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我摊牌了,我比以前更妖孽 > 第二十七章:三大巅峰飞升境来援!
 
  
“嗯?竟是五州大陆?”
那血色法相的眸子一扫,看着众人神色很是满意,这等蝼蚁,便是应当如此仰视神灵。
“你做的很好!”
那法相转向召唤自己的沈天,没想到五州大陆居然有人愿意施展血祭之法,虽然受天道钳制自己只能短时间内显现一尊法相,但对于作为一座至高神灵的他来说,已经足够诛杀在场所有人了。
“恭迎仙尊!我乃仙尊忠实信众,今日本欲扬我圣宗之威,壮我圣宗实力,但却被此等蝼蚁阻拦。还望仙尊大展神威,为我圣宗发展扫平阻力!”
沈天姿态卑微,于虚空俯首跪拜,眼神之中,怨念无尽。
此次使用血祭之术,几乎将魔宗近千年的积蓄挥霍一空,便是他自己,也是被抽取大半精血,跌境严重,三百年之内,都别想恢复至巅峰。
这法相,本来便是沈天也不愿召唤的,但今日之事,已经超出他的掌控了,这是迫不得已的杀招。
“既如此,那吾便赐你一丝神之血气!”
法相脸庞之上露出一丝众人看不到的不屑之色,仙尊?随即身体略微震颤,一丝血气从他身上分散,落入沈天身体,沈天身体微微一颤,脸上表情更加难看,不过却是将头埋的更低,不让血王法相看到自己此刻神情,但他却是不知,自己召唤的法相,远不是自己所想的。
“自作孽!”
周晓也是神色微便,那丝血气入体,便是彻底断绝了沈天晋升仙人境的机会,从此以后,沈天便彻底地沦为那仙人的傀儡了。
“尔等蝼蚁,还不臣服于本王,成为本**众,本王自会赏赐尔等!”
血王法相威势散发,直逼众人,姜真眼神闪烁,似在挣扎,最后竟是露出一丝疯狂神色,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直向血王法相杀去。
“哈哈哈,不愧是真境山武疯子!”
周晓微怔,随后大笑一声,倒是被一个晚辈给比了下去。姜真之后,周晓御剑而上,浑身剑意涌动,竟是于虚空之中引剑入体,以身化剑,便是那血王法相见到这一幕也是出现些许波动。
林洲子立于远处,神色不定,最终也还是一咬牙,祭出灵宝,加入了战场。
“这地方,和那位也有关系吗?不过尔等蝼蚁,也敢反抗本王?”
血王法相面露不屑,一些连仙人境都未达到的蝼蚁,倒还真是勇气可嘉。
青光宗内,战事再启,不过此次,魔宗一方,加上血王法相,不过四人而已,但林楠等人,却是毫无喜色,因为只凭那血王法像,便能屠尽青光宗,现在只能数祈祷周晓三人能够多撑一会儿了,这血王法相的显现,必定会引起真境山与御神宗的注意。
“化剑决吗?”
地面之上,顾不凡看着高空那惊心动魄的大能之战,心神摇曳,周晓所用剑术,便是青光宗最强剑决,化剑决,以身化剑,剑斩万法,那也是顾不凡心中的一大遗憾,因为那剑决,他根本学不会,仿佛天生排斥一般,连入门都无法达到。
……
就在血王法相出现在青光宗的那一刻,真境山内,三座相隔不远的大山之中,皆有几道人影飞出,其中一人,头戴高冠,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虽是中年面相,却也难掩其俊美之气,此人便是真境山山主,郑观山,一身实力深不可测,据说乃是飞升境巅峰大能。
真境山虽是宗门,但其内却更像一个联盟,真境虽是宗内首山,但也无法直接命令承平山与云顶山,三山关系远比外人想象复杂,但论实力,确实是真境山最强,因此宗门便以真境山为名。
“郑山主,可要前去青光宗支援?”
人影之中,一长相普通,身材略显臃肿,有着一股憨厚之感的老道人眉头深皱,开口询问,此人正是与顾不凡在宁安城交恶的陈雄所在承平山山主孔观。
“没想到魔宗竟是做到这一步!”
郑观山也是剑眉深凝,那法相之威,即便相隔如此之远,他们也能感受的如此真切,绝非普通的仙人法相如此简单。光凭姜真与周晓林洲子几人根本无法抗衡,此时,郑观山也是举棋不定,真境山大可待青光宗被灭,然后再举旗帜,号召一州灭魔,那时真境山便有名号行事,一统南部州仙家宗门。
但若是放任青光宗被灭,作为三大宗之首的真境山必然也会被五州修士所不耻,且让那沈天等人逃脱,对于真境山来说日后也是一个**烦,再者,姜真似乎并没撤退之意,这让郑观山有些头疼,早知道就不让那个武疯子去了。
有意无意的,郑观山瞟了一眼真境山下,但那山下,却是一丝波动没有,此事显然是并未惊醒那位。
“我一人去便足矣,尽力而为,尔等留守真境山,以防意外!”
最终,郑观山还是决定一人前去,面对那等法相,飞升境之下,根本无用,但真境山不可能再为青光宗派出其余飞升境了。
郑观山说完,不再拖拉,一手伸出,竟是直接于虚空之中划开一道裂缝,走了进去。
孔观等人看着这一幕皆是心生羡慕,真境山中,承平山与云顶山各有一飞升境,但真境山却是一山两飞升,且真境山下,还有着一尊更加神秘存在。
孔观破开虚空而行时,御神宗也是差不多光景,御神宗宗主李长青破开虚空,一人前往青光宗。
与此同时,南部州某个边缘处,一条蛟龙突然出现,在其额头,一男一女,盘坐其上。
“嗯?”
