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天空之城领主 > 第一章 归乡
 
  鸦啼镇,松尾酒馆

  天色已晚,一辆马车从公道上驶来,马蹄车轮声引人瞩目——这个海滨小镇没有用得上这种排场的人物。

  车上下来的两人带着斗篷,一人又高又瘦,另一人稍矮但是更加壮实,都是成年男子。二人进入酒馆,没有在一楼停留直接上了二楼。

  伙计按吩咐给了他们最里面的房间,进门后高个儿坐下休息,壮硕的那位站着指挥着伙计放置行李。

  安置好之后稍矮的那位要了晚餐,并吩咐除此之外不要打扰。伙计正准备出门,进屋后沉默坐在一旁的旅客开口:“再来一份这里的鼠尾浓汤。”伙计眨眨眼,没想到这位还知道这里的招牌菜。

  两人脱下斗篷,都是年轻人。瘦高那位看上去年纪不过20,黑色卷发,双眼如同上好的翡翠让人情不自禁多看两眼。旅行斗篷下是一件质地昂贵的长袍,纹理在暗处仿佛有光渗出。一条皮带斜挎在肩上,上面挂着各种摸样奇特的道具,显然这位青年是个位阶不低的施法者。

  另一位青年去下斗篷,露出一张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青涩面孔,身材或许还没有完全张开但是已经颇为强壮。他穿着一件留有胸甲痕迹的皮外衣,腰带系了一把长剑。

  “西蒙,还记得这里的浓汤吗,小时候我们一起来喝过的”高个青年愉快的打量着窗外的小镇,显得颇为怀念。

  “是,拉斐尔少爷,我记得那一次。”西蒙明显对什么浓汤不敢兴趣,忧心忡忡地注意着旅馆楼下的动静。

  拉斐尔.萨兰的父亲萨兰男爵是这附近土地的领主,海崖堡的拥有者。他自幼展现出非凡的魔法天赋,在父亲萨兰男爵的大力支持下进入顶尖法师学府威特维斯学习,将于今年年底完成学业。

  而拉斐尔在正式毕业前急匆匆赶回来的原因是半个月前效忠于萨兰家族的马歇尔骑士之子,同时也是他的发小西蒙.马歇尔见习骑士来到威特维斯魔法学院,告诉他他的父亲已经于1个月前去世,而他的继承权正受到继母和叔叔的威胁。

  “放轻松点,西蒙。明天我们就能到海崖堡,根据最近的消息,我叔叔的计划还没有得逞,你父亲也不会有事的。”

  拉斐尔只在三年前父亲再婚的时候见过继母一面。

  “父亲是违抗夫人命令放我找拉斐尔少爷报信的,当时你叔叔正向遣散城堡的堡的守卫换上他的人。”西蒙主要担心他的父亲马歇尔骑士的安危。在萨兰男爵病重之时,领地上就莫名其妙多出来一伙强盗,专门劫掠家族的生意和信使。男爵过世后他的弟弟洛克更是带着一批雇佣兵进驻海崖堡。

  拉斐尔的继母遣散了终于萨兰家族的卫队,其中就包含了为萨兰家族服务近50年的马歇尔卫队长。西蒙和他的父亲马歇尔骑士在离开领地企图通知拉斐尔的时候遭到了强盗的精准拦截,西蒙一个人逃了出来,现在他最担心的就是他父亲的安危。

  “放心,马歇尔骑士的实力你最清楚。只要我们明天回到城堡,一切都会解决的。”两人吃过端上来的晚餐,早些休息了。但是给他们送餐的仆人趁着夜色溜出酒馆,上了对面房屋的阁楼,这里能看清拉斐尔房间的灯火。

  “确定是那个少爷?”

  “确定,陪同的是那个逃走的骑士侍从。”

  “马车上一共几个人?”

  “就他们两个。”

  “他们马车上都有什么?”

