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我摊牌了,我比以前更妖孽 > 第一章:皓首峰上无皓首
 
  
五州大陆,南部州,青光宗。
初春时分,各峰之上,正是一片嫩绿之色,不时有峰中长老或者弟子御风进出,引的其余未到境界的弟子一阵羡慕。
在各峰皆有流光进出的衬托下,一座相比于其他山峰较为矮小的皓首峰,却是显得异常冷清。经过此地的弟子,大多都会望上皓首峰一眼,随后又是叹叹气摇摇头快速离去,似是此处有什么让他们很是惋惜的回忆。
大多新进弟子,都会站在山下看看皓首峰山头常年未散的那一圈雾气。
那雾气好似无数白发,轻轻披搭在山头,使得整座山峰看起来如同一位白首老人,这也是皓首峰名字的由来。
刚入青光宗的弟子都会被这一景象所吸引,皓首峰虽然矮小,但因此异像,总会被新入门的弟子认为有什么特殊之处,但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那团雾气并无什么作用,纯粹就是因为一开始皓首峰太过矮小,无人问津,所以首任峰主搞出来吸引新人弟子的名头。
皓首峰上,半山腰处,有着几座大小不一的小茅屋。其中一座茅屋中,一大一小正互相瞪眼。
“你这么说就是不给我面子咯?”
“你说话啊,你有本事替我报名,没本事说话?”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从峰上跳下去摔死?”
顾不凡一连三问,但却未引的对面那一身紫衫,腰悬紫色小葫芦的王之云一点神色变化。
“没得商量,皓首峰已经几十年没有参加过宗门大比了,这次再不去,皓首峰的主峰名次就没了!”
王之云面无表情,这么多年,还是这些套路,无用矣。
“要不?把大师兄二师姐叫回来?”
顾不凡知道这次没法躲了,眼睛一转,祸水东引。
“你大师兄去了中州,这都多少年没有信了?你二师姐更不用说了,整一个驴脾气,你能把她叫回来?”
王之云想到那两个弟子就是头疼,本事不大,脾气不小。
“要不?师尊你现在再收个弟子?收拾收拾,勉强进个前十就好了嘛!”
顾不凡是真的不想去宗门大比,老老实实待在皓首峰不香吗?虽然经常被同门弟子看不起,但顾不凡又不在乎这些,皓首峰的好处,又岂是他们能知道的?
“为师不可能再收徒了,当初收了你,都是破了例了,若非你小子有些特殊,就是宗主半夜爬我床上我都不会收!”
王之一斜眼,很是豪气的说道,丝毫没有注意到顾不凡嘴角的一丝异样。
“师尊啊!您老帅是帅,但吹牛也还是得打个草稿啊!宗主何许人也,青光宗第一,不南部州第一美女,面容与身材皆是独一无二,更是剑术卓绝,享誉一州,乃是我青光宗之光,师尊您怎么能如此亵渎宗主,我以您为耻!”
顾不凡大义凛然,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王之云暗道不好,有异常,果然,身后有着丝丝冷气传来。
“王之云,我半夜爬你床是吧?你还不愿意是吧?”
“啊!宗主,疼!那里不能打!”
“你派不凡偷我峰上灵鸡是吧!”
“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啊,小兔崽子,快来解释啊!”
“卧槽,老娘们儿,你动真格的?真当我怕了你?”
……
顾不凡一路狂奔,直冲到山顶,这才停了下来。
“还好跑的快,不然宗主这结界一下,我不得跟着遭殃?”
顾不凡躺在一块巨石之上,看着不时闪过的几道流光,眉头深皱。
“一旦参加宗门大比,以后就不能偷,呸,不能帮宗主打理灵兽园了,那些生病的灵禽可怎么办啊!”
顾不凡想着想着,眼泪就不争气的从嘴巴里流了出来。
“顾不凡,原来你躲在这?”
顾不凡思虑之际,一道倩影从天而降,正是青光宗当代宗主关门弟子,柳月儿,柳月儿五官精致,皮肤洁白如玉,身体散发着阵阵特别的清香,那露着的玉颈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五官之中,一双桃花眼更是让人看的入神,眼波流转之下,似是一潭幽泉,很容易让人陷入其中。
但就是面对这样一个美人胚子,顾不凡此刻居然眯眼假睡。
柳月儿也不恼顾不凡的态度,整理了一下裙摆,拿着长剑自顾坐下。
“这小妮子,一天没事就缠着我干嘛?”
顾不凡无奈,自己不就是以前外出时小小帮助过她一下吗?
柳月儿能当林楠的弟子,完全是因为其优秀的修行天赋,以及她对剑意的那一份恐怖领悟力。
青光宗处于五州大陆南部州中部灵气最为浓郁的的地界之一,乃是南部州顶级宗门势力,虽然只是三大宗之末,但也是一个庞然大物。
五州大陆的修行者,境界划分共十二境,从低到高依次为脱胎境,留气境,生桥境,育神境,洞府境,反璞境,化神境,入虚境,窥道境,龙门境,飞升境,仙人境。
而历代宗主,至少都是窥道境大修,当任宗主林楠更是龙门境修士,只差一步便可跨过天门,成为飞升境大能。
但那一步的距离,从古至今不知难住了多少惊艳才绝的天才,青光宗立宗至今,已近万年,飞升境大能也没有能超过一手之数。
但即便如此,青光宗的崛起之势也让五大州震惊,如今更是成了南部州第三大宗门。
而柳月儿能从一个普通人家女子一跃成为林楠关门弟子,可见其天赋的恐怖。
“听师尊说你这次终于要参加宗门大比了?”
