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我摊牌了,我比以前更妖孽 > 第六十一章:柳月儿与李晚秋
 
  
随着贾真也带着云上城的弟子离去之后,这黄沙岸边,所剩之人也不过寥寥。
那几人深深地看了一眼顾不凡与李晚秋之后,也是快速离去。
不管如何,今日之后,李晚秋与顾不凡的姓名与样貌今后将会传遍整个中州。
一个能与天骄录上排名第五的贾真难分生死的强横武夫,一个当着贾真之面一剑斩杀云上城两人的练气士。
且顾不凡那一剑之威,这些人都是近身感受到的,他们之中,觉得自己能接下那一剑的,不超过一手之数。
如此妖孽,以前竟从未听过其名!
片刻过后,这黄沙岸边,便只有顾不凡与李晚秋二人了。
“这傻妮子!”
顾不凡低头望向怀中的李晚秋,目光之中满是怜惜。
“顾大哥……小心!”
怀中的李晚秋突然挣扎了几下,脸上露出几丝痛苦之色,苍白嘴唇之中,不时传出两声梦呓,便是在梦中,她也。
顾不凡轻轻坐下,让李晚秋横躺在自己怀中,就这样安静的等待着李晚秋醒来的那一刻。
“晚秋你放心,那宫无柳必定会付出代价,那贾真在你身上增添的伤痕,我也会一剑一剑地替你讨回来!”
……
七日过后。
远古遗址中心之地所在平原之上,此时已是有着不下数千人聚集在此。
平原中心,一个巨大的透明半圆屏障静静倒扣在那处。
而那半圆屏障之内,一座座宫殿肃然耸立,每座宫殿之上,皆是以琉璃白玉瓦为顶,飞檐之上,条条金龙盘踞,鳞甲闪烁,如同真物,似要破天而去。
而最让人震撼的,莫过于那宫殿群中耸立的十二根通天白玉金丝柱。
每一根通天柱之上,从上往下皆雕刻周天日月星辰,云雾缭绕仙宫群,仙人乘云对弈图,再往下便是童子驾鹤,瑞兽呈祥等景色。
便是隔着一层屏障,在场之人也是能够感受的到那十二根通天玉柱所散发出来的尊贵气息。
这等行宫,非远古真仙不得建!
“孟兄,此次难了啊!”
屏障之外,一处空地之上,聚集着十余人,正是青光宗弟子。
而江慎自然也是与青光宗同行,相互照应!
“嗯!”
孟凡此刻心中也满是凝重,他自是早就预想过此次仙宫开启竞争定会异常激烈。
但真正到了此刻,孟凡心中还是不免生出一股无力之感。
这远古仙宫之外,差不多聚集了五州大陆所有反璞境修士中的妖孽。
“没想到,真境山那位居然自损修为也要进来!”
孟凡眼神凝重地看向某处,在那里,有一魁梧身影正盘膝静坐,坚毅的面容之上,一道从眉角延伸至眼下的伤疤更是为他增添了几分强悍之气。
此人,正是真境山妖孽,申狂。
在其身后,还有着真境山其余进入到远古遗址天骄,但此时,他们却是都与申狂隔着一些距离。
“这申狂真是好魄力!”
江慎也是开口道,这申狂身上的那股狂傲之气,在南部州是出了名的,即便是在真境山内,其余弟子也是对他敬而远之。
甚至可以说五州之内,能让他看的上眼的同辈修士不超过二十个。
青光宗队伍之中,此时还有一人也是目光灼灼地看向周边那些散发着强横气息的同辈之人。
此人正是青光宗如今最年轻的反璞境弟子,任一虚。
如今任一虚的脸上,已经褪去了大半往日的稚嫩与傲气,自从青光宗遭遇魔宗一劫之后,任一虚已经成长了不少。
如今在青光宗内,任一虚的名声已是直追在那一战中奋勇杀敌的孟凡与柳月儿。
“顾师兄,你可知柳师姐正怀着怎样的心情在等你,你为何还未出现?”
任一虚转眼看向队伍前方那个身着素裙,脸色略显苍白但目光之中仍是闪烁着光芒的修长身影。
曾经任一虚因为血魔种子的影响,心中对于顾不凡的嫉妒被放大无数倍,也曾做过折辱顾不凡之事。
而对于那些往事,顾不凡虽是早与他说过不在意,但任一虚心中,却是时刻拿着那些回忆鞭挞自己,磨砺自己的道心。
其实不光是任一虚,便是江慎与孟凡也是心中疑惑,为何这远古仙宫开启已经十多日了,顾不凡却是还未到达这中心之地?
莫非顾不凡并未进入这远古遗址?
可林楠与柳月儿却又极其确定顾不凡会参与此次真仙机缘的争夺。
一说到此处,江慎便是有些自责,那日若非顾不凡为了送他,又怎么会遭了那陆天埋伏。
而偏偏江陵上人一直瞒着江慎,直到远古遗址开启前一日,江慎兴致勃勃地前往青光宗寻找顾不凡一同进入。
这才得知顾不凡早已消失不见。
“顾兄啊,顾兄,可莫要让佳人久等啊!”
