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我摊牌了,我比以前更妖孽 > 第六十五章:顾兄,你两边通吃?
 
  “顾不凡,没想到你依旧如此变态!”
申狂那坚毅的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有些僵硬笑容。
申狂伸出微微有些手掌摸了摸自己眉边的那条条长长的疤痕,他的心此刻都是在微微颤抖。
他终于有机会报这一剑之仇了,曾经便是这一剑,令他险些道心崩溃,但也正是这一剑,让他在二十岁时便踏入了入神境。
当申狂知道顾不凡遭受天罚沦为废物的时候,他的心中只有愤怒,愤怒顾不凡居然会就此变为废物。
愤怒自己再也无法报那一剑之仇,可如今,顾不凡居然还是如此变态,这让申狂如何能不兴奋。
这一次,他要将顾不凡狠狠踩在脚下,他要将曾经的耻辱,加倍奉还。
反璞境界,居然能掌控如此规模的窥道境才能掌控的禁锢之力,申狂不得不承认,顾不凡似乎比以前更加变态了。
但这些年,他申狂经历的,是常人无法想象的,而那些经历,带给他的,便是更加强大的实力与自信。
因此顾不凡越强,他便越是兴奋,因为只有打败如此状态下的顾不凡,他的道心才能重归于完整,才能更进一步。
“顾不凡,仙宫之中,你我必有一战!”
申狂嘴唇微张,喃喃自语,随后转身离去。
申狂虽是很想现在便与顾不凡大战一场,直分生死,但他不想与非巅峰状态的顾不凡战斗,那样即便他赢了,也没有意义。
而且那真仙机缘,他势在必得,仙宫开启在即,现在有所损耗,于他不利。
“申狂吗?”
被众人围在中间的顾不凡看着那个转身离去的背影,心中也是想起了一些往日的回忆。
那一战,是他曾经与同龄之人战的最为酣畅淋漓的两战之一,至于另一战,却是让他险些丢了性命。
“顾兄,这申狂看你的眼神不对啊!怎么,你还两边通吃?”
一旁的江慎自然是注意到了一丢丢的小细节,此时看着顾不凡模样,他顿时有些贱兮兮地凑了上来。
“他脸上那疤,我弄的!”
顾不凡翻了一个白眼回道。
“还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顾兄,你这不是砸我百事通的招牌吗?”
江慎顿时来了兴致,顾不凡与申狂还有这种恩怨过往?
面对江慎的追问,顾不凡却是不愿多说,曾经的那三场战斗,三人都是很默契地没有与谁说过。
便是他们各自的宗门长辈,也只有少数几人知道。
“月儿姐姐,两边通吃是什么意思啊?是顾大哥喜欢吃什么吗?”
江慎继续追问之间,想了一会儿仍然想不明白江慎话语意思的李晚秋却是突然轻声向柳月儿发问一句。
柳月儿顿时俏脸一红,这妮子,怎么喜欢想这么多。
随即柳月儿脸色一冷,看向了始作俑者江慎,一只玉手,也是按在了剑柄之上。
“嘿嘿嘿嘿嘿!”
江慎尴尬一笑,后退了两步,有些求救似地看向顾不凡。
顾不凡却是一脸幸灾乐祸,一副不管的模样。
相比于顾不凡这边青光宗弟子们的热闹,贾真与宫岳那边此刻便是一片寂静了。
贾真伤重,注定与此次真仙机缘无缘了,宫岳也是伤的不轻,机会渺茫。
而且他二人的战意密匙都被顾不凡抢夺而去了,自己这边,能进入主宫的人又是少了几人。
此时那些散修和稍弱一些的宗门弟子都是成群结队,他们也不好在下**夺了。
宫岳心中,对于顾不凡恨意与杀意已是到达了巅峰,但他知道,自己此刻只能忍下去。
而贾真心中,除了对自己无法再争夺真仙机缘有些痛恨之外,其余倒是并无什么心思。
宫无柳与他,不过是琼林宗与云上城高层撮合,为两派联盟作纽带而已,他们之间并未真正结为道侣,贾真心中对宫无柳其实也并无什么感情。
且此次事件可以说皆是由宫无柳导致的,所以对于她的死,贾真心中并无什么波动。
“顾道友可真是战力惊人啊,凌某佩服!”
顾不凡调息之际,突听得一道声音传来,抬眼望去,正是那观战人之一,凌肃。
柳月儿与李晚秋同时向前一步,眼神微冷的看着这一个陌生男子。
凌肃一怔,随即苦笑,顾不凡还真是让人嫉妒啊!