  “两个不懂事的小贵族而已,大包小包的行李带了不少,无需担心,估计把这当成郊游呢。”

  “好,明天早上盯紧了,给萨兰家的小少爷来个盛大的欢迎。”

  自从拉斐尔到达鸦啼镇,他们的行踪就被人认出。这伙人奉命为萨兰家族的继承人准备好了盛大的回家惊喜。

  拉斐尔.萨兰是个穿越者,他原本是地球上的一个大学生,过着荒废学业,快乐无比的每一天。一天晚上大概是喝多了折叠在路边碰瓷黑色高级轿车失败,醒来就到了异世界,成为拜伦王国东部海岸温彻.萨兰男爵的继承人(5岁)。

  温彻萨兰虽然是个男爵,但是对魔法一直很感兴趣。据说拉斐尔的爷爷上一代的萨兰男爵是个4级施法者,可惜温彻终其一生都只是1级的魔法学徒级别。因此当拉斐尔展现出对魔法的天赋和兴趣时萨兰男爵可以说是无条件,不惜代价支持儿子学习。一路把拉斐尔送进了三大魔法学院之一的威斯维斯。

  对于温彻的养育之恩拉斐尔一直感激在心,他一个穿越者能不用和前辈一样在泥地里打滚多亏穿越时候投了个好胎。可当他完成了6年学业,以应届生中唯二6级法师的身份毕业时,却得到童年好友兼侍从西蒙的消息:他父亲去世,继母想要趁他不在剥夺他的继承权。

  男爵身份和领地固然重要,但拉斐尔这次匆匆毕业回到萨兰领更多是为了报答在这个世界的父亲的恩情。毕竟,他已经不可能带着温彻老男爵感受他追求了一生而不得的奥秘世界了。

  第二天清晨,一辆马车离开鸦啼镇前往海崖堡。前往海崖堡中间要经过一片丘陵,往年在萨兰家族亲兵的巡视下这里从未有过匪患,自从半年前萨兰男爵病重以来一伙山贼占据了这里。以前男爵苦心经营的贸易也就此中断。

  在一处山坡上,山贼们守在这里等待着他们的目标,根据报告马车会在1小时后经过这里。

  山贼头领霍克是战场逃兵,不敢回乡干脆当起了强盗,这行干久了,手上的人命慢慢也就记不清了。可这个亡命徒每次和身边这个黑衣人共事时都感到不自在。

  身边穿着黑色皮甲,带着兜帽的男人名叫雷顿,是金主派来的帮手,据说是来自灰领的雇佣兵。他背后背着一把双手剑,剑体比起一般标准要长,快要达到巨剑的范畴,剑身上纹章繁复,显然是一把附魔武器。雷顿沉默寡言,但是每次在他身边霍克都如同针扎一样难受,仿佛无论自己在他的哪个方向,一举一动都被对方看在眼里。

  上次和此人合作是一起拦截那对骑士父子,霍克亲眼看见一位全身符文武装的5级骑士被他用那把双手剑斩下马。山贼头头很清楚,如果和此人对上,自己连反应的时间都不会有就会被那柄双手剑劈成两半。

  雷顿拿着远望筒,仔细地观察着地貌。山贼头领硬着头皮上前:“按照您的吩咐,伏击地点选在那个界石后20米,另一半兄弟已经在对面山坡背阳处藏好了,家伙也按您说的准备好了。”

  佣兵放下远望筒,深深地看了霍克一眼:“管好你的人,上次如果不是你的人先动手,那个骑士侍从也跑不掉。这次马车里坐的有个法系职业者,全力以赴。”

  太阳渐渐升高,从鸦啼镇出发的马车渐渐到达界石,两匹骏马拉着马车不紧不慢的走着,车夫不知为何在这种天气还带着兜帽,看不清面容。

  这段路本就不好走,随着一次颠簸,巨声响起,火光冲天。附近的沙石被高高炸起。马车被淹没在扬尘里。

  烟尘渐渐散去,马车被炸翻在地,一个车轮被炸飞,车厢几乎被炸散架,拉车的马更是血肉模糊,车夫就不用提了。

  但山贼们并未善罢甘休,弩箭声响起,十张弓弩齐发,将本就快散架的马车箱扎成刺猬。

  山贼头领霍克这才让属下去检查,看着车厢里的滚滚浓烟,恐怕找到了尸首也难以确认身份。

  正当三个下属靠近马车时,蓝色的光芒从车厢内亮起,一股闪电席卷了三名山贼。霍克高呼不妙,山那边的二头领立刻高呼撤退。

  霍克的很清楚:没等二头领喊完,一枚闪着光芒的利箭穿透了他的胸膛。霍克大为惊骇:他根本没看到那箭是从哪里射出,仿佛是从天空的彼端划过来一样!

