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你的无情,我的碑乔心婉顾遇北 > 第40章 爱一个人,希望她过得好
 
他依然在笑:“如果你怜惜我,想让我继续活着,那就跟我一起离开这里,让我抱着你,别再让自已光脚站在地上,如果你想让我一直心痛,那你可以继续。”

他的脖子上还在流着血,乔心婉哭着,便无力地顺着墙蹲了下去。

顾遇北这才大松了口气,快步过去,把她一把收进自已怀里。

乔心婉反应过来,又在他怀里开始拼命挣扎:“放我下来!我身上……脏……我很脏,你不要——”

他牢牢抱着她,这次死也没有再松手。

要了VIP病房,他亲自抱她进浴室去洗澡。

乔心婉不肯,他执意要去。

她根本斗不过男人的力气。

他把她脏掉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来,再扔进垃圾桶。

用温热的水把她洗得干干净净,再穿上干净的病号服。

其他的衣服已经让保镖回别墅取了。

她还要在医院里接受全身检查。

顾遇北最主要还是关心她精神方面的问题。

医生摇摇头:“这是心病,她心病很重,怕是难以痊愈。”

顾遇北皱眉:“就一点希望都没有?”

“也不能这么说,但是一时半会儿肯定是难以恢复如初。”

他独自过来问医生情况,乔心婉也跟在他身后。

站在医生办公室门外,听到这里,她忍不住再次泪流满面。

用手紧紧捂住唇,趁保镖们没注意,悄悄乘电梯离开。

顾遇北在医院门口找到她。

把她抱进车里,痛苦地看着她:“我说我会死,你还是要离开?你真的不在乎我的生死了吗?”

“你送我去精神病院吧,我是疯子,我不会好了,你送我去那里好不好?”

她的话让顾遇北难堪到痛。

当初,她没疯,他却不顾她的辩解把她送那里。

现在她真的疯了,她居然自已主动要去那里。

她的要求像尖刀一样,把他的心都戳得满目苍夷。

他心痛如斯地伸出双臂,把她收进自已怀里,吻着她的头发,哑声:“我知道,你在怨我,怨我带给你的一切灾难痛苦,你放心,我会还给你的,在我给你找到最好的医生前,我再一并儿还给你。”

顾遇北把她带回瑚苑。

当天夜里,便再没有勉强她一分,连房都分开睡。

他把卧室让给她,自已去睡客房。

几天后,他带来一个专业的医生团队。

医生都很温和,和乔心婉聊天也聊得很好。

只是每次顾遇北进来,她马上又会全幅警惕。

顾遇北只能黯然离去。

他不知道,乔心婉不想见他,不是不愿意,而是担心,担心自已在他面前又发疯,又做出那天在医院做过的那些丑事。

她永远都不想再看到他为她洗因发疯而弄脏的身子。

这种害怕让她心理压力越发的大。

从医生他们来到瑚苑一个星期后,顾遇北彻底从瑚苑消失。

乔心婉刚开始心里觉得很轻松。

没过一天,又控制不住有些想他。

又过了一天,他依然没再在瑚苑出现过一次。

她心里没来由隐隐升起担忧。

到底还是放不下吧,她不由苦笑。

不过他这样走了也好,总比天天守着她一个疯子强。

医生提议,陪她出去走走。

乔心婉害怕,医生对她温柔地笑:“没关系,你和平常人一样,只是心里生了一点点小病,我们放下这个心理包袱,你会好起来的,要相信自已。”

她咬唇,最后点头答应。

刚进房换了出门的衣服,和医生一起走到玄关处,顾母一脸是泪地踉跄着跑了进来。

乔心婉吃了一惊,忙伸手扶住她:“阿姨,出什么事了?”

顾母双手紧紧抓住她的手腕,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声泪涕下:“心婉,求求你,救救遇北吧,我和你叔叔都错了,我们再也不阻止你们在一起,只要你答应跟遇北在一起,你愿意去救他,我们什么都答应你,什么都答应……”

乔心婉听到顾遇北的名字,脸上血色尽褪:“他怎么了?”

