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天空之城领主 > 第三章 家人
 
  这天下午海涯堡的仆人们骚动不安,有传言称萨兰男爵的长子拉斐尔萨兰回来了。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海涯堡里的原来的仆人士兵数量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夫人和洛克老爷新招来的士兵在城堡正门不断巡逻。

  夫人一个人呆在卧室不让任何人打扰,把孩子都托付给了女仆照顾。洛克老爷在领主厅焦虑的来回踱步,时不时有人赶回城堡向他报信。

  终于,正午刚刚过去,城堡大门传来了骚动,在士兵短暂的怒喝和惊呼后,城墙上一个士兵掉了下来,城堡的大门缓缓打开。

  拉斐尔穿着深蓝色法师长袍,长袍右胸上纹着萨兰家族的家徽:玫瑰与长剑。手持橡木法杖骑在一匹枣红色骏马上,西蒙穿着“路西法”,没有带头盔,一手持剑一手为拉斐尔牵着马。

  二人缓步进入城堡内院,拉斐尔的叔叔洛克.萨兰急匆匆的从城堡内跑出来,看到拉斐尔和西蒙,以及倒在地上呻吟的三位士兵。

  “亲爱的叔叔,好久不见。”拉斐尔学着学院里最讨人厌的教授的语气,在马上拖长了腔调打招呼。

  洛克.萨兰爵士是个40多岁的中年人,两鬓开始泛白但整个人看上去还很有活力,现在他皱着眉头注视这个见了自己也不下马的侄子,缓缓开口:“欢迎回来,拉斐尔。”

  见对方姑且摆出了友好模样,拉斐尔下马径直从洛克身边走过“我倒是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到自己家要被客人说欢迎,但总之见到你很...也不是很高兴,叔叔。”

  洛克爵士狠狠瞪着自己的侄子,转身跟上:“实际上,拉斐尔我必须要告诉你...”

  拉斐尔猛地停步转身,使洛克爵士也不由得刹住脚步:“我父亲具体过世的时间是?”

  洛克爵士一顿,没想到拉斐尔回来就问这个:“一个半月前,具体说的话是......磷七月14日。下葬时间在那三天后。”

  洛克爵士突然意识到拉斐尔为什么要让他说这些了,下一句定会问罪为什么没有通知他了。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拉斐尔的下一句话是:“我想看看我父亲。”

  洛克愣住了。

  海涯堡后山,萨兰家族的墓穴,这里供奉着自陨落者以来所有萨兰家族的男性族人们,以及为家族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册封骑士。

  拉斐尔和洛克穿行在阴森的地下墓地之间,墙壁上雕刻着祷文和圣象避免这里受到邪恶力量的侵蚀。

  很快他们来到了最新的一处墓碑,上面刻着“温彻.萨兰”旁边就是拉斐尔的爷爷,洛克和温彻的父亲以“异刃玫瑰”闻名的“罗德.萨兰”。萨兰家族据说早期就有着魔法和剑术双修的传统,但是随着血统的衰落,像拉斐尔爷爷这样能够延续这一传统的反而是少数。

  拉斐尔附身触摸着父亲的墓碑,拜他所赐拉斐尔获得了一个比大部分穿越者前辈都幸运的童年。如今拉斐尔渐渐融入到这个世界之中,可引导他认识这个世界的人却不在了。

  洛克爵士在后面看着拉斐尔,在家族祭祀场合也不方便说什么,只能默默低下头。

  拉斐尔在墓碑前沉默了一段时间,缓缓站起,以俯视着刚刚抬起头的洛克,以庄严的口吻说:

  “洛克.萨兰爵士,我有一件事想要在你的兄长,父亲,在陨落者萨兰面前问你。”

  听拉斐尔这么一说,洛克顿觉不妙,但当着逝者的面,只能说:“请问。”

  “你能否在这里保证,以萨兰家族的名义,在我父亲死后,没有行违背道义之事,没有觊觎不属于你的东西,没有因为自己的私心做出损害家族利益的行为?”

  拉斐尔背对萨兰家族历代先祖,眼中闪烁着深蓝色的魔力,仿佛能摄入他叔叔的魂魄“来!起誓吧,洛克.萨兰!对着父兄,对着陨落者萨兰,发誓你没有违背荣誉的行为!”

