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我摊牌了,我比以前更妖孽 > 第五十九章:结灵契
 
  
“你到底是谁?戮仙剑怎么会在你的灵台之中?”
均小宁此刻心神震荡不已,看向顾不凡的也是眼神充满了忌惮。
在这个世界中,夺舍并非想中那么容易,一个修士的灵台,便等于修士所掌控的一方小世界。
在灵台之中,即便是没有凝成神魂小人的化神境以下修士,也能凭借着散布在灵台之中的神魂之力控制自身灵台。
正如神识探查,便是一种化神境以下修士也能使用的基础神识运用手段。
而要想夺舍,就必须让自身神魂进入对方灵台之中,抹去对方神识或者神魂小人,如此才能掌控对方肉身。
因此,化神境以下修士,若无逆天手段或大能相助,便是根本无法进行夺舍。
而即便是高境修士,轻易也不愿夺舍,因为灵台毕竟是对方主场,即便修为较高者对修为低者进行夺舍,也极有可能被对方在灵台之中进行反抹杀。
而即便是夺舍成功了,也极有可能出现灵魂与肉体不相容的情况,夺舍者此生修为不但会降为被夺舍者的境界,而且日后再不能精进半分。
因此若非那些大限已到的老怪,基本没有人愿意夺舍。
而此时均小宁便是面对着这样一个尴尬的局面,她本以为顾不凡不过反璞境,只要自己入了顾不凡灵台。
即便自己灵魂不全,但想要抹除一些散乱神识,不过弹指之间。
但当她真正踏入顾不凡的灵台之时,才发现迎接自己的却是一个如此强壮的神魂小人。
而散乱的神识如何能与完整的神魂小人相比,以均小宁此时的状态,光是想要抹杀顾不凡的神魂小人已基本不太可能。
更别论那剑台之中的戮仙神剑了,对于这把大杀器,这世间没有谁敢说不惧怕,便是自己巅峰时期,见了这把仙剑也要退避三舍。
而如今,这把曾经杀的天下生灵心肝具裂的杀器居然被锁在一个如此弱小的人类修士灵台之中?
“看来你很怕它嘛!”
顾不凡神魂小人一张小脸之上满是笑意,好家伙,风水轮流转,这才多久,就来了个两极反转?
这均小宁如今进了自己的灵台,想要出去,就基本没可能了。
不过对于这等存在,顾不凡还是拿捏不住,毕竟不知她还有何能力,因此顾不凡还是不敢放松警惕的。
若是逼的她急了,使出什么同归于尽的办法,那自己可就有泪流不出了。
因此顾不凡才会选择待在戮仙剑身边,因为戮仙剑之上的煞气,对于修士灵魂与神识具有极大杀伤力。
“没想到公子居然还有这等福源,奴家先前倒是小瞧公子了!”
均小宁心神震荡过后,此时也是逐渐冷静下来,再次恢复了先前的妩媚模样。
她自然也知道顾不凡对她极其忌惮,而这,就是她现在拥有的唯一筹码。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顾不凡对她的忌惮也会越来越小,到时候自己便是真的危险了。
因此均小宁必须趁这段时间内要么想办法逃离顾不凡的灵台,要么,与顾不凡做笔交易。
在两种选择权衡不过片刻,均小宁便是选择了后者。
此刻拖得越久,对她便是越不利,最为主要的,还是那把戮仙剑给了均小宁太大的震撼。
此时她看待顾不凡的心态,已经不是高高在上的俯视了,能与戮仙剑扯上关系的,从来都没有一个简单的人物。
更何况是将戮仙剑直接锁在了灵台之中,这等手法,简直令人惊悚至极。
“公子,如此与奴家耗着也非办法,不如听奴家一言?”
均小宁虽是害怕戮仙剑之上的煞气,但此刻还是稍微向前几步,主动靠近了顾不凡一些。
没办法,现在她才是劣势方,必须要拿出一点诚意出来。
“哦?说说看?”
顾不凡小眉一挑,不愧是远古大能,对于心境与角色的转换倒是一点不拖沓。
“公子可想知道我为何被关在此处被消磨大道至此?
公子可想知道这方世界的秘密?
公子可想操控流沙之中的那些噬灵虫?
这一切,只要公子不想着抹杀我,奴家自然会一一告知公子!”
均小宁神色妩媚,一连三问,但她此刻却是不敢再使用魅惑之法。
因为先前破解她魅惑之法的东西,此刻就直立在自己眼前。
“嗯……”
顾不凡摸着自己的下巴,低头作沉思状!
均小宁所说这些,确实是顾不凡想要知道的。
在这远古遗址当中,若是能有这样一个存在帮助自己,确实能得到巨大的优势。
特别是流沙之中的那些均小宁口中的噬灵虫,若是能为自己驱使,那在这遗址之中更是能横着走了。
且便是出了这远古遗址,这均小宁对自己也有不小好处。
其中之一便是自己能更加了解戮仙剑的过往,王之云虽是知道很多,但却从未过多的告知顾不凡关于戮仙剑的事。
“好!我可以不动用戮仙剑抹杀你,但是我也不可能放你出去,那我又该如何相信你呢?”