“他说他害你受太多苦,他要全部都还给你,今天早上他自已砸断了自已的右手,他不让医生治,说你的右手废了,他也要废掉,现在还让精神病院的人送了三年的药过来,他要全部吃下,说是你吃了三年,他要一天不差全吃上,我们知道,他是混帐,他有眼无珠错怪你杀人,害你吃了很多苦,可求你看在他疼你养你多年的份上,求你看在他对你一片痴心的份上,你救救他,现在只有你能劝得住他了,不然,他还要去跳江的,他自小说到做到,他肯定都会去做的……”

乔心婉被狠狠地震到了。

医生们担心她被刺激,小心地过来扶她:“乔小姐……”

乔心婉推开他们,搀起顾母,连声急问:“他在哪里?他在哪里呀?”

“在春水居,要不是佣人告诉我,他都准备自已一个人去做这些傻事了。”顾母哭泣不止。

乔心婉把顾母扶到一个佣人那里:“你照顾好顾老夫人!”

她转身飞也似地跑了出去。

门口,送顾母过来的司机正好在,她上车,立即让他去春水居。

司机知道顾母过来所为何事,马上发动车子直去春水居。

别墅卧室的大床上,顾遇北仰躺在上面。

平日里英气奋发的面容,此刻苍白虚弱。

乔心婉只一眼,便红了眼眶。

硬生生把自已的手腕砸断,这世上怎会有他这么绝的人。

当初她醒过来,断掉的手腕被包扎好了还疼痛钻心。

而他居然就这么硬生生地疼着。

乔心婉把医生带进去。

顾遇北扭头,看到一脸是泪的她,双眉紧锁:“你怎么来了?谁告诉的你?”

乔心婉死死咬着唇,才没让哭声溢出来,她连着深呼吸,直直看着他:“让医生给你治手,如果你不配合,我马上把瑚苑的医生都赶走,我就这么疯一辈子!”

顾遇北沉沉与她对视。

最终,还是他败下阵来。

他根本拿她没办法。

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他便一直拿她没办法。

医生检查一番,让他必须马上去医院。

顾遇北看乔心婉。

她唬着脸:“我陪你去。”

顾遇北俊容上浮起一丝苍白的笑,伸出右手。

医生去扶他。

“医生你出去等着。”顾遇北不肯,又把手直指向乔心婉。

医生快步出去。

乔心婉无语,还是快步过去去扶他,结果把被子一揭起来,他下面居然只穿了一条底裤。

她顿时羞得满面通红,又把他推回床上。

撞到右手,他顿时痛得龇牙咧嘴,冷汗直冒。

乔心婉又心疼,小心把他的断手放好,快步进衣帽间去拿裤子,红着脸快速给他套上,这才扶着出去,上车去医院。

拍完片,又让医生做了接骨处理,最后包扎好。

回去的路上,他用左手紧紧搂着她,再次低声:“对不起……”

乔心婉鼻头一阵酸疼:“你要再把那些蠢事儿都做完,你就更对不起我。”

“你不肯见我,不能原谅我,你要离开,我害怕,我想象不到真的没有你后,我的日子该怎么过,可是我不知道用什么法子才能让你留下来,我想着,如果我这样做,能换来你再看我一眼,我死也值了。”

乔心婉眼泪滚下来:“我是疯子,我发疯的样子我自已都痛恨,我不想让你再看到我那幅样子……”

“我不在乎,只要你还在,只要我们还在一起,你怎样我都没关系,只要你在。”

乔心婉眼泪不停,不知是不是哭得太过,突然一阵反胃,她捂着嘴一阵干呕。

顾遇北脸色再次惨白,厉声大喝:“司机,快去医院!”

车子掉头,又往医院的方向飞驰而去。

一检查得知,乔心婉有孕了……

乔心婉孕期六个月的光景,顾遇南第一次打电话回国来给母亲问安。

听到乔心婉怀孕的消息,他沉默良久,在电话那边淡淡地说:“嗯,那就好。”

她的心病本就是孩子,现在这样,想是那病很快也会好了。

挂了电话,他心里一片苦涩。

仰起头,勾唇微笑,假装自已也很幸福。

不是有句话,爱一个人,希望她过得好,她幸福,亦是他幸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