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我摊牌了,我比以前更妖孽 > 第十二章:养龙之术
 
  
“有戏看了!”
顾不凡正低头大快朵颐,听得那华贵公子充满傲气的乡巴佬一出口,就知道他是老惹事精了。
偏偏自己身前坐的又是一代逼王,这不擦出点火花他都不信。
果然,见顾不凡无动于衷,江慎下筷动作一顿,眼神锐利的向那人看去。
“嗯?乡巴佬,你盯着本皇,本公子作甚!”
那人见江慎有反应,心中一喜,今日正好借这两人展现自己,好赢得眼前女子芳心,只要赢得她的支持,自己日后在宫中被封为太子机会也会大大增加。
没错,这华贵公子哥,正是天武王朝三皇子陈侗,而整个宁安城能让他如此的,只有王家骄女王芸。
“没事,我就看看是哪条狗在乱吠而已!”
江慎神色平淡,缓缓端起酒杯饮了一口美酒。
“噗呲!”
一旁的顾不凡没有忍住,差点被食物噎住。
“大胆贱民,安敢如此辱我!”
陈侗面色一变,拍桌而起,在自己的国土下,居然被人辱骂,他心中已对这二人判了死刑。
“看看,狗又开始乱叫了!”
江慎淡笑一声,他与顾不凡从陈侗话语中那些字眼与傲气已是猜到他是天武王朝皇室子弟了。
“两位道友,还请慎言!莫要因一时口舌之争丢了性命。”
王芸眉头一皱,这两人怎地如此蠢笨,听不出陈侗的身份吗,王芸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在另一桌的那削瘦男子,见他并无动作,这才收回视线。
今日陈侗本想封闭这第五层的,只是自己不想如此,便是拒绝了,这才让那两人有机会上了楼来。
那两人若是听出陈侗身份,道个歉,夹着尾巴走了便算了,但如今却是与陈侗针峰相对,王芸细探之下,发现那两人气机都是查不真切,显然用了掩盖之法。
事情终是因自己而起,她最终还是开口提醒一句。
“呵呵,刚才事发你不阻止,怎地如今探查我二人境界不得,心中不定,就要开口了?”
未等江慎开口,顾不凡便是笑道。
“你这人,怎如此不知好歹?”
王芸心中莫名有了一股火气,在这天武王朝,这三皇子乃是最为废物的一个,不过是因为其母亲家族势力强大,才能有机会争上一争那帝位。
但偏偏除了他,并无其他皇子来寻王芸,虽是真境山弟子,但真境山最不缺的就是天才,王芸家族,只不过是这小小宁安城中的一霸而已,在真境山甚至是天武王朝都无甚分量。
因此王芸虽是不喜这三皇子,但仍是需要他来帮助自己得到更多资源,这样自己才能在天武王朝乃至真境山站稳脚跟。
王芸深知,自己如今这个天才名头,撑不了多久,若是最终寻不得那丝道意,达不到窥道境,一切都是泡影罢了。
“贱民,我乃当朝三皇子,这位乃是王芸仙子,尔等安敢如此?”
陈侗见得王芸眉头更皱,起身站出,一甩袖袍,很是傲气。
“三皇子?最废的那个?”
江慎一脸怪异,转头向顾不凡述说天武王朝几个有力争夺太子之位的皇子。
“你今日必死!”
陈侗脸色阴沉,在几个皇子之中,自己确实资质较差,但到了江慎口中,却是成了最废,且皇族之事,什么时候轮到这些贱民议论了?
“吼!”
陈侗灵气运转,一声龙吟从其背后传出,一条黄金龙影在其身上显现,两只冰冷的龙眸紧紧盯住江慎。
“啧啧,年过三十才洞府境!”
江慎又是一戳陈侗痛处,陈侗怒气更甚,大喝一声,就向江慎与顾不凡冲去。
他今日,要亲手撕碎这两人,就在陈侗动手之时,那削瘦男子终是放下酒杯,视线一转,却正与顾不凡四目相对。
“嘭!”
江慎一掌拍出,直接将那陈侗拍飞,陈侗倒飞之处,一片狼藉。
楼口出,出现几道身影,看到这一幕,吓得肝胆欲裂,天武王朝三皇子竟然在皇族产业内被人一掌拍飞了,他们这些人怕是难逃一死了。
“啊!”
被一掌扇飞的陈侗大叫起身,其身上,龙影盘踞,除了因为震荡而头发有些凌乱以外,并无半点异样。
“养龙之术,果然有些门道!”
江慎望向陈侗身上那金色龙影,眼色炙热,他向来喜欢收集各种武技术法,陈侗正是知道那黄金战狮洞府有着两本偏门武技,才特意去了一趟,如今看来,要不要挑个时间去上一趟天武王朝皇城?
顾不凡也是望向那陈侗身上的金龙虚影,天下皇朝,皆有龙运一说,身为皇族,自是有着各自的养龙之术,可聚龙气于身,是一种特殊的修炼法门,顾不凡今日也是头一次见到,果然奇异。
若是顾不凡知晓江慎心中所想,一定会说养不养龙术的无所谓,主要是想看看皇都的繁华,到时候记得带上我。
“凝龙术!”
陈侗一声大喝,身上龙气更胜,那条金色龙影更加凝实,那双龙眼似乎也是增添了一丝灵气。
“涨幅秘法吗?”
顾不凡心中一动,这等秘法世间不多,且修行此等秘法多有限制之处,如这陈侗所用凝龙术,可能便只有身负龙运的王朝皇族才能使用。
“涨到反璞境了?”