  在这个世界里对着先祖发誓是最庄严的宣誓之一,毕竟先祖半夜托梦带走不肖子孙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不过拉斐尔并不精通于此类誓约魔法,洛克如果发了誓又违背倒也不会一定说受到天罚。但是在一个魔法世界里敢于违背在祖先面前发下的誓言的人的确不多。

  洛克望着自己侄子的双眼居然无法移开视线,他满头大汗,喉结上下滚动,嘴巴艰难的张开又合上,坐着痛苦的抉择。

  终于他的嘴缓缓张开“我...我发誓...我发誓我......”

  就在这时,墓穴入口处传来一阵喧闹

  “您不能进去罗莎夫人。”

  “一介侍从你凭什么敢阻拦我!”

  “祭拜先人之时只有男性才能进入,请原谅,夫人。”

  “够了,一个被驱逐的骑士还敢回到海涯堡,把他抓起来!”

  墓**庄严的环境被打破,刚刚被压迫的穿不过来气的洛克爵士得到喘息之机。洛克和拉斐尔的注意力都被喧闹声吸引过去了。洛克连忙别过头去不看拉斐尔的眼睛,干咳一声:“家族重地不可喧闹,我们快去阻止她。”随后快步走出墓穴。

  拉斐尔走出地下墓穴,看到外面的人正是他的继母,罗莎.萨兰。两年未见,她本应只比拉斐尔大了不到10岁,但是如今产下孩子的罗莎.萨兰居然面色焦黄,头发也失去了光泽,双眼凸出显得神经质。

  现在她阴狠的盯着拉斐尔而,仿佛这个只见过两面的继子和他有深仇大恨一般。

  拉斐尔不愿在这里和一位女士吵起来,只能先行问好。对方却不回应,神经兮兮地用不知道是恐惧还是仇恨的眼光盯着自己。

  洛克显然对这位弟媳也非常头疼,只能先说回到城堡大厅,不可在墓穴边的上喧哗。

  一行人回到领主厅,拉斐尔首先开口:“我看城堡里面多了不少生面孔,那些原先为家族效力的忠诚仆人,他们在哪?”说话间看了一眼领主厅门口两个雇佣兵打扮的人,他们应该也是洛克雇佣的,但是实力明显不如被西蒙杀死那个。

  这个世界4到6等级已经是中级职业者了,6级的剑士无论去哪个贵族旗下都会获得欢迎,说不定还能获得一块封地。被西蒙斩杀了6级剑士实际上在佣兵中已然是凤毛麟角,不可多得。

  而拉斐尔如今19岁已经是一名6级法师,这哪怕在整个威斯维斯学院也是少见的天才,自身的实力才是拉斐尔敢于三个人回到充满敌意的海涯堡的依仗。

  洛克爵士咳了一生,片刻之后开口:“诺丁骑士年事已高,回到自己的封地养病去了。多伊尔骑士被通知表兄病逝,要回去继承家族的爵位和领地。马歇尔骑士和溪山骑士因为一些意外......下落不明。”

  萨兰家族原本就是不太兴盛的男爵家族,这些年靠着港口发展商贸聚敛了不少财富,但是家族里的骑士数量一直算不上多,一下子失去四名骑士,可以说是元气大伤。

  站在一旁的西蒙双目怒瞪着洛克和罗莎,但没有开口。

  “意外是指......被罗莎女士赶出家门,然后两位5级骑士恰好在夜晚被区区山贼埋伏?”

  一直在旁边盯着拉斐尔积攒怒气条的罗莎女士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用尖利的嗓音叫到:“他们冒犯我,不服从封君的命令,我理应为了维护家族尊严赶他们走.......”

  拉斐尔冷哼一声:“一口气赶走两位家族骑士,好大的权力,凭什么!溪山骑士为家族效力三十年,马歇尔家族更是三代都效忠于萨兰家族!你并非他们的封君,你没有权力驱逐家族的骑士!”

  洛克爵士缓缓开口“其实,拉斐尔,你有所不知,在你父亲死后......”