“我与他们并无关系,也无恶意,只是想与顾兄结交一番,若有可能,再问上两个问题。”
凌肃摇了摇手中玉扇,再次开口说道。
“不知凌兄想问我何事?”
从江慎口中得知了这位中州百大天骄录排名第八的凌肃一些光荣事迹之后,顾不凡也是来了一些兴致,这凌肃,找自己有什么事?
最主要的是,顾不凡从这凌肃身上感受到一些奇怪的感觉,只是具体何处奇怪,顾不凡也无法说出来,因此顾不凡才愿意与他搭话。
“我想请问,顾兄刚才与贾岳对战之时的那种进入的那种奇异状态,是从何处习来的?当然,这是顾兄你的秘密,如此问实属有些冒昧,若是惹的顾兄不喜,还望海涵,只是心中那股好奇之欲实在太过强盛,这才有此一问。”
凌肃拱手行了一礼,算是为自己的莽撞道了歉。
“呃,告诉你无妨,我自己领悟的而已,也没什么大用!”
顾不凡见状倒是一愣,这事儿也不是啥秘密,整个青光宗的人都是知道,虽然曾经惊动了太上长老。
但最终也不过以妖孽二字结尾罢了,无甚异常。
“自己领悟……没什么大用……!”
凌肃听到顾不凡回答之后,嘴角一抽,看向顾不凡的眼神也是极其古怪。
敢说空明剑心没有大用的人,恐怕从古至今也就顾不凡一个人了吧。
“凌兄,你怎么了?”
顾不凡心中奇怪,这凌肃怎么跟谁捅 了他一剑似的?
“无事,无事,多谢顾兄解惑了,我先告辞了!”
凌肃摆了摆手,告辞离开!
“顾兄,不会吧,不会吧,你不会真的两边通……”
江慎话未说完,便是感觉到身后一股冷意袭来,连忙往一旁闪开。
果然,下一刻一道剑气瞬间炸开在江慎原来站立地方,抬眼看去,正是柳眉竖立的柳月儿。
“活该!”
顾不凡幸灾乐祸一声,但下一秒,他却缩了缩脖子,一股凉意自从心中袭来。
原来身前,不知何时竟是出现了一袭青色长裙,正是气若幽兰的陆仙仙,在其身后,还有着几道各有千秋,姿色容貌皆是不差的身影。
而顾不凡感受到的那股冷意,自然是自己身后的两位佳人传出来的。
“咯咯,两位妹妹倒是对顾公子看的紧,你们可以放心,我对顾公子绝对没有非分之想!”
陆仙仙看着两女的眼神,掩嘴一笑,一笑之间,自然又是万种风情。
引的周围众多修士心神一震,但对于这位百仙宫的当代花主,中州公认的第一仙子,他们除了暗自多看两眼之外,却是无人敢对她起其他心思。
因为这陆仙仙曾公开承认过他是那人的道侣,而那人,也从未开口解释过,算是默认了此事。
若单从欣赏角度来看,这陆仙仙不愧是中州这一代的第一仙子,无论哪个男子,见了这样的女子,都会多看上那么亿眼。
但此时,顾不凡一脸严肃,却是一眼不敢多看,因为一左一右,两只玉手已经悄然掐在自己腰间。
顾不凡现在只想大喊一声冤枉,自己与这陆仙仙从未见过啊。
顾不凡忍受着两只玉手的掐指,一本正经地开口问道:
“不知陆仙子找我何事?”
陆仙仙微微一笑,轻声回道:
“无事,只是曾经听起过顾公子之名,只是闻名不如见面,今日顾公子可真是让小女子开了眼界了!”
顾不凡:“……”
顾不凡心中腹诽,你没事你找我干嘛?
但表面却是不能拂了陆仙仙面子,而后两人又是简单聊了几句,陆仙仙这才笑着告辞离去。
只是临了,陆仙仙回头又是补了一句:
“顾公子有空可来我百仙宫做做客,宫内可是有好多仙子对暗中仰慕顾公子已久呢!”
顾不凡心中:“卧槽,你这不是害我吗?”
果然,陆仙仙话语刚落,那本已松开的两只玉手又是在他腰间狠狠一掐,顾不凡自然又是不敢运用灵气或者武夫真气护体。
因此只得默默承受着那股一疼痛。
“自己选的两个老婆,还能怎么办呢,受着呗,宠着呗!”
嗯?不对,有一个是那不负责任的师尊给安排的!
造孽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