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天空之城领主 > 第八章 通牒
 
  清晨的光照进卧室,一夜未眠的拉斐尔没有疲惫之感,反而更加清醒。他起身站在窗户前,看着城堡院内逐渐忙碌起来。

  自从和城堡核心建立起联系之后,拉斐尔感到自己的状态渐渐发生改变,首先是视角,他不再是“看”城堡内的人和物,而是在“感知”他们。有点类似于法师开了探求结界一样的感觉。

  其次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些古代法阵,让拉斐尔体内的魔力性质发生微妙的改变,如果说过去拉斐尔使用魔力像是在挥舞一把剑,那么现在更像是在使用自己的手指。但是根据父亲笔记上记载,拉斐尔并未深入运行它们,而是静静等待改变的酝酿。

  洛克经历了昨晚的打败之后,心情非常糟糕,他在盘算着今天一天如何找机会赢得塔日家使者的信任——虽然他和对方都是没有封地的贵族,都为塔日家服务,但是对方是伯爵家的表亲,而他更像是一个管家,两人平日里并未深入交流。

  当洛克走过台阶拐角时,却发现他的侄子拉斐尔站在上一层看着他,仿佛知道他要上楼一样。

  洛克微微皱眉,正要无视拉斐尔走过。拉斐尔突然开口:“早安,叔叔。”

  面对拉斐尔有礼貌的招呼,洛克一愣,随机回答:“早安,拉斐尔。”然后准备离开。

  “我希望今天上午能和您谈论一些家族事务。”听了这话,洛克回头,深深地看了拉斐尔一眼,不知道这位法力高强又计谋多端的侄子在想些什么。

  “我在父亲的书房等您。”拉斐尔微微一欠身,离开。

  经过昨晚的事情,家族内部的矛盾已经不再重要了,拉斐尔看清了自己的目的和应该对抗的敌人。继母和叔叔的小算盘已经不再重要。

  现在拉斐尔决定给他们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他们不接受他的善意,那拉斐尔决定一劳永逸地解决掉这种烦心的局面。

  洛克听到拉斐尔的邀请,犹豫再三,决定前去书房看看侄子到底要卖什么药。当他走到书房门口,却发现门半开着,里面传来大人和小孩的笑声。

  书房里拉斐尔站在桌子旁,看着一个可爱的小不点在上面爬来爬去。这个刚满一岁的孩子正是拉斐尔的弟弟杰西。

  拉斐尔还没怎么抱过自己的弟弟,但是这个小家伙却格外的和拉斐尔亲近,在桌子上调皮的爬拉爬去,把玩具弄的东倒西歪,逗得拉斐尔哈哈哈大笑。

  莉娅站在桌子的另一侧防止小杰西掉下去,开心地看着两兄弟玩乐。

  洛克进入房间,看到拉斐尔和杰西在玩,更是迷惑,这个点还要打亲情牌吗?

  随后他看到桌子上的东西,表情不由得一变:小杰西爬来爬去的桌子上,放着的正是萨兰领的地图。而桌子上的玩具,正是一些城堡,骑士的棋子模型。(当然小杰西对莉娅手里的果汁蛋糕更有兴趣。)

  正在拉斐尔拿着一小块蛋糕“叫哥哥~”而刚满一岁的小杰西只会阿巴阿巴,逗的拉斐尔哈哈哈大笑时,罗莎夫人如同一头被激怒的母狮一般冲进来。

  “你这个畜生你要对我儿子做什么,我和你.........”这时候罗莎夫人突然注意到了洛克也在场,而自己的儿子正在玩具和点心的包围中乐的不行。

  洛克清咳一声,开口:“我想人应该到齐了,拉斐尔你想说什么?”

  拉斐尔放下手里的点心,看了洛克和罗莎夫人一眼,两人都感到拉斐尔身上的气质和昨天大不一样了。

  “昨天我刚刚到家,旅途劳累,情绪有些不稳定,对叔叔和夫人有冒犯的地方,先在这里说声抱歉。”

  洛克和罗莎对视一眼: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父亲去世,我非常的悲痛,相信你们也一样。昨晚我思考良久,萨兰家族本就人丁不旺,我想更不能在这种时候起冲突,我想我们应该用商讨的方式为家族财产做一个划分,而不是对内消耗,让塔日家族得利。”

  罗莎夫人冷笑一声:“你以为你已经大获全胜了吗?这就急着赶我们走。”

  洛克也跟着说:“你既然顾虑塔日家族那也应该明白,他们可不会无条件支持你。”

  大人们的肮脏世界丝毫不能影响小杰西的游戏,他“啊”的一声扑倒了几个棋子,然后把他们报在怀里。

  拉斐尔抱起桌子上的杰西,把倒下的棋子扶起来:“我这个做哥哥可以说非常不称职了,我希望给小杰西一点礼物。”

  说着把扶起的一一棋子放在了地图上。洛克和罗莎夫人都伸头去看拉斐尔到底划分了那些地区。

  “亚参,拉姆,蕾姆,皮耶斯这四个村庄,我希望能过继到杰西.萨兰名下。”

  书房里陷入一片寂静。

  萨兰男爵领不算小,在两代人的努力下还扩大了一点。因此有14座村庄,四位骑士各自的骑士领都是一片村庄。因为萨兰家族之前的衰落,领内的骑士只有4位,萨兰男爵自己直属村庄有10座之多。现在拉斐尔一下子就给出去4座。

  “而叔叔,皮斯特村曾经是家族的避暑山庄,我想把这里送给你,外加上父亲在南境一个矿山的经营权。”

  洛克更是瞪大了眼睛,一座矿山!虽然不了解具体的矿石质量和产量,但是一座矿山的收益远远大于几座村庄。

  如果这样划分,虽然拉斐尔保留了海涯堡和港口,但是手下的直属领地会缩水一半之多!

