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天空之城领主 > 第十一章 领主
 
  随后,令拉斐尔哭笑不得的是,居然还真的有几个货真价实的山贼尸体,原来拉斐尔的学长“魔弹射手”路西昂和山贼头目霍克找到马歇尔骑士等人之后,霍克提议他可以再次聚拢一些过去的山贼同伙,让这次“山贼进攻”可靠一点。

  山贼们在马歇尔骑士等人的胁迫下进入城堡,事成之后便被杀了灭口。现在留下来的就只有他们的头领霍克。

  拉斐尔看着这个为了活命不择手段的山贼头领只觉得可笑,随手扔给他一小袋银币。霍克连忙接住,掂量掂量重量之后眉开眼笑起来。

  但是随后拉斐尔的一句话让他脸色耷拉下来:“我当然不能放你走,继续想法办法。”

  马歇尔骑士不悦到:“老爷,此人曾在领土内烧杀抢掠,按律法应当处以绞刑。而且当着士兵们的面处决此人,有利于提高大伙的士气。”

  拉斐尔转念一想,也有道理,霍克毕竟是山贼。“那就改为牢里关着。”

  霍克大声咒骂马歇尔骑士,随后被溪山骑士之女蕾娜一脚踢在下巴上晕死过去。

  拉斐尔一愣,在他的印象里蕾娜还是那个胖乎乎的小loli,没想到长大之后不但成为了骑士,脾气还如此暴躁

  西蒙低声喝倒:“这是在领主厅议事,不得无礼!”

  蕾娜随机低下头:“少爷,对不起,我父亲都是死在他们手里”

  拉斐尔摆摆手:“无妨”

  虽然拉斐尔觉得山贼霍克挺有意思的,但是一来他刚刚成为领主,有义务维护领内法律。某种意义上,维护法律的威严就是在维护他自己的威严。

  另一方面,他需要行为来向封臣和领民证明自己。杀一个为祸已久的盗贼当然是个好选择。

  不过拉斐尔要好好考虑一下什么实际搞一场公开处刑。不但要当着领民的面,还要当着塔日家族和洛克遗孀的面。

  拉斐尔环视一圈自己的封臣,郑重开口:“我承诺,今后萨兰领内法律的威严会得到维护,任何违反法律之日都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诸位骑士低头行礼,马歇尔骑士趁机开口:“从今天起,马歇尔家族将继续效忠萨兰族,效忠于拉斐尔.萨兰。”

  蕾娜见了这阵势,不免有些慌乱,但也结结巴巴的开口:“我也宣誓!蕾娜.溪山,溪山家族将效忠萨兰家族的拉斐尔.萨兰。”

  最后卷刃.诺丁镇定而得体地献上誓言:“我代表我的养父诺丁骑士和诺丁家族,向拉斐尔萨兰献上忠诚。”

  毕竟只是男爵家族的效忠仪式,场面并没有搞的很大。但是就算是这样的口头誓言,依然异味着拉斐尔得到了领内绝大部分封臣的支持。

  如今洛克死亡,拉斐尔又是弟弟杰西的监护人,之后继承父亲的领地和爵位应该是顺理成章,就算是塔日家族也很难再难为拉斐尔。

  “说起来多伊尔家族的德勒人呢?”多伊尔骑士是萨兰家族领内的骑士之一,多伊尔骑士的夫人一直没能生下孩子,因此从多伊尔本家过继过来一名次子继承领地。

  多伊尔本家在萨兰家族的西北方向,也是一个男爵领。次子德勒.多伊尔很早就过继过来,也算是和拉斐尔,西蒙一起长大,但是自从拉斐尔回来就没见过他。

  “德勒大哥过世,他要回去继承男爵领。因此多伊尔骑士基本上算是没有继承人了。”

  好吧,这又是一个事务,不过不着急处理,拉斐尔集中精力解决目前的局面。

  虽然目前不清楚塔日家族对萨兰家族的秘密知道什么程度,以及他们对这个秘密感兴趣到什么程度。但是目前拉斐尔已经初步控制了男爵领,现在他需要面对的就是塔日家了。

  塔日伯爵不但领土广阔,积累了许多财富,而且领内人才辈出。动起手来机会不大。按照常理来说,一个大伯爵对手下男爵的封地再感兴趣,强行动手也会违背贵族的古老盟约,成为全国贵族的众矢之的。

