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天空之城领主 > 第十章 清算
 
  用过晚饭后,活动了一天的庞德就想回到自己的帐篷里倒头便睡,可那个叫西蒙的骑士侍从前来说希望他去拉斐尔的帐篷里有事商谈。

  庞德来到拉斐尔帐篷坐下,拉斐尔却向他提及一些无关紧要的琐事。什么伯爵身边有没有人被他叔叔收买啊,伯爵是什么态度啊。

  庞德虽然眼皮直打架,但是也只好摆出一副长辈的样子想拉斐尔保证,打消这个年轻人的顾虑。

  帐篷外空气破空声响起,一把符文投枪带着魔力划破帐篷刺入!

  庞德.塔日当时就被吓出一身冷汗,酒也全醒了。只见这根投枪正插在拉斐尔本该睡觉的位置。

  拉斐尔立刻起身走出帐篷追逐刺杀者:“是谁!”抬手一道闪电击中了黑暗中一个人影,那人倒进树丛里。

  紧接着在隔壁帐篷守卫的西蒙冲进树丛,打斗的声音短暂响起,等到拉斐尔赶到时那人已经在抵抗中被斩杀。

  庞德在火光下看清了刺客的脸,大吃一惊,正是洛克萨兰身边的一个雇佣兵。

  “这...这是......”庞德一脸震惊,他接到的塔日家族的命令其实只有搅合萨兰家族的继承,尽量的削弱萨兰家族,为塔日家日后吞并萨兰家族作准备。

  他以为只是一个稀疏平常的封臣继承纠纷,像往常一样分化亲属和睦,为塔日家族争取最大利益就行了。没想到洛克萨兰居然会当着他这个塔日家族代表的面下毒手。

  他突然想起了昨天的那封信,那封不疼不痒的信舔了半天屁股之后话锋一转,加了几句大意“不听话有你好果汁吃的”威胁。他当时还嘲笑洛克萨兰的幼稚。

  现在想想,那根投枪说不定是冲着自己来的,不,一定是冲自己来的!

  让胖子塔日在一旁无尽的脑补,拉斐尔宣布士兵们今晚不睡觉巡逻,明天一早回城。

  至于那根投枪其实是西蒙的手笔。拉斐尔早就发现了洛克派来的盯梢,暗中处理掉之后再让西蒙用雇佣兵的武器嫁祸一波。

  再加上昨天晚上拉斐尔掉包过的信,自然可以让胖子塔日起疑心。

  当天晚上,海涯城。

  在后门执勤的老兵罗夫突然听到一声口哨,只有萨兰家族上过战场的老兵才能听懂的口哨声。

  他亲自前去打开了城堡围墙后门——也就是临海的那一个。发现门口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他的老上司,马歇尔骑士。另一个是他以为已经死在山贼手里的儿子罗恩。

  老兵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走上前紧紧抱住自己的儿子。

  父子重逢,但是罗恩比了个禁声的手势。马歇尔骑士低声开口:“我奉拉斐尔.萨兰之命。”

  老兵罗夫突然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低声道:“愿意服从命令。”

  马歇尔骑士确认没有埋伏之后摆了摆手,后面居然有十几名全副武装的士兵。

  夜幕下的杀戮开始了。那些被洛克雇来的士兵们,在巡逻中的士兵先被不知道哪里来的箭封喉,其余的士兵被随之潜入的人割下脑袋。

  当马歇尔骑士带着兜帽领着士兵杀入城堡内部的时候,洛克才终于明白过来。

  消息的仆人都闭门不出,进入城堡之后甚至没有发生几声惨叫。洛克身边的雇佣兵企图护送洛克逃跑,结果被马歇尔骑士一剑杀死。

  面对斜靠着墙壁浑身发抖的洛克,马歇尔骑士脱下兜帽,露出面容:原本马歇尔骑士相貌不算英俊,但是一直非常和善。现在他的右脸被一道可怕的疤痕贯穿,这是洛克手下的6级剑士的杰作。

  洛克抖如筛糠,他看着表情阴狠的马歇尔骑士,明白对方要做什么:“你不能,我是萨兰家族的家主,你的主人,你不能,不能.......”