江慎感受到陈侗的气息,眼神更是一亮,这养龙术即便自己无法修行,但确实是奇术,说不得以后能搞点龙运,自己也能修行,看那金龙虚影,简直就是为装13定制的啊!
“给我死!”
陈侗气势暴涨,信心百倍,刚才被一掌拍飞,在王芸面前丢了面子,如今他要以这两人之血洗刷耻辱。
“既然反璞境了,就陪你好好玩玩儿!”
江慎取出龙戟,也是冲了上去,好在楼层宽广且够牢固,不然光是两人第一次对撞,便足以让楼层塌陷。
江慎一手持戟,神色轻松,不断接下陈侗进攻,陈侗却是未用武器,身上金龙在他心神驱动下灵活无比,但他却是越打越心沉,江慎之强,让他心惊,但在王芸眼前,他又怎会服输。
楼层终是遭不住两人打斗威能,已是有些摇摇欲坠。
江慎率先破窗而出,陈侗一咬牙,跟了出去。
“你不出手我倒是挺意外的!”
顾不凡开口,却不是对神色复杂的王芸所说,而是对那削瘦汉子。
江慎完全就是在玩弄陈侗,在场之人除了处在怒火中的陈侗几乎都心中明了,江慎若想败陈侗,不过百招之内,陈侗就会落败,两百招之内,陈侗必死。
“那等废物,让他接受些磨砺也好,不然整日眼高于顶,我也很是烦心。在下承平山陈雄,不知道小道友所在姓名?”
陈雄开口,倒是让顾不凡一愣。
“青光宗,顾不凡。”
顾不凡也不隐瞒,等下一交手,对方必定能知晓自己跟脚,毕竟,那可是一个化神境修士巅峰,半步入虚境的修士。
承平山之名,顾不凡也听说过,乃是真境山属下第二山,山主孔观乃是龙门境大修,一**法出神入化,在南部州有着雷公之名。
只是顾不凡没想到,承平山居然和天武王朝皇族有关?但似乎,这人又不怎么待见这三皇子?
“原来是青光宗的道友。”
陈雄释然,怪不得两人如此淡定,相对于天武王朝,青光宗实力更强。
且与陈侗交战那人,如此年轻便已是反璞境,且气息雄浑,但似有怪异,想来也是奔着那丝气运而去的。
这等天才,根本就不是王芸和陈侗能比的。
“顾道友移步?”
楼外虚空,陈侗被江慎玩耍的很是狼狈,两人交战,早已引来不少人围观,城中大人物,皆是到场,城中境界最高者不过反璞境,乃是城主沈引。
此刻他正一脸忧色,想要上去帮助陈侗,却被陈侗愤怒拦下。
“这位小道友,停手吧!”
陈雄御空来到楼外,正逢江慎一戟砸下,将陈侗龙影砸黯几分,倒飞而出。
“啧,这龟壳还真硬!”
陈侗受了一戟,只是气机震荡,吐出些许鲜血,但并无大伤。
江慎看着陈雄以及他身后的顾不凡,一摊手,收了龙戟。
“三皇子,您没事吧!”
沈引见状,连忙上前搀扶,却被陈侗一把推开,沈引却是一点不敢生气,不断赔笑。
“青光宗,顾不凡……”
楼中,只剩王芸一人,此刻她神情恍惚,心神震荡,她万万没想到,这两人竟如此恐怖,居然是青光宗弟子,陈侗虽是皇子之中较差的一个,但也非现在的自己能抗衡的,但在那人面前却是被如此玩弄。
“顾不凡”
王芸又是念叨一下顾不凡名字,似乎感觉在哪听过,不过却又想不起来了。
……
楼外,虚空之上,几人凌空而立,此时却是陷入了一阵短暂的平静。
“四叔,你为何还不出手?”
陈侗一声怒喝,打破了平静,陈雄回瞪一眼,神色不满,传音陈侗,告知他顾不凡身份。
陈侗面色一变,不过此时他怒气正盛,仍是愤怒开口。
“四叔,你乃真境山修士,怎么就怕了青光宗了!”
南部州三大宗,青光宗崛起最晚,因此世人公认青光宗实力最弱,神御宗因其着重练器炼丹与布阵,因此排名第二,而真境山,山头不多,唯有三座,真境山,承平山,云顶山,但每座山头,单拎出来,其顶部实力都不比一个顶尖宗门差,因此真境山乃是南部州公认的第一宗。
“住嘴!”
“啪!”
陈雄也是有了一丝怒气,反手给了陈侗一耳光,这陈侗,果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沈引等人,看的心头一跳,赶紧当做没看到,陈侗被那一巴掌扇得直接懵圈,不敢再说,但其眼中,却是有着很深的怨恨。
“顾小道友,今日之事,肯定不能如此了了,虽是陈侗先挑事,但天武王朝皇族颜面我还是要顾及一些,不如我们三人战上一场,此事揭过?”
陈雄面色平静,开口说道。
“好,不过,我一人与你战便好。”
顾不凡沉吟一会儿,开口答应。却是撇开了江慎,陈侗如此说,便是想要以个人名义就此解决此事,而非牵扯宗门。
三大宗暗中进行联合剿魔,此事上升到宗门程度确实不好,显然陈雄也是考虑到此事,所以才会扇了陈侗一巴掌,不然刚才陈侗话语若是被有心人利用,真境山瞧不起青光宗之语就会被传的漫天飞了。
宗门面皮,有时候很可能因为这些小事出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