  罗莎夫人用尖利的声音打断了洛克爵士的话:“你早就不是家族继承人了!你父亲立下遗嘱家族的爵位领地都归小杰西所有,我是杰西的监护人,你无权对我的行为指手画脚!”难听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洛克对于弟媳的无礼打断皱了皱眉头。

  随后就是一串喋喋不休的刻薄话,拉斐尔并不想理这个年级轻轻却变得疯疯癫癫的女人,低头看着手上仆人递过来的那份所谓的“遗嘱”,内容的确如同罗莎夫人所说,但是关键的地方在于这份遗书上只有家族印鉴,没有他父亲签名或是公证人的签名。

  拉斐尔大声打断:“首先,这上面并没有我父亲的签名,只有家族的印章,很显然印章就掌握在你们手中。其次,我作为我父亲的长子具有第一顺位的继承权,在我没有收到继承权取消的情况下,即使是我父亲单方面把领地留给其他继承人也是成立的。最后,这份遗嘱没有魔法誓约,也没有其他贵族的保证,可以说是废纸一张!”

  拉斐尔拿着遗书的手轻轻一晃,一道火焰闪过,遗书化成了灰烬。

  大厅里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罗莎夫人走上前,附身捧起地上的灰烬,然后猛的起身尖叫着抓向拉斐尔。拉斐尔欠身躲过,罗莎夫人哀嚎一声昏了过去被仆人搀住。

  洛克脸青一阵白一阵,大怒到:“拉斐尔你一回来都干了些什么!你知道-----”

  看对方准备来硬的,拉斐尔提高了音调:“我父亲过世没有一个人通知我!”逼近洛克,大声的质问:“而我得到消息千里迢迢赶回来,得到的是一份没有公证人没有签字的遗书,这就想剥夺我继承家族的权利!?”

  洛克大怒,但还是不由得退了两步:“注意你对叔叔说话的态度,我是家族里唯一的长辈!”

  拉斐尔咧嘴一笑,摇了摇头,语气突然变得恭敬:“长辈?好吧我亲爱的叔叔,虽然你对我如此刻薄,但是我内心还是无比尊敬你的,这不,我给你带来见面礼。”

  洛克突然被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弄的没反应过来,礼物?这个时候?

  西蒙把一个袋子扔到洛克面前。洛克低头一看,袋子里面露出来的是一串串串起来的耳朵,这一袋子少说也有二十几个。洛克不由的大为惊骇,用发抖的手指着拉斐尔:“你...你...”

  “沙漠兽人风格的见面礼,异域风情,喜欢吗?哦对了还有,这个可能是你的私人物品,西蒙,拿给他。”

  西蒙从马鞍上拿出另一包袱递给洛克,洛克爵士用颤抖的手接住,然后感到了一些湿润,突然他明白了里面是什么,一松手丢下了袋子,里面正是他雇佣的6级剑士的头颅。

  短暂昏迷中醒过来的罗莎夫人睁眼刚好看到滚到自己面前的头颅,又哀嚎一声,昏迷了过去。

  “洛克.萨兰!”拉斐尔趁势怒喝“我回到领地的马车被山贼袭击,你雇佣的剑士也在其中!你可是串通山贼,意图谋害温彻.萨兰的继承人!?我现在要以谋害血亲的罪名把你拿下!西蒙,动手!”

  洛克爵士冷静下来:“你敢?!”身侧站出两个佣兵,周围的士兵虽然也围了上来,但显然都在犹豫,不知道一会儿开打该怎么办。

  就在“停一下,诸位,住手!”一个身穿红色棉质外套,镶嵌着宝石的腰带堪堪勒住圆滚的肚皮的胖子从城堡外跑了进来。

  拉斐尔住手了,因为他看见对方外套上绣着的家徽“太阳高塔”这是塔日家族的徽章,塔日伯爵正是萨兰家族的封君。

  虽然一般贵族不会强行插手封臣的继承权,但是如果继承出现纠纷,往往需要上位贵族的裁决。拉斐尔回乡之前拖自己的导师给塔日家族的御用法师写了一封信请求照顾。对方虽然用魔法信鸦回了信,但是这种熟人的熟人的关系,说到底只是一种保险。

  现在塔日家族的人却出现在了这里,显然不是他请来的,不太妙。

  拉斐尔下马,整理着装,向对方轻轻欠身行礼:“在下是拉斐尔萨兰,温彻萨兰男爵的长子,威斯维斯的6级法师。”

  那胖子点点头,听到拉斐尔6级法师的身份眼前一亮:“幸会幸会,真是年少有为。伯爵前几日就收到消息称萨兰男爵死后家族继承或许有一点小小的纠纷,因此特别派我,庞德.塔日来为诸位以塔日家族的名义做一个继承仪式的公证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