  因此和塔日家族的对抗目前不在武力上,而在外交上。外交上要想塔日家族不再干涉萨兰领,那么一条路子是勾搭上更上面的贵族,比如说东岸守护公爵,塔日家族随着近几年的壮大,隐隐有盖过东岸守护的趋势。要么是团结起领内的其他贵族,分化塔日家封臣内部,以免在贵族议会上被围攻。

  以上都是一些小动作,真和一个伯爵玩起权谋,恐怕资源和经验上都玩不过。核心竞争力拉斐尔内心非常清楚:那就是尽快成为这座天空城堡真正的主人。

  到那时候主动权就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无论是握着天空之城和塔日家谈判,还是直接上天开溜,都是可以按照拉斐尔自己的意思来。

  总之无论整什么小动作,需要的都是时间,现在拉斐尔决定能拖就拖。

  刚好这时庞德走进领主厅,看见了拉斐尔被手下封臣们围在中间。他惊魂未定:“幸好诸位救援,海涯堡才免于灾难,不得不说这真是上天的护佑。”

  拉斐尔向他一一介绍几位骑士,同时也告知了自己叔叔和继母的现状。

  庞德脸色一暗,心道不妙,伯爵给自己的任务八成是交不了差了。

  卷刃.诺丁非常有眼色的开口:“目前萨兰领治安动乱,我和在场的诸位同僚都认为拉斐尔,萨兰应当立刻成为萨兰领的主人,承担起护卫领地的义务。”

  庞德慌张失措:“哦,我没有直接的权限答应,伯爵后续的使者过几天就会到,不如我先回伯爵那里通报此事。”

  这是想开溜了。

  拉斐尔面色诚恳的挽留:“族中长辈不在,正需要您这样的有威望的人主持大局,您可一定不能离开啊。”

  可不能轻易让你走,还要这人当自己的不在场证明呢。而且这么菜的塔日家使者去哪里找,拉斐尔准备尽可能延缓塔日家族对此事的反应时间。

  “我希望庞德先生能够等到我叔叔下葬之后再离开,洛克爵士和您共事多年,私交甚笃,他的葬礼您一定要在场。”

  庞德心里纳闷:外人眼里我和洛克关系有那么好吗。

  留下庞德之后拉斐尔回到书房。翻着领内的资料,在只有他一人的房间里突然开口:“辛苦你了学长。”

  魔弹射手路西昂解除伪装露出身形:“没什么好辛苦的,几个小毛贼而已。”

  虽然明面上路西昂来对付这些敌人都可以说大材小用,但是正是有路西昂压阵,许多事情拉斐尔才敢在不知道对方深浅的情况下执行。

  路西昂:“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去了。”

  “稍等,有封信希望你送到安东尼导师那里。”拉斐尔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巧的魔力卷轴,显然是一封魔法信件,需要路西昂通过法术送过去。

  听到安东尼导师的名字,路西昂皱起眉头:“该死,为什么找我给老头子送信。”

  “因为他想你了”拉斐尔面无表情的说着路西昂自己也知道的事情,路西昂是拉斐尔在威斯维斯魔法学院导师的独子。

  可能正是因为出身法师家庭,他才能够放弃人人羡慕的威斯维斯生活,出去当一名佣兵。

  “我只是送信而已,可不会和他通话。”魔法信件需要专门的传送法阵送到。

  “导师会找到你的,跟他聊聊吧。”

  路西昂一声不吭的接过信,准备戴上兜帽隐去身形。

  拉斐尔再次开口:“还有一件事,过几天我可能会再次找你,行程别太紧。”

  路西昂心情正不好:“啊?我可先说好你的报酬只够这一次啊,亲兄弟,明算账。”

  拉斐尔嘴角露出一丝奸笑;“你看看这个。”

  路西昂结果拉斐尔递过去的一份图纸不由得瞪大眼睛:“温莱特魔曲弓专用弩箭。”

  他难以置信的抬起头:“你卖我东西还不卖配件的!”

  拉斐尔笑笑:“你这次的服务只够买本体,买不了dlc,亲兄弟,明算账。”

  路西昂一阵语塞,直接带上兜帽消失在空气中。

  拉斐尔心里还藏着半句:dlc当然不只这一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