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道上真人 > 第七章 曲临江
 
  
重创五位长老之后,古复与春生并没有再对他们出手。现在齐天阁和五大门派只不过是有点小矛盾而,没有必要让矛盾再加深,这样对他们没有一点好处。
而且在日中天的计划中,五大门派也是一个不错的助力。五位长老见二人并没有继续对自己出手,便知道对方并不想大开杀戒,自然都灰溜溜地退去了。
耶律阳灰头土脸地返回摩罗宗,一人直入摩罗大殿,此时三位太上长老也在殿上,耶律阳恭敬地行礼后,便向三位太上长老复命。三位太上长老是摩罗宗辈分最高的,就算是宗主也得敬让七分。
三位太上长老分别执掌礼、法、政。袖流雪乃三位太上长老之首,执法。姑苏荷为二太上长老,执政。三太上长老曲临江是一位倾国倾城的天香之女。
曲临江乃旷古之骄女,仅以千年修为便位居三大太上长老之一。在世人眼中,她便是天下第一惊艳之人。轻缳流风羽,妙动曲身枢。一转芳颜矣,涂俱苍生赎。
袖流风见耶律阳一身狼狈,便知道他此次也是无功而返。这一点让袖流风有点惊讶,一个刚刚成立的小门派竟然连耶律阳这种化婴修为的高手都吃了亏。
“耶律阳,你怎么这副狼狈的样子?”袖流风开口问道。
见到大太上长老质问,耶律阳不敢有半点迟疑,马上回应道,“启禀大太上长老,我奉宗主之命前往齐天阁去给他们一个警告,不料却被他们羞辱了一番。不仅仅是我,其他四大门派的长老也一样吃了大亏,受辱而归。”
五位化婴长老都落败而归,这个刚成立的小门派难道真有这种实力?三位太上长老虽心性沉稳,但也不免有些吃惊。曲临江是三位长老中最年轻的,对这些事也有这一点好奇,她已经闭门太久了,是时候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正当耶律阳想退下的时候,却被曲临江给叫住了。耶律阳知道曲临江的性格冰冷,叫他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事,估计是想去会会齐天阁。
果不其然,曲临江真的想要去会会齐天阁,她历世已经千年了,现在的她已经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太大的牵挂,如果有,那也是以前。现在她让耶律阳带她去齐天阁,看看情况。
曲临江如今已经入神七重修为,在整个沧澜大陆也算上是一个强大的存在。听耶律阳的描述,击败他们的人是化婴巅峰修为,在她看来并不算什么,到时候随便给个教训就行了。曲临江虽然性格冰冷,并不代表她冷酷,对于他人的生命,她也是很看重的。
无需多久,耶律阳就带她来到了齐天阁结界外,看到如此高级的结界,她也不免惊讶一番。这种等级的结界在沧澜大陆能破的也没多少人,除非是化婴巅峰修为。在沧澜大陆,有化婴修为的人也是十分稀少。除了五大门派,在那些散修中更是少之又少。
曲临江让耶律阳先退后,她要打破这个结界,避免波及耶律阳。这个结界虽然高级,但那是相对于耶律阳他们来说。
“看我的琉璃琴来破它,我的琉璃琴乃上品神器,只需轻轻一拨,琴波便可击破。“曲临江召出琉璃琴,坐于结界前,轻手抚动,便形成强大的琴波,余音袅袅,便让耶律阳产生一股压迫感。而且此时曲临江还并未发动进攻,可想而知,若是发动,那威力是有多么可怕!
曲临江稍许酝酿,瞬间拨动琴弦,琴波便向结界冲击而去,眨眼的功夫不到,琴波与结界相触,造成强大的冲击回波,结界瞬间被击破,发出强大的轰鸣声。结界被破,古姓父子二人便紧急赶来。
古姓父子赶到时,见到结界已经消失,只见有两人出现在他们面前,其中一个便是耶律阳。他们直接忽略耶律阳,因为现在有一位如天仙般的美女映入他们的眼帘,同时也令他们感到不安的,以他们的修为,竟然看不出面前这人的修为,可想而知,这便是入神修为的高手。
见来人如此可怕,目前只能采取先礼后兵的办法,看可不可以避免用武力解决,因为实在是打不过。古复抱拳躬道,“不知这位前辈有何指教,我等洗耳恭听。“在一边的耶律阳心中此时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跑,打他的时候哪有这么多废话,现在遇到高手了,呵呵。
曲临江并没有理会古复,便准备动手,见曲临江要出手了。父子二人催动全身灵力,不敢有丝毫松懈。
“青玄诀第十式,鲲鹏手。”春生使用的青玄诀是日中天传给他的,此诀一出,鲲鹏法相若隐若现,滔天巨手向曲临江排山倒海推去。
“火羽诀第十式,金乌烈焰。”古复的功法自然也是日中天所授,因古复之前修炼过火属性功法,日中天便将此功法传入他体内。
父子二人一起使出功法的最高级的招式,其威力直接冲散了方圆百里的云雾,也耶律阳见情况不妙,便快速推去,避免被卷入。以他的修为,若是被卷入,非死即残。
曲临江见到二人使出的功法,此时才是大大的惊讶。这两种功法绝对是极品功法,在整个沧澜大陆上,极品功法十分罕见,就连他们摩罗宗也就只有一门。两位化婴巅峰同时使出极品功法,若没有入神二重修为的话,是绝对无法接下来的。
但是很可惜,她是入神七重修为,接下来并不是难事。她马上驱动功法,体内的元元气快速运转起来,元气是在踏入入神期才会出现的。功法启,琉璃琴现,巨大的琉璃琴法相金闪闪地出现在她的身后。
“封神韵!”
琴声一出,瞬至。听到此琴声后,古复与春生的法相瞬间消失,仿佛被囚禁在他们体内一样。法相消失,招数自然凭空消失了。二人此时连身上的灵力都不能正常运行。
感觉到自身的修为好像暂时被封印住了,二人便知道实力相差是有多悬殊!在一旁的耶律阳看得是目瞪口呆,化神实力竟如此强大。
曲临江确定封住二人的修为后,便上前开口道,“这下该乖乖就范了吧,说吧,你们齐天阁到底是谁在主事?”
听到这一番话后,古复嘴角微扬,笑道,“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成全你!”话音一落,他便捏碎了日中天给他的玉牌。玉牌一碎,一股极期恐怖的力量从玉牌中迸发出来。
从玉牌出来的是日中天的一缕神识,但形貌和本人无异。见到日中天,二人提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毕竟在他二人眼中,日中天的修为是深不可测的。
日中天一出来便埋怨道,“哇靠,你们两个什么情况,刚给你们的玉牌没多久就用上了,这也太不懂得珍惜了吧。”父子二人被日中天这几句话给雷到了,世上竟有这种阁主!
“看来是躲不了了,谁让我只是一缕神识呢,在哪里捏碎玉牌我就出现在哪!”日中天非常无奈地说道,因为麻烦的事要来了!
见到日中天后,曲临江整个人都定住了。见到曲临江如此失态,古姓父子二人便嘚瑟了起来,“傻眼了吧,看我们的阁主如何收拾你!嘎嘎嘎嘎嘎!”
在一旁的耶律阳看见二人笑得如此反派,真的恨不得马上揍他们两个贱货一顿!
“真的……是你吗?我的江郎!”曲临江用颤抖般的声音说出,她真的不敢相信能够再见到她日日夜夜都在思念的那个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