  随着利箭而来的,是从天而降的火球,山贼们见了这阵势,纷纷掉头就跑,霍克也不敢多留,拔腿就跑。

  拉斐尔在不远的山头处用看着这一切。他本以为对方会像拦路抢劫一样围上来,结果没想到对方直接要他的命。

  而且看那地雷的规模,核心至少是3级的魔法水晶。这种手笔不是自己的那个继母做的出的,这次归乡比想象中危险的多。

  “如你所料,对方一哄而散了,怎么办,要继续射杀吗?”手边的魔法水晶传来了一个慵懒男性的声音。

  这是拉斐尔请来的帮手,王国内著名的魔弹射手,以远距离的附魔射击闻名,是拉斐尔魔法学院威斯维的学长。

  拉斐尔付出了大代价才请了过来。听了西蒙的描述,他当然不会傻傻的两个人直接上门要求对方把爵位和领地让出来。想和对方谈判,那也是把他们的筹码都吃掉再说。

  “不,你用使魔做好追踪,看看他们逃往什么地方。”

  “好的~我会适当的聚拢一下他们~”轻佻的男声回答道,目前为止的工作对他而言简直是大材小用。

  正所谓狡兔三窟,要想端掉山贼首先要摸清楚他们的藏身处,这些常年在这附近活动,想必把据点设在了这附近。

  找到山贼藏身的地方,就该西蒙出场了。

  山贼头领霍克在逃进山地之后渐渐把手下聚集起来,好在对方似乎没有发现他们的老窝,只有这一条路上没有遭到那诡异箭矢的射击,部下也渐渐都归队。

  清点了人数之后霍克发现损失了十几人,那利箭虽然恐怖但杀伤力终归有限。现在还剩五十多号人。

  要是搁平时他们早就换个地方避避风头了,但是这次是有金主的命令,一时间霍克拿不定主意,决定先回到老窝整顿一下。

  山贼营地设在一处巨石的阴影下,算上上门的通风处共有三个出口。山贼头领一进入营地就闻到一股糊味,他连忙带人寻找,只见东面的出口烈火燃烧,而全副武装的纵火者就站在那里。

  西蒙按照拉斐尔给的定位早早的截住了山贼的后路并升起了火焰。他身穿一套银灰色全身铠具,这幅铠甲结构繁复,细看会发现所有甲面上都刻有法阵和符文。

  山贼霍克大惊,但发现对方只有一人,在巨石的掩护下又不会被那神秘的弓箭袭击,自己背后还背靠另一个出口,在这里把这人拿下才是明智之举。

  山贼头领命令部下围上去,却发现西蒙全身都穿着盔甲,包的严严实实,他先是一愣,然后觉得好笑:终究是没有实战经验的有钱少爷,以为把自己包成铁桶就刀枪不入了,在山地里穿成这样步行简直是活靶子。

  山贼们当即一张铁网罩下,随后冲出一个壮汉拿起战锤一锤轮下——显然这些人对于对付下马的骑士老爷显得驾轻就熟,非常专业。

  最先发现不对的是轮锤的壮汉,按理说一般的骑士盔甲被这一锤下去早就把主人的脑浆都挤出来了。可战锤下的西蒙居然纹丝不动。

  下一刻,山贼们的视野中壮汉缓缓倒下,身上插着西蒙的骑士剑。随后西蒙抓住铁网一扯,两边的山贼居然被一个人拉了过去,没等反抗就身首异处。

  这时一个山贼抱着一根矮人火铳,狂嚎着冲到离西蒙几米的距离,大喝一声:“大人,时代变了!”

  哄的一声巨响,山贼被矮人火铳的威力震的一退。但是这次霍克看清楚了,近距离的火枪别说在盔甲上留下痕迹了,直接在接近盔甲之前就被神秘的力量消解。盔甲上神秘的纹路亮起,这显然是一件魔法道具。

  随机那个山贼被西蒙斩杀:“不好意思,没变。”

  盔甲内的西蒙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没想到拉斐尔带来的战甲居然如此强大,他感到自己的力量,速度各方面都上了一节。

  现在他准备拿这些山贼测试一下自己的力量。

  全身包铁的骑士行动起来如同没有负担一样矫健,山贼头领大呼撤退,一个火球飞来落在另一个出口,并形成一道火墙,现在,山贼们和西蒙被关在山贼营地内了。这是拉斐尔的手笔,拉斐尔在洞穴外感知着里面的战局,准备观察一下自己作品的实战性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