  洛克难以置信地看着拉斐尔,在这个年代男爵的爵位继承往往不会分给其他儿子,不然自己的领地很快就会变小被人吞并。

  如果真的交由塔日家族“合理合法”地裁决,他和罗莎夫人也绝对得不到如此多的利益,现在拉斐尔居然愿意主动让出来。

  拉斐尔使自己尽量显得真诚:“我认为家族的繁荣就在于成员的和睦相处,而且,你知道,我是一名6级法师,严格来说我现在最主要的目标不是成一个男爵,而是早日进入7级,成为一名上位职业者。所以我对于家族领地没有那么看重。”

  这个世界6级以下都是低位和中位职业者,7级和6级之间有着巨大的鸿沟,一名7级法师就以为着可以在威斯维斯成为见习讲师。7级施法者无论职业只要愿意进入宫廷,那他更够轻易得到世袭爵位。

  拉斐尔这个年纪成为6级法师,那他有生之年晋升7级是非常有希望的。

  当然,事情并不想拉斐尔说的那样。看上去拉斐尔把肥沃的村庄划给了别人,实际上也放弃了大片开阔的,难以防守的南部平原。而保留了商贸关键的港口和家族领地内的另一座矿山,就保证了研究的继续。

  等到有一天天空之城上天,他当然不会傻乎乎的带上10几座村庄上去。

  书房里洛克和罗莎夫人陷入沉思,拉斐尔把杰西交给莉娅,决定接着补刀:“我甚至不需要你们做什么,如果你们和家族外的人有什么交易,你们只需要拖延,不给我照成麻烦,就依然可以得到土地。”

  洛克深吸一口气,他对拉斐尔承诺的真实性半信半疑,但是对方给的实在是太多了,答应下来总没有坏处。“我------”

  “想的美!”令拉斐尔和洛克意外的是罗莎夫人的态度,只见她面目狰狞,眼里充满仇恨:“你居然敢拿着杰西的财产划分给别人?城堡,爵位,领土,都是我儿子的!你们谁也别想碰!”

  罗莎夫人发出一连串咒骂,声嘶力竭,眼珠瞪大外凸,随着疯癫的语言手也开始疯狂挥舞。“你们萨兰家的人一个个都是这样!把我当成什么了!把我儿子当成什么了!你们休想再从我这里夺走任何东西,我一点!一点!都不会给你们!”

  莉娅抱着哭泣的杰西出去,罗莎夫人骂着开始手舞足蹈然后是抽搐和口吐白沫,拉斐尔和洛克连忙叫来女仆把她带走。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刚刚屋子里的气氛也不复存在。

  现在屋子里剩下洛克和拉斐尔两个人,拉斐尔说:“你的回答呢,叔叔。”

  经历刚才的闹剧,洛克重新冷静了下来,他仿佛想起了什么,表情重新变得冷漠:“我从未希望过得到不该得到的东西,至于和家族之外的盟约,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洛克以为说完这番话之后拉斐尔会暴怒,但是当他回头看拉斐尔的表情时却不由得脊椎一寒。对方面无表情,眼神深不可测,打量自己的眼神仿佛在看一次物品。

  “你辜负了我的善意。”拉斐尔不带感情地说。

  洛克冷哼一声“告辞。”

  过了片刻莉娅回到书房。

  拉斐尔痛苦地揉了揉太阳穴,对付这种泼妇讲道理都不好使。

  拉斐尔问:“罗莎夫人是什么情况?”

  莉娅叹了口气:“夫人和父亲的婚姻,并不幸福。原本她就作为家族利益的棋子被嫁给一个大十几岁的贵族做续弦。虽然父亲通过和罗莎夫人父亲的商会合作迅速壮大了港口。但是当时研究正到了需要钱的时候,父亲放弃了商会的合约选择拿下萨兰领内贸易的全部收益,从此和商会决裂。夫人本就体弱多病,丈夫和本家决裂之后地位也变得尴尬了起来,几次争吵之后父亲选择完全无视罗莎夫人。也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拉斐尔长叹一口气,没想到会这样:“杰西呢?有做过血统鉴定吗?”

  莉娅一愣,随即明白:“没有,但大概率是父亲的孩子。但是杰西出生的时候父亲的身体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当时父亲一门心思扑在魔法研究上,他没能给这个孩子住够的关注。罗莎夫人或许期待过孩子能够挽回一点夫妻关系,但显然她失望了。”

  拉斐尔扶着额头,为此头疼不已:“既然他是萨兰家的血脉,那么之后就给他换个奶妈,然后给他应得的教育,把他母亲找个远一点的神殿送进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