顾不凡小眼微眯,小手轻轻往戮仙剑剑身上一放。
均小宁看见顾不凡动作,心头又是一跳,那股煞气对顾不凡的神魂居然毫无影响?
甚至还缓缓缠绕其上,显得有那么一些亲昵?
“公子可听过灵契?”
均小宁压下心中异样,开口问道。
“灵契吗?”
顾不凡略微沉吟一会儿,点头答应了均小宁所说。
这灵契,算是各式契约之中最为平等的一个大道契约了。
结契双方需以自身灵魂为结,立下互不伤害,永结盟好的誓言。
多用于各大仙家宗门之间的老祖立誓,算是一个约束对方高等战力的方法。
此契虽是简单,但若是有一方违背此契,必将受到天罚,大道受损,自身修为将会遭受到不可估量的损失。
此时用于顾不凡与均小宁之间,倒也算个不错的选择。
“既然公子也是认同,那便结契吧!”
均小宁莲步微移,竟是再次主动靠近一些,以此表达自己友好共处的诚意。
“好!”
顾不凡虽是答应的极其爽快,但自始至终,他的一双小手都未离开过戮仙剑。
没办法,面对这等存在,顾不凡不得不防,此前顾不凡也从未结过契约,如今第一次,难免有些紧张。
均小宁眼色幽怨地刮了顾不凡一眼,随即散出一丝神识。
顾不凡也是有样学样,从自己身上抽出一丝神识向前触去。
同时顾不凡握着戮仙剑的小手随时准备着反击,一有不对,他便会引出戮仙剑剑身上的煞气攻击均小宁。
但出乎顾不凡的意料,整个过程十分平静,均小宁根本毫无异动。
当灵契结成之后,顾不凡心中冒出一丝奇异之感,他知道,这是天道感知到了此次灵契的结成。
“现在公子该告诉我你的真名了吧?”
结契完成以后,均小宁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顾不凡是个愣头青,会不顾一切抹杀自己。
“顾不凡!”
顾不凡想了一会儿,还是说出了自己真名。
“这简直就是个天然的狐媚,一举一动妩媚天成,怎么不是个狐狸精。反而是个大虫子?”
顾不凡低下小脑袋,脑中冒出了一些奇怪的想法,此时结下了灵契,这均小宁对自己没有威胁了,顾不凡心神也是放松了些。
如今已然安全,顾不凡再看均小宁时,自然是带着一些欣赏的眼光了。
均小宁的容貌,可以说甚至要更胜柳月儿与李晚秋一些,特别是她那更加大胆穿着,更是让她的妩媚气质多加了几分。
这简直就是一个浑身散发着诱人气息地极品御姐。
“咯咯,公子现在知道奴家的美了?”
均小宁自然也是注意到了顾不凡的眼神变化。
先前与顾不凡对弈之时,顾不凡可是一次都没有正眼看过自己。
这都让均小宁还以为顾不凡是有什么毛病呢。
“可惜,可惜了,这么漂亮,但本体却是个大虫子!”
顾不凡摇了摇头,轻声嘀咕道。
顾不凡的嘀咕之声虽小,但均小宁又如何听不到。
只见均小宁先是微怔了一会儿,而后便是对着顾不凡大吼道:
“你才是大虫子,你全家都是大虫子!”
“你是虫母,本体不是大虫子是什么?”
顾不凡微微一愣,这均小宁不知是不是因为灵魂不全的原因。
心智似乎有一些不太稳定,大多时候,均小宁表现得更像是一个少女一般,而非活了不知多久的天山童姥。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均小宁与李晚秋似乎有些相像。
“奴家可是人类修士,不过是修行的功法特殊了些而已,那些噬灵虫乃是奴家灵气催生!”
均小宁幽幽解释道,自己如此姿色,居然会被顾不凡认为是一只大虫子。
“如此吗?那现在我该如何出去?”
顾不凡想到李晚秋,突然又是有些担忧,自己下来已经有些时辰了,不知李晚秋现在如何了。
虽然顾不凡料想贾真不敢对李晚秋如何,但事情总有意外,就如同自己没有料到那宫无柳会对自己出手一样。
万一那贾真失心疯了,李晚秋便是有危险了。
再者,李晚秋要是没有听自己的话,久久没有等到自己从而跳进这流沙之中的话……
“嗯?”
这些噬灵虫会不会对李晚秋根本没有威胁?
顾不凡突然想到李晚秋身周即便是战斗之时也未有一丝灵气外泄,横渡流沙之时,那些噬灵虫好像也是没有对着李晚秋进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