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我摊牌了,我比以前更妖孽 > 第二十三章:败露
 
  
云天峰,陆天修行之处,顾不凡刚被林楠带回青光宗之时,便有一人匆忙回了峰内禀告此事。
“呵,终究是个女人,心慈手软,如今就连太上长老也是向着我,不过那个老家伙,也活不了多久了!”
陆天面带狰狞,当初他与林楠争夺宗主之位,关键时刻,没想到那三个老家伙竟然选择支持林楠。
青光宗内,三大太上长老的话,基本便能决定一切,不过在陆天看来,一个女子,如何能当大宗之主。
“若非林楠,现在的青光宗宗主便是我,林楠耗费如此多的资源,居然还是了龙门境,若是我,早已达到飞升,青光宗在我的带领下,也早就能与真境山比肩了。不过如今,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陆天想到此处,心中怒气更胜,一身威势瞬间散发,竟是已经达到了龙门境。隐忍多年,陆天终于将要露出他的獠牙,狠狠咬上一口青光宗。
……
再说青云峰中,听完林楠之语,顾不凡神色有些恍惚,三日之后,青光宗内,必定会发生震动五州之事。
魔宗被各州大宗追剿过年,如今竟然选择主动出击,且直接盯上了青光宗,这等疯狂之举,也只有魔宗能够做出来。
“其余具体事谊,我亦不便多说,非是不信任于你,而是以你如今实力,知晓再多也无用处!”
林楠揉了揉眉心,多日的布置,也是让她有些劳累。
“顾不凡,如今正事说完,我且以月儿长辈身份问你一句,为何你对月儿总是如此冷淡。”
林楠一把逮住想要溜走的顾不凡,有些无奈的问道。
“具体情况我不能跟您说,这我答应过师尊,但请您放心,我这么做,是为了她好,跟着我,于她无益的!”
顾不凡眼眸低垂,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开口说道。
“唉!”
林楠一声叹息,消失在了原地,顾不凡声音中的那丝绝望之感,她却是感知到了,连这般妖孽都没有信心去面对的事情,也许真如顾不凡所说,柳月儿跟着他,不会有好结果吧。
“一个连自己命运都无法掌控的人,又如何能回应了她的心意。”
亭台之中,顾不凡抬头望向那漫天繁星,久久出神。
……
三日时间,眨眼便过,今日,整个青光宗都是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气氛。
平日里飞行穿梭于各峰之间的剑气流光,今日唯有寥寥几道,各峰育神境以下弟子,大多也是未见人影,整个青光宗,安静的有些异常。
“哼,事到如今,一切已经准备妥当,便是你们发现了一些端倪又何妨,今日,便是青光宗灭宗之时。”
云天峰内,陆天身着一件流光法衣,一双眼睛闪烁着精光,神采焕发。听得手下的报告,陆天冷哼一声,出了峰去。今日重选宗主,仍然是在青云峰进行。
青云峰中,已有不少人再次聚集,今日的林楠也一改往日在众人面前的颓势,面色冷峻,龙门境威势不时散发而出,引的几个陆天一派偏峰峰主眼神一跳。
“为何林楠今日突然有此变化,难道事情有变?”
“我也不知啊,但我心中,隐有不好的预感!”
“不必慌张,如此多的时日,太上长老都未发话支持林楠,如今更是要求更换宗主,林楠已不成气候了!”
“……”
陆天一派的各峰峰主互相传音不断,面色各异,若是今日真让陆天当上了宗主,那日后林楠一派的主峰定会被打压,到时候他们便会是新的主峰峰主了。
厅内一角,顾不凡正与陆升闲聊,这三日之内,林楠对宗内宣称顾不凡被她封了修为囚禁在青云峰,在青云峰内,陆升便来寻找过他。
陆升也是宗内为数不多的相信顾不凡是被那许刑构陷之人。
“顾师弟,你倒是悠闲!”
两人身后,一道声音传来。
“孟师兄,许久不见!”
“孟师兄!”
顾不凡转头与陆升转头,却见孟凡双目有神,阔步走来,他浑身气机已然处于一个巅峰状态,只要他愿意,随时能够突破到化神境。
“孟师兄就不怕与我一起名声变臭?你看,各峰之人可都在看着你!”
顾不凡轻笑一声,孟凡给他的感觉,与往日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顾师弟还能开玩笑,说明便是无事了,不过,顾师弟身侧倒是少了一个人啊。”
孟凡也是一笑,面带揶揄,柳月儿仗剑天武王朝之事,青光宗内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他虽也是有些心痛柳月儿心有所属,不过对象是对顾不凡,他也无话可说。
“孟师兄莫要取笑我了!”
顾不凡不愿在此事上多说,便笑着扯开了话题。
厅内众人各自议论之际,虚空之上,一道流光从远而至,正是身着法袍的陆天。
“陆峰主!”
陆天一派之人,顿时眉开眼笑,今日正主终于是来了,至于另一个明面上的主角,将要被处置的顾不凡,此时已经是不入他们眼了。
顾不凡妖孽确实是妖孽,但毕竟境界太低,还未成长起来,而陆天乃是窥道境巅峰,今日若是成了宗主,日后有的是办法压制他,在此对比之下,顾不凡就算不得什么了。
“嗯!”
陆天神色倨傲,淡淡应了一声,从他进了青云峰那一刻起,他的心态便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了。
“好一个陆天,霸气外露,该死!”