沉默良久,柳月儿终于是再次开口,声如莺啼,和着春日的微风飘进了顾不凡的耳朵里。
“嗯!没办法,生活所迫啊!”
顾不凡一撇嘴,不冷不淡的说道。
“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柳月儿轻咬嘴唇,眼中似乎起了一丝雾气。
“你可别瞎说啊,我没对你怎么样啊!”
顾不凡一惊,这是哪一出啊,赶紧伸手捂住柳月儿的嘴。有些心虚的看了看山下,确定林楠还在和师尊打情……算账,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手心传来的温热又让顾不凡一惊,连忙收回手掌。
柳月儿脸色微红,看见顾不凡动作,又气又恼,自己身上是有刺吗?
“顾不凡,你为何总是躲着我,我是什么洪水猛兽吗?”
柳月儿幽幽开口,自从被林楠收为弟子后,在青光宗,所有弟子都对她十分殷勤,但偏偏这个将她带回青光宗的人,反而与自己越发疏远,似乎在故意躲着自己。
“我怎么会躲着你呢,你乃宗主弟子,天赋实力皆是宗内绝顶,我就一个宗内最穷皓首峰的普通弟子,我巴结你还来不及呢!”
顾不凡有些心虚,不敢去看柳月儿那如幽谭般的眼睛。
“顾不凡,八岁凝气,不过七日便脱胎换骨,踏入脱胎境,十岁生桥境,十五岁洞府境,震惊整个南部州,成为南部州最年轻的五境修士,但十六年生日那天,天降雷罚,劈其气海,毁其道基,天罚过后,灵气全无。”
柳月儿缓缓开口,说道灵气全无时,顿了一下,看见顾不凡全然不在意,这才继续说道。
“之后被皓首峰峰主破例收为关门弟子,终日于峰中不出,至今已有五年。宗内弟子皆以为其修为全无,被皓首峰收为弟子,也不过是宗主可怜他,为他提供一个庇护而已”
柳月儿慢慢说出顾不凡往事,说到天赋,谁能有他变态,说到耀眼,曾经南部州有谁能比他耀眼。
三大宗之中的另两宗曾经联合向青光宗施压,只为不让青光宗独占此等天才。
只是后来,那场莫名其妙的天罚,让这个本该震动五州的骄阳沉寂至今,但整个青光宗和南部州,大部分人却都是因此松了一口气。
“这些都是些陈年旧事了,有啥好说的!都过去了,过去了。”
顾不凡一愣,这妮子突然说这些干嘛?
“但是,你的境界虽然当时确实全没了,现在,你却至少恢复到了育神境!”
柳月儿柳眉一挑,这才说出重点。
“呵呵……”
顾不凡眼皮子一跳,宗主的嘴,不严实啊!
一刻钟之后,柳月儿气哄哄化作一道流光从皓首峰离开,不过离去时,嘴角似有笑意,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顾不凡在宗门大比上的表现了,她想看看那些平日里将顾不凡作为笑谈之人到了那时的表情。
那一年,顾不凡十五岁,声名正盛,外出追查魔宗之人,在一处破烂不堪的村庄发现了柳月儿,一如皓首峰二弟子宁灵将他从死人堆里拉出来一样,顾不凡也将柳月儿带回了青光宗。
两人命运,可以说相似,也可以说不同。
顾不凡看着那道远去的流光,无奈一笑,随即看了看自己的胸口,衣服的掩盖之下,一道剑纹静静地躺在他的胸口处。
“我只是想,做个普通修士啊!唉!这个世界,太危险了,不适合宅男啊!”
顾不凡轻声一叹。
似乎是为了验证顾不凡说的话,一道流光从远而至。
“离她远点,现在的你没资格靠近她,看在你昔日的荣耀上与带回她的份上,此次不与你计较!”
话音传至,流光远去,似乎一刻不愿在此多待。
“王峰,呵呵!”
顾不凡轻轻一笑,看似不在意,但手上的小动作却是显出他内心的一丝不适。
“你尽快离开青光宗吧,如今的你不配待在此地,即便是皓首峰!”
“莫以为你于她有恩便可攀上高枝,别想利用她的心善继续留在青光宗,如今你应当有自知之明!”
今夜,皓首峰流光不断,大多弟子都是对此好奇,但也有少数人知晓其中秘密,都是有些唏嘘。
“也好,今晚差不多都来了一道!”
顾不凡深深吸了一口气,脾气再好也经不住这么搞啊。
“既然如此,那就让你们,再次抬头仰望我吧!”
以往他们不敢如此行事,因为皓首峰不管如何落寞,都是青光宗主峰之一,峰主不是他们能惹的,顾不凡不出峰,他们也只能忍着。
而如今,宗门大比上皓首峰若是再拿不到名次,就带表皓首宗传承无能,将会被剥去主峰之名,峰上弟子,也会被遣散,沦为偏峰杂役弟子。
而皓首宗,如今只有顾不凡这一个废物弟子在而已。
因此,所有人都认为,三日以后的大比过后,皓首峰就将不再存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