  “不,我的主人是拉斐尔.萨兰。”说完,利刃穿透了洛克胸膛。

  马歇尔骑士重新戴上兜帽缓缓转身。他面前站的是莉娅.萨兰。

  骑士指了指楼上,那是罗莎夫人的房间。

  出乎他意料的,女孩给出了反对意见:“不行,拉斐尔没有那种命令。”莉娅坚决的回绝。

  马歇尔骑士皱起眉头:“剩下的仆人呢?都可靠吗?”

  面对5级骑士的压力,莉娅不卑不亢:“都经过筛选,但是绝对的忠诚在这世界上是不存在的。马歇尔叔叔。”

  马歇尔犹豫片刻,长叹一口气:“好吧,以后这里你们这些小家伙说了算。”

  第二天清晨,外出打猎的拉斐尔庞德一行人回到海涯堡。可情况明显不对。城堡外门紧闭,却不见人来开门。

  等了好一会儿,大门才缓缓打开。拉斐尔等人穿过城墙进入城堡入口前,这里地上布满了打斗的痕迹和飞溅的鲜血。

  这时才有士兵急匆匆跑过来回报:昨晚有山贼余孽潜入城内报复。他们事先和洛克爵士雇佣的士兵串通好,里应外合,一路杀进城堡,洛克萨兰爵士英勇抵抗,不幸身亡。还好之前被山贼埋伏的马歇尔骑士奇迹般回来,拯救城堡于危难之中。

  听闻洛克的死讯,庞德.萨兰更是目瞪口呆,这人昨天还派人暗杀自己,今天就莫名其妙死于山贼之手?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整个战斗中海涯堡阵亡7名士兵,2名骑士侍从和4位仆人。以及洛克雇佣的10名士兵和1名有战士位阶的佣兵。

  拉斐尔走进城堡,确认莉娅安然无恙。随后两人来到罗莎夫人的房间门口。

  莉娅悲伤的说:“昨晚的战斗并没有波及到这一层,我让侍女们和夫人都躲在这个房间里。但是打斗的声音惊吓住了罗莎夫人,夫人情绪本来就不稳定,被惊吓之后似乎出现了问题。”

  拉斐尔打开门,只见罗莎夫人缩在房间一角,一听见门响,立刻用地上的被子裹住自己全身,浑身颤抖:“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拉斐尔本没想对罗莎夫人下手,只准备把她送到哪个神殿里去。现在倒也省去了理由,直接可以以治病的名义把她送走了。

  “杰西呢?”

  “奶妈在抱着。”

  两人回到正厅,三个人正在等着他们。

  为首一人正是萨兰家族的首席封臣,卫队长马歇尔.钢毅。但他身后站的两位拉斐尔只觉得眼熟,一时间叫不出名字。

  “马歇尔.钢毅,为萨兰家族效命。”马歇尔骑士声音低沉有力。旁边西蒙身子挺的笔直,想必刚刚已经有一场感人的亲子重逢了。

  “蕾娜.溪山,继承父亲的封地,为您效命!”个子较矮的那位发出女声,居然是一名少女。她穿着骑士胸甲,拉斐尔第一时间居然没有认出来。

  蕾娜,就是那个跟在西蒙后面的鼻涕虫小姑娘?看着溪山骑士的独女居然长这么大还成为一名骑士,拉斐尔不禁百感交集。

  马歇尔骑士开口说:“她父亲被山贼所杀,但是蕾娜已经是个3级的战士系职业者,完全有能力继承他父亲的职责。”

  随后最后一位年轻骑士站出来。他有着一头不输西蒙的杂乱头发:“诺丁骑士年事已高,我是他的继承人卷刃.诺丁,为萨兰家族效命!”

  马歇尔骑士介绍到他们正是躲在了诺丁骑士的封地里,昨晚进入城堡也多亏了诺丁家的士兵,人手才够。

  诺丁骑士是家族的骑士中年级最大的,父亲病故以来就躲在领地里称病不出。却在关键时候出手给予帮助。拉斐尔不禁感叹姜还是老的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