擎天峰峰主林狮心中暗骂一句,擎天峰在青光宗内虽是低调,但实力却是不弱。且林狮乃是为数不多知晓陆天密谋之人,便是身为主峰峰主,当他知道这个消息的那一刻,也是心神震荡。
不多时,今日能够有资格进入到厅内的各峰峰主以及各峰几名宗主亲传弟子都已到齐。
高台之上,林楠静静看着台下众人神色,她却是未住在主位之上,因为今日主事之人并非是她。
“咳咳!”
蓦然,一声带着些许虚弱的轻咳在厅内响起,声音虽是不大,但却敲击着在场每一人的耳膜。随着咳声的传出,厅内瞬间安静下来。
主位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灰衣老者,老者一头白发,面容苍老,脸上散布着些许黑色斑点,已是有些松垮的皮肤叠起层层皱纹,浑身似乎并无气息波动,就如一个普通的迟暮老人。
但在场之人,却未有一人敢直视其眸,老人那双漆黑的双眸,如同一条深不见底的黑渊,多看几眼,便觉内心一片慌乱。
便是隐藏了境界的陆天,也是眼眸低垂,收起了自己倨傲的神色。
“既然人已到齐,便开始今日之事吧!”
这位青光宗排名第三的太上长老将视线从顾不凡身上收回,瞥了一眼陆天,用他那沙哑的声音说道。
“是!”
林楠俯身行了一礼,转向众人。
“今日,共有两事,一是弄清顾不凡勾结魔宗之事,二是重选宗主之事。”
林楠开口,面色平静。
“林宗主,顾不凡勾结魔宗,早有定论,何必再论,今日直接将其格杀便是,尽早开始重选宗主才是。”
陆天看了一眼居于主位的太上三长老,开口说道。
“顾不凡何在!”
林楠却是并未理他,召了顾不凡一句。
陆天面露不悦,不过却也再未说话,林楠毕竟还是宗主,太上长老也在此,传音法器也未有响动,此时还不能直接翻脸。
“弟子在!”
顾不凡回过神来,一步站出,刚才被太上长老看了几眼,让他有些出神。
“顾不凡,你于随目城勾结魔宗,残杀各宗弟子,更是打伤同门弟子王峰,可是真事?”
“禀宗主,随目城一事,乃是那许刑策划已久,与其好友李思一同行事,以血魔结界封锁李府,将各宗弟子坑杀,我与好友江慎拼了性命才斩杀李思,逃了出来,在山中养伤一月,这才回宗来以证清白。至于王峰,于玉林山脉中遇见我,未等我开口,便与田印长老联手想要置我于死地,我出于自保,这才出手。”
顾不凡一字一句,不卑不亢地说道。
“顾不凡,事到如今,你还要狡辩?那许刑半步窥道,李思也是入虚境,单凭你一个洞府境与江慎一个反璞境,能够从他们手中逃脱?分明就是你勾结李思与魔宗,联手杀了陈源,不过却是低估了许刑,最后才落荒而逃。而且,为何只有你与江慎两人逃出?”
陆天站出,声色具厉。
“陆峰主不必如此激动,既然顾不凡如此说,将那许刑叫上来,当面对质不就好了。至于顾不凡能不能做到他说的情况,你无法做到,不代表别人无法做到!”
林楠威势散发,声音一冷,面带几分嘲讽。
在场不知今日隐秘之人,皆是再次心中不定,林楠今日,太过强势,与这月余来根本不同。
“林楠,你……”
陆天面色愤怒,竟是直呼林楠名讳,但太上长老眼皮微动,陆天一头一震,心中出现些许慌乱,今日这太上长老似乎是为了给林楠撑场面才出现?
那这月余,他却并未发声是为何,林楠又是甘愿被自己压着,难道……
陆天心中,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面色更加难看。
“陆峰主,许刑不是一直在你峰上吗?快遣人将他带来吧!”
林楠面带嘲讽,这么快就要忍不住了吗,陆天今日还真是心急啊。
“此事不巧,许刑前些时日说要回随目城一趟,只是出宗以后,再无消息,我担心许刑安危,便派人去寻,却于昨日只在随目城附近找到了他的尸体,今日也正要告知诸位此事,说不得便是顾不凡勾结魔宗之人截杀了许刑!”
陆天抛去心绪,强装镇静,收起神色,腰中传音法器,为何迟迟没有响动。
“杀人灭口了吗?”
顾不凡也不意外,陆天此举,也在意料之中,许刑在,始终是个变数,如今死无对证,还能再泼自己一盆脏水,何乐而不为。
“哦?如此之巧吗?”
不过我倒是有一样东西,想让陆峰主看看。
林楠伸手,一道残魂从她手中出现,那本是浑浑噩噩双目无神的残魂,一见陆天,便是神色狰狞,怨气滔天。
“陆老狗,老夫为你卖命至此,勾结魔宗,屠杀各宗天骄,没想到,你竟如此心狠手辣,老夫咒你,不得好死,神魂具灭。哈哈哈哈”
许刑残魂破口大骂,怨念至深,不过因为只是一缕微弱残魂,仅因那无边怨念才得以留存至今,此时被林楠放出,怨念散出,不一会儿便是消散殆尽。
这位被欲望迷了心智的随目城城主,如今却是被陆天这个幕后之人亲手杀的只剩一缕残魂,落得个神魂具灭的下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