岁月,总是将身边之人置于你自己之上。”
王之云对着顾不凡神魂小人骂了一声,不过脸上却又是有着一丝欣慰之色,随后王之云又是看了一眼不断颤动的戮仙剑,脸上又是露出一丝无奈:
“剪不断啊,剪不断!”
而在外界,立于虚空的李晚秋此刻也是眼神冷漠地看着缥缈仙主的恶念说道:
“缥缈,可想好了?”
缥缈仙主恶念此刻也是一脸复杂之色,刚才的一番交谈之后,便是身为仙主恶念的他心中也是掀起了滔天巨浪,此刻已是由不得他做选择了。
“唉,镇压我把!”
缥缈仙主叹息一声,竟是主动半跪于李晚秋身前。
“嗯!”
李晚秋轻轻点头,手腕之上的十二根镇天柱缓缓变大一些,将缥缈仙主恶念围绕其中,待的李晚秋手掐一决后,那恶念便是被吸入其内,然后重新变为一串手珠环绕在李晚秋手腕之上。
“你个坏蛋,刚才你为什么要那样看顾大哥!以后我再也不把身体交给你了!”
“我看任何人都是如此……”
李晚秋体内,两道声音响起,一道狡黠灵动,一道冷漠至极。
至此,那让五州此行天骄伤亡惨重的缥缈仙主恶念就这样被镇压,而这一切,却是无人看到。
因为地面之上,不知何时,所有人都是昏死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