刚入州界,崔圣与宁灵便是对视一眼,心神有些许不宁,下一刻便是撕裂虚空,踏了进去,只留下一条傻瞪眼的蛟龙。
“俺滴个乖乖。那又是个啥东西啊!”
敖金隐隐能感知到那血王法相的气息,身躯一摆,化为人形,一摸自己的光头,眼皮子直跳。不过还是朝着那气息来源之处飞去,毕竟主人都去了,自己也只能跟着啊。
……
“嘭!嘭!嘭!”
目光再次回到青光宗内,此时战况已是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各峰之上,道道目光皆是注视着天空之上的那两处战场。
周晓,姜真与林洲子三人此刻正是面色凝重,各自负伤,而那血王法相相比之前,也是有所虚化,威势下降。
但从周晓三人伤势来看,离他们落败,已是不远了。
而另一边,便是血魔子与周户的战场,本来周户与血魔子实力相当,两人短时间内根本分不出胜负,但血王法相的出现,导致沈天得到解放,他虽是极其虚弱,但毕竟是飞升境大能,从旁相助给了周户不小压力,周户此时,也是要落入败势了。
林楠本欲咬牙上前相助,但却被周户拦下,龙门境与飞升境,天壤之别,林楠上前,反倒有可能成为他的累赘,况且陆天也不会给林楠这个机会,两人之间,也是再次爆发了战斗。
至于其余峰主与长老,此刻一半正在清理大战之时出现的叛徒一半释放出灵气形成屏障,替门内弟子租房子着虚空战场传来的灵气波爆。
此刻的青光宗,早已在那四人的战斗下破烂不堪,有好几座山峰皆是被削去大半,更有甚者直接破碎。
因为一个血王法相的出现,战势再次逆转,青光宗危矣。
“吼!”
蓦然之间,虚空之中突然破开一道裂缝,一道震天龙吟从响起,一条苍白巨龙从中飞出,其身躯较之敖金小上许多,但其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势,却是不知比敖金高上多少,这是一条真龙!
“玉林山那位!他来干嘛?”
周晓三人心中一震,这位不是隐居玉林山一直未出吗,今日为何前来?是敌是友?
“嗯?此地居然还有条跌境真龙?”
血王法相也是微怔,那白色真龙虽是飞升境,却是跌境而来,远比正常飞升境强,自己这具法相,比他强不了太多。
“那是!”
青光宗众多弟子皆被那条突然出现的白色真龙震撼到了,今日一日,所经历之事便是远超他们从前所有。
顾不凡与江慎对视一眼,他们都是认出来了真龙气息,就是玉林山脉中出声那位,只是没想到他竟如此恐怖。
“顾兄,我怎么感觉,他是为了你来的!”
江慎靠近一些,一旁的柳月儿虽然还在生气,但也向前几步,其余在一旁的弟子听到了,更是神色复杂。
还要不要人活了?自己等人被顾不凡救了本就羞愧难当,如今出现的这条救命真龙又跟顾不凡有关,这等大能也和顾不凡有关系?
“莫要……”
顾不凡刚要说话,却见那巨大龙眸真的向自己这边瞥了一眼,见自己无事,这才扭动着巨大的身躯冲向血王法相,与这法相战斗,他必须祭出本体,以最强战力应对。
“今日,本王便以法相之力饮龙血,吃龙肉!”
血王法相冷哼一声,天道已经对他不断加深压制了,必须要尽快解决这些人,降临此地,对他本体也是一种负担,并没有旁人看到那么简单。
“嘭!”
苍白真龙龙口大开,一道龙息吐出,直将血王法相打退,周晓三人眼睛一亮,也顾不得震惊他的战力,连忙跟上,真龙加入,战场压力顿时减轻不少。
“有希望能将这法相诛杀!”
众人心中,皆是涌出希望,谁都没游戏想到,最先到的援兵,居然是一条真龙。
“撕!”
“撕!”
苍白真龙现身不久,又是两道空间裂缝出现,头戴高冠的郑观山与浑身灵宝的李长青从中踏出,两人对视一眼,眼中皆有疑惑。
“这白龙怎么会来相助?”
“郑宗主,李宗主!”
周晓见到两人,神色振奋,没想到,真境山与御神宗皆是再次来人了,虽然每宗只是一人,但这两人,皆是二宗最顶级的战力了。
“李兄,上吧!”
郑观山也不拖沓,一决掐出,祭出一张黄皮符隶,其上写有古老符文,散发着微量光芒,且蕴含丝丝远古气息,此符便是郑观山之武器,承平山孔观以雷法著名,而这位真境山郑观山,便是以符隶之法闻名五州,那黄皮符隶,便是一张远古祖符,乃是实打实的高等仙兵。
“好一张祖符!”
李长青见到郑观山的符隶,眼露精光,道道流光从其身体飞出,总共七七四十九道,其中虽是没有仙兵,但每一道气息,都不低于半仙兵,看的郑观山等人皆是嘴角一抽,来了,御神宗式炫富。
“……”
顾不凡等人看着空中阵仗,也是相顾无言,同时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来了如此多大能,战局应当扳回来了。
果然,有了郑观山与李长青的加入,林洲子甚至还被分去帮助周户,虚空之中,四大飞升境再次力战血王法相,且隐隐占了上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