江慎也是看向柳月儿背影,他知道,只有顾不凡出现了,这个女子的脸上才会重新展现昔日的笑颜。
而且这笼罩着仙人行宫的半圆屏障也是越发薄弱,最多两日,便是会弱到无法阻挡在场修士进入了。
若顾不凡再不出现,怕是就会错过此次的真仙机缘了。
而柳月儿自然也会一直在此等候,在柳月儿的心中,根本就没有这所谓的真仙机缘。
她之所以会进入这远古遗址,不过是因为林楠告诉她顾不凡定然会前来而已。
青光宗其余弟子亦是目光在各处寻找顾不凡的身影,他们心中,此时都是希望顾不凡早些出现。
“前方便是中心之地了吗?”
就在江慎等人左望右盼之际,此时顾不凡也是带着恢复过来的李晚秋也是到达了这片平原之上。
“晚秋,身体无大碍了吧!”
进去那片区域之前,顾不凡稍微放缓了些速度,侧过脑袋向李晚秋问道。
“嗯,顾大哥,我无事了!”
李晚秋也是轻声应道,只是声音之中,却是带着一丝冷意。
而李晚秋那双狭长凤眼之中,此时也仍是有着些许冷漠之感。
这倒并非李晚秋故意如此,而是从她醒来过后,便是有了这样的变化。
对于此事,顾不凡心中无奈的同时,对于宫无柳与贾真的杀意也是日益具增。
这一切,皆是拜那二人所赐!
半刻之后,顾不凡终于是带着李晚秋来到了屏障之外。
“有些热闹了啊!”
顾不凡感知着那些强横气息,心中也是涌出了一股莫名的战意。
面对来自五州各地的同辈天骄,顾不凡骨子里那份隐藏已久的傲意再次被慢慢激发而出。
毕竟他顾不凡,曾经也是力压一州天骄的妖孽!
蓦然之间,顾不凡如同心生感应一般回头望去,待的看清那道身影之时,顾不凡嘴角也是露出了一丝笑意。
只见那方,一道倩影化作流光,未等顾不凡移动。
便是被那双饱满撞了个满怀,不过此时顾不凡心中却是别无他想。
他只是缓缓伸出双手,轻轻拍打着怀中眼眶泛红,不断抽噎的女子。
良久之后,柳月儿终于是微红着脸从顾不凡怀中挣脱出来。
而后便是四目相对,顾不凡嘴角始终噙着一丝笑意,如今亲自看到柳月儿平安无事,他自是心中欣喜。
而柳月儿眼中,此刻也再无他物,整片天地之中,便是只有顾不凡一人而已了。
下一刻,柳月儿突然向前些许,如同蜻蜓点水,两唇相触,而后如同矫捷的小鹿般迅速缩回。
未给顾不凡反应的机会,柳月儿便是已经退开几步。
“嘶!”
正沉浸于柳月儿唇间那份温软的顾不凡蓦然之间打了一个冷颤,这才想起身旁还有一个李晚秋。
再看柳月儿,此刻也是注意到了那个带着些冷意的女子。
“那个……月儿啊,这是晚秋,她身上的冷意不是针对你啊,这事说来话长,咱们坐下慢慢说!”
两女之间,虽是相对无言,但顾不凡仿佛都能看见那空气中不断碰撞而起的火花。
顾不凡话音落下之后,换来的却是两女的一阵沉默。
这顿时让顾不凡一阵头大,果然,柳月儿内心还是很傲娇的。
而李晚秋,若是之前,可能会因为那份纯真而害羞一些,但如今从小萝莉变成冷意御姐,情况又不一样了。
至于灵台中还有一个不输眼前二人的均小宁,即便与她没什么关系,顾不凡也是不敢让她出来了。
不过好在本是在顾不凡灵台之中叽叽喳喳个不停地均小宁在见到李晚秋以后便是沉默半响。
而后在顾不凡的不解之中撑起一个光茧,就这样沉睡在了戮仙剑旁边。
任由顾不凡如何呼唤,都是再未出声,这让也是顾不凡极其郁闷。
本来在这遗址当中能作为一个小作弊器用的均小宁此刻却是不能用了。
“咳咳,顾兄好福气啊!”
“顾师弟,你这要是让宗主知道了,不得脱层皮?”
就在顾不凡头大之时,一只手臂蓦然勾住顾不凡脖子,正是一脸贱笑的江慎。
孟凡也是略带揶揄,两月不见,顾不凡又去哪里拐来个如此绝美的女子?
“孟师兄!”
顾不凡无奈一笑,回了一声,至于江慎,自然是吃了他一手拐。
“月儿姐姐你好,我叫李晚秋,是顾大哥的未婚妻!”
突然之间,本是沉默的李晚秋却是主动向前几步,走到了柳月儿身前, 一开口便是让顾不凡差点跌倒在地。
这妮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胆了?
再看柳月儿,眉眼之中似乎也是有着火花闪现,开口回道:
“晚秋妹妹你好,我是不凡哥哥的青梅竹马!”
李晚秋眼光一闪,口中呢喃一句。
“不凡哥哥吗?”
这第一局,从称呼上来说,李晚秋败下阵来。
“顾兄,祝你好运!”
“顾师弟,我先去安排师弟师妹们!”
江慎与孟凡对视一眼,决定暂避锋芒,免的被殃及池鱼。
而在不远处的任一虚等人此刻目光之中也是带着些许复杂,即便这个世界可以有多个道侣。
但他们还是决定对顾不凡印象上